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19章

第119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疑的目光投射到宛枷身上。(((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宛枷卻只直直地站立著,好似這些完全沒有給他造成影響,“但是修真界沒有出事,人也救回來了……你對我的做法有什麼意見嗎?”

    “沒有。”斂天冥笑了,“本尊對你可佩服得很吶。”

    他湊到宛枷耳邊,輕聲道︰“自本尊成為魔界至尊以來,本尊常以暴力鎮壓妄圖反叛之人,很多人都忘了,本尊走到這一步之前,可不是修為第一啊。”他後退一步,笑道,“能讓本尊與你說這麼多廢話,你已經很不錯了。”

    宛枷垂眸,他終于發現了斂天冥的不對勁。

    是……雙重人格麼。

    先前見到的斂天冥情緒外露,對他十分鄙夷,而現在的斂天冥卻收斂了自己所有的情緒,每一句話都是在給他挖坑,言語間卻不乏對他的贊賞,這幾乎是兩個人的態度了,若不是系統證明他眼前站著的就是斂天冥本人,他幾乎要以為對方是被人假扮的了。

    而讓他確定雙重人格的,是斂天冥的最後一句話,他在解釋。

    魔尊不需要解釋,他情緒多變,性格多變,那又如何?他是魔尊,無人敢說他的不是,可他現在卻妄圖解釋。

    這本身就不對。

    但即使如此,宛枷也不願繼續與他對話,現在的斂天冥,比之前見到的斂天冥要恐怖一百倍。

    雖然言語間暴露了自己的問題,但比起先前那個情緒外露的斂天冥,眼前這一個的惡意要勝過那一個百倍,宛枷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他想要將宛枷拖入深淵。

    于是宛枷試圖趕緊結束話題︰“既然人都接到了,我們便先回去了。”

    “這就走了?”伴隨著斂天冥的話語,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沖入宛枷的心間,“好戲還沒開始呢。”

    “宿主快推開映秋山!”然而系統的話語已晚,就在系統的話音剛落,宛枷便感到心口一痛。

    他低下頭,恰巧與映秋山的雙眼相對,那是一雙血紅的眸子,無比熟悉,他曾在一個人的身上看到過,這是……入了魔的標志。

    視線繼續往下,鮮紅的血液爭先恐後地從胸口冒出,映秋山正在拔出他胸口的匕首,匕首上泛著的紫光透露出一絲不祥,而映秋山,卻在笑。

    作者有話要說︰

    映秋山舔了一口匕首︰這可是把涂了劇毒的匕首。

    映秋山︰GG

    昨天精神狀態不太好,一直都想睡覺,就沒碼字。感覺昨天超倒霉的,讓一群走反方向的人讓到自己跌倒,雙膝撲地還蹭破了,今天洗澡巨疼,然而不得不洗QAQ,最傷心的是手機屏碎了,懶得貼膜的我心好痛QAQ

    求小天使們抱抱QAQ

    第133章 極地模式

    有細小的血紅色紋路從映秋山的眼部開始擴散,宛枷清楚,一旦這種紋路擴充到全身,映秋山就會失去自己的意識,墮落成魔,從那之後,屬于映秋山的人格就會消失,徹底被身體本能控制,沉迷于殺戮,沉迷于自身最原始的欲望。

    人,因為會克制方成為人,而沒了克制,沉淪于欲望之中的人類,便被稱為入魔。

    與那些魔界修士不同,他們雖修行魔道功法,但未必是什麼害人的功法,只是魔修現于人前的大多陰毒,給人造成了這麼一種固有印象罷了,但入魔之人不同,他們沒有是非價值觀,只遵從自己的欲望行事,這樣的人,危險性遠遠大于魔修。

    他們對于魔界之門大開的抗拒,以及對魔修的抵制並非是因為魔修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說到底,修士斗法,隨意一擊都可能毀滅一座凡人城市,硬要強調什麼正魔不容不過是因為兩方的利益無法重合罷了。

