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11章

第111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態,看看就夠了,帶一些距離感,看著人們的悲歡離合,自己就不會有什麼感受了。(((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一旦自己深陷其中,就很難出來了。”宛枷垂眸,“即使知道,一切只是虛假。”

    作者有話要說︰

    感覺仿佛水了一章→→才不是Re:talker看多了

    主角語言邏輯從正常的角度看有些混亂,因為我寫的就是他瘋了(寫他心理的時候感覺自己也快瘋了)

    這里主角無論是沉默還是顧左右而言他,都只是在逃避,逃避自己真正黑化的原因,但有些問題,不去直面就沒有辦法解決,而獅虎虎的問題想要解決,首先還是要解決主角的問題啊。

    說好的日更就因為這麼幾分鐘沒了→→

    第124章 極地模式

    是什麼時候產生一切都是虛假的想法的呢?

    宛枷想了想,良好的記憶令他很快回憶起了在流離鏡中的那一幕,兩道光柱直沖雲霄,緊接著的螢火之光與皓月之光兩相對比,看到的人們只覺得斐儀的氣運與宛枷相比只能叫不自量力,可宛枷卻看到了另一層東西。

    系統曾與他說過,支撐這個世界的支柱共有七個人,即他所攻略的七個人,按理來說,他們應該是為世界所鐘愛,應當有常人所無法匹及的氣運,若連這都沒有,他們也無法做到所謂的支撐世界。可那天的景象卻超乎了他的想象,甚至可以說是顛覆,他無法理解,氣運遠超世界支柱的他在這個世界扮演的是怎樣一個角色。

    而在這時,系統曾經被他駁回的一套說法浮上腦海,如果,這個游戲只是一場游戲呢?

    作為游戲的玩家,他是毫無疑問的主人公,他所要攻略的對象也是游戲的主要構成部分,但再怎麼也比不上他,如此再一想,他不能和皚皚在一起的原因,莫不是因為皚皚並非游戲中的攻略人物,即不可攻略?

    如此一想便停不下來,宛枷拒絕接受這樣的答案,可他卻找不到這個想法的漏洞。

    以這個想法為根基,之前經歷的一切難以解釋的事情都通了,越想就越是發現想法的正確,他能做的,只有制止自己再想下去。

    他在畏懼著,他的直覺告訴他,這樣思考下去的終點,就是他的瘋狂,他的脆弱一定無法讓他撐起這樣的結論,只會招致滅亡。于是,他甚至都沒有向系統提出這個想法,只是將其深埋心中,用漫不經心的態度掩飾自己,最後,連自己都被欺騙。

    他成功了,所以他沒有直接入魔,只是卡在一個危險的角度,一著不慎便會墜入深淵,但好歹,他還沒下去。

    可是映秋山看出來了,他的過度關注讓他很快注意到了小弟子的不對勁,可他卻什麼都做不到,只能詢問,旁敲側擊,語言柔和。

    有那麼一瞬,宛枷想說,再也沒有比映秋山更好的師傅了,可在教導上,他還遠遠比不上前世屬于宛青的師傅。

    映秋山有天賦,是修真界都罕見的天才,可他不適合收徒,他對徒弟,要麼太放心,要麼太不放心,兩邊不能做到平衡,最後只會兩邊都受到傷害。

    但這個在這里並不重要,映秋山此刻正為宛枷的話語而感到開心,不是因為內容,只是純粹因為宛枷開口說話了。

    他尚且還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但有一個突破口,一切就有可能解決。

    于是他繼續問道︰“為什麼會覺得這個世界是虛假的呢?”

    宛枷一愣,他沒想到映秋山會繼續追問,因為他回答的時候就想過讓對方放棄,然而得來的卻是對方的鍥而不舍,堅持到令他都動容,于是他輕聲笑道︰“因為這個世上,一切都會遂我的心意。”除了一些……游戲劇本中沒有安排好的東西。

    映秋山忽然就松了口氣,他對宛枷的回答有些想笑,畢竟這些年來他的經歷倒不能完全說是遂了他的心意,但好歹說了一個方向,他就有可能去制定方案︰“遂你的心意?清河,你可知道你這些年的順風順水只是因為為師在?”

    “那您說一件您覺得我不能辦到的事情?”

    映秋山想了想,自家小弟子現在的修為是結丹中期,全是這些年磕丹藥磕出來的,如今心境又不穩,便隨意道︰“那就……一年之內提升至元嬰期?”他本想說個長點的時間,但此時講的是不可能,自然要將條件說苛刻一些。

    宛枷一愣,倒不是說這怎麼不可能,有前世記憶的他同時也擁有經驗,但修行很多時候都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縱使渠成只是一瞬間,水到卻需要時間的積累,短短一年提升一個大境界,縱使是他也不敢夸下海口。

    “呵,為師跟你開玩笑呢。”明明是最不會開玩笑的人,此刻卻笑得和藹,與宛枷記憶中的映秋山變化很大,他忽然很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讓他那個謫仙一般的師傅有了這般煙火氣,“這樣吧,一年之內,讓宗門內的人都對你改口好不好?”

    見宛枷還愣在那里,映秋山又道︰“做不到也沒關系,有為師在,你不必太過強求自己。”

    宛枷的心忽然就被軟化了。

    他遇到過很多攻略對象,往往他都是作為一個照顧者對待著他們,為他們著想,嘔心瀝血為他們勾畫一個美好的未來,但這一回不一樣。

    這一回他沒有心力再去照顧別人,他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但就是這一回,他第一次品嘗到了被人毫無理由關照著的感覺。

    即使是提出要求,要求的內容也是為了他好……他何曾被如此溫柔地善待過?

