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13章

第113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王嚴敢使出全力,要麼是知道他的實力,要麼是根本不在意他的生死,說是不一樣,但這兩種情況的結果卻是一樣的。(((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若他不能逃出去,被他們抓住了就是死路一條,根本等不到映秋山回來,而他一死,不談罪名,映秋山第一個會受不了。

    不論攻略,為人弟子,他還是不希望自己師尊有事的,他雖並不認為自己上一次的自殺行為有什麼過錯,對斐儀也沒什麼特別的感情,但對映秋山,終究還是自己欠了他。

    因此即使這次攻略失敗,他也不希望這一個時間線上的映秋山受到傷害,無論如何,他都要拼出一個尚可的結局。

    宛枷眯了眯眼,在如此緊急的情況下,他竟比往常還要冷靜些。宛枷在心中盤算著,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來一招狠的,打他個措手不及。

    他在腦中思索著可用的方案,修真界等級壓制很是可怕,何況他和王嚴之間隔的可不止是一個大境界,而那些過于強大的術又大多會損耗很多,若只是拖住對方的話,他肯定還是逃不掉的。

    唯一的辦法就是一擊必殺,而殺了凌天宗的人,還是一名長老,除非真相大白,或者是修真界發生了更大的動蕩,不然他是不可能再回來的。

    如此想來,留下來是死,出手不夠狠是死,擺在他面前的分明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殺死王嚴,叛出宗門!

    宛枷皺眉,這種做事方式讓他察覺到了一絲熟悉,這樣光明正大而又讓人無路可選的陽謀最是惡心,可他卻不得不跳進去,只是因為他有必須要做的事,因為他有了弱點。

    若他不在意映秋山的感受,那唯一的一條路也不會讓他有多少遲疑,然而現在他卻猶豫了,他清楚映秋山的狀態不好,此事一出,他恐怕會撐不下去。

    宛枷倒不在乎自己的狀態,入魔又如何?撐不下去又如何?終究不過是一死,也省得他現在為了一個目標活得那麼累,反倒是死了更加輕松。

    可映秋山不一樣,若不是因為他的存在,映秋山的心不會出現那麼大的罅隙,也不會被心魔入侵,成了現在這般模樣,若這個映秋山不是經歷他自殺的那個還好,若真是,他最對不起的恐怕就是映秋山了。

    甄皚還好,若他能成功,兩人重新在一起自然是他最渴求的,若他不能成功,那便死了,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也不會有掛念。可是映秋山不一樣,他本該有很好的未來,卻因為他的介入而扭曲成這個樣子,他如何也放不下心。

    這是一種責任感,他應該為自己招惹了的人負責。

    宛枷眼中閃過一絲明悟,他想起了自己以前一直停留的初衷。

    因為自己不會付出真心,因為自己攪入了別人的生活,讓不該死的人死了,讓不該失去的人失去了,這些因果都該由他來承擔,這就是他的初心。

    宛枷垂眸,路只有一條,與其在這里猶豫,不如事後再補救,他相信自己,也應該相信映秋山。

    “好了,把他綁去地牢吧。”王嚴見里面半天沒有動靜,以為宛枷承受不住自己一擊,心中自是得意,想那人還不斷跟自己強調要小心,看來對方也不怎麼樣嘛。

    他只說一句話,綁人這種事他卻是不會去做,何況只是一個小輩,便遣了兩個弟子取了特質的繩子去綁。

    然而等了很久,那兩個弟子也沒有回來。

    王嚴察覺到一絲不對,往前走了兩步,卻听到“砰”的一聲,宛枷的小屋塌了。

    灰塵遮掩了視線,王嚴皺眉,隨手施了一個法訣,喚來一陣風,吹散了灰塵,露出一個有些狼狽的身影。

    待那個身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時,在場的女弟子忍不住尖叫起來,只見宛枷手中抓著兩具干尸,正緩緩走來。

    便是王嚴,看到這樣的場景也忍不住眉頭跳動,心中無端生出一絲涼意,嘴上卻道︰“好你個清河,和魔修合作也就算了,還用魔修的功法,當真是辱沒了我凌天宗!”

