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23章

第123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一部分,但有些記憶畢竟不連貫,還是可以猜出來的。(((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那麼,第二個問題。”宛枷收起了輕松的表情,“是誰,把你派到我身邊來的?”

    “……抱歉,關于這個的答案,算是最終獎勵的一部分。”這一次系統的回答延遲了很久,像是在咨詢一般,宛枷也不在意,卻沒想到等了很久卻是這麼一個答案。

    “哦……那我是不是該期待一下這個最終獎勵?”

    “……現在唯一可以告知宿主的,是只有完成最後的攻略,才有可能實現願望並獲知一切真相。”

    “可能?我想要的可不只是可能。”宛枷臉色微沉,卻已不僅僅是在和系統對話,“那麼,依你所願,我來問,除了攻略以外要做什麼才能讓可能化為肯定呢?”

    “魔界有一條河名喚血河,死于魔界者的氣血皆會被引至血河,而在血河旁有一塊巨石名為映界石,記錄著世間發生的一切事物,想要復活完整的甄皚,就需要這個映界石。”

    宛枷聞言卻似笑非笑道︰“不知這血河是人為而成還是?”

    “宿主權限不夠……”

    “恐怕不是我權限不夠吧。”宛枷眼中閃過一絲明悟,“是因為時間線還沒有到達揭示真相的地方,所以你也不知道吧?”

    “……”

    “你感受到了那血河帶來的威脅,所以在引誘我過去?目的,好處,這兩個不說清楚我是絕對不會去的。”

    “好處就是可以復活完整的甄皚。”

    “誰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況且即使甄皚沒了記憶,他也還是他,正如他當初不介意我一般,我不會介意他。”

    “……水乃萬物之母,血河之中恐怕在孕育著什麼東西,這個東西的存在恐怕會威脅整個鴻離世界。”

    “那又如何?”宛枷神色淡然,“便是那方世界破滅,也與我無關。”

    “若是那方世界破滅,你的願望就無法實現。”

    宛枷眯起了雙眼︰“你在威脅我?”

    “不過是闡述事實罷了。”

    “呵。”宛枷輕笑一聲,“系統,現在的你,可和平時的不同啊。”

    系統陷入沉默,沒有回復宛枷。

    宛枷卻不在意,只道︰“你說的我記下了,現在可以送我走了麼?”有些話,點到為止即可,真把一切說開了,對宛枷也沒什麼好處。

    話音剛落,宛枷便感到一陣巨力傳來,幾乎要將內髒移位一般的擠壓感令人很是惡心,但不過也只是一瞬罷了,眨眼間景色已是不同。

    “清醒狀態下的傳送麼……”宛枷低聲輕笑,“看來是惹怒系統了呢,或者說……是系統背後的某個存在……”

    “師弟,你在說什麼?”宛枷轉眼望去,竟是斐儀。

    宛枷不由環顧四周,因為沒有點燈,此處有些黑,修士耳聰目明,這點黑暗倒算不上什麼,令宛枷有些驚訝的是,此刻的他竟像一個凡人一般,看不清周圍的環境,只能隱隱約約看出這里有些像是牢房一般的地方。

    宛枷自然不會傻得去問斐儀,系統的用處也就這個時候能體現出來了。

    “這條世界線里,宿主和斐儀一同去了流離鏡,然後一起被抓到了魔界。”系統的效率很高,很快就給出了宛枷答案,這個答案卻令宛枷不由深思。

    “是被……禁錮了修為麼。”

    “師弟你也被禁錮了修為嗎?”這回斐儀听清了他的話,神色有些憤憤然,“那些魔修竟如此羞辱我們,著實可惡!”

    宛枷眉眼微挑,斐儀不知道自己被禁錮了修為,那麼……他們是剛被囚禁到這里?

