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10章

第110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啊,也不知道這里的斐儀能不能拿回缺失的魂魄呢。(((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呵,人家畢竟是世界支柱的,運氣不會差的。

    那他呢?他的氣運……可是比所謂的世界支柱還要好啊……

    宛枷發了會兒呆,沒注意到兩人已經走遠,待回過神來,又想不起來自己剛剛想了什麼,便索性不再深想,左右自己今天也出來不少時間了,便晃晃悠悠打算回去。

    “清河,到為師這里來。”

    剛至央禾山,映秋山的聲音就從耳邊響起,聲音有點大,宛枷伸出小指,下意識掏了掏耳朵,也沒管這個動作有多麼不敬。

    雖然映秋山喊了,但他也沒加快速度,就這樣慢悠悠地走到了映秋山的住處,映秋山見他這麼慢也沒有怪罪他,只沉沉地望了他一眼,表情很是不好。

    宛枷險些要以為這里的映秋山對自己的好感度特別低了,可惜系統再怎麼辣雞,也是會顯示好感度的,他隨意一瞥,就發現好感度高得驚人,便不再擔心什麼。

    “清河,你可知道,為師為何關你?”他抬眼對上映秋山的眼楮,本是清澈無比的一雙眸子,此刻卻蒙上了陰影,“本來是因為如果為師不關你,你遲早有一天會走上絕路。”這話說的沒錯,上一次他就選擇了自殺,不過倒是和映秋山關不關他沒什麼關系。

    正覺得映秋山的話沒什麼需要在意的地方呢,結果,映秋山下一句話就讓他僵住了身體,臉上隨意的表情也消失了。

    他說︰“然而,為師今日見你,卻發現你快要入魔了。”

    作者有話要說︰

    這里主角是看出了自己精神狀態不對,所以在模仿自己以前的思考方式,因為這一次的情況和莫明瀾的情況有點像,所以下意識模仿成當時的狀態,然鵝當時他的精神狀態也不好,一直在病嬌的手下強行樂觀以保證自己的心靈健康,之後沒歪還多虧了陸棲小天使,然鵝現在這樣其實已經沒用了,獅虎虎都看出來了,就看獅虎虎能不能把他扭回來吧→→

    這里的難度全加到獅虎虎身上去了哈哈哈哈嗝

    第123章 極地模式

    什麼是入魔?

    當听到映秋山說自己入魔的時候,宛枷第一個想到的卻是甄皚,攻略斐儀第一次輪回時見到的甄皚。

    如今想來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其實也算不上多久,不過是因為多次讀檔折疊了時間,讓原本不長的時間盤曲折疊,現在想起來,恍若隔世。

    人生能有多少個春秋,能有多少次重來?系統給予的一次次讀檔重來縱然便利,卻也免不了給宛枷造成了一些負擔,至少在心理上,他對常人僅有一次的人生不再感到敬重,生命沒了實感,他也少了在意。

    這樣一個他,真的還能算是人類嗎?

    脫離了人類本該最重視的生存本能,生命變得廉價之後,許多重要的東西都被他舍棄了,這時候剩下的最後一樣珍貴的東西就成了他的執念,即使這份執念成為執念最根本的原因已經被他忘卻。

    是了,他是為什麼會那麼在意甄皚來著?

    因為名字諧音真愛?還是因為對方對自己不知從何而起的愛?

    不對,都不對,這些都不是真正讓他在意起甄皚的原因。

    有那麼一瞬間,宛枷想起了被利爪穿透的痛楚,以及當時甄皚看著他的眼神。

    那時的甄皚,毫無疑問,是已經入魔了的。

    數千年的思念,數千年的等待,數千年的求而不得,一次又一次,眼睜睜地望著一切在自己手中流逝。所有人都在忘卻,只有自己一個人記得,這樣的重擔,這樣的痛苦,根本就不是一個人可以承受得了的。

    而他會在意甄皚,究其根本,就是因為兩人在此的相似。

    然而甄皚在魔修的誘導下輕易地入魔了。

    可是他不一樣,沒有人誘導他,他只是……忽然就想不開了。

    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在一個地方擰上了,就怎麼都走不出去,不管別人怎麼在耳邊講述正確的道理,他也听不進去,好似一切都蒙了一層紗,就連自己本身都看不分明。

    現在想來,恐怕他連映秋山為什麼會說自己入魔的原因都不清楚,有果必有因,他卻連這個因都看不分明,明明他潛意識里能感覺到是某件事導致了自己如今的狀態,可究竟是怎麼一件事呢?

    自己之前……是在想什麼呢?

    宛枷覺得,如果自己入魔了,也絕對不會是因為甄皚的緣故,要是他的緣故的話,自己早該入魔了,不會等到這個時候才被似是而非地這樣說。

    那麼,在自己變成這種精神狀態之前,他經歷了什麼?

    見宛枷想得出神,映秋山搖了搖頭︰“你且回屋好好想想,明日卯時再來這里見為師。”

    宛枷點點頭,轉身便回了屋,他此刻覺得自己的靈魂仿佛脫離了身體,他在這里,又不在這里,他是他,又不是他。

    他看不清自己在執著什麼,想不透自己在痛苦什麼,猜不出自己在奢求什麼,他只能凝視著屋子熟悉的頂,躺在床上,連平時習慣的修行都不去做了,只是純粹地存在于這里罷了。

    就這樣睜著眼楮睜了一夜,多虧了修者的身軀,他也不覺得困倦。卯時還沒到,宛枷就自覺地去了映秋山屋里,剛進去,就看見映秋山坐在他常坐的位置上擦拭著那把陪伴了他很久的長劍。

    明明法寶不染塵埃,擦拭根本毫無意義,若是換做以前的宛枷,他或許會問上一句,但此刻的他卻只靜靜地站著,什麼都不說,好像一切都與他無關。

    但他不問,映秋山卻不會不說,他做事本就有原因︰“知道為師為什麼擦劍嗎?”

