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14章

第114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家,斐家,映家和葉家,葉家早在很多年前就被滅門了,雖然當時轟動一時,現在卻沒什麼人去提,而現在聯合顧家的滅門想想,這其中透露出的味道卻有些不太尋常。(((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宛青給予七大家族的秘法雖然有缺陷,但秘法本身的力量卻是毋庸置疑的,那是可以忽視修士境界差距的秘法,可以說是不該存在于世間的,也因此,使用秘法的人大多當場死亡,宛枷能活下來也只是因為他有所改良。

    擁有如此強大力量的家族卻被滅門了,還不止一個,說這其中沒有什麼陰謀宛枷是肯定不信的,再聯想起先前出現的聞遠,答案顯然已經浮現。

    只是現在才發現,卻是有些晚了。

    七顆封魔珠是用來封印魔界大門的,少了一顆的影響還好,魔界頂多只能在修真界降臨一個島,但兩顆、三顆呢?聞遠的計劃實施絕對不是一朝一夕,這次能給他布下這樣一個局,他本身在凌天宗內的勢力侵蝕就不會簡單,那其他家族呢?他又埋伏了多少?

    而這一回,斐儀他們那麼久都沒有回來,映秋山又被強行支出去,這會不會……也有聞遠的手腳在里面?

    想到這里,宛枷實在是不願意繼續沉睡,掙扎著想要醒來,可越是掙扎,意識就越是模糊,最後化為無限的混沌,連夢境都消失了。

    ……

    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宛枷第一個感受到的就是身體的沉重,先前靈氣充沛的情況消失不見,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就像破了好幾個洞的衣服,破破爛爛的,很是狼狽。

    他勉強睜開了眼,發現自己身處一個不認識的屋子里,周圍裝飾雖與凌天宗不同,卻有些熟悉。

    宛枷咬咬牙,想要撐起身子仔細觀望四周,還未坐起,一縷發絲落在胸前,那是蒼白的,毫無生機的白色長發,與甄皚那如雪般的銀色長發不同,他的白透著一股生命透支的死氣。

    宛枷也不在意,這是他理應付出的代價,不過是身體的部分生機罷了,總好過直接死亡。

    他環顧四周,終于想起了這里熟悉的原因,就在這時,一個有些熟悉的人走進了屋子。

    宛枷終于確定了自己身處何處,他閉了閉眼,輕聲道︰“大長老……”開口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嗓子有多麼沙啞,大長老見他如此,連忙揮了揮手,身邊便有一個小輩為宛枷端上了茶水。

    宛枷輕抿一口,感覺好受了許多,然後才開口︰“這里是青丘國吧。”

    大長老點頭︰“你是在千秋花的指引下來到此地,說明你是吾族的朋友,吾族也不會趕你出去,只是若是可以,希望你能將千秋花的來歷說清楚。”

    宛枷垂眸︰“那是皚皚給我的。”

    大長老有些疑惑︰“皚皚?”

    “啊,是你們狐族的,甦皚。”宛枷沒有說出宛青起的名字,因為甄皚真正被狐族認可的名字是甦皚,這樣說來,也方便他們理解。

    果然,大長老不是常狐,也沒問這個甦皚是哪一代的,直接問到︰“敢問……可是宛青前輩?”

    “算是吧。”宛枷的聲音很輕,一是因為身體的虛弱,二卻是他對提起這些往事有些抵觸,“只是不同的經歷造就了不同的人,我雖有他的記憶,卻已經算是兩個人了。”

    大長老見他如此,也不過問,只換了個話題道︰“說來宛公子可知道千秋花的故事?”

    宛枷皺眉,他還記得甄皚與自己說的,便帶了些疑問的語氣道︰“意在青丘國千秋不老?”