    “魔修的功法?呵。”宛枷輕笑一聲,一顆珠子從他眉心中顯出,“以封魔珠驅動的力量,你說這是魔修的功法?”

    “封魔珠?你是什麼人!”王嚴聞言頓覺不好,封魔珠乃是數千年前宛青留下的東西,分給了當時的七大家族,每一個家族都有驅使封魔珠相應的一種術法,而每種術法都異常可怕,雖然施術人的下場也不會多好,但終究是違背了修真界的等級壓制,縱使是他也不敢托大,只是他不明白,這清河究竟是哪家的人?怎麼會持有封魔珠?

    宛枷沒有回答,只是伸出了右手,輕聲道︰“你不需要知道。”

    一瞬間,整個央禾山的草木全部凋零,所有的生機都聚集到宛枷身上,他的氣息也變得極為可怕,卻是帶著一股死氣,他抬眼望向王嚴,眼中一片漠然︰“草木枯榮,生死輪轉,一切……皆為自然。”他右手一點,像是隨意地給一幅畫點上一滴墨一般,無數的死氣沖向王嚴,而王嚴竟是一點反抗之力皆無,整個人瞬間在這死氣之下衰老至死。

    他不知道宛枷用的是顧家的封魔珠,也不知道七大家族使用封魔珠的副作用只有死亡,更不知道宛枷用的術法是宛青沒有留下的副作用最小的一種,他永遠也不會知道了。

    告訴他小心宛枷的那個人根本就沒有告訴他真正應該小心的是什麼。

    然而即使是副作用最小的一種,這種秘法也不是輕易可以施展的,王嚴一死,宛枷就幾乎支撐不住要倒下,他滿頭的青絲竟是在瞬間變作了白發,好在那些弟子見到這種場景紛紛嚇得逃走,此刻倒沒什麼人可以傷害到他。

    他喘了口氣,剛想抬腳離開,一道黑氣猛地向他襲來,宛枷有些狼狽的滾開,然後抬起頭,第一個注意到的就是那個熟悉的笑。

    那一瞬間,先前被他下意識遺忘的記憶涌現,一個名字脫口而出。

    “聞遠。”

    這是他最為恐懼的一段記憶,人類對于自己恐懼的東西總是下意識會去選擇遺忘,宛枷也是。這段記憶出自于攻略陸棲之後獲得的那部分記憶,按系統的說法是飽含了懼的記憶,而他為什麼會恐懼,只不過是因為疼痛罷了。

    來自友人的背後一劍,穿透的不只是身體,更是信任,那一瞬,宛枷從身到心都記住了這股痛楚,痛到深處,便是恐懼,不是畏懼特定的一個人,而是畏懼背叛。

    “啊,看來你記得呢。”聞遠俯視著狼狽的宛枷,高高舉起了手中的劍,“那就更不能讓你活著去阻擋我主的降臨呢。”

    然後,猛地揮下。

    作者有話要說︰

    #王佰萬的采訪小劇場#

    主持人︰王佰萬同學,請問你對你的表演有什麼感想嗎?

    王佰萬︰首先我要感謝我的阿媽,是她給我起了這樣一個好听的名字,讓我有了一個遠大的夢想。

    主持人︰啊,我並不想問你名字的由來,我的問題是……

    王佰萬︰我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為一個百萬富翁,但這對我老王家來說太簡單了,我希望通過我自己的實力掙得這麼多錢。

    主持人︰不,王同學……

    王佰萬︰請不要這樣喊我,我是一個有理想的人!

    主持人︰……那請問該怎麼稱呼?

