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24章

第124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難以言喻。---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這是……叉子?”宛枷看著手中拿著的應該存在于另一個世界的某叉子的放大版,內心感覺有些莫名,他沒有宛青再前一世的記憶,只不過是多了一些常識罷了,能道出東西的名字與用法,卻說不出來歷。

    花敘年听他說出名字,下意識問道︰“你會用這個武器嗎?”然後一臉探究地看著宛枷手中的放大版叉子,沉思道,“有點像農家用的釘耙呢,不過釘耙一般是六齒,你這個……長得有點奇特呢。”

    宛枷聞言表情瞬間空白,喂喂,你可是修真家族的大少爺啊喂,怎麼這麼了解農具啊!

    無奈,宛枷只能掂了掂手中的大叉子,將另外一把武器給了斐儀,好歹他也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好過斐儀什麼都不知道。

    “這魔獸完全是沒見過的東西,沒辦法查什麼典籍,也不知道它有什麼弱點,只好一個個試探了。唔……眼楮是大多數生物的弱點,斐師兄,我們先一起攻擊它的眼楮吧,花師兄的話,請在它即將躲開我們攻擊的時候影響它一下。”

    兩人點點頭,按著宛枷的吩咐,斐儀大步向前,舉起手中長劍便是一個下劈,而花敘年則稍微離遠了一些,擺開了架勢,死死盯著那魔獸,只等需要自己出手的時刻。

    宛枷也不懈怠,雖然沒有劍在手,但將這叉子當做□□一般舞起來卻也沒有半分停滯,這還多虧了之前攻略的楚戰,宛枷憑著自己關于楚戰槍法的回憶好歹是舞得有模有樣。

    終于,在二人的圍攻之下,那魔獸露出了破綻,二人抓住機會,長劍一刺,叉子也猛地往前一捅,魔獸正要躲開,便听到“咚”的一聲,動作瞬間遲緩了下來,緊接著那聲音還不停,“咚咚咚”的響聲仿佛響在人的心頭上,仿佛攝住了人的魂魄。

    正當兩個武器離得極近之時,魔獸忽然閉上了眼楮,武器與魔獸的眼皮相踫,只發出了金鐵相交的聲音,魔獸卻毫無損傷。

    見此情景,兩人急急後退,宛枷不由皺眉︰“看來眼楮確實是弱點了,只是有了眼皮的保護,我們只能看著這個弱點,卻不能攻擊。”

    斐儀也撓了撓頭︰“真是不甘吶!”

    無法,只得再次與魔獸游走起來。

    宛枷開始仔細觀察這只魔獸,說實話,這魔獸簡直是強的可怕,他們先前也不是沒有試過用武器去刺他,但那一身皮肉卻和眼皮一樣,極其堅硬,若是換做他們修為還在的時候可能算不上什麼,但他們現在修為被禁錮,唯一可以使用的也就只有這一身蠻力了,卻依舊不能攻破這魔獸的防御。

    不,這魔獸不可能強的無敵。

    按照之前和那麼多魔修接觸的經驗來看,他們在殘殺對手的前提下,更加喜歡玩弄對手,而布置了這麼大一個場地,又有這麼多人來觀看,想必是為了獲得自身的愉悅,如果魔獸對他們是壓倒性的勝利的話,這個場面就不有趣了。

    對了,之前還提到過著魔獸是魔尊的寵物,那麼這里應該是斂天冥布置的。

    仔細想想,先前與斂天冥接觸的時候,他是怎樣一個人?

    目前已知斂天冥有兩個人格,一個注重實力,是一個純粹的信奉實力至上的人物,他應該不會喜歡這樣的場景,若是他的話,至少不會禁錮他們的修為。

    另一個人格則喜歡使用計謀,玩弄他人的感情,這倒是和這次的情況相像,設置了這麼一個局面,來誘導他們自相殘殺。

    那麼,那個人格會使用怎樣的計謀來讓他們不得不自相殘殺呢?以及,如果他們自相殘殺了,怎樣的結局更令他愉悅呢?

