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18章

第118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軟。(((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何況這一次不用攻略他,宛枷更是不會讓魔族進入修真界。

    “不過是用了前世的稱號罷了。”宛枷微微笑著,態度平和,更是讓斂天冥升不起對戰之心,“我這一世才活了不過三十載。”

    “三十歲的元嬰麼……若你不是宛青,這速度當真不錯了。”斂天冥皺皺眉,“可即使你是宛青,如今也沒有對戰之力,不躲好了趕緊提升修為,這麼急著找本尊是活膩了想來找死麼?”

    “我雖然活膩了,卻暫時還沒有找死之心。”宛枷只笑,“我這次找魔尊來,其實是有一事相商。”

    其實望著他的笑臉斂天冥就心煩,他慣于立在高台之上,看他人掙扎至死,苦苦哀求,每當那時,他煩躁的心情才會有所緩解,臉上露出絲絲微笑來,而現在宛枷的微笑,卻與那時的他很像。

    為什麼要笑?他看上去很像那種垂死掙扎的人嗎?

    “魔尊想要攻進修真界,為的無非就是修真界的資源吧?”宛枷望著斂天冥,慢悠悠地解釋道,“魔界資源貧乏,一塊小小的靈石都能讓魔族爭搶,從而害了好幾條性命,想來你們定然很眼饞修真界的資源吧?”

    “你都猜到了,為何還要問本尊?”斂天冥不耐道,“若你請本尊前來只是為了問這麼一個蠢問題的話,本尊不願與你浪費時間。”

    “若我說。”宛枷微微提高了音量,斂天冥原本的不耐頓時被沖散,化為了一絲關注,宛枷這才扯起了一抹笑,“若我說,一旦魔族攻來,我修真界的資源,你們一點也拿不到呢?”

    斂天冥的聲音頓時冷了下來︰“你想說什麼?”

    宛枷也不隱瞞,眉眼半斂︰“我已在修真界布下大陣,控制陣法的核心就在我手中,只要我一個念頭,整個大陸就會……”他比了個手勢,輕聲道,“轟”

    “呵呵。”斂天冥捂住了臉大笑道,“哈哈哈,你們人族真是有趣,對自己人可真是比他人還要狠吶!”

    “狠不要緊,用得上就行了。”宛枷毫不在意對方的嘲諷,面色如常道,“魔尊,答應我一個要求,我就撤陣。”

    “我說你啊,是不是太自大了點?”斂天冥拿開手,此刻他的眸子已經變成了血紅色,帶著一點瘋狂,“你憑什麼認為我會和你談要求?”話音剛落,他一掌伸向宛枷,僅僅是一掌,卻含著極為恐怖的氣息,令宛枷動彈不得。

    然而,此危機關頭,宛枷卻閉上了眼。

    作者有話要說︰

    可惜了,走這條路線不能兩個一起攻略,我只能強行加快進度了→→

    算算這麼多章下來宛枷活了多久吧,第一次攻略謝瑾,活到了老死,加上重來30年,就大約算個100年吧,第二次楚戰時間不長,差不多10年的樣子,第三次莫明瀾不算長大過程空白的一段,只劇情有的只有一年左右,第四次陸棲有兩個10年,就是20年,第五次斐儀,因為皚皚的原因重來了好幾次,重疊時間不算,至少有個20年,也就是說,到現在,我劇情寫到這里,宛枷已經活了至少150歲,我知道這在修真里面不算什麼,但他真正作為一個凡人活著的有130年,加上之前情感不全,其實是沒什麼活著的欲望的。

    現在加上了宛青的記憶,雖然沒有人格,但從前面的描寫可能我也透露出來了,宛枷其實不是很想活著,對他而言,長生其實沒什麼誘惑力,他什麼樣的世界什麼樣的景色都見過了,沒有好奇的去探索的心,整個人心態都已經老了,這個時候如果不是皚皚的出現,他可能連攻略都直接放棄找個世界死了算了,願望什麼的就算想起了宛青的記憶估計他也不會有,因為他堅定地認為宛青與自己不是一個人,所以他也不會想去實現宛青的願望。