    王佰萬︰請叫我隔壁老王,這是我幼年的理想,雖然阿媽不讓我有實現的機會,但喊一喊還是可以的。

    主持人︰隔……老王,回到我們的問題,你對你的表演有什麼理……呸,感想嗎?

    王佰萬︰說到這個,我們不得不談起我的阿媽……

    主持人︰我們時間有限,能長話短說嗎?

    王佰萬︰好吧,總而言之,我現在正為了我的夢想奔赴在龍套演出的道路上,我相信,我總有一天會成為主角的。

    主持人︰可是你現在還活不過三章啊?

    王佰萬︰……我活不過三章我也很絕望啊!我能怎麼辦啊!活不過三章吃你家便當啦!

    主持人︰……听說你阿媽也在看這個節目,你有什麼想對她說的嗎?

    王佰萬︰阿媽,我不求活過三章了,能不能給我尸體一點戲份,那樣也算錢的,我希望的我的尸體多出場一下,這樣我總有一天就可以成為百萬富翁……

    主持人(小聲)︰不存在的,你出場一下一塊錢都沒有,你指望怎麼存到百萬?

    主持人︰咳,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此為止,大家不用期待後續,反正也沒有下期了。

    第127章 極地模式

    然而聞遠卻沒有感受到劍刺中的實感,他定楮一看,只見原地一片火紅的花瓣緩緩落下,還未落到地面上,便忽的消散了。

    聞遠皺了皺眉,顯然是認出了這話,他眉眼微沉道︰“千秋花……”

    ……

    宛枷的記憶在黑暗中沉浮,他難得做了一個夢,憶起了前世的記憶,卻不是什麼令人愉悅的部分。

    夢中,他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是花敘年,他是宛青那一世的摯友,他們不僅有很多的共同語言,同時宛青能和甄皚在一起,還多虧了花敘年的撮合,他一直都很感激花敘年。

    然而花敘年死了,死在了上古天魔的手上。

    他在凡間界絕命崖下見到的那個上古天魔就是當年殺死花敘年的那一個,如今算來,也是他和甄皚親手替花敘年報仇了。

    花敘年的死在甄皚離去之後,當時的他失魂落魄,幾乎迷失了自我,甚至差點入魔,而在那時,成為當頭一棒的,卻是聞遠的背叛。宛青對聞遠的感情可以說是很復雜的,誠然,他的背叛令宛青很是痛苦,但也是聞遠的背叛使得宛青從迷失中走了出來,而想要背叛,對于無比信任聞遠的宛青來說,無論什麼時候都是一個打擊,選擇這個時間點對于聞遠來說反而不是最好的時間點。

    換成其他時間點,比如說早于花敘年之死,之後的事情都會將宛青打擊得直接入魔,但這個時間,卻是激勵宛青重新振作起來的最好的時間段。

    正是因為宛青清楚這一點,所以他沒對聞遠下死手,僅僅是將他的肉身與魂魄分開封印,卻沒想到他留到了現在並且有了如此多的謀劃。

    宛枷望著當年宛青利用七顆封魔珠封印魔界大門的場景,眸色有些發沉,他還記得自己上一次剛到的情景,當時正好趕上滅門,雖然映秋山沒說,但他畢竟有系統在身,漫長的時間過後,他總算是問出了這個身份的背景。

    父姓顧,名源,正是上一任顧家家主,而他的母親,則是顧源唯一的妻子,楚向晚。那一日滅門之禍,求的,便是顧家的那一顆封魔珠,只是滅門之人卻沒有想到,顧源在臨死之前將封魔珠給了他的妻子,而他的妻子則在看到自己孩子魂魄齊全之後,將封魔珠融入清河體內,然後送走了清河,選擇自爆。

    自那之後,封魔珠流落在外,卻沒人想到,封魔珠就在凌天宗映秋山的弟子清河體內。

    只是顧家被滅之事著實值得斟酌,當年宛青將七顆封魔珠給予了當時的七大家族,分別是顧家,楚家,甦家,?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