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25章

第125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麼,結局應該只有一個,那就是你真正想要看到的東西。(((手機閱讀訪問 m.ck101.org )))你是不可能讓一切超脫你的掌控的,那麼接下來需要思考的,就是你所想要的結局是什麼樣的了。”

    “設置這樣一個場所,去挑撥原本是同伴的修士們互相背叛,可一開始就選擇背叛的畢竟是少數,大部分應該還是不會一上來就開始內斗的,所以情況應該是這樣,大部分人選擇合作去解決魔獸,但這肯定不是魔尊想要看到的場面。”宛枷微微眯起了眼,“禁錮修為不只是為了不讓我們察覺到魔獸的真相,同時,更是為了讓魔獸的實力強于我們一線,使得我們即使合力也無法打敗魔獸。”

    “最終我們能選擇的只有兩種結局,一是討巧,魔獸存在弱點,找到弱點進行打擊就可以合力度過這次危機,二則是背叛,讓除自己以外的兩個人填滿魔獸的肚子,這樣自己就可以存活。”似乎是說的有些累了,宛枷抿了抿嘴,繼續道,“因為弱點的難以發現,大部分的人,都選擇了後者。”

    “但只是這樣,還不夠有趣,發現有辦法可以完全存活卻因為自己的一念之差害死了並肩作戰的伙伴是絕望,但更絕望的是在選擇背叛之後,這些伙伴並沒有死。”宛枷此時卻沒有笑了,他神色淡淡,像是無所謂,又像是在厭惡著這樣的結果,“有的時候,活人的指責比死人帶來的愧疚更加可怕。”

    確實,他都猜對了,這就是我心中雖想。

    斂天冥用審視的目光看著宛枷,這是他第一次遇到能夠猜他心思猜到這一步的人︰“既然知道這些,那為什麼還選擇這種結局?”

    “因為只能選擇這個。”宛枷回答道,“你想要的是背叛之後的絕望,如果這一次沒有做到,那就帶回去,下一次繼續,直到他們按照你的想法來行動,所以,如果我不背叛,我們恐怕會一直被困在這里,直到我們當中有一個人做出選擇。”

    “既然結局都一樣,那我不如將這個結局提前。”宛枷微微抬頭,與斂天冥對視。

    饒是斂天冥也忍不住微微睜大了雙眼,眼前這個小修士竟然完完全全說出了他的打算,這是至今為止從未有過的,而由此看來,他的選擇確實是正確無比。

    現在想來,恐怕連說出魔獸弱點都是他計算之內,引起自己的好奇進而讓自己現身,而從他現身的那一刻起,斂天冥就輸了。

    這場游戲,根本就不是背叛者與被背叛者的勝負爭奪,而是棋手與棋子之間的勝負場。從一開始地位就不對等,斂天冥也從未輸過,而今天,他身為棋手的尊嚴被一顆棋子挑動了。

    那顆棋子在對他吶喊著︰你布的局我都看清楚了,你也不用麻煩,我直接給你走到你想要的位置,但這不是你身為棋手的勝利,因為我區區一個棋子都能看透你的想法,若你我二人地位相同,同為棋手,這一場,應當是我的勝利。

    “有趣。”斂天冥笑了,那是攻擊性極強的笑,“修士,你很有天賦,你的這份天賦待在那古板的修真界就是浪費,不如跟著本尊吧,本尊會帶你見識世上最有趣的局面。”

    “是麼。”宛枷輕笑,“只是比起見識,我更喜歡坐在你的對面,與你同台博弈呢。”

    “會有這個機會的。”伴隨著斂天冥的話音落下的,是周遭時間空間的重新流動,斐儀與花敘年不可置信的表情剛剛顯現,一切就像泡沫一般失去了色彩,仿佛沒有看到兩人一般,斂天冥直接帶走了宛枷。

    而宛枷只來得及在斂天冥的耳邊輕聲說一句︰“不要傷害他們。”