    第132章 極地模式

    那一掌,在離宛枷的臉極近的距離停下了,盡管掌風所到,宛枷額前的白發隨風而起,最後卻只化為一道細細微風,隨宛枷那飄蕩的長發一同,慢慢落下。

    斂天冥望著宛枷,眼神復雜,最後化為鄙夷,轉過了頭去︰“無聊。”

    宛枷下意識揉了揉額頭,他還能感覺到方才那股恐怖的氣息,然而他卻沒有受到一點傷,可見斂天冥對力量的控制是到了怎樣一個恐怖的境地。

    然而宛枷卻也只笑了笑︰“現在還談嗎?”他放下了手,一臉雲淡風輕,“要求。”

    斂天冥猛地轉身,一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然而宛枷卻完全不抵抗,只任他掐著,好似長輩在看一個玩鬧的孩子,令斂天冥心中不由升起一股無名火。

    近乎咬牙切齒地,他狠狠道︰“你可知道,只要我動一分力,你就會死!”

    宛枷卻沒有一絲恐懼,不僅是恐懼,他好似脫離了所有情感一般,只冷冷地望著,好似在注視著地上的螻蟻,不是鄙夷,只是不在意。

    “一旦我死了,陣法就會自動啟動。”他望著斂天冥,卻平生出一股俯視的意味,“備戰的這段時間里,我做的比你想象的多。”

    “是麼。”斂天冥忽然笑了,他松開了手,似乎是放棄了暴力,“若你是真的不畏死,本尊還有幾分敬佩,可你分明就是在求死,你這種人,本尊最為鄙夷。”

    嘴上說著鄙夷的話語,眼中卻早已沒了這種情感,只有滿滿的失望,不知是失望宛枷不能與他一戰,還是失望宛枷的態度︰“那麼,作為施舍,本尊便听听你的要求。”

    宛枷也不在意他的話語,直言道︰“十年前去往流離鏡的一行人,現在都在魔界吧?”

    “十年前?”斂天冥挑眉,回憶了一會兒道,“哦,是他們啊……死得差不多了。”說完便暗暗注意宛枷的表情,想看到他臉色大變的樣子。

    然而宛枷只是神色淡淡,一來他清楚映秋山還活著,二來那一行人中大多弟子在各自宗門內留下魂燈,生死情況各宗門都有掌握,若當真死得差不多了,他們也不會願意讓宛枷來營救。

    正是因為都活著,所以才會寄予希望。

    “那把剩下的放回來,我就撤回陣法。”宛枷淡然道,“各宗門都有他們的魂燈,現在還有多少人活著我們還是清楚的。”

    斂天冥眯起了雙眼,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很有意思的事情,扯起了一個笑︰“只要回來就好?”

    宛枷瞥了他一眼︰“只要回來就好。”有什麼問題自有系統鑒定。

    “三日之後,來這里接他們。”

    斂天冥說完這句話,便離開了這里。宛枷望著他的背影,眼中閃著不知名的光,雖然只是一段不長的對話,但他卻一直沒有看透斂天冥這個人。

    整個談話之中,斂天冥的情緒變了很多遍,看似是情緒多變,容易惹怒,但實際上不過是因為他的肆無忌憚,因為無所顧忌,所以情緒隨心,無須壓抑,這樣的人,可能上一刻還在對著你笑,下一刻就會將劍刺入你的胸口。

    宛枷這一次與斂天冥的談話為的可不僅僅是救出映秋山,更重要的是為了下一次的攻略,他遲早要攻略斂天冥,與其因為不了解而失敗重來,不如趁早弄清楚他是怎樣一個人。

    而現在得出的答案卻讓宛枷的心有點涼。

    誠然,像斂天冥這樣的難度才正常,如果人人都像斐儀他們那麼好攻略的話,那攻略也就沒有意義了,可對于宛枷這樣一個無心攻略的人而言,這樣的難度卻令他有些煩惱。

    他應該……確立一個怎樣的人設,才能讓斂天冥對他產生興趣呢?