    大長老搖搖頭︰“那是千秋樹的故事,我要說的是千秋花的故事。”見宛枷不說話,他便直接講道,“千秋樹上的千秋花很多,但落地即死,是絕對不可能落在人的手上的,而想要獲得千秋花,只有一種可能。”

    宛枷的心一抖,他隱約猜到了什麼。

    大長老觀察他神色,知他有所猜測,便道︰“沒錯,那需要我族族人臨死之前在樹下與心愛之人表白心跡,然後獻上自己的全部祝福,保他心愛之人的平安。”說著,大長老柔和了神色,“千秋樹作證,其中不存在任何虛偽。”

    宛枷忽然感到一滴淚水落在手上,眼前的世界瞬間模糊,明明哭泣對于一個男子來說應該是很丟臉的事,但此刻他的淚水卻止不住。

    大長老看著他,微微嘆了口氣便帶著身後的小輩離開了屋子,只留宛枷一個人獨自在屋內哽咽。

    那個他深愛著的人,那個深愛著他的人,即使不在他的身邊,也在用自己的方式,保護著他。

    而他卻彷徨了,因為對世界的質疑,因為對自己的質疑,他停滯不前,甚至覺得就這樣和甄皚一同死去也好,可他卻不想想,一旦他死了,甄皚這個存在就真真正正地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沒有人記得他做過什麼,即使轉世也永遠不會想起,這段過去會隨著他的死亡而消失,這,就是他繼續頹廢下去的後果。

    這個世界上,他最不應該辜負的,他最應該去承擔的,從一開始,就是甄皚的感情啊,而他,是什麼時候忘記了這些的呢?

    宛枷閉了閉眼,慢慢握緊了雙手,默念心法,以一種緩慢卻堅定的速度修復起自己的傷,以前半吊子的想法已經消失,此刻的他已經拋卻了心中一切疑問。

    他會做到所有,他能做到所有。

    小屋的門就此關上,大長老察覺到宛枷的行為,隨口吩咐人在這周圍布上了陣法,給了宛枷一個極好的閉關機會,而宛枷這一個閉關,就是十年。

    十年間,足夠發生太多太多的事了,比如七大家族半數被滅,除楚家、莫家和映家以外的封魔珠全部下落不明。

    比如因為封魔珠的破碎,魔界與修真界的重合已經擴大到了整個海域,臨海不少宗門被魔修滅門,修真界一時人心惶惶。

    比如十年前宛枷做下的事被扣上魔修的帽子,背起了滅顧氏一族的鍋,得了個叛逃宗門的罪名,而當時離宗的映秋山等人卻一直沒有回來,至今不知在何處。

    ……

    又是一歲枯榮,當千秋花再次開滿樹的時候,宛枷閉關的小屋終于有了動靜。

    天雷自天而降,足足落了七七四十九日,青丘國內對此見怪不怪,卻罕有狐知道小屋里住的人的真實身份,好在有大長老擔保,也不會有人說什麼。

    而在烏雲散開的最後一天,宛枷緩緩睜開了雙眼,烏黑的眸子不如以往清亮,反倒透著些看透世事的蒼茫,蒼白的長發有些凌亂地散落在腦後,也不去打理,卻不影響他周身的氣質。

    元嬰已成,是時候準備應對魔界之事了。

    作者有話要說︰

    這章寫了很久,也是我又一次放棄主角黑化,這是我安排的主角最後一個可以黑化的點了,但寫著寫著他忽然就好了→→

    卡文的原因有很多,比如這章涉及到很多以前的部分,然後這篇文寫得太長了,有些設定我已經忘了,今天寫千秋花的時候我特地跑回去翻,結果還發現了以前寫的一個bug→→

    感覺今天狀態確實不如昨天,就上面這一段話,我都打了好幾個錯別字,每回想安靜下來寫東西,都被吵吵吵,過了12點了,還是吵,我都快看不清電腦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別人有那麼多體力還能大聲穿過我放歌的耳機聊天→→

