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09章

第109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然而人類的貪婪是無窮的,縱使他法力再如何高深,最後還是被剝脫了一切,待他一無所有之時,人類又開始指責他的無能。(((手機閱讀訪問 m.ck101.org )))”

    流離鏡微微閉眼︰“最終,他連名字都失去了,回到了他沉睡的那座山上,永遠地合上了雙眼,然而,即使在離去的最後一刻,他都抓著我和哥哥的手,對我們說,要為這個世界的盛大努力啊!”

    他說到這里就不再說了,場面一片安靜,而石鏡上不斷變幻的景色也終于停下,變為了兩幅畫。

    正對著斐儀的,乃是一片森林,無數螢火蟲發出明亮的光輝,煞是好看。

    原是極美之景,然而對比上宛枷的圖卻莫名讓人想到一句話。

    螢火之光,豈能與皓月爭輝?

    正對宛枷的那幅畫,赫然是一輪明月,高懸于夜空之上。

    流離鏡輕聲一笑︰“看來,答案很清楚了呢。”他望向宛枷,“說出你的願望吧。”

    然而,此刻宛枷的臉色卻有些晦澀。

    他贏了,雖然有很多蹊蹺,但是他贏了。

    他可以許一個願望。

    他原先以為他可以很快說出師尊讓他完成的囑托,可此刻他卻如何都開不出口。

    理性告訴他,先將此次攻略完成了再說,左右還有機會。

    可感性卻讓他又一種沖動,讓他想要問問,問問關于甄皚的事。

    他還能回到我的身邊嗎?他還能用和以前一樣的眼神看我嗎?他能恢復記憶嗎?他恢復記憶之後……又會怎麼看我?

    心中尚且還能描摹出熟悉的容顏,一顰一笑仿佛還能在眼前重現,他控制不住想要詢問出他腦海中的所有問題。

    然而,最後,他只能隱晦地一問︰“敢問流離鏡前輩,破鏡是否還能重圓?”

    流離鏡一笑,也不在意他這問法有什麼問題︰“破鏡自然能重圓,我等有大法術,修復毀壞之物自然不難。”見宛枷臉上露出笑意,流離鏡卻搖了搖頭,他看到了宛枷第一個幻境,又如何不明白宛枷心中所想呢?

    于是他道︰“只是時間卻不能倒流,壞了的東西拼補起來不難,可消散了的東西就真的沒有了。”

    宛枷神色一暗,卻又在意料之中,最終神色恢復平淡,只是眼神空洞,再看不出其他感情。

    他道︰“可以將我師兄斐儀缺失的魂魄補全嗎?”

    流離鏡顯然是沒想到會是這個願望,愣怔了一下才以一種奇異的表情道︰“可以。”

    不知為何,從宛枷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他主人的影子。

    作者有話要說︰

    他的主人,名叫宛何。

    哈哈開玩笑的,怎麼可能哦。

    今天忽然發現這篇文已經40W了呢,而我最初的打算是寫50W……你們說,我有可能在10W字內完結咩?還有兩個未攻略(微笑中帶著疲憊)

    開學這幾天我課不多,能日更的話我盡量日更吧,要加快進程了呢,不然感覺我能寫到明年→→

    希望大家多多評論,說不定有了新的靈感我就更得更快了呢?

    完美攻略

    第122章 極地模式

    斐儀的攻略並不難,在離開流離鏡之後,系統立刻就重新連了回來,出來第一句話就是告訴宛枷攻略完成了,倒不是斐儀對他產生了什麼特別的感情,不過是好感度達到了滿值,並且擁有完整靈魂的斐儀不再那麼令人擔心。

    早在攻略陸棲的時候宛枷就略有察覺,因為他可以感覺到自己和陸棲更多的是近似于親情的感情,只是似乎他和陸棲都錯認了這份感情,但是時間久了,仔細想想就會發現,所有的情感不過是一時的沖動。

