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20章

第120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輕嘆一聲,握住了他的手︰“師尊,莫要想太多,弟子弱小之時,全仰仗師尊庇護,如今長大了,該為師尊做些事了。(((手機閱讀訪問 m.ck101.org )))”他朝映秋山一笑,笑中滿是自信,“入魔之事弟子會處理,師尊,相信弟子好不好?”

    映秋山听著這話心中無比復雜,更多的卻是一種孩子長大了的欣慰,此時此刻,他只能說一句︰“清河,為師信你。”是的,他一直相信著的,是他的徒弟清河,而不是什麼名為宛青的前世。

    宛青有莫大的修為道法,卻不是他的徒弟,他的徒弟還是個孩子,會因為一些事走不出去,會因為一些事產生心結,甚至會想不開自尋短見,但那是他的徒弟,他會想辦法開導他,他會想辦法給他一個安全的成長環境,他會讓他的徒弟一生都無憂無慮。

    這是他收下這個弟子的那一刻所做下的決定。

    而現在,這個徒弟說,他要保護自己,他要自己相信他。

    就好似萬千辛苦終于看到了成果一般,他的小徒弟,長大了。

    他的小徒弟,已經成長為可以庇佑許多人的大樹了,即使是他,也可以安心地在這顆樹下休息一陣了。

    作者有話要說︰

    映秋山大概是修真界唯一一個不希望宛枷是宛青的人了吧,他只想作為一個保護者去保護自己的小徒弟。

    他和甄皚不同,甄皚是喜歡著宛枷的全部,不管是這一世,還是前世,就算再次轉世,他都會喜歡宛枷。映秋山的話,估計會覺得是前世記憶影響了小徒弟,才會導致了小徒弟前世的自殺,所以他應該是不喜歡宛青那一世的,他真正在意的是陪伴了自己這麼多年的小徒弟。

    新坑預收求溫暖︰

    第134章 極地模式

    說是奪回凌天宗指日可待,但宛枷的那個陣法也就只對一個人有用罷了。

    昔年宛青將聞遠的身體與魂魄分開封印,那部分魂魄不知有了什麼際遇,如今竟然到了凌天宗,而且如果宛枷猜的不錯,聞遠恐怕是藏身于問心閣中,這也是為什麼聞遠能認出他來的原因。

    誠然,他與前世的宛青容貌一般無二,但這並不代表他擁有記憶,而聞遠的反應顯然是知道他擁有記憶這一點,除了問心閣,宛枷想不出還有什麼地方暴露了這一點。

    這麼一來,問心閣中假甄皚反應的似曾相識也就不難理解了,只是若他沉淪于心魔之中,這對魔界應該更好才是,為什麼聞遠會幫他一把呢?

    無論是前世的宛青還是這一世的宛枷,都不能理解聞遠此人的做法,聞遠是魔界的奸細這件事早就暴露,可聞遠明明有很多次可以置他于死地的機會,卻一直沒有下手,反倒推了他一把。

    宛枷並不覺得是因為自己運氣好,這樣的事情一次兩次可以歸結為運氣好,可每次聞遠都這樣就有些奇怪了,再加上聞遠的計謀令他印象頗深,這讓宛枷不得不思考聞遠是不是又在謀劃著什麼。

    只是目前信息不足,尚且還不能得出什麼有用的答案,宛枷也只能拋開此不去深想,開始籌謀接下來的事情。

    原本討伐凌天宗的魔修這件事並不會落在宛枷頭上,他現在修為不高,能動用的也就是屬于宛青的知識,其他修士也會因為他的修為而不去強求他做什麼,因此,在宛枷的構想中,此正魔一戰中應該不會有他的身影,卻沒想到出了映秋山一事,他不得不做一些事情,才能讓世人容得下映秋山。