    “師兄,其他人呢?”帶著一些試探,宛枷這樣問道,他倒不是真的怎麼在意其他人,他只是想知道映秋山有沒有被抓來。

    之前映秋山被派出來,宗門被魔修佔領,主要是因為聞遠認出了他,那麼,沒有他記憶的這個世界線中,清河應該沒有暴露轉世這件事,那聞遠就不一定會做出和上一次一樣的舉動了。

    “這里只有我們三個。”耳邊忽然傳來另一個人的聲音,卻是花敘年。

    看著花敘年,宛枷倒沒有什麼見到轉世友人的感慨,他此刻只覺得有些不對,立刻在心里詢問系統道︰“這次流離鏡中的進展與之前是一樣的嗎?前三也是我們三個人嗎?”

    “沒錯,除了一些細節外基本是一樣的。”系統的回答卻讓宛枷的心冷了下來,現在他們的處境可算不上多好。

    不過好消息也不是沒有,之前他曾與映秋山聊起過魔界經歷,映秋山提到過他與斐儀一開始都是被關在一處,直到後來斐儀逃出魔界,現在在這里沒有見到映秋山,說明他沒有被抓來。

    “你們三個,出來。”忽然有人打開了牢房大門,宛枷目光一沉,真是怕什麼來什麼,他還沒查探清楚這邊,接下來就要靠他隨機應變了麼,只是特意將他們三人關在一起,此中深意真的是難以讓人不在意。

    “莫要擔心。”花敘年走過他身邊的時候沖他一笑,“好歹我們也曾經在第二關的幻境中合作過。”

    “雖然我那時沒能幫上忙,但現在的我腦中已是一片清明,師弟大可以多依賴依賴我了。”斐儀也走上前來,將手搭在宛枷肩上,似乎是想要借他一份力量,可宛枷分明感受到他的一絲顫抖。

    “早說過動腦子的事情交給我,師兄可別搶我的活干啊。”宛枷握上斐儀的手,他的手很穩,令斐儀下意識感到安心,卻又唾棄自己身為師兄,明明恢復成了正常人,還要這般依賴師弟,著實有些說不過去。

    來人見他們一副師兄弟情深的模樣,不由冷哼一聲,心想接下來讓你們好看,卻也不多說什麼,帶著三人走出了牢房。

    牢房往外是好長一段廊道,兩邊的牆壁上掛著火把,看起來很是原始。

    走了好一段路,三人忽然發現四周的視野變得寬闊起來,光線也亮了許多,此刻抬頭,忽然發現周圍人聲鼎沸,竟是圍了一大圈的魔修。

    他們身處于一塊巨大的場地之中,場地正中央有一根極高的石柱,石柱周圍由很多木頭的柱子圍成一個圈,圈內有些武器,卻大多殘破,而木頭柱子上則沾了血跡。

    三人心中隱約感到有些不好的預感,還未弄清楚這里的情況便發現之前領他們過來的人不見了。

    就在這時,這片巨大的空地之中傳來了一聲獸吼,一只渾身冒著黑氣的巨獸從石柱後面緩緩踱著步走出。

    看著這巨獸,宛枷忽然覺得一陣惡心,無他,這巨獸身上的每一個部位都是由人類身上的部位拼湊而成,卻硬生生拼成了獸類的模樣,看上去極為可怖。

    忽然,一個高昂的聲音響起,就像是主持什麼搞笑節目的主持人一般︰“大家看,這就是我們魔尊豢養的寵物,由魔尊斬下的敵人身軀拼湊而成的魔獸,其中生出的靈識混沌不堪,當真是榮耀一般的旗幟啊!”

    帶著自豪的語氣說出的話語,卻讓人感到一陣心悸,只覺得魔尊果真是一個殘忍無比的人物。

    “這只魔獸最喜食修士的血肉,只是它還小,頂多只能吃兩個修士的血肉。”那聲音帶著惡意笑道,“那麼,接下來我們便來欣賞吧,這些曾經共同作戰的正道修士們……是如何互相猜忌,互相背叛的!”