    作為宛枷走來的一路,全是艱辛坎坷,即使能很好地將一個個問題解決,卻也遭受了無數常人一生只會遭受一次的痛苦,縱使他總以微笑為假面,掩飾自己所有的疲憊,卻還是希望能有一個人對他說︰有我在,你不必太過強求。

    兩行清淚落下,夾雜著這些年來無數的辛酸委屈,此刻他終于卸下了名為微笑的假面,像一個真正的人一般或喜或悲。

    映秋山望著他這樣,手忙腳亂道︰“可是為師說錯什麼了?別悶在心里,都跟為師說好了。”

    “我沒事。”他忽然撲到映秋山懷里,像個孩子一樣,聲音悶悶的,“就是沙子進了眼。”

    映秋山倒是不信他蹩腳的謊言,他還是第一次听說金丹期的修士能被沙子迷了眼,卻也不揭穿,只慢慢地拍著宛枷的背,嘴上道,“多大了,還向師傅撒嬌。”又怕宛枷因為這句話不再與他敞開心扉,便改口道,“不過也沒關系,偶爾撒撒嬌……還是很可愛的。”

    宛枷抬頭,眼角還有些紅︰“師尊,男人不能說可愛。”

    “呵。”映秋山只笑,“在為師眼里,你永遠都是個孩子。”

    听著這句話,宛枷直直望著映秋山的眼,他感覺自己發現了什麼,,卻又覺得太過荒誕,不敢置信。

    最後,他將這個想法深深埋入心底,只道︰“那我就讓你看看,你眼中的孩子一年內能做到什麼地步。”

    提升到元嬰期有些不太現實,但是一個小境界的突破倒還好,他完全可以利用經驗,另外則是讓宗門內的人改口,搞好關系,提升好感度這種事他最熟練了,一年之內做到給映秋山看也不難,但在他心中,他更在意的是另一個東西,這一年之內,他還想查到一樣事。

    他想知道,是什麼讓映秋山變成了現在這樣。

    不過在此之前,首先要打好關系,第一個目標就是斐儀,雖然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但這些年來映秋山身上的事應該是他最為清楚,而巧的是,依照他上一次的記憶,今日,就是流離鏡關閉的日子,而去流離鏡的人歸來的日子,也不遠了。

    與映秋山聊過之後,宛枷就選擇了閉關,他首先需要解決的,就是自己內心上的問題,于是他直接去了問心閣。

    問心閣這地方他熟,到了之後,見到熟悉的魏今安,他下意識打了個招呼︰“魏老好。”說完便渾身一僵,怎麼剛來就暴露了呢?

    好在此時的魏今安沒有宛枷幫解心結,並不在意他的所言,連眼楮都沒有睜開。

    宛枷尷尬,摸了摸頭便直接進了問心閣。

    這行為在他身上是尋常,但其他人看來卻是另一番景色,原來,這一世的清河因為映秋山的過度關照而變得驕傲自大,先不談會不會禮貌地喊人,但凡遇到有人這樣愛答不理的態度,他也不該是這麼輕易地了了的。

    先前所有人避他如蛇蠍,他沒說什麼已經很奇怪了,如今他還自動來了著修行的地方,更是奇怪。

    畢竟清河,可是有名的磕藥小霸王。

    然而常人的想法宛枷不清楚,他只照著自己常有的步速走進了問心閣,望著熟悉的單調的景色,勾了勾嘴。

    只是剛走沒多少步,他就邁不動腳了,這問心閣可不是什麼簡單的地方,他看到的,自然是他最在意的景色,而心境不同,看到的也不同。

    這一回,他看到了甄皚,隨意地坐在一個蒲團上朝他笑︰“怎麼不走了?”

    他心知這是虛幻,卻不忍移開雙眼,便站在原地,近乎貪婪地望著。

    甄皚也不在意他的目光,手指著一個方向道︰“坐下聊吧,你不就是來談心的麼?”

    宛枷順著手指的方向望去,那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蒲團。

    他是無法拒絕甄皚的要求的,所以他順從地走過去坐下,還不自覺地挺直了腰板,肌肉有些僵硬。

    “呵,我又不會吃了你。”甄皚被他這模樣逗笑了,接著別直入正題,問道,“你應該知道這里一切都是幻境,那為什麼……還會這般緊張?”

    宛枷一愣,不知該如何回答。

    “其實在我看來一切都是真實,我有記憶,雖然是基于你的記憶造出的,但我此刻卻覺得自己是真的,就算是假的我也不想承認,畢竟假的永遠比不上真的,一旦承認了,我的存在就太可悲了。”甄皚輕聲道,“我應該是一個獨立的存在,而不是你眼中某個存在的替代品,你明知我是假的,卻還是因為那個真品而不忍對我說什麼,我不喜歡這樣。”

    “是真是假,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作者有話要說︰

    晚上和同學去看電影,就提前更啦~

    第125章 極地模式

    是真是假,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在甄皚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宛枷在內心又何嘗不是在這般問詢自己呢?

    他質疑這個世界,懷疑一切不過是一場游戲,一場虛幻,若是那般,他所做的一切皆沒有意義,他所痛苦的一切皆成了笑話,也因此,他險些入了魔。

    可是真是假真的那麼重要嗎?縱使眼前皆為虛幻,他的感情卻不是假的,他所為之煩擾的,他所為之思考的,他所為之沉淪的,皆產生于眼前的一切,而這些感情,都再真實不過了。

    就像眼前這個偽造的甄皚,即使他知道自己是假的,卻也想要有一個獨立的存在。他是假甄皚,假是名詞,而不是形容詞,無論目的是什麼,只要存在于此,那就應該有他的意義。

    這就是問心閣給出的答案。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