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12章

第112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 這個世界是真是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這里,你擁有著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感情,你擁有著自己無論如何都想要實現的願望,你的存在就有意義。(((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宛枷輕聲一笑,轉身離去,他在這里已經得出了答案,那麼便沒有必要再繼續待下去。

    走出問心閣的那一瞬,宛枷微微側身,想要再看那熟悉容顏一眼,又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天真,自己都走出那麼遠了,幻影怎麼可能還會存在呢?然而他轉身,甄皚依舊坐在原地對他笑。

    那是甄皚從未有過的笑,這種笑,他只在一個人的臉上看過。

    那個人名叫聞遠……是誰來著?

    明明名字已經浮上心頭,宛枷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關于這個人的記憶,好像斷了層一般,關于此人的記憶雜亂而無綱,甚至連他的相貌都想不起來。

    好像被刻意遮蔽了一般,宛枷立刻便開始詢問系統,既然他都感到不尋常了,這段記憶一定存在什麼。

    “抱歉,這段數據還未收集到。”然而系統的回答卻令他失望。

    他忍不住追問道︰“什麼叫還未收集到?”

    “關于這個我曾經解釋過,宿主所有的攻略對象身上都攜帶有兩樣東西,一個是甄皚的記憶碎片,那影響著他們對你的初始好感,另一個則是宛青的靈魂碎片,其中包含的屬于宛青的記憶側重點也不同。”

    宛枷有些危險地眯起雙眼︰“這個你之前可沒和我講清楚。”

    而系統的回答也是無賴︰“是宿主你沒有問啊?”

    宛枷閉了閉眼,不與系統計較︰“先給我解釋清楚。”

    “是這樣的。”系統也不矯情,直接道,“那七片碎片,主要由宿主的七情主導,即喜怒哀懼愛惡欲,現在剩下的就只有惡和欲了,我想,關于聞遠的記憶應該就在這里面吧。”

    宛枷皺眉︰“可以先把映秋山身上的提取出來嗎?”沒等系統回答,他就道,“我知道你可以,先前你給我的記憶里就有應該屬于斐儀身上的愛的情感吧,不然我不會回想起關于皚皚的一切的。”

    “……需要時間。”系統加快了語速,“之前也是在有十年的基礎上系統才會接收到那麼多數據的,現在你來的時間還短,我連映秋山身上發生了什麼還沒有查清楚……”

    “系統。”宛枷神色淡淡,“我要你有什麼用?”

    “……但是按我之前的說法,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我們可以獲取甄皚的一部分記憶碎片,雖然不多,但總比沒有好吧?”

    宛枷沉默,很久才抬起頭,眼中已然沒了情緒︰“算你識相。”然後抬腳走出了問心閣。

    剛出去,門口的魏今安便抬頭望了他一眼,宛枷嘴角揚起一個熟悉的弧度︰“怎麼,我出來晚了?”

    “……是太早了。”魏今安閉眼,不再看他,“年輕人,問題還沒解決,就急急忙忙出來……”

    “不是沒有解決。”宛枷輕聲道,“只是新的問題產生了,我卻不能再繼續待下去了。”

    “哼。”魏今安冷哼一聲,“那就希望你不要丟失掉最後的自我吧。”

    宛枷卻沒有將這句話放在心上,如今瑣事纏身,他要完成的事情太多了,尤其是系統給了新的誘惑之後,他對攻略的事情更加上了心,比起和凌天宗的人搞好關系,他更想知道映秋山身上發生了什麼。

    想到這里,他抬腳就要回央禾山,然後一個聲音卻攔下了他︰“喲,我剛想說我們的嗑藥小霸王怎麼想起修行跑來問心閣了。”宛枷轉身,來人的臉上露出一個惡意的笑,“原來不過是走個過場,做給映師伯看啊?”