    是了,魔獸的實力應該不會很強,頂多高于現在的他們合手之後的實力以上一點點罷了,就是這麼一點點,使得他們即使合力去爭取勝利,也無法成功。這樣差之毫厘的絕望感,恐怕會在他們意識到這一點之後令他們重新選擇自相殘殺吧,畢竟那個還有可實現性。

    而如果他們自相殘殺了,等待幸存者的恐怕也不是勝利,而是更加令他絕望的事情,是某種真相,應該是三人同時活下來的方法,觸手可及,卻也沒有去想過,當得知的時候才會後悔,卻已經無法挽回另外兩人的死亡。

    忽然,宛枷掃過了魔獸身上的某個部位,目光一凝道︰“連接的部位!”他解釋道,“這魔獸是由尸體拼湊而成,經過煉制,尸體原有的皮膚的部分都堅硬無比,但連接的部分卻像是傷口一樣,即使縫補得極好,卻也比不上原本就完好的部位!”

    有那麼一瞬間,宛枷覺得自己找到了答案,可他忽然覺得不對,答案……會是這麼簡單嗎?

    突然,視線上移,宛枷看到了某樣東西,一個想法瞬間在腦海中形成,那一刻,他終于明白了斂天冥的一切用意,以及這份用意背後最深刻的……惡意。

    是了,這位魔尊大人從一開始就沒有給他們選擇的權力,所謂的三人合力不過是他們的一廂情願,這場游戲想要結束從頭到尾就只有一種方法,也就是一開始說的。

    互相背叛。

    這就是魔修們想要看到的東西,這就是他們必須呈現給魔修們看到的東西。

    想到這里,宛枷忽然腳步一轉,引著魔獸向著花敘年的方向沖去,很快,就到了花敘年的面前。

    作者有話要說︰

    看動漫看到很晚,忽然想起來今天還沒有更新……然後我就一臉仙氣地爬回來更新了= =

    第一次這麼充滿精神地寫打斗,果然是因為我看的美食番太燃了麼= =

    第139章 深淵模式

    “你干什麼!”花敘年一臉震驚,手上動作卻不停,急忙敲起了鼓,鼓聲極快,透露出敲鼓人內心的不平靜,卻也起了些作用,令魔獸的動作慢了一些。

    宛枷朝花敘年露出一抹笑,那是非常純淨的不含惡意的笑,好似他的行為是極正當無比的,然而言語卻與這笑完全相反︰“我只是忽然覺得,還是我一個人活下來的可能性大些。”說著將手中的叉子往花敘年的方向一送,打斷了花敘年敲鼓的動作,“總好過三個人一起死吧?”

    鼓聲一停,魔獸的動作不再遲緩,直直朝著花敘年的方向而去。

    另一邊的斐儀也反應過來,趕忙向著這邊沖來︰“清河,你在做什麼?”

    宛枷一個轉身,手中的叉子隨意擲出,卻剛好落在了斐儀即將到達的地方,阻住了他前進的勢頭,然後宛枷輕笑一聲︰“我在做什麼,你不是看得很清楚嗎?”

    宛枷望著他們倆,笑得隨意︰“魔尊想要看到的,是我們之間的互相殘殺,我們通力合作,確實是有可能贏了眼前這只魔獸,可贏了之後呢?恐怕還是得被關回去,等待下一次的折磨吧,與其這樣,不如讓我來做這個背叛者好了。”

    在宛枷話音落下的同時,魔獸終于撲到了花敘年身上,它巨大的嘴張開。

    然而,卻並沒有牙齒。

    “啪啪啪。”有人一邊鼓掌一邊走來,宛枷轉身一看,是斂天冥。

    “真是讓本尊看了一場好戲啊。”隨著他的腳步踏下,宛枷注意到這整片空間都被禁錮,連帶時間也靜止了一般,斐儀與花敘年的動作停止,他們之間所處的空間好像被什麼東西分隔開來一般,從這個方向看過去景象竟有些扭曲。