    作者有話要說︰

    忽然發現這個模式和我新坑的某地名一樣呢,但兩邊都不想改→→

    今天回來得挺晚,本來不想更了,結果看到評論區里說值班的朋友,于是我決定熬夜更吧(有木有覺得我實力寵><)。

    第140章 深淵模式

    斐儀和花敘年被重新關了起來,只是這一回宛枷沒有和他們關在同一個地方。

    “我住在這里啊?真是豪華吶。”宛枷跟著斂天冥進了一間極為豪華的宮殿,要知道魔界資源極為匱乏,這也是魔修想要去搶佔修真界的原因之一,而這宮殿里卻擺放著不少修真界都難得一見的珍貴材料,如此想來,這里的主人是誰也就顯而易見了。

    “哼。”斂天冥冷笑一聲,“你真想住這兒?”

    宛枷笑了笑︰“可千萬別,我住慣了央禾山上的小破屋子,突然這麼豪華我還有些不習慣呢。”

    “晚了。”斂天冥隨意地往一處軟塌上躺去,朝宛枷揚唇一笑,“本尊想了想,本尊還缺一只寵物,若是以寵物之名與本尊住在一起,倒也不是不可以。”

    忽然之間,斂天冥感到有一股氣勢升起,又很快消散,快得仿佛只是他的錯覺,然後他就听見對面的男人用與先前無二的淡然語氣說道︰“我覺得這樣不太好。”

    “那可不是你能決定的,小修士。”斂天冥卻不在意,“想要反駁本尊,等你渡劫吧。”

    宛枷垂眸︰“魔尊大人找我這個小修士過來只是為了折辱我嗎?”

    斂天冥微微眯起了眼,忽然笑道︰“是了,你不說本尊還想不起來。”他起了身,隨手捏了一個法訣,便見一面水鏡自半空中升起,“本尊找你來,可是想與你繼續玩這場游戲呢。”

    宛枷朝著水鏡的方向看去,正是斐儀與花敘年所在的牢房。

    沒有換地方麼。宛枷暗自想到。

    另一邊斐儀正有些擔心地在原地打轉︰“怎麼辦,師弟被魔尊帶走了!”

    花敘年卻盤腿坐在原地,完全不被斐儀的緊張所打擾︰“我見他離去之時神色間未有驚慌,想來是在他意料之中,既然如此,我們又為何要擔心?”

    斐儀卻皺眉道︰“你還在生氣與魔獸爭斗的時候清河將魔獸引到你那里去的事嗎?”

    “斐兄這是什麼話,花某不才,當時並未能理解清河所做緣由,可過去那麼久了,有些事情花某又怎會看不出來?”花敘年眉毛一豎,顯然是因為斐儀的話而有些生氣,“清河的急智在流離鏡中大家都看得清楚,恐怕清河是算到了就算我們過了那一關也會繼續被關在這里,所以才會尋求別的出路,現在的他一定在為我們想辦法呢。”

    “那可不一定。”說話的是先前將他們帶去那塊場地的魔修,也不知他什麼時候出現在這里的,兩人修為被封,倒也沒注意到此人,“現在魔界可傳開了,魔尊看上了修真界的一個小美人兒,可是帶進了魔皇殿呢。”

    看著水鏡的宛枷挑了挑眉,望向斂天冥,只見他神色坦然,好似整件事與他無關一般,宛枷也只笑,狀似無意道︰“原來這里叫魔皇殿啊。”他環視四周,最終將視線落在了斂天冥身上,“魔尊您修為地位在魔界皆是當之無愧的第一,所住之地也名為魔皇殿,那為何……不自立為皇,非要用著魔尊的稱號呢?”

    斂天冥卻只瞥了他一眼,像是在看一只螻蟻,連怒火都不會產生︰“本尊的心思可不是你能夠隨意揣度的。”

    “那可真是失禮了。”宛枷打了個哈哈,將注意力重新放回了水鏡之中。

    水鏡之中斐儀正為那魔修的話而發怒道︰“師弟才不是以美色侍人的人!”