    來人正是宛枷認識的王佰萬,只是這里的他是否認識卻不清楚,宛枷對王佰萬並沒有什麼惡感,因此對于他的挑釁也沒說什麼,轉身便離開了這里。

    沒有看到他身後王佰萬猙獰的面孔︰“清河!”

    第二天,整個凌天宗便傳遍了清河因為不認真修行被揭穿的事情惱羞成怒,見到王佰萬一聲招呼不打就離去的消息,整個宗門對他的惡感進一步加深。

    宛枷很是無奈,像這樣隨便一個行為便被人惡意曲解的事情他不是沒有遇見過,只是像這樣幼稚的事情卻是他沒有想到的,不過也是,他從未有過這樣差的名聲,前幾次的他要麼從小打造了一個良好的形象,要麼過去對他的影響不大,像這樣因為前身的作為而影響到自身的事情還是第一次經歷。

    雖然有些新奇,但在目前急著攻略的宛枷眼里卻很是麻煩,破壞一個好人形象不難,但要從一個壞人形象上建立一個好人形象就很難了。

    他沒有那麼多時間去建立這樣一個形象,他需要一個足夠好的契機,一舉消滅這些誤解。

    可是沒有。

    現在的時間不屬于他經歷過的任何一個時間段,他不知道未來有什麼足夠大的事情能夠作為契機發生,只能依靠自己來察覺,可凌天宗那樣大一個宗門,過小的事件不能影響全部,過大的事件又不是僅僅他一個人能解決的,想要有足夠巧合的情況出現實在太難,把握住又需要極大的精力,若是以前的他還好,現在他卻只覺得這極為難耐。

    而或許是先前宛枷龐大的氣運響應了他,這樣一個契機居然真的出現了。

    “清河。”映秋山將他叫到了自己的住處,“算算日子,你師兄他們早在半個月前就應該回來了,但他們至今未歸,恐遇到了什麼變故,為師要去看看。”

    他皺起了好看的眉頭︰“這件事不太對勁,因為去的人里面有很多長老的弟子,那些長老們幾乎都去了,如今宗內空虛,為師擔心你……”然後又閉了閉眼,“可惜掌門讓為師也去看顧那邊,那邊情況未明,為師實在不放心帶著你。”

    “清河,你在宗內一定要小心謹慎,遇到什麼事不要和別人較真,實在不行出宗也好,待為師歸來,總會給你討個說法。”說完,他還是不放心,又叮囑了一遍,“千萬不要逞強!”

    宛枷點點頭,雖然有些失望不能和映秋山一起出門,但還是很乖巧道︰“弟子這幾天的表現師尊也看在眼里,難道師尊還不放心弟子嗎?”

    確實,這段時間宛枷雖然內心焦躁,表面上卻是踏踏實實地在樹立良好的形象,縱使宗內的名聲尚且不好,但至少映秋山信了他。

    果然,映秋山滿意地點了點頭︰“為師就知道,你是最有慧根的了。”

    听著這話宛枷總覺得有些怪異,他敢保證,前身是不存在慧根什麼的,若當真有慧根,即使被過度溺愛了,也不至于被楚盈憐輕易陷害,那麼,映秋山是從哪里那麼肯定他是存在慧根的呢?

    莫非……這個映秋山就是他上一世的師尊?

    怎麼可能,這世上怎麼會有那麼巧的事?若真是,對于現在的他,映秋山應該更加擔心才對,畢竟那個自殺的清河,和現在自己塑造的形象最為相像啊。

    不再深想,待映秋山離開之後,宛枷就老老實實關上了門開始閉關,雖然他很想搞事,但是映秋山都這樣關照了,可見宗內怕是會有一場大動蕩,不適合他過于跳脫,還是好好提升修為,以備不時之需。

    先前問心閣一行多少還是有些益處的,加上宛青記憶中的經驗,突破一個小境界並算不上什麼,沒過幾日,宛枷便感受到了實力的提升,想著自己好歹完成了目標之一。

    正在他心生淡淡喜悅之時,一陣陣嘈雜聲打斷了他的思緒,宛枷有些奇怪,央禾山上有映秋山的陣法,尋常修士根本進不來,如今怎會如此吵鬧?