    宛枷皺眉,融合了空間與時間的神通麼,修士領悟空間大多在元嬰期,少數天才在元嬰期之前也可領悟,卻是少之又少,而領悟空間之力也被認為是到達元嬰期的象征,至于時間,卻是連化神的修士都難以領悟,只有境界極高者,才可窺知一二。

    斂天冥能做到魔尊,修為自不可能低,若是換他前世過來,或許還能與斂天冥爭斗一番,現在的他,連做個送菜的都不行,想要度過眼前的難關甚至是之後的攻略,唯一可以仰仗的,只有他累世疊加而成的經驗。

    “不過是用傀儡來試了試深淺罷了,這能不能稱得上好戲還有待商榷。”宛枷笑得一臉淡然,好似完全不在意眼前的魔尊一般。

    “哦?”斂天冥忽然感到了一絲有趣,他這個把戲玩了很多年,這不是第一個看出那所謂的魔獸是傀儡的人,卻是第一個看出這一點之後還選擇背叛的人,“你是怎麼看出來那是傀儡的?”

    “首先,那魔獸沒有牙齒,一開始的聲音告訴我們,這是魔尊豢養的魔獸,並且以修士的血肉為食,可這樣一個凶獸居然連最基本的牙齒都沒有,這很奇怪,于是我懷疑那聲音撒了謊。”

    斂天冥卻搖搖頭︰“只是沒有牙齒可不能證明他撒了謊呢,萬一魔獸只用吞的就可以吃了你們呢?”

    “然後我就做了一個測試,先是通過將魔獸引到花敘年附近去表現出自己的背叛,然後控制距離,讓魔獸離我更近一些。”宛枷笑道,“有趣的是,魔獸放棄了我,反而去攻擊距離更遠的花敘年。”

    “那個時候我就基本上確定了,這個魔獸的體內應該有某種機制,使得他放棄背叛者,同時,為了防止距離差不明顯而使得這個結論不具有普遍性,我扔掉了手中的武器。”宛枷頓了一下,然後才像揭示答案一般道,“然而魔獸依然沒有選擇距離它更近且手上沒有武器的我。”

    听到這里斂天冥不由問道︰“那你也只是看出了魔獸的機制,為什麼會認為它是傀儡呢?”

    “我記得修真界上古時期宗門林立,曾有一個名叫傀儡門的宗門,他們將機關術與傀儡術結合到一起,本是極好的想法,但因為這些傀儡多采用修士肉身制作,尤其是修煉肉身武道的修士,最後被這些修士滅了門,才斷了傳承。”宛枷謙虛地笑了笑,“不過是在雜書里看到的,沒想到會在這里派上用場。”

    斂天冥倒沒有懷疑他的解釋,宛枷說的沒錯,這的確是在他意外看到上古傀儡門留下的書籍制作的,雖然做了些改變,但被看出源頭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他真正不能理解的卻是另一件事︰“你明明看出了傀儡的弱點,選擇和你的同伴合作應該更穩妥一些,而且在你做測試之前,恐怕也不知道那魔獸是傀儡吧,既然風險這麼大,你為什麼還要選擇背叛?”

    “風險確實是有,但不一定有你認為的那麼大。”宛枷神色不變,好像根本就沒有因為背叛而愧疚一般,“將魔獸引到花敘年身邊的時候我手中還拿著武器呢,萬一有什麼不對,我也可以隨機應變一下,結果卻是正好,根本用不上武器了。”

    斂天冥卻不滿意宛枷的回答,追問道︰“可是你怎麼肯定魔獸就不會真正傷害到你的同伴呢?”

    “因為那樣就不好玩了啊。”宛枷笑了,“從這場游戲開始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魔尊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斂天冥挑了挑眉︰“哦?你覺得本尊是怎樣一個人呢?”

    “花這麼大手筆,只是為了去看一場戲,想來是為了滿足你自己的私欲,而既然是為了滿足自己,你一定不會讓自己失望,所以無論中途的選擇是?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