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17章

第117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縛是很輕的,那麼,也就是說,只要結果是好的,無論宿主做什麼,系統都不會管。(((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這和宛枷的系統一直給予他的暗示是一樣的,宛枷確實不用在乎什麼,達到了任務目標之後離開就可以了,但不斷重復的這一段時間線卻給了宛枷壓力。

    沒有我的情況下,他們應該過得更好。

    是我的到來使得他們陷入了感情的糾結,我應該對此負責。

    這兩句話就是宛枷強加在自己身上的束縛。

    他與這個世界的聯系太深了,因而他不能將這個看作一場游戲,在他眼里,因他而死的人都是原本可以好好活著的。

    但是現在,他第一次遇到了這種情況,如果他不能成功,死的人會更多,如果修真界淪落,這個世界會變成另一副模樣。

    宛枷無疑是討厭這種改變的,無數次的重來令他早就習慣了這樣的世界觀,他無法忍受這個與自己有著很深聯系的世界變成魔修的世界。

    所以,他第一次,跳出了自己給自己加上的束縛,重新去看待這個問題。

    他應該再大膽一點,再殘忍一點,因此死人不是問題,解決不了死的人會更多,唯數量論或許很殘忍,但這卻會帶來最好的結果。沒錯,宛枷想到了,更好的方法,更加不能為世人所容的方法,而這個方法延伸出的兩種可能性,成功與否,他都有新的路線可以走,最終直到一個唯一的結局,那就是成功。

    “是麼,那只能走第三條路了。”宛枷輕聲說道,但在場的人都是耳聰目明的修士,自然是听得清楚,一個個將目光集中到宛枷身上,“一條不會有我死亡可能性,同時還能救出其他人的路。”

    或許是他身上透露出一股不妙的氣息,大長老有些敏感地皺了皺眉︰“你不是才說的只有兩條路?框我們吶?”

    宛枷笑了笑,他感激大長老對他的關心,但此刻他已經做下了決定,那就不是別人能攔著的了。

    “這一種方法我需要絕對的保密性,即了解到全部計劃的人只有我一個,如果你們相信我,就幫我完成我想做的事吧。”

    眾人沉默,倒不是他們不相信宛枷,前兩種方案的提出以及之前宛枷的自證身份已經足夠讓他們信任他了,可是宛枷現在說出來的話卻讓他們有些不舒服。

    好像是不信任他們而在防備他們一般。

    宛枷理解他們的想法,但他不會因此而改變自己的想法,頂多是解釋一句︰“若是被用了搜魂,魂飛魄散事小,計劃被魔修知道了就不好了,與其這樣,每個人知道的都不全不是更好嗎?”

    眾人無法反駁,他們又確實想要那些弟子歸來,最終平衡了利害關系之後,他們只能選擇相信。

    宛枷見此露出了意料之中的笑,從提出這個計策開始,他就已經計算到了結局,這里又怎麼會阻撓他呢?

    于是他從系統那里兌換出一百零八顆火紅珠子,分別交托給了不同的人,並叮囑他們以此珠為陣眼,在不同的地方布下陣法,又將布陣的材料刻在了玉簡之中,不同的人獲得的材料清單還不同。

    仿佛提前準備好一般,這樣一個復雜的工作竟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了,甚至有些人都懷疑這是宛枷故意而為的了,畢竟這珠子顯然不是凡物,玉簡的刻制也需要時間,或許……他早就計劃好了。

    懷疑的情緒充斥著所有人的心,宛枷也擔心他們不按他說的去做,只微微解釋了一句︰“就算是用我之前的方法,我也打算用這個來作為失敗後的替代的。”然後朝大長老一笑,“只是沒想到前兩種直接被駁回了。”

    眾人忽然心生一絲羞愧,不僅是為自己的懷疑,更是為自己之前的沉默。

    宛枷望著眾人的臉色,心情卻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好,眼前的情況實在是太順利了,波瀾雖有,卻不是什麼大的風浪,他這樣的情況讓他想到一個詞語如有神助。

    他忽然就想起了上一次攻略斐儀的時候流離鏡說的話。

    他是被天道眷顧的人。

    作者有話要說︰

    本來想抓鬮的,但想想你們都沒選,然後寫出那兩種方法的大致情況之後我又不想寫了→→于是我就決定放飛自我>3<雖然最後可能會回到某個分支,但我就是想搞事→→

    ps︰今天這一章的靈感來自剛剛看到的路人甲的評論,我表示我也不喜歡攻略完就走,感覺就像女票完之後擦擦屁股就走了,還不給女票資的那種,所以我家主角……都有給女票資(就是HE)的→→

    第131章 極地模式

    呵,被天道眷顧的人?

    若天道當真眷顧他,他又怎會淪落到如何都不能與甄皚在一起的地步?僅僅是與戀人在一起都天地不容,這天道又如何稱得上是眷顧他呢?

