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31章

第131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發泄一般地叫出來,卻又啞了一般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好像有一種名為悲痛的情緒扼住了他的喉嚨。(((手機閱讀訪問 m.ck101.org )))

    或許發泄出來會好一些吧,可那樣之後呢?

    接下來的日子,再無希望,再無盼頭,這樣下去,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

    斐儀望著花敘年悲戚的背影,不由皺了皺眉,只見花敘年的修為在劇烈地波動著,竟是有從元嬰期倒退回金丹期的預兆。

    斐儀抿了抿唇,手卻忽然摸到了懷中宛枷給的小瓶子,心一下就定了,他雖不知道花敘年此刻在想什麼,但清河那麼聰明,一定早有預料,于是他朝著花敘年大聲喊道︰“你在那干什麼啊!你忘了清河給你寫的東西了嗎!”

    花敘年一愣,氣息忽然就穩定了下來。

    那張紙條上的僅有的一句話回蕩在他的腦海中︰魔界大門在修真界展開,難免有人受魔氣侵擾,遇到了記得把定神丹分給需要的人。

    像是重新找到了活著的信念一般,他喃喃自語道︰“是了,哥哥的母親還需要我照顧……修真界不能出事。”然後視線鎖定了天冥老魔,滔天的恨意被強行壓下,他冷冷地望著天冥老魔道,“我知道你現在不能主動向我們動手,我也不會再不顧全大局,今日的債,來日花某必找你討回。”

    有那麼一瞬間,天冥老魔是起了殺心的,可是有著魔尊的吩咐,

    所以他才會選擇激怒花敘年,讓他主動攻擊,然而現在他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個小禍患離去。

    而此子無論是天賦還是心性皆是上佳,若是讓他進一步成長……

    忽然天冥老魔感到神識一震劇痛,原是斂天冥察覺了他的想法,以此為警告,還特地做給宛枷看,算是給他賣了個好,然而此刻的宛枷卻沒有半分動容。

    他只是覺得有些諷刺。

    他自以為和自己一樣的花敘年如今選擇了和他完全不同的一條路,他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救甄皚,花敘年卻是為了修真界而壓下自己的仇恨,與花敘年相比,這樣的自己真是卑劣至極。

    然而即使是這份情緒也被壓下,宛枷的手指隨意地在水鏡上一點,指的正是楚盈憐的臉︰“花敘年不會再出問題了,現下唯一的禍患就是此女。”

    果然,水鏡之中,就在斐儀松了一口氣而有所懈怠之時,來自身後的禍患終于發動,數支冰箭瞬間凝聚,射向斐儀毫無防備的後背,然後“鐺”的一聲,被斐儀的長劍攔下。

    斐儀轉過身,神色有些復雜道︰“露出這樣明顯的懈怠,你以為我不會做準備麼。”他握緊了手中的劍,心中卻是一凜,花敘年的事情剛結束,這麼快就輪到自己了麼,“若是你挑選別的時間,比如剛出魔界大門的時候,或許我會放松警惕,但現在的我,不會被你偷襲中。”

    然而楚盈憐卻抬起了頭,眼中滿是淚水,她眼中閃爍著倔強的光,明明要哭了,面上卻仍在強顏歡笑︰“因為我害怕啊……我怕斐師兄被我偷襲中啊……”她張開了雙手,做出無害的姿勢道,“我確實是懼怕死亡,確實是被魔尊強迫,可是我最怕的,還是師兄你再也不喊我一聲憐兒師妹了啊……”

    斐儀忽然听到這般言語也是一愣,他望著佳人如斯,多年前在凌天宗內被欺負的記憶,楚盈憐護住他的記憶,一下子都涌上了心頭,便是連手中的劍都有些握不穩了。

    見此宛枷皺緊了眉,兩人中他最擔心的就是斐儀,他也猜到了斂天冥會讓楚盈憐出手,若是楚盈憐直接動手還好,斐儀不至于真的去送死,但怕就怕楚盈憐打感情牌,斐儀是最招架不住這個的。

    然而此刻的他只能看著,受先前狀態的影響,此刻的他頗有些無喜無悲,倒也沒有多為斐儀擔心,且看他會走到如何一步吧。

    “憐兒師妹……”斐儀望著楚盈憐,面露掙扎。

    見情況正好,楚盈憐再次朝斐儀露出了一個大方的笑︰“憐兒能听到斐師兄這樣喊我,已經此生無憾了,花師兄的哥哥都能為他犧牲自己,憐兒又有什麼不能的呢?希望斐師兄回到修真界之後,能替憐兒去看看憐兒的父母……”說著,像是極懼怕一般地流下了兩道清淚,“斐師兄,我好害怕啊,我好怕也被幽冥煉魂操控,從此身不由己,連轉世都不能……”

    “不會的!”斐儀有些著急地打斷了她的話,他上前一步,想要擁住楚盈憐,“我會保護你的……”話愕然而止,斐儀有些遲鈍地低下頭,他的胸口正由汩汩鮮血冒出。

    他看見一把匕首從他胸口拔出,匕首的式樣是他極為熟悉的,因為那是曾經的他贈與楚盈憐的定情信物。

    “這把匕首可以傷及神魂,即使只是淺淺的一個口子,對修者也不是什麼簡單的創傷。”楚盈憐冷冷地望著斐儀不可置信的表情,臉上半點溫情也無,“這還是師兄你曾經送給憐兒的呢,當真是好用。”