    此暫且不論,現在的重點是映秋山,映秋山的好感不用擔心,按照先前的情況不難發現,只要讓對方產生一種類似愛情的錯覺就可以,當某種情感達至巔峰,並在對方以為這是愛情的時候,好感度的要求就達到了,問題在于he。

    好在觸類旁通,在思考映秋山的問題的同時,關于斂天冥的好感問題宛枷也有了些頭緒,雖然映秋山的he要看接下的情況,但好歹這般思考有了些許成果,不算白白浪費時間。

    那麼斂天冥,三天過後,你會送我怎樣一份大禮呢?

    宛枷輕笑一聲,連夜與當日參加封魔大會的眾人聯絡了一番,做下一系列安排之後,便等待第三日的到來。

    三日後,浮空島。

    這一日的浮空島比前幾日熱鬧了些,凡是宗門中有人在被魔界擄走的那一行人中的,都派出了門中長老來此接人,在此一站,倒顯得有些擁擠了起來,他們等了沒一會兒,魔界的人就來了。

    斂天冥也來了。

    宛枷暗自警惕,這等小事,斂天冥沒有必要親自來此,他會來這里,目的恐怕不簡單。

    像是押解著凡人一般,那些往日里的天之驕子都失去了往日的高高在上,被推攘著,衣衫凌亂,看上去起色很是不好,然而這里面卻沒有斐儀的蹤影。

    令宛枷有些在意的,是映秋山,他一直低著頭,過長的發遮住了眼,看不清神色。

    “好了,把這些人還給他們吧。”斂天冥一聲令下,這些人便被放了回去,宛枷趕緊接住了映秋山,他注意到,映秋山的身子有些虛弱,像是站不穩一般,直直倒到了他的懷中。

    他不由小聲詢問道︰“師尊,可無礙?”映秋山沒有回他。

    “說起來。”忽然,斂天冥的聲音響起,其中充斥的惡意令宛枷感到一陣惡寒,“你的陣法撤了嗎?”

    所有人有些不明白地望向了宛枷。

    宛枷垂眸︰“人都接到了,我回去就讓他們撤了。”

    “哦……”雖只有一個字,卻透露出一股意味深長的感覺,宛枷心感不妙,卻也猜到了接下的情況,無法改變,“那可得趕緊撤了啊,這可不是小事,你畢竟是拿全修真界的命在和本尊賭這幾個人的命呢。”

    有年長的修士皺了皺眉,卻礙于宛枷的身份沒有說什麼,只是眼中透露著懷疑。

    宛枷不語,他明顯感到懷中映秋山的身軀抖了一抖。

    “回去可一定要記得把陣法撤了,萬一你手一抖,修真界給毀了,傷心的可不止是我們吶。”斂天冥像個老媽子一般嘮嘮叨叨,卻字字誅心,這般說下去,宛枷最不願意的事情怕是就要發生了。

    “你在胡說什麼!”果然,先前那年長的修士終于忍耐不住,惡狠狠地望了過去。

    “本尊有允許你說話麼!”斂天冥只是隨意一瞥,威壓便猛地壓去,那修士站立不住,幾乎要跪倒在地,而他周圍的人卻沒有感受到半分威壓,只有那一個人,冷汗濕了衣衫,半跪在地上。

    斂天冥見他如此不堪,也不再管他,而是繼續向著宛枷,面帶笑容說著滿懷惡意的話語︰“真不知道值不值呢……用一整個修真界人的性命去換這幾個不如死了的人的命。”

    “值不值得不是由你決定。”宛枷抬頭,目光冷冷,“我想救我師尊,其他人想要救門內弟子,因此我們行動了,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斂天冥挑眉,“費那麼大力去布一個可以炸掉整個修真界的陣法,就這麼簡單?”

    “什麼!”眾人紛紛將懷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