    而這一次也是,當一個人無償地給予另一個人過多的時候,就會令那個人產生一種錯覺,即對方是不是深愛著自己的錯覺,因為毫無關系的人之間是不會這樣的,但事後仔細想想就會明白,還是有很多因素可以造成這種幫助的,只不過是一時之間控制不住會這樣想。

    但也只要這一時之間就夠了,一開始系統就說過,它要的是攻略成功的一瞬,所以宛枷並不需要付出一輩子的時間去陪伴,同理,他也不需要對方一輩子都深愛自己。

    在系統宣布成功的那一瞬,宛枷下意識想要張口說離開,然後他忽然意識到,自己的改變究竟有多大。

    當年那個會在乎攻略對象之後感受的他已經不在了,現在的他,就像一個機器,機械地去捕獲別人對自己的好感度,甚至連一絲愧疚之情都不會產生,只覺得理所當然,覺得自己合該如此。

    可這樣是不對的。

    他潛意識里印刻著的人人生而平等的觀念正在動搖,正在漸漸轉化為剝削,而周圍的人,周圍的事物卻也在告訴他,剝削是理所當然的。

    強者向弱者剝削,富人向窮人剝削,這是這個世界的常態,是這個世界最合理的呈現方式,而從未有人教導過平等觀念的他又是為何能一直堅持這個想法的呢?

    只能將此歸于記憶深處尚未回想起來的部分,而宛青都不記得的東西,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宛枷第一次,動搖了。

    自己堅信的根基在這番思考之下遭到了動搖,原本的堅持化為烏有,看著斐儀的眼中不再充滿迷茫,宛枷忽然笑了。

    舍己為人,何等高尚?若是可以,他也想成為這樣的人,可他現在做不到。

    一個人,毫無掛念的時候可以做到很多事,可以對自己比任何人都狠,可以對別人做到一切,可他現在有了掛念,他再也無法堅持成為自己理想中的人物了。

    如此也好,我連自己都救不了,何必要救別人呢?

    一個想法冒出來,其他想法也跟著井噴而出,這一次在流離鏡中遇到的所有疑惑所有負面情緒同時爆發,心中那個吶喊著“這是不對的”的聲音被蓋過,剩下的只有黑暗。

    最後的念頭,卻是一句︰皚皚,你在哪里?這里好黑啊……

    早在出流離鏡之前,宛枷就稍微動了些手腳,現在系統並不能听到宛枷心中所想,縱使此刻宛枷的想法已經向著另一個有些危險的方向奔馳而去,系統也不管他,甚至當宛枷說出立刻去下一個攻略的時候,系統也沒說什麼,因為在系統看來,這樣才是最效率的選擇。

    左右它也不懂什麼叫做人心。

    宛枷沒有問系統他之前感到疑惑的問題,系統也什麼都不說,乍一看好像什麼事都沒有。

    于是系統放任著宛枷一臉微笑地自絕經脈,一點也不管斐儀知道了自己一出來就自殺之後會不會有什麼想法。

    像是放開了所以顧慮一般,隨性而瘋狂。

    反正,已經習慣了死亡的痛苦了呢。

    當宛枷再次有意識的時候,他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門派中的住所。

    一上來,他就直接問道︰“系統,現在是什麼情況?”

    “這是另一個平行世界,和前一個基本一致,不過這邊的宿主沒有去流離鏡。”

    宛枷挑眉,他能感覺到這身體的修為與自己先前的完全一致,只是少了點修行的實感,顯然是缺少歷練,而流離鏡是個極好的安全的試煉場所,不明白他為什麼沒能去流離鏡。

    想到就問,而系統也很快就給出了答案︰“這里的宿主被楚盈憐誣陷了,並且最終沒能自證清白。”

    “哈,那這邊的我還真是蠢吶。”宛枷隨意往床上一躺,“那我怎麼在自己的住處里?沒被師傅罰到思過崖?”