    鴻離大陸物產豐富,擁有大量的修煉資源,而魔界則相反,在那里,每一點資源的獲得都是一個個生命的堆積,在這種爭奪下生存下來的魔界修士也比修真界的修士要強大些許,不在道法高深,而在斗法能力上,從尸山血海中走出來的魔界修士要凶狠許多。

    也是因此,大多魔修的功法都極為血腥,為了活下去,不少魔修的修行方式都殘忍至極,甚至要以同伴血祭,這也是他們被正道修士斥為有傷天和的原因。

    正魔不合,源于利益訴求,源于追求不同,源于觀念不同,不論種族,道不同,不相為謀。

    而入魔之人,不僅不容于正道,連魔修也不會願意如何接觸,因為魔修的功法再如何殘忍,終究是一條前進的道路,但入魔之人不同,他們是走在了一條自毀的道路上。

    入魔不可逆,即使是前世的宛青對此也無能為力,宛枷現在唯一能仰仗的就只有系統了。

    “有一種方法。”好在系統還是靠譜的,沒有讓宛枷直接讀檔重來,“以命換命。”

    宛枷皺眉︰“他還沒死。”

    “等死了再換,反正現在好感度還沒滿不是麼。”系統再一次展現了它的剝削本質,將宛枷的這一世利用完全。

    但宛枷卻不在意,對于現在的他而言,生死還真不是什麼值得在意的東西。

    好在宛青雖然沒有解決入魔的方法,卻有拖延的方法,宛枷嘴唇輕動,一道法訣打出,映秋山便頭一歪,陷入了沉睡。

    斂天冥見此也說不上是失望還是如何,興趣缺缺道︰“被捅的感覺如何?”

    宛枷輕笑,配著胸口的血跡顯得有些慘然︰“師尊的手向來不抖,如今偏了一分,可見師尊還是在意我的。”

    斂天冥見此心情越發差了,隨意一揮長袖,不願再看此處,向著來處便離去了。

    斂天冥一走,氣氛也不若先前那般緊張,宛枷心一松,忍不住單膝跪地,抱著映秋山的手卻不見半點放松,仍穩穩地托著映秋山,有人想要上前詢問,見此情景,卻也問不出什麼。

    他們是調查過清河這個人的,因此也都清楚,對于清河這個徒弟,映秋山是溺愛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步,與此相對,對于這個師傅,宛青又是什麼樣一個感受呢?

    此前的他們或許會想,宛青是有師傅的,那個師傅待他極好,映秋山是萬萬也比不上的,有那樣一個師傅,恐怕宛青也不會將映秋山放在眼里,但過了今天,人們就會明白,宛青是怎樣一個重情重義的人。

    即使已經轉世,依然背起了不屬于他的職責,即使早已有過恩師,依然會對那個對他無比溺愛的師尊百倍尊重敬愛。

    這樣的一個人,怎麼會去布一個可以炸掉整個修真界的陣法呢?

    他們不知道,當他們發出這樣的疑問的時候,就證明他們已經升起了懷疑之心,只等著時間,慢慢發酵。

    而與此同時,宛枷原先的計劃也做了改變。

    在他原先的計劃中,一旦他的所為暴露,無論魔界的威脅是否還在,修真界遲早都容不下他,而到那時,他的師尊映秋山會因此對他產生同情,繼而好感度上升,同時,好好謀劃一番,想要給映秋山的未來鋪就一條平坦的道路也不難。

    而那樣做最大的前提就是映秋山不入魔。

    只要映秋山不入魔,就算他的名聲差到了極點,給映秋山一個大義滅徒的機會,將來修真界中的人就會礙于名聲,不會對映秋山做出什麼明顯的阻撓,而憑借映秋山的才華,只要度過了心魔,修真道上一片坦途,無須擔心。

    但是,這些都是建立在映秋山不入魔的前提上的。

    一旦入了魔,就是兩個概念,現在的映秋山,只能由他來保護,而他想要保護映秋山,首先就是要把這件事給摘干淨了。

    宛枷閉了閉眼,對眾人道︰“回去之後,把陣法的陣眼換了,我們圍攻凌天宗。”他取出一個儲物袋,“用這里面的東西替換原來的陣眼,奪回凌天宗,指日可待。”

    眾人還有些愣怔,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宛枷的意思,頓時露出喜色。

    “不愧是宛青前輩,竟然給魔尊下了那麼大一個套!”