    奪回凌天宗,可以算是所有功績之中難度最小的了,究其原因,只不過是因為聞遠的特殊性。

    聞遠現在只有魂魄,作為封印者,宛枷清楚聞遠身體的封印尚未解除,即使聞遠奪舍了他人,魂魄與肉身也不會有多麼契合,這樣,就有空子給他們鑽了。

    宛枷的這個陣法改良之後本身並沒有多麼大的攻擊力,如果有的話,也很容易被魔界的人發現,但這個陣法卻有一點特殊,那就是對離體的魂魄有著極大的壓制。

    而只要壓制住聞遠一人,其他人不足為慮。

    畢竟魔修佔領的凌天宗在魔修那里的地位也很尷尬,凌天宗本身的地理位置與魔修的大本營不近,雖說修者日行千里不在話下,但真到了戰時,兩地間的聯絡很容易被斷,而且凌天宗中魔修一事已經人盡皆知,進不能成為臥底,關鍵時刻打正道一個措手不及,退不能和魔修大本營有很好的聯絡,來個里應外合,甚至有可能成為正道握在手里的俘虜。

    而魔修中的強者也不在其中,除了聞遠,大多修為都不高。

    其實,以宛枷的目光來看,魔修繼續佔領著凌天宗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在他看來,這完全沒有必要,就像一個游戲中的怪,守著一大堆財寶,卻什麼裝備也不穿,站在原地等你來打一樣。

    如此一看,反倒像是一個陷阱,等著他們來踩一樣,但宛枷又懷疑是聞遠輕易脫不了身,便借著他們的猜疑心來保全自己,可能性很多,得不出答案的終究是因為信息不足,凌天宗的魔修雖然實力不強,但秘密卻保守得很好,正道修士又不屑于使用搜魂,很多事情做起來都不方便。

    而現在屬于萬眾矚目狀態的宛枷更是不能做出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了,尤其是映秋山那個狀態,一旦他做一些處在黑白邊界的事情,再牽扯上映秋山,就很容易被曲解。

    “唉,還是要正大光明地打啊。”宛枷嘆了口氣,他現在修為不算高,雖然可以使用的法子很多,但他個人更偏向于省力的方法,能用腦子解決就用腦子解決,可惜踫上了映秋山入魔一事,他不能過于推辭。

    走到了預定的位置,宛枷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把鑰匙一樣的玉石,念了口法訣,便見玉石散發出一道淺淡的光,向遠處投射而去,漸漸漫過了凌天宗的山門,然後輻射向整個修真界,玄奧的陣法在腳底顯現,然後瞬間消失。

    宛枷本身布的這個陣法卻是如他所說是可以炸掉整個修真界的,但早先他選擇這個的另一層原因就是因為這個陣法的可變性,只要換掉一個關鍵的布陣物品,做一些小小的改動,這個陣法就可以輻射整個修真界,而宛枷選擇這個的源頭就是聞遠。

    聞遠給宛枷帶來的危機感實在是太強了,遠遠超過了斂天冥,雖然潛意識里覺得聞遠不會真正害他,但宛枷還是擔心聞遠影響到他的攻略,這種擔心在映秋山與他的談話之後達到了最高。

    “說來為師剛注意到自己不對的時候就去了問心閣。”那一日,映秋山在與宛枷的談話中提到,“說來清河你真是厲害呢,只去了問心閣一次就解決了自己心魔上的問題,為師去過很多次,卻更加疑惑了。”

    也正是這一段話,讓宛枷對聞遠的存在感到了恐懼。

    他不會真正害死宛枷,卻會傷害到宛枷身邊的人,前世的花敘年是這樣,甄皚的離去也有他的手筆,而如今,映秋山入魔程度加深,很難說他在其中沒有起到什麼促進的作用。

    “沒想到你居然用這種方法除掉我呢。”忽然,有聲音從宛枷身後傳來,宛枷猛地轉過身,便見聞遠身形有些透明地站在他身後,“連一點魂魄都不給我留,真是殘忍吶。”

    明明計劃成功了,明明出現在他面前的聞遠兩手空空,似乎只是來嘮嗑一樣,但宛枷卻覺得心里一揪︰“你本不該存在于此。”

    “那你呢?”聞遠輕聲問道,“數千年前,宛青就應該死了,可你為什麼會站在這里?”