    場面忽然安靜,然後,瞬間爆發出一陣歡呼。

    宛枷環顧四周,他看不清這些人的臉,但他們,確實是在為他人的不幸還感到快樂。

    扭曲的快樂。

    作者有話要說︰

    外面忽然放起了炮仗……還好我已經碼完了→→

    第138章 深淵模式

    觀眾們的歡呼聲漸小,取而代之的是逐漸接近他們的魔獸沉重的喘息聲,而比起眼前的魔獸,更加令人擔心的是卻另外兩人的想法。

    斐儀和花敘年會怎麼想?

    宛枷不由開始思考,斐儀恢復成了正常人,雖然是好事,但在現在的情況下,顯然是原本痴傻的他更值得信任。至于花敘年,他不一定有心害他們,但難保花敘年不會懷疑他們想要動手,然後為了防止他們聯手而先下手為強……

    “我先去擋住魔獸,你們兩個想想辦法!”就在這時,斐儀開口了,“一定會有辦法的,只要我們三個人聯手,一定能度過這次危機。”

    宛枷松了口氣,確實,此時此刻,斐儀說出來的這句話緩解了先前緊張的氣氛,甚至可以算是瓦解的魔修妄圖他們分裂的計劃。

    這樣的話,他說了沒用,花敘年不可能說,只有斐儀,是說出這句話最適合的人。

    “師兄,石柱周圍有很多武器,你可以過去看看。”

    “好 !”斐儀轉身一笑,然後沖上前吸引住了魔獸的注意力,將它引到了石柱周圍。

    “接下來就是我們的工作了麼。”宛枷摸了摸下巴,忽然轉頭望向花敘年,“花師兄,你現在的修為還能使出來多少?”

    花敘年聞言勾起了嘴角︰“這麼問我,說明你是恢復了些許修為?”

    宛枷謙虛地搖搖頭︰“在下不才,不過是有了提劍的力氣罷了。”

    “這對劍修而言,應該已經夠了吧?”花敘年笑笑,然後也說出了自己的情況,“雖然修為沒怎麼恢復,但吹一首曲子擾亂那魔獸還是可以的。”

    他頓了頓,忽然道︰“哎呀,我的樂器放在儲物袋里,可惜修為被封取不出來呢。”

    宛枷剛想夸贊一下擾亂魔獸的這個能力,結果就听到這麼一句話,臉上忽然空白了一瞬,待緩過來,只好強笑道︰“一定要樂器嗎?”

    “唔……雖說對我而言便是隨便摘片葉子也可以吹出曲子來,只是……”花敘年笑得和善,“這里好像連一片葉子也找不到呢。”

    的確,魔界因為一直都是陰天,沒有陽光的緣故,普通的植物很難生長,生長起來的植物大多都有一定的修為,先不說他們現在修為被禁錮無法獲取,便是他們沒有被禁錮,也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取得葉子的。

    更何況這里根本就沒有植物,視線所及,只有那根巨大的石柱和包圍石柱的木頭柱子以及里面的殘破武器罷了。

    等等,殘破武器?

    “花師兄,我們也去石柱那里找找吧。”宛枷凝視著那些殘破武器道,“我觀那些皆是人族修士的武器,雖大多殘破,但找出完好的也不是不可能,若是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找到花師兄能用的樂器呢?”

    他轉頭望向花敘年,卻見到花敘年一臉嫌棄道︰“吹奏的樂器就不要了,這種我果然還是不想用別人用過的呢。”

    宛枷的表情漂移了一下,然後一本正經地點點頭︰“知道了。”

    將打算傳達給斐儀之後,斐儀便停止了尋找,引著魔獸離開了石柱周圍,兩人則開始翻找武器堆,打算將三人都裝備上。

    也不知道這運氣是好還是不好,兩人最終找到了兩個武器以及一個樂器,同時樂器也是花敘年要求的並非吹奏樂器,而是一面精致的小鼓,武器的其中之一也恰好是一把劍。

    然而,另一個武器卻長得有?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