    他走出門,便見不少身著凌天宗宗門服飾的修士站在外面,一些熟悉的長老面孔也在其中,表情卻談不上友善。

    雖然不滿對方的打擾,但宛枷為了自己的好形象,還是極有涵養的帶上了恰到好處的笑︰“不知諸位今日上門有何貴干啊?”

    可惜他有禮貌,不代表別人就有禮貌,便見一個熟悉的黑臉道人指著他怒道︰“清河小兒!”宛枷抬頭,竟是王嚴,還記得上次見面乃是他為甄皚無數次輪回時王佰萬死的那一次,這回他來干什麼?

    “你可知罪!”

    上來就給他定罪?宛枷一愣,是太過草率還是欺負他師尊不在?

    今時今日的場景竟與多年前的某個場景重合,只是少了無條件維護他的師尊,讓宛枷心中平生一股怒氣。

    “不知清河……何罪之有?”許是帶了怒氣,又或許他心中本就有不平,此話問出之時,宛枷眼角微挑,神色之中竟帶出了一絲邪性的味道,放到眾人眼中,卻是確認了他們的猜測。

    “你聯合魔修,殺我族人王佰萬,你還不認罪嗎?”

    作者有話要說︰

    全書最佳龍套︰王佰萬,又稱︰活不過三章?王

    今天滿課的我仿佛身體被掏空……好困啊QAQ我當初為什麼說我要日更QAQ

    第126章 極地模式

    “荒謬!”宛枷的表情瞬間冷下來,手下意識就放到了無往劍上。

    今日之事怕是很難了了,雖然映秋山說實在不行出宗也好,但一旦他離開,這個罪名就會坐實到他身上,他怎麼樣倒是無所謂,可這會給映秋山造成影響,追求he的他是絕對不允許此事發生的。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絕對不能承認。

    王嚴見他動作,眼中閃過一絲輕蔑,顯然,先前清河的荒唐是全宗人都知道的︰“荒謬?這段日子里只有你一個人和王佰萬之間起了沖突,現在他死了,罪魁禍首不是你是誰?”

    宛枷冷笑一聲︰“若我真想殺他,絕對不可能挑這種只有我一個人有嫌疑的時候殺。”然後話鋒一轉,“這麼簡單的問題也想不清楚,要麼是你們蠢,要麼就是你們故意栽贓!”

    王嚴的臉頓時就黑了,還從未有哪個小輩敢這麼同他說話,當即拔出了手中的劍,指著宛枷怒道︰“我今日就來替你師尊好好教訓教訓你!”

    宛枷也拔劍冷笑︰“我師尊的名義還淪不到你來借用!”說完便灌輸全身靈氣奮力一擊。

    宛枷清楚自己修為不足,持久戰是萬萬不可的,他只能速戰速決,趁著對方小瞧他,盡全力攻擊!

    “哼。”然而當兩劍相交,宛枷才發現王嚴嘴角一抹怪異的笑,此刻他才有所警覺卻已是來不及,一道大力傳來,他被猛地擊退,直直撞上了自己的小屋,留下一個人形的空洞。

    王嚴望著他,隨意揮了揮劍︰“呵,跳梁小丑。”面上雖是一派不在意的模樣,心中卻是撞響了警鈴,方才那一擊,便是他都感到手腕發疼,若是他沒有听那個人的話盡了全力,恐怕此刻倒飛出去的就是他了。

    倒是王嚴身後的弟子沒有看出里面的門道,一個個附和道︰“不過是個嗑藥才到金丹的廢物罷了,哪還用得著長老您親自出手?”

    另一邊,宛枷咳出一口血,將身體從破敗的建築中□□,下來的時候不少灰塵還嗆得他直咳嗽,他沉了沉眸子,眼前的情況實在是不妙。

    此時此刻他的想法已經與先前完全不同?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