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15章

第115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前,可宛枷卻以低調為由拒絕了,但大長老並不打算因此而怠慢宛枷,便微微側著身子與他說話。---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宛枷搖搖頭,他知大長老雖未轉頭,卻看得到他搖頭,便沒有說話。大長老見他如此,知他低調之心堅定,也不再說話,兩人沉默地走進了會場。

    雖然來的人多,但真正參加密談的各大勢力中只有兩個人,青丘國這邊本來應該是別人的,但大長老要帶上宛枷,其他狐也不好說什麼。

    密談的場地很大,一個巨大的房間里中間放置這一個極長的桌子,乍一看甚至都不能看到邊,但在場的都是修士,皆為耳聰目明之輩,即使相隔甚遠,也可以听見看見別人的情況。

    兩人剛一落座,便有人開口︰“看來青丘國的人並沒有將本次密談放在心上啊!”

    宛枷抬眼望去,便見一個身著星袍的老者正撫著他雪白的胡子,眼中透出的光卻很是不友好。

    大長老聞言  笑了兩聲道︰“我道是誰,原是星閣的莫長老啊。諸位不都帶著自己的弟子在身邊嗎?我這又有什麼不對呢?”

    老者聞言漲紅了臉︰“是佔星殿!不是什麼星閣!”

    大長老只笑︰“   ,老人家年紀大了,記性不好呀,還記得我上一次出青丘國的時候,修真界還沒有一個叫佔星殿的門派呢。”

    “你!”老者氣得站了起來,手指顫顫巍巍地指著大長老。

    大長老卻氣定神閑︰“佔星閣的人都這麼沒禮貌嗎?隨意用手指別人?真是的,□□佔卜一道,這氣度可真是比當年的天玄宗差得遠了。”

    老者剛想說話,他身後便有一人攔住了他,只見那人面如冠玉,年紀雖不大,笑起來卻有一種特別的味道︰“這位前輩,師傅他脾氣暴躁,還望前輩莫要怪罪,只是我佔星殿既不叫星閣,也不叫佔星閣,希望前輩莫要再叫錯了。”

    大長老瞥了他一眼道︰“小輩,你很不錯,和你師傅完全不一樣,說吧,你叫什麼名字?”

    “晚輩名叫顧清流,當年顧家滅門之時因在佔星殿,才僥幸逃過一劫,如今得知有機會報那滅族之仇,便央著師傅帶我來了。”他嘴角抿起一個清淺的笑,“想來師傅方才想要表達的意思是您作為狐族,竟帶了個人族進來,這讓他覺得有些不解。”

    大長老撇嘴︰“你師傅剛才可不是不解的樣子啊。”但見眾人都在意地望了過來,便掩去了宛枷的身份解釋道,“此人身上持有千秋花,我想這個理由足夠他跟隨我來到此地了吧。”

    眾人無一不驚訝地睜大了雙眼,顧清流也下意識用手捂住了嘴︰“竟是傳聞中的千秋花!只是我前些日子听聞有個與魔修聯手的叛徒手中也有千秋花,恐怕……”

    他的話沒說完,但所有人都理解了他的意思,不由得以懷疑的目光望向宛枷。

    宛枷的面具只遮住了上半張臉,此刻所有人望過來,也只能看到他薄薄的唇彎起了一個弧度,他輕聲問道︰“那你說的那個叛徒,是誰呢?”

    顧清流忽然大聲道︰“就是這個聲音!就是你!凌天宗的叛徒清河!沒想到你居然敢來這里!”

    “呵。”宛枷見面具已經沒用,便緩緩摘下了面具,年輕的容顏配上蒼老的白發,有種莫名的詭異,“我也沒想到,你居然還活著。”

    不少人听見他這番話拔出了武器,大長老也嚴肅了表情,然後有些無奈地看了宛枷一眼︰“好好說話,別搞事,前、輩。”

    正當所有人被那聲前輩驚到的時候,宛枷的聲音也緩緩響起︰“顧家那麼多人,除了我以外,滅門之後一個個都死的差不多了,想來是這些年魔修為了找封魔珠廢了不少功夫,而我在這里,說明他們一直都沒找到,一直沒找到也就會一直殺害還存活著的顧家人……那麼,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呢?”