    “哈,我可沒這麼說。”魔修嘴角漾起一抹嘲諷的笑,“倒是你,會這樣想的你才是最不信任你師弟人品的人吧?”

    宛枷輕嘆一口氣,他愚蠢的師兄啊,就這樣被套進去了。

    “斐兄!”好在花敘年輕聲喝到,“莫要被魔修的花言巧語誆騙了,清河師弟的為人,你才是最清楚的吧?”

    斐儀一愣,腦海中閃過自己與師弟相處的點點滴滴,那因魔修而生起的惱怒之情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靜︰“是啊,願意為了答應師尊的囑托,將唯一的願望用在我身上的師弟,他那樣性情高潔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去做這等事呢?”

    听著這話宛枷不由有些臉熱,性情高潔?這個詞從來就不屬于他,他從根本上來說,可是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人啊,畢竟會選擇將願望用在斐儀身上也不過是因為他的願望實現不了罷了。

    “流離鏡中的願望?本尊倒也听說過流離鏡一事,能闖到最後,你果真不愧是本尊看上的人。”斂天冥看著宛枷的眼神中卻加了些意味深長,“不過本尊觀你也不像是那個傻修士話里說的那般,既然如此,你又為何將實現願望的機會讓給別人?”

    “要賭一把嗎?”宛枷卻沒有直接回答,只是望著水鏡,仿佛尋常聊天一般道,“賭你安排的魔修能不能動搖他二人的心志,若你勝了,我便告訴你緣由。”

    “哦?有趣。”斂天冥眯起了雙眼,手指在軟塌的扶手上點了點,像是思考一般,一段時間過後方道,“既然提出賭一把,想來你定是有獲勝的把握,本尊也不吝嗇,說吧,若你勝了,你想要什麼?”

    “我想要將一些東西交托給他們,傳遞東西的人由我來選,您可以全程觀望,但不能介入。”

    斂天冥細細地望著宛枷的眉眼,他忽然意識到眼前的這個修士居然真的如他傳出去的傳言那般,是個罕見的美人,只是他表現在自己面前的才華反倒掩蓋了他的風姿,直到此刻才令他感到驚艷︰“可以。”他嘴角一勾,“不過要追加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若本尊勝了,你不僅要告訴本尊你心中所想,同時,你還要做本尊的寵物。”斂天冥的手中幻化出一根鎖鏈,他抬手揚了揚,便听到鎖鏈相撞發出鐺鐺的聲音,“如何?”

    宛枷垂眸,雖然他有獲勝的把握,卻也沒想到會賭到這麼大,只好苦笑道︰“您還真是想將我的身心都把握在手中吶。”然後收斂了所有的情緒,抬起頭來望向斂天冥,“賭了。”

    斂天冥望著那雙眸子,心中的趣味更甚,他從未見過那樣一雙眸子,仿佛掙扎在深淵底層的人,心中仍抱有希望,卻因為身不由己而不得不引而不發。

    有趣,著實是太有趣了,他將這個小修士帶回來果然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盡管在看到這雙眸子的同時心底里有另一個聲音在叫囂著警惕,但斂天冥卻不在乎,這一個月的身體由他來主宰,他才不想听另一個家伙的想法,不過……也要稍微注意一點,等這一個月過去之後,可不能讓小家伙被‘他’殺了呢。

    兩人再度將注意力放在了水鏡之中,水鏡里的情況再一次發生了改變。

    先是魔修挑釁道︰“性情高潔?有趣了,我們魔尊玩過的人不少,還真沒怎麼玩過性情高潔的,想來這一次也是看著新穎吧!”

    “你!”首先氣不過的還是斐儀,只是剛說一句話就被花敘年攔住了。

    此刻的花敘年已經不再淡然地坐著了,他站起身來,雙手背在身後,一副濁世佳公子的模樣道︰“慎言,你可知你這是在編排你們魔尊?若他知道你這麼說他,恐怕……”他話未盡,意思卻很明?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