    “宛青死了,但你們卻逼得他不得不復活。”宛枷垂眸,言語間一點也不相讓,“他也是想要平平靜靜地生活的啊……”

    “可惜了,這個世界並不想讓他平平靜靜地生活呢。”

    宛枷皺眉︰“你什麼意思?”

    聞遠卻只笑︰“什麼意思呢……”剩下的話語淹沒在空氣里,聞遠那本就有些透明的身體徹底消失了,如此輕易,讓宛枷甚至有些懷疑這是不是又是對方的計策。

    可是沒有,什麼都沒有,聞遠就那樣平平淡淡地,仿佛從來沒有出現一般地消失了。

    就像是一個很殘忍的故事,很多你重要的人都死于非命,你歷經艱辛,剛剛要揭露真相,忽然告訴你,一切都只是一場夢一般,虛幻得令人難以形容自己的情感。

    明明應該開心才是,問題解決了,得到的是一個大團圓結局,可是心中卻有一種莫名的失落感。

    聞遠死了,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真正了解宛青的人死了,屬于宛青的記憶中最後一個鮮活的生命死了,那片記憶便徹底成了灰白。

    宛枷松開了手中的封魔珠,喃喃道︰“沒有……戰斗嗎?”風帶走了他的話語,沒有任何人听到,人們只在意結果,首戰的輕易告捷只會讓正道修士士氣大漲,沒有人會在意敵方根本就沒有抵抗這一件事。

    聞遠一死,剩下的魔修就宛如一盤散沙,在正道修士的攻打下潰不成軍。

    幾乎是下意識地,宛枷在混亂的人群之中走向了藏書閣。

    藏書閣少年並沒有躲他,相反,他正在等待宛枷的到來。

    “看到你過來,我就知道他成功了。”藏書閣少年笑著,他的面容一如十年前一般,未曾改變,宛枷卻忽然覺得自己從未了解過他們,宛青那一世所認識的人,他們給他留下的既定印象,真的就是他們的全部嗎?

    “他做了什麼?”

    “他什麼也沒做。”少年只是站在這里,輕輕地講述著宛枷未曾見過的一面,“他只是一直在這里等待著你的到來,以及,自己的結束。”

    宛枷皺眉︰“為什麼?”為什麼什麼也不做?為什麼等著他親自動手?為什麼求死?

    他見慣了世人為了活命而不擇手段,卻無法理解一個求死的人,他自己是沒了活著的欲望,可是一個連自己摯友都背叛了的人,又怎麼會沒有支撐他活下去的東西呢?

    “有些東西是無法直接述之于口的。”然而藏書閣卻沒有回答他,只用食指擋在了嘴前,“你只要知道,他一直都當你是摯友就好了,他的行為雖然背叛了你們,但他的心,從未背叛。”

    “你什麼意思。”對方這樣半遮半掩,讓宛枷有些不舒服,他隱約猜到原因,卻又有些不敢置信,只想再問出一些信息,構成最後的答案。

    “好好想一想,他們最後都和你說了什麼。”說完這句話,藏書閣少年便隱去了身形,便是宛枷再想詢問也找不到人了。

    宛枷只好原地坐下,好好思考藏書閣的話,他們,也就是說不只聞遠一人,與宛青有關並且再次出現在他面前的一共有三人,擁有相關記憶的只有兩人,這兩個人,在最後都同他說了什麼呢?

    作者有話要說︰

    這一章真的是寫了好幾次都不滿意,原本設定的量滿足不了劇情,最後沒辦法,只能拿個小本本補全設定,在原有的設定上加東西,好在和前面整體影響不大,不用修改什麼,只是原有的一些尚未揭示的部分做?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