    就先嘮叨到這里吧,總覺得今天寫完有很多想說的,關于主角,關于設定,但寫到這里又什麼都不記得了,實在是太困,希望看這篇文的小天使們都不是熬夜看的吧,早睡早起身體棒棒哈~

    第128章 極地模式

    宛枷整理好衣服,還未听到敲門聲便直接開口道,“進來。”

    “看來小友實力果真更進一步啊。”大長老推門進來,笑著與宛枷寒暄道,“這些年來住得可還習慣?”大長老活了那麼多年,是何等圓滑的一個狐,在宛枷之前說出他與前世不同之時,他便想好了稱呼,以一種近乎平等的方式與宛枷交流,也獲得了宛枷的好感。

    “青丘國是很好的地方。”宛枷輕笑,“只是山雨欲來,繼續躲在這里也不是明智的選擇。”

    大長老也不奇怪宛枷的消息從何而來,交流是一回事,事實是另一回事,此人既然是宛青的轉世,若是他不知道現狀反倒令人奇怪︰“看來你有所猜測?”

    宛枷點點頭︰“凌天宗已經被魔族的勢力滲透,想必剩下的幾個家族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只不過在苦苦支撐罷了。而魔族在修真界的佔領區域還在一步步擴大,如此一來四個大陸的修者應該會想辦法聯合起來,如果我猜的沒錯,誅魔大會,應該快要開啟了吧。”

    前世魔界大門將開之時,因為有天玄宗的預見,修真界早早做好了準備,並提前召開了誅魔大會,商定好了諸多計策,雖然最後因為宛青的緣故將傷害減到了最小,很多方案都沒用,但誅魔大會的必要性顯而易見。

    這一世,雖然佔星殿也擅佔卜,但終究不如當年的天玄宗,加上魔族此次入侵經歷了數千年的布局,竟是遮蔽了天機,讓佔星殿獲得的信息極其隱晦,即使有佔卜到魔族入侵之人,也因為沒有由頭和其他證據而沒有太過在意,只當是出現了誤差。

    如此一來,失去了先機,正道修士節節敗退,直到此刻才想起召開誅魔大會,雖有些晚了,卻還是必要。

    “你說的不錯。”大長老點點頭,“我們確實有重開誅魔大會的打算,只是參加的不是四個大陸。”

    饒是宛枷也猜不透這話的意思,有些疑惑道︰“什麼?”

    “北大陸與其他三個大陸隔海,即使北大陸的修行方式特殊,有個什麼軒轅王朝,氣運加身,但魔界畢竟直接降臨在海上,北大陸被襲擊的時候根本得不到我們的支援。”大長老的語氣有些沉重,“等我們發現的時候,北大陸已經成為一片廢墟,寸草不生了。”

    宛枷沉默,他早已料到態勢嚴峻,卻沒想到嚴峻到這個地步。

    他只能道︰“不知此次誅魔大會可否帶上我去?”

    大長老笑了︰“我正有此打算,雖然你現在在東大陸的名聲很不好,但在我西大陸卻算不得什麼,你作為我西大陸的一份子前往,我們總是會護你一下的。”

    宛枷一愣,笑得更是真心︰“那便多謝大長老了。”

    大長老又叮囑道︰“再過幾日我們就要啟程去位于三大陸交界處的誅魔大會會場了,你先修整幾日,去的時候我會遣人來接你。”

    宛枷只點頭應是。

    ……

    幾日時間悄然而過,很快,宛枷便登上了前往誅魔大會會場的車。

    駕駛車的是兩只尚未化形的大狐狸,跑起來卻不慢,沒多久就到了距離青丘國很遠的誅魔大會會場。

    青丘國的排場也不小,宛枷帶上一個狐狸面具,低調地跟在大長老身後,走在狐女提前鋪好的路上,兩邊美貌的狐女每隔一段距離就站著一個,他們每經過一個,就會有一個低下頭向他們行禮。

    “可是有些不習慣?”站在他前方的大長老輕聲問道,他原是想讓宛枷走在?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