    “唔……這里的映秋山有點奇怪。”系統的聲音帶上了遲疑,這令宛枷不由產生了點好奇,“他身體的年齡和靈魂的年齡有些不太一致……通俗點講,有點像重生,只是這里查不到他前一個時間線里發生了什麼,所以不太好做判斷。”

    宛枷聞言,神色淡淡道︰“嘖,真是沒用。”然後又問道,“這次的攻略對象是誰?”

    “就是映秋山。”

    “嘁,你還真會挑人吶。”

    “多謝宿主夸獎。”

    “我還真就沒在夸你。”宛枷眯起了雙眼,又重復了一邊,“系統,你真沒用。”

    然後系統就不理他了。

    宛枷也不在意,他現在覺得自己什麼都不在意,唯一的執念就是甄皚,只要完成了攻略,他就可以實現願望,除此之外,別人怎麼看他,系統什麼反應,都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左右待在屋內也是無聊,宛枷便走出門去,推開門的時候微微感到有些阻礙,卻沒能切實地攔住他,就這樣順利地走出了門,他也不去想想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此刻只想放空大腦,隨意走走。

    說來進宗門這麼久,他也沒怎麼好好逛過凌天宗,畢竟是個大宗派,他也只往自己需要的地方去,其他地方還沒怎麼逛過,便舍了慣用的御劍飛行,只徒步走著,像個凡人一樣。

    不過凡人顯然是做不到他這樣的,畢竟凌天宗佔地面積極廣,他要真像個凡人一般行走,還不知道要走到什麼時候去。

    只是一路走來,宛枷注意到一點不對,所有經過他的人看到他都趕緊避開他,明明他輩分高,修為在宗門中也不算低,見到面至少該喊個前輩好,可是什麼都沒有。

    相反,他們的眼神中還夾雜著……厭惡?

     ,那可真有趣了。

    他先前在的那個平行世界中可沒什麼人認識他,頂多是知道個名字,知道有個映秋山有個特別聰慧的弟子名叫清河,哎呀,這麼夸自己還有些不好意思。

    唔……僅僅是一個楚盈憐的誣陷還不至于有這麼大影響吧?也不一定,宗內女弟子少,指不定楚盈憐就是宗內男弟子們心中的女神呢?如果是這樣的話,他現在這個遭遇也不是不可能。

    但應該還有別的原因,宛枷的嘴角勾起了一個興味的笑,是什麼呢?

    他隱去了氣息,悄悄地跟在方才經過他的兩名弟子身後,他有預感,這兩個人一定會談論他的情況。

    果然,弟子甲,嗯,就這麼稱呼吧,甲悄悄往後瞥了一眼道︰“他怎麼出來了?”

    乙則一臉嫌棄︰“誰知道啊,真不知道映師伯當初怎麼會收那個廢物!”

    宛枷一愣,這乙輩分還挺高,居然和他是同輩的,只是……廢物?開什麼玩笑,他是什麼都不可能是廢物的,想他天資聰穎,根骨極佳,可是天生的好苗子,就算是平行世界的他應該也不至于會差到哪里去的吧?

    “是啊,靠磕丹藥才到如今的地步,真替咱們宗門丟臉!”甲附和道,“還好沒讓他去流離鏡,不然丟臉都丟到外面去了!”

    磕丹藥?嘿,他還真就沒磕過,築基的時候都沒有!

    乙卻皺了皺眉頭︰“不過我還是覺得有些奇怪,映師伯怎麼可能輕易放他出來?我懷疑是他自己偷偷溜出來的!”

    “偷偷溜出來?怎麼可能?”甲卻不信,“他要是能破了映師伯的陣法,還用磕丹藥?”

    宛枷神情木然,陣法?哦,好像是有那麼一樣東西,不過他還真沒覺得這玩意兒有多厲害。

    他師尊映秋山就一純粹的劍修,陣法修為……他還是不要評價的好,也就困困斐儀罷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