    修士們不傻,宛枷說到這里,他們也不難猜出宛枷的意思,這陣法原先是什麼不重要,可能當真如魔尊所言,是會毀滅修真界的陣法,也可能只是宛枷誆他的,但重點是,這個陣法可以轉變為對正道修士有用的攻擊型陣法,甚至對奪回凌天宗有重大作用。

    凌天宗在修真界的地位本就很高,原先因為聞遠的計謀而被魔修侵佔,這本就是正道修士的恥辱,而因為宗內尚且有正道修士存活,又有大量高修為魔修駐扎,修真界不好直接剿滅,這塊疙瘩就一直卡在眾人的喉中,難以下咽。

    現在好了,宛青的名聲終究還是有用的,此話一出,正道修士的氣勢頓時上升,各個開始商討起圍攻凌天宗之事,宛枷則趁著這個空隙,帶著映秋山回了青丘國。

    偌大一個修真界,如今真正能讓他感到有一絲安全感的,也就只有青丘國了,若是能打回凌天宗,或許還能多一個央禾山。

    想他也活了這麼多年,不算宛青那一世,他也過了百年,算在凡人身上,就是一個人一生的時間還多,可這麼多年了,他卻身如浮萍,至今未能找到一個能夠稱之為家的地方。

    迷霧山莊算是一個,只是時隔多年,不知如今是何模樣了,央禾山也是一個,只是現在被魔修侵佔,短時間內回不去,也就只有這青丘國,看在甄皚的面子上會收留他,甚至信任他。

    “啊,我真是沒用啊。”到頭來,全是仰仗他人鼻息。

    “不,你很好。”忽然一個冰涼的手觸及他的額頭,宛枷睜開眼,竟是映秋山。

    映秋山的眼楮還是紅色,眼周的紋路卻被宛枷控制住了,不再擴充,此刻他的神智清醒也是多虧了宛青記憶中的那道秘法,說來那秘法甄皚也會,想來甄皚能撐那麼多年也是多虧了這秘法吧。

    宛枷直起身子,望向坐在床邊的映秋山︰“師尊,感覺如何?”他給映秋山施了秘法之後便陷入了昏迷狀態,醒來之後也難以集中精神,想法總是會跑偏到不知道的地方,現在回過神來,沒想到映秋山已經醒來,看上去狀態還不錯。

    “好很多了。”映秋山的嘴角彎起一個微小的弧度,讓他整個人都柔和了起來,好看是好看,卻像是神仙墜入了凡塵,“多虧了你,為師沒想到,你竟是……”

    宛枷搖搖頭︰“宛青之事終究只是前世,這一世的我名叫清河,是您的弟子。”他繼續道,“驅逐魔族也不僅僅是因為前世緣故,更多的是因為這一世的滅族之仇,以及師尊您的養育之恩。”

    “師尊深陷魔界,弟子怎能不來救?好在有前世記憶,能以此低微修為幫上一些忙來。”宛枷的聲音很輕,配合著蒼白的長發帶出一些病弱感來,“弟子很開心,能有您這樣好的師尊,更開心的是,能幫上您。”

    映秋山聞言心中是又喜又悲,喜的是他疼愛的小徒弟能有自己的想法,不被前世記憶影響,悲的是他如今竟成了小徒弟的拖累,明明他一直想要成為徒弟們安全的港灣,可現在斐儀不見了,小徒弟又費盡心血為他謀劃,這讓他如何不惱自己的無能?

    宛枷看出映秋山的心結?萌啊,小同志,你的人生經歷實在是太貧瘠了。此時婁菲腦子里已經腦補了一出難以言喻的自家養的粉紅小豬被無情吃掉的悲慘劇情。

    但願是她的腦子漏了洞。阿彌陀佛。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