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28章

第128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也沒有特別好,畢竟他們當時年歲尚且不大,還沒有到可以測試根骨的時候,待遇基本上都看母親,而花三的母親修為並不高,因此可以分到的資源不多,而花三又有一個妹妹,因為花五出生之後的幾年里出生的孩子很多,所以花三的妹妹排到了十四,被稱為花十四。(((手機閱讀訪問 m.ck101.org )))

    好在花家沒有性別歧視,畢竟即使是女子,有了修行天賦也不會弱于男子,所以花家倒沒有短了花三他們什麼,只能說是過得一般。

    與之相對比的是花二,他的母親修為在後院之中排行第一,因此他們的資源是給的最多的,人人都相信花二會有一個好的根骨,畢竟父母修為都不低,生出來的孩子也不會差到哪去,便自小有人處處打理,成了後院一霸,花五沒少受他欺負。

    所以當花三選擇接濟花五的時候,很多人都感到驚奇,居然有人敢觸花二的霉頭,接濟一個被他欺負的人?

    只是當時未測根骨,人們也不好做的太過分,只是花三一家難過了一些,好在花三的母親也是個和善的人,沒有抱怨花五帶來的麻煩。

    時間一轉就到了測根骨的時候,花二果然如眾人期待的一般測出了極高的天賦,當他自高處走下,正以一種蔑視的眼光看向花三和花五的時候,花三默不作聲,直直地走向了測試的地方。

    然後光芒閃耀,他的天賦比花二還要高了些許。

    幾乎是當場,便有長輩賜名,名叫花永年。

    這名字之中含有的期待之意不言而喻。

    很快就到了花五測試天賦的時候,經過了花三一事,花五內心里也隱隱在想,自己會不會也爆個冷門,弄個極佳天賦出來?況且听聞自己的母親原也是個修為不低的修士,自己的天賦怎麼說也不應該低吧?

    可惜事與願違,極低的天賦顯示出來,竟是前五人中最差的根骨,那打擊,幾乎將花五擊倒。

    自那以後,他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敢直視別人的眼楮。

    花三的身份是水漲船高,與之相對比的他就顯得越發落魄,他被打擊得失去了全部的信心,整天只知道怨天尤人,直到有一天,花三現在應該叫花永年了,花永年上門來找了花五。

    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還記得測根骨之前我說的話麼?”他淺淺地笑著,仿佛從未改變過,“我說,不論結果如何,我們都是兄弟。”

    那一瞬間,花五的腦子就忽然就閃過了自己曾在書上看到的一句話。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他的哥哥,花永年仿佛就是這句話的寫照,從未為自己的天賦如何而喜悅煩惱。

    于是他就這樣望著花永年,愣愣地點了點頭。

    只見先前的情景被打破,花永年有些夸張地松了一口氣,然後朝他笑道︰“哎呀,我還以小五你不理我了,真是嚇死我了呢,現在我們說好了,以後可要一起讀書,一起修行啊!”他伸出右手,小指勾勾,雖破壞了先前那句話的意境,卻多了一絲煙火氣。

    花五望著此景,忽然就笑了,他也伸出右手,與花永年的小指拉鉤,此時此刻,他才終于覺得自己的心安定了下來。

    之後的修行中,花永年一直將花家給的資源讓給花五,花五想要拒絕,他就說︰“我可是天才,就算沒有這些資源也比那個二傻子修行得快,你就不一樣了,根骨影響最大的就是前期,我雖相信憑你心性,修行至後期當無心境門檻,但若壽命不夠,也只是白搭,我的好弟弟,我可還等著和你一起修至渡劫,打破花家的這破規矩呢!”

    花五無奈,卻也知自己修為低下不能幫到花永年,便一直默不作聲地努力著,好不容易才跟上了府中的修行進度,不至于落後太多。

    又是一年測試天賦,這回輪到了花永年的小妹妹花十四,那一日,花永年拉著花五跑過去給花十四加油,小姑娘羞得滿臉紅暈,周圍的人卻不好嘲笑她,因為她有一個天賦極高的哥哥。

    只是很可惜,花十四的天賦還不如花五,她就是一個凡人,半點修行天賦都沒有的那種。

    像花五,努力努力,踫上一些機遇什麼的還能有個不錯的前途,可花十四卻是連走上這條路的機會都沒有。

    這時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變了,就算她有一個厲害的哥哥又能怎樣?不能修仙,就只能活凡人的壽命,百年一過,命歸黃土。

    花十四是哭著跑回去的。

    至此之後,花永年沉默了很多,也改變了很多,花五望著他拼了命地修行,卻依舊將資源讓給自己,心中莫名有種復雜的情緒,最後只能壓下,化作修行的動力。

    終于,在不到二十歲的時候,花永年結丹了。

    都說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結丹之前與結丹之後完全是兩個概念,很明顯地,花家供給花永年的資源再一次增多了,然而花永年卻拒絕了這些資源,只提了兩個要求。

    “第一,我的妹妹,她是個凡人,她不應該在府中蹉跎歲月,我希望將她送到凡界,花家供給其在凡界的一切用度。”

    然後沒有多久,凡界的京城就多了一個名叫天上樓的酒樓,幾乎是瞬間,就與當地的龍源樓和賞花樓並稱京城三樓,地位頗高。

    “第二,我要給小五起個名字。”花五正仰望著高台之上花永年的傲人身姿,二十年之內結丹,這般天資,是他不可妄想的,然而,即使身處如此高的地位,卻依舊不忘初心,掛念著他的弟弟妹妹,這讓他如何不淚目?