    他一番話,輕而易舉地將所有人的懷疑都轉移到了顧清流身上,只有顧清流,一臉震驚道︰“你是顧家人?”

    宛枷沒有回他,繼續道︰“而且我前段日子也打听了外面的消息,沒听說過所謂叛徒手中持有千秋花的消息,不知道……你是從何而得知的呢?”

    見眾人將懷疑的目光轉到顧清流身上,宛枷這才慢悠悠地解釋起關于他自己的問題︰“我全名顧清河,父為顧源,母為楚向晚,想必你們也認識他們二人,我這長相,也沒有多不像吧?”

    眾人這才細細望向宛枷,他的蒼白長發隨意披散,凌亂間本就與他這一世生母相似的容顏更顯出了幾分楚向晚的風姿,知她模樣的人紛紛認可了宛枷的說法。

    然而顧清流卻反駁道︰“你胡說什麼?據我所知,顧源家主可沒有兒子!”

    “那也只是據你所知。”宛枷瞥了他一眼,“我自小魂魄不全,幼年沒有記憶,被當做女兒養大……這也是魔修至今沒有找到我的原因……我真慶幸當年父親他們瞞住了你。”

    “顧清流,你果然是叛徒!”便見一個大漢拍桌而起,臉上寫滿了怒意,宛枷翻著系統給的資料,哦,原來是當年戀慕楚向晚的人之一。

    “等等,你們就不懷疑他嗎?他可到現在還沒有解釋他的千秋花從何而來!”見眾人的表情變幻,顧清流臉上閃過一絲得意,“千秋花可不是尋常人可以獲得的,就算他真是我顧家之人又如何?他常年待在凌天宗內,哪來的時間去尋這千秋花?他方才說他魂魄不全,想來補全的這部分魂魄與魔修有關吧!”

    “真是愚蠢!”卻是大長老開了口,他用一種近乎于憐憫的眼神望向顧清流,“你可知他們為什麼那麼輕易地就信了清河嗎?”

    宛枷接口道︰“因為我說出來的問題都是你確實存在的問題,而你提出的卻不是,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補全的那部分魂魄究竟是什麼情況。”

    他閉了閉眼,此刻周圍一片安靜,所有人都在等待著他的回答。

    他說︰“我的前世是宛青。”

    只一句,便再也無人懷疑他與魔修有關。

    作者有話要說︰

    我最近大概陷入了一種好想趕快完結寫新坑的狀態,寫到一半就想去做一做新坑的封面,然後不滿意繼續回來碼字→→

    等我封面做好我就來開新坑預收,我下一本一定要寫無腦爽文!這篇寫得我累死了,寫到後面老跑前面去翻設定,翻著翻著還能發現一堆bug……

    決定了,下一本我要每一章都在有話要說里面寫那一章的設定總結,然後就不用看全章啦!機智如我!

    校園網卡得我只能用手機流量開熱點發QAQ

    第129章 極地模式

    安靜的大廳中忽然有一個人開口道︰“只是找出他一個還不夠,魔界不可能只潛入了一個人進來,既然他進來了,我們這里也不安全了啊……”他說的沒錯,顧清流沒有入魔,修的是正道的功法,可此刻用功法來評判一個人已經不夠了,縱使他看上去目光清正,一派正氣,但私底下究竟在想什麼,誰也不清楚。

    人心,就是這麼一個難以揣度的東西,你根本猜不到一個人會不會有一天為了某樣東西而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不是啊,你們就這樣相信他是宛青了嗎?”顧清流還在垂死掙扎,“他根本就沒有拿出證據不是嗎?”