    只是很可惜,這個世界上存在著一種人,越是得不到一樣東西,他就越是想要去獲得,無論付出什麼,而宛枷就是這種人。

    他坐在千秋樹橫生的枝頭上遙望遠方,此時恰是冬季,枝頭的花葉都已凋謝,所有人都按著他的吩咐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準備,倒是他坐在這里像在偷懶。

    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他的打算的話,他一定會被世人責罵的吧,即使運氣好一些,多數人理解了他,估計不擇手段也會成為概括他整個人的詞語,若魔修還在倒還沒什麼,一旦魔修退去,沒了主要矛盾,他一定會走上一條極端。

    無法被世人理解的極端。

    不過那是之後的事了,如果到了那個時候他的攻略還沒有完成的話,一切基本可以算是失敗了,除非有什麼轉機。

    至于運氣差一點,無人理解……

    想到這里,宛枷眸色微沉那也無所謂,理解我的人,這個世上有一個就夠了,即使他已經不存在于這世間……

    又是數月過去,宛枷估摸著差不多了,便用靈力折了張紙鶴,輕飄飄地往著不知何處而去,紙鶴飛出去不久,便有人前來拜訪。

    來者是當日大會在場的一員,修為不高,估計是哪個宗門老祖帶在身邊的弟子,不知有什麼長處,竟是被帶了過去,或許是打著成名的打算,卻因為宛枷的出場而使得那人沒了機會。

    雖說修為不高,卻也只是相對于當時在場的人而言的,此人現在乃是元嬰後期,真要說起來,比宛枷現在的修為還高,只是打起來卻說不準,畢竟宛枷手持封魔珠那種不分修為的東西,即使代價極大,遇到必須的時候也不是不可以用。

    且不談此殺器,當年宛青留下的東西可不少,借著這幾天眾人都在忙,宛枷也沒有完全在偷懶,尋了當年留下的洞府進去搜刮了一番,倒也找到了不少合用的東西,只是沒給自己留,全貢獻了出去,投入到現在的建設之中。

    宛枷現在是真不在意修為了,按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計算,封魔珠應該一共可以用三次,三次之後他的身體必然會承受不住,而如果他在這三次之內還不能攻略目標的話,時間再久也是沒用,他現在可沒以前那麼好的耐心。

    攻略不了目標,即使他證得長生,那又如何?不過是活著受罪。

    稍稍走神了一下,對方也沒有在意,脾氣極好道︰“宛青前輩,您吩咐的東西都準備好了。”

    宛枷微微驚訝于此人的好脾氣,卻也沒有太在意,此人心性甚佳,或許會有一個廣闊的未來,但這又與他有什麼關系呢?他現在劍走偏鋒,不與人交好便是對別人最大的善意了。

    于是他只平和地笑笑︰“我知道了。”卻沒有繼續深談下去的打算。

    那人雖是師門派來交好的人,但看宛枷態度也不打算舔著臉上去討煩,便道一聲“告辭”,不卑不亢地離去了。

    宛枷望著他的背影,他如今的肉體尚且年輕,他卻第一次覺得自己心老了。

    皚皚啊,逝去了近萬年,如今的修真界不應該是我們的舞台了啊,世界七大支柱本就是天之驕子不談,便是現在這些年輕人也蓬勃向上,有著新的氣象,聰慧懂禮。

    我們這些本該死去的人,就應該入了土,何必歸來這一趟渾水呢?

    有紙鶴從窗口飛進,時間剛剛好,給他帶來了與魔尊相見的消息。

    先前送出去的紙鶴去往的地方正是魔界,魔尊坐鎮魔界,本是不會來這里的,只是宛枷加了一句“若是你現在不來,以後恐怕就來不了了”才將那位大人物逼了出來,而他的話能有這麼大作用,不過是因為宛青的身份帶來的便利。

    宛青的大名,不僅響徹修真界,便是魔界,也常年記恨著他當年的動作,若不是他,魔界的降臨也不會遲到了數千年。

    不過僅是如此,魔尊也不會出來,宛枷確實有在紙鶴上做手腳,但宛枷原本的把握也不是很大,最後一成可能性不過是落在了系統對魔尊的介紹上。

    魔尊斂天冥,魔界第一人,肆無忌憚,法力強大,而他的父親,卻因當年未能打開魔界大門一事,落寞至死。

    一個強大無比的魔尊,他的父親卻有這樣一個懦弱的過去,不管斂天冥是否願意,宛青的送信,他必須得接。

    而宛枷在紙鶴上做的手腳就是如此,在斂天冥打開紙鶴的那一瞬,他的聲音就會如洪鐘一般傳出,整個魔界的人都知道他約魔尊一見之事,若魔尊不來,聲望定會大大受損,可以說,宛枷這樣做確實有些不太厚道。

    可那又如何?系統說了,斂天冥是他下一個攻略目標,卻不是這一個,他不在乎對方對自己的觀感如何。

    約見的地點在東海之上的一座浮空島上,島並非天然,乃是由玉石制成,本身不大,遠遠望去不過是一個平台,原是靠近東海的修士用于比斗的場所,如今因為魔修的緣故,東海附近已經沒了修士,這座浮空島上也很久沒開比斗了。

    選這處地方,不過是因為浮空島恰好位于兩地交界,兩人都沒什麼場地優勢,而宛枷本沒有打斗的打算,選此處不過是為了讓對方安心。

    只是對魔尊而言,在哪里都一樣。

    人類的計謀對他而言,輕易便可以力破之,他唯一忌憚的,不過是修真界里一直隱世不出的老不死們,如今還要加上一個死而復生的宛青。

    “你就是宛青?”只是真正見上面,斂天冥卻有些失望了。

    不過是個元嬰。

    元嬰期在修真界已經算是中堅力量了,但在斂天冥眼里卻差得還多,他本就嗜戰,見此不免有些失望。

    他在觀察宛枷,宛枷又何嘗不是在觀察他?魔尊身披戰甲,兩額橫生出兩根長長的角,耳朵尖尖,一看便不似常人,本是極凶悍的人,容貌卻甚是俊美,頗像個小白臉。

    想來這般容貌一開始在魔界定是不受歡迎的。

    魔族崇尚力量,如此嬌柔的容貌並非魔族所好,只是斂天冥實力太強,比起他的容貌,現在更多的人注意到的是他的實力,再也沒有魔對他的容貌有所置喙。

    可惜斂天冥嗜殺,縱使宛枷對攻略對象有些關照,但這一回站在了對立面上,他自是不能心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