    “將來總有一天,他會站到眾人無法企及的高度,經歷著眾人無法體驗的艱難險境,但我希望,到那個時候他還能一如既往地敘述著昔年的平靜生活,面上露著淡淡的笑容,幸福之感仿佛能傳遞給周圍的所有人。”花永年訴說著自己的期待,卻又何嘗不是在解釋自己一直照顧花五的原因呢?

    “那就叫他花敘年吧。”有長輩出聲,果然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在花永年結丹的今日,他的一切要求都得到了滿足。

    之後的日子都順暢了起來,直到花敘年的修行卡在了瓶頸上,花永年帶他出去尋找機遇。

    然而機遇找到了,花永年卻永遠留在了外面。

    沒有人知道這段時間里發生了什麼,只知道,當花敘年回來的時候,他已是結丹後期,即將結嬰,而花家,再也沒有人敢小瞧他。

    至于花永年為什麼會死,花家的人不會去過問,他們看重強者,看重有天賦的人,但死人,永遠都不會獲得關注。

    魔界之中,花敘年愣愣地看著對面站著的花永年,他不由得自問,自那以後過去多久了?他們同樣厭惡著花家的規則,而在回去之後花敘年也下定決心要把握花家,更改花家規則,待他修行有成,就按著花永年的期待,去敘述著那個已經死去的人的故事,可是如今見到,他才發現,他根本就沒有自己想象得那麼冷靜。

    強行規劃好自己的將來,是因為他的心亂了,然而冷靜如花敘年,自然是有自己的一套辦法,他也照著做了,以往一直沒事,即使是在流離鏡中也沒有被迷惑,然而此時此刻,他卻無比清晰地感受到,這就是花永年。

    因為當初,他們就是在秘境之中偶遇魔修,花永年為了讓他逃走而選擇了自爆。

    死得一干二淨。

    可如今站在他眼前的,卻是被魔修用邪法控制的花永年殘魂,而花敘年因為當年一事看了很多關于魔修的典籍,本是打算報仇的,如今卻讓他意識到一個殘忍的現實。

    這一種邪法最為陰損的地方就在于,被控制的殘魂即使被超度了,也無法轉世,只能消散于天地之間,永不存于世。

    幾乎是瞬間,花敘年就失去了往日的冷靜,雙目赤紅著大吼道︰“魔修!”

    作者有話要說︰

    下午出門浪,晚上有課,我只能早上碼完發了→→有木有很勤奮?

    第144章 深淵模式

    斐儀趕緊拉住花敘年,大聲道︰“冷靜!”

    “你叫我怎麼冷靜?”花敘年赤紅著雙目望向斐儀,“就像你最終還是放不下那個女的一樣,你叫我面對自己失去了轉世可能的兄長怎麼冷靜?”

    水鏡的另一邊,宛枷听著花敘年的話也明白了情況,他第一次冷了臉,卻沒有看著斂天冥,只冷冷道︰“魔尊真是好手法,竟然連幽冥煉魂都練成了呢。”

    幽冥煉魂,是傳自古幽冥道的一種手法,將生人的魂魄抽取煉制,打上幽冥特有的氣息,永生不得擺脫,即使被超度,也無法轉世,被稱為上古最殘忍的法術之一,雖然因為正道的打擊而一蹶不振,但到底是流傳下來了,只是修習難度極高,歷史上修成的人極少,大多都被正道聯合擊殺了。

    斂天冥听聞此言不由皺眉,他還真沒學這個,在他看來,幽冥煉魂除了折磨別人以為沒什麼用處,而強大如他,根本就沒有必要用這種方式,花永年會成這個樣子,不過是因為殺他的那個魔修會這個術,而那個魔修又正好在他手下,便在此次賭博中獻出了花永年的殘魂。

    然而以斂天冥的自尊自然是說不出自己不會這種話,只能暗暗壓著,在心里的小本本上給那個魔修記了一筆。

    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不爽什麼。

    宛枷見他不回話,也不再理他,只將注意力放在水鏡之中。

    水鏡之中,斐儀忽然大喊道︰“你想讓魔界的人看我們的笑話嗎?”見花敘年停止了掙扎,他才冷冷道,“魔修雖然可惡,但我們終有一天會打回來,可是現在,請你顧全大局,或者你能找到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花敘年沉默不語,就在斐儀以為他都不打算說話的時候,他忽然感覺到花敘年的身子在微微顫抖,帶著哭腔的聲音響起︰“當初在天幽秘境的時候我逃了,我相信著哥哥,相信他的能力,可是我卻只听到了他自爆的聲音。”

    “天幽秘境有幽冥煉魂秘法的消息我是知道的,我也一直寄希望于那個魔修沒有學會,可是……”花敘年忽然抬起了頭,眼中一片堅定,“這一回,我不想逃了。”一股氣勢從他體內溢出,金丹後期的威壓遍布開來,引路的魔修驚訝地發現他居然解開了修為的禁錮。

    在場的人不懂,但斂天冥卻看懂了︰“你送出去的那瓶丹藥里面,混進了解禁丹?”

    解禁丹,可以解除一切禁制的強大丹藥,宛枷自然是沒有的,這是他花了大價錢從系統那邊兌換的,原本是打算留作兩人的後手,最差的情況也是斐儀提前用了,卻沒想到斐儀還沒有動作,花敘年卻是暴露了出來。

    但他卻不認為花敘年做的不對,人都是有血性的,而現在,花敘年的血性被激了出來,若是不發泄掉的話對將來修行也無好處,想來要是他看見甄皚被人用了幽冥煉魂之術的話也會發飆的話,既然無法挽救,不如用滿腔怒火燃盡一切。

    即使連自己都被燒至灰燼也無所謂,即使會連累到他人也無所謂,此生僅此一次的自私,只用到這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