    宛枷配合地搖了搖頭。

    “因為它陪伴了我很久。”那張平時沒什麼表情的臉上流露出淡淡的微笑,連眼中都染上了溫柔的色彩,這是宛枷從未見過的映秋山,“每次觸踫,我都覺得心里無比平靜。”

    宛枷沒有說話,他只是看著映秋山,沒有因為他少見的神色而感到如何驚奇,只是沉默地听著。

    映秋山也不在意他的沉默,他好歹也教了斐儀那麼多年,斐儀傻起來可比宛枷安靜多了。

    “清河,人活在這世上,總會有很多遺憾,修者更是。”如同往常授課一般,他的聲音帶著一種安撫人心的平靜,“甚至修者活著的時間更長,而在這漫長的時間里,不可避免地會失去很多東西。”

    “因失去而痛苦遺憾是不可避免的事,這是最基礎的情感,是人之常情,因此而心生罅隙是很正常的事,所以修士每逢大的突破都很容易遇上心魔,過去了,往後便一片坦途,過不去,那便身死道消,多年修行化為枯骨……這就是修真界。”映秋山望了一眼宛枷,那是一如既往的空白表情,他也不在意,他本就不指望這一席話能有多大作用,但說了總比什麼都不說好。

    “隨為師出來走走吧。”他走出了屋子,宛枷不聲不響地跟在他的身後。

    映秋山的住所在央禾山的山頂,央禾山是他自己施展法術做成的,這里是他最為熟悉的地方,每一處都有他刻下的印記,尋常人連上山都做不到,然而即使是為了困住自己弟子設下的陣法,卻脆弱得只有一個通知的作用。

    他總是舍不得自己的弟子受苦。

    尤其是在經歷了小弟子自殺那一世之後的這一世。

    宛枷不知道,現在站在他眼前的這個映秋山,經歷了他曾經經歷過的那個時間,他自殺所帶來的影響比他想象的還要大。

    映秋山太心疼自己這個弟子了,因為他曾經失去過他一次。

    他找不出原因,不明白自己好端端的弟子為什麼會選擇死亡,不明白明明一切都向著好的方向前進,卻到達了一個那樣的結局。

    那不是他所希望的,為了一個弟子去犧牲另一個弟子,從來不是他所想要的結局。

    于是上天憐憫,他有了再一次的生命。

    他不再因為宛枷的天生聰慧而將注意力過于放在天生痴傻的斐儀身上,他要好好看著自己的小徒弟,不忍他經歷一分一毫可能導致他死亡的事件,即使是修行,也沒有對他有什麼特別的要求,沒有給他造成什麼壓力。

    這里的清河,就是在這樣一個宛如溫室的環境下長大的。

    可他卻沒有宛枷的記憶,沒有宛枷的經驗……更沒有宛枷的心境。

    一個普通的孩童即使再如何聰穎,在這樣的教育縱容之下,也逐漸腐爛,修行偷懶,突破之時則尋找丹藥這樣的捷徑反正他從來不缺資源,一切對別人而言需要歷練才可獲得的寶物對他而言觸手可得,天資就這樣被消磨成了平庸,最後淪為一場笑話。

    映秋山清楚小弟子是被冤枉的,但他也同樣不想他去流離鏡,就順著這件事將他關在了屋里,不讓他出來,卻沒想到再次見面的時候,小弟子會變化這麼大,他甚至懷疑,小弟子是不是和他一樣重生了,只是重生的那個小弟子是前世自殺的那一個。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自己沒有信任他這件事傷害到了小弟子,他顯然更希望是這樣,至少這樣還有挽回的余地。

    他清楚,會選擇自殺的小弟子所經歷的絕望絕對不是他一兩句話就可以挽回的。

    映秋山不知道前世的小弟子為什麼會自殺,也不知道自己的話語對現在的小弟子是否會生效,他所說出來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切身的感受,重活一世,他的修為很快就提升到了前世的地步,人人都在夸他天資聰穎,潛力非凡,可他自己卻清楚,他已經無法更進一步了。

    他有了心魔。

    前世小弟子的死成了他的噩夢,成了他的心魔,他害怕小弟子走上前世的老路,可他的所作所為又在將小弟子往另一條不好的道路上引領,他知道自己的錯誤,可越是清楚,就越是不知該如何改變,越是看著小弟子變化,他就越是心魔根種。

    他早就做不到他說的那樣平靜。

    明明他說起來看得很透,但僅僅是話語,連他自己都說服不了,又如何去說服宛枷?

    他恐懼著的是失去,但宛枷恐懼著的,卻是更深一層的東西,無法用語言表述,甚至連回想都做不到,想到的那一瞬就將此深深埋藏,因為宛枷清楚,一旦他開始在意他所恐懼的那樣東西,他就不是他了。

    “你覺得這里的景色怎麼樣?”自山頂往下望去,雲霧繚繞,一派仙氣,映秋山忽然就問出了這麼一個問題,連他自己都不明白問這個問題的意義,就好像是在自夸一般,有些滑稽。

    宛枷的回答十分干癟︰“師尊所做,自是極美。”

    映秋山接的很快,好似話語沒有經過腦子︰“那若是你來做,你覺得會是怎樣一番景色?”

    宛枷忽然沉默,很久,他才輕聲道︰“無數人來來往往,皆為過客,但是……好歹熱鬧。”

    映秋山沒想到這樣的回答,愣了一下才問︰“……你覺得這里冷清了?”

    “不,只是覺得我會這樣做,無關喜好。”宛枷的眼神空茫,“人世?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