    “千秋花就是最好的證據。”宛枷脾氣很好地同他解釋道,“何況若我不是宛青,聞遠又為何會特地親自出手殺我?”

    “你說聞遠?”頓時有人驚地站起了身,“那個魔頭不是被封印了嗎?”

    宛枷有些遺憾地搖搖頭︰“我也希望他能安安分分地被我封印,可都過了將近一萬年了,誰也不能保證這其中沒出什麼岔子,比如……誰不小心把他放出來之類的。”

    見眾人表情嚴肅,宛枷笑了笑︰“開玩笑的,當初我將他的身體與靈魂分開封印,我能察覺到他身體的封印還好好的,只是靈魂跑出來搞事罷了,你們別太擔心。”

    “但只要那個魔頭存在一日,不管是以什麼形式,我們這邊都會寢食難安啊。”

    這話說的不錯,聞遠此人武力雖強,但比之其武力,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腦子,當年他能在魔界之門打開之前毫無勢力的時候掀起那麼大風浪,與他的計謀是脫不開關系的。

    何況在宛枷這一世第一次與他相遇的時候還能給宛枷吃那麼大虧呢。

    不過智商不夠外掛來湊,現在的宛枷也想開了,在絕對劣勢的場合下還放著系統不用實在是不明智的選擇,所以他毫無心理障礙地咨詢了系統。

    好像當初那個說不能太依賴系統的人不是他一樣。

    “在場魔修派來的奸細一共有六個,左邊第十二個和第五十一個,右邊第二十一個、第二十二個和第三十七個,還有顧清流,把這些人處理了就可以了。”

    “你說什麼!”立即有人激動地跳了出來,宛枷瞥了一眼,正是自己點名的其中一個。

    “怎麼,听不懂嗎?我說你們是魔修派來的奸細。”宛枷的嘴咧起一個笑,“不懂也沒關系,結果對就行了。”

    “等等。”忽然有人開口,宛枷抬眼望去,正是他指出的其中一人的同門,“你真的是宛青嗎?”

    宛枷噗地一笑,擺了擺手︰“人吶,就是這樣,事不關己的時候你們也不在意我是不是宛青,畢竟如果我是,你們自然開心有人能抵擋魔修,如果我不是,短時間內也不會對你們造成什麼太大的影響。”他掃視了一下眾人的表情,“現在我多指出了五個人,你們就開始擔心我會不會給你們造成影響了,而懷疑也就自然而然產生了。”

    “被懷疑是理所應當的,你不是也這麼認為的嗎?”忽然一個老者開口,見眾人的模樣,此人似乎地位很高,隱隱有一種以他為主的氛圍,“只是以千秋花為證據,這可遠遠不夠啊。”

    “   ,你們就這麼小瞧我青丘國的千秋花?”听到千秋花,大長老第一個表示不滿。

    宛枷卻沒什麼反應,輕聲道︰“佔星殿現在的鎮派之寶原是天玄宗的星閣,之所以會變矮那麼多,是因為那是我炸的。”

    眾人一臉木然。

    “凌天宗的藏書閣也是從天玄宗搬過去的,那個器靈認識我,我上輩子修習的那個功法就是他給我的,不信你們可以問他。”

    眾人的臉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宛青修習的那個功法天下人皆知,卻沒人想過要去搶奪,畢竟削去七情六欲之後,連欲望都沒了,奪取還有什麼意義?

    “唔……你們還搶了天玄宗什麼東西?說出來,萬一我以前就在里面做了什麼旁人不知的標記呢。”

    “……別說了,我們信了。”不信還能怎麼辦?人都用“搶”這個字了,再說下去未免也太不要臉。

    宛枷淺笑一聲︰“那好了,先把這六個人解決了吧。”

    事情解決得意外輕松,宛枷第一次體會到宛青這個身份帶給自己的便利,作為清河,他可以很輕易地被誣陷,但作為宛青,只要是他做的,不需要理由,不需要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