    說著,楚盈憐甩掉了匕首上的血,又打量了一下這把漆黑的匕首,隨手一扔︰“雖然是把不錯的寶物,可惜是你這個傻子送的,我也不想要了。”然後她靠近斐儀,眼里流露出的卻是冰冷,“若是師兄你一直乖乖的,就好了……”

    然後松開手,有些嫌惡地擦了擦觸踫到斐儀的手,俯視著因受傷而半跪在地上的斐儀︰“魔尊說了,一共可以有兩個人出去,我也顧及同門情誼,就不殺師兄你了,出去之後,我會好好替你和那個魔尊的男寵向你師尊盡孝的。”

    “說夠了嗎?”忽然,斐儀的聲音響起,他猛地伸出手,死死地抓住楚盈憐的袖子,看她掙扎不已的模樣,斐儀眼中流露出一絲受傷,然後苦笑道,“看來你是真的很討厭我呀。”然後渾身修為燃燒,連空間都被這股氣勢灼燒得扭曲。

    楚盈憐見此頓時露出了恐懼的表情︰“你干什麼?快放手!”這股波動是她極為熟悉的,昔年在宗門之中,天生痴傻的斐儀有著超乎常人的修行天賦,竟是領悟了空間神通,她磨著斐儀想要學,最終卻沒有學會,還因此怪罪了斐儀很久。

    如今,她卻要親身體會當年自己沒有學會的東西了。

    “師妹,你要靜下心來體會。”落花時節,少年背著長劍,常年不見哀愁的臉上難得露出了糾結的神情,“這里應該這樣……”

    “你在說什麼自創的語言呀,我可不懂這樣是哪樣呢!”少女雙手抱胸,小嘴撅得極高,但看著少年著急的模樣卻總是會露出一絲有些得意的笑。

    斐師兄,你也只有這個時候會將視線一直放在我身上了。

    為什麼斐師兄身邊總有那麼多人呢?明明斐師兄被欺負的時候只有我一個人出頭了,可是為什麼……斐師兄的心中,我卻不是第一重要的人呢?

    啊……這樣的斐師兄,真是……太過殘忍了。

    給了別人希望,又親手將此摧毀。

    我最討厭斐師兄了。

    “可是我最喜歡你了。”斐儀猛地將楚盈憐攬入懷中,眼神是難得的溫柔,“即使你不喜歡我了,我也因為你的背叛而難過,但是在凌天宗的日子卻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最美好的記憶。”

    空間猛地扭曲,兩人瞬間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把漆黑的匕首靜靜地躺在地上。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青梅竹馬的這段戀情,總是人記憶中最美好的一幕,即使被後來的種種破壞得面目全非,斐儀也說不出一個恨字。

    因為他比誰都清楚,楚盈憐瘋狂的最初,都是源于對他的愛。

    扭曲的愛。

    想要活著什麼的,只不過是她的借口罷了。

    作者有話要說︰

    連打深淵模式的時候打出了“聖元模式”這個從未見過的東西,我的電腦怕不是有中二病→→

    嗯……這把匕首就是之前映秋山捅宛枷的那把,至于沒有宛枷的魔界中發生了什麼,要不要寫個番外呢?

    最後一波洗白,不知道會不會有人不喜歡呢……楚盈憐是個很復雜的角色,其實她不壞,只是因為之前主角的攻略所以被主角往壞里損,現在主角不損她了,然鵝斐儀走的是種馬文男主路線(還記得上一世里面斐儀帶到映秋山面前的辣個妹子麼),所以楚盈憐注定是個悲劇→→

    這里斐儀是回不到修真界的,他注定要走一趟界外之域,然後從那里開始走上人生巔峰→→

    第147章 深淵模式

    望著水鏡中的場景,宛枷原先伸出去的手指微微彎起,然後又一頓,最終將手放了下來,雙眼微闔。

    “看來這局是本尊勝了呢。”斂天冥見此合掌大笑,只是望著宛枷淡漠的神情,卻難得地沒有升起以往常有的獲勝的喜悅。

    “魔尊大人莫不是忘了我們當初定下的賭約內容。”宛枷一臉沉靜地說道,“當初我說的是‘賭你安排的魔修能不能動搖他二人的心志’,而顯然,斐儀的心志並沒有動搖。”

    斂天冥眯起了雙眼︰“看來是本尊看錯你了,你原來是個輸不起的人。”

    “不是輸不起。”宛枷垂眸,“只是可能我們對心志是否動搖的定義可能不同。”

    斂天冥聞言有些驚訝地挑起了眉︰“哦?”

    “在我看來,花敘年能夠在愛人面前表白心跡,能夠在仇人面前冷靜抉擇,這是他心志堅定的表現,而斐儀卻是另一種表現方式。”宛枷解釋道,“他比誰都了解自己的感情,盡管經歷了懷疑、背叛,卻仍不忘初心,堅守自己最初的想法,這就是他的答案,我不認為這個答案是錯誤的。”

    “荒謬。”斂天冥卻冷笑一聲,“照你這種說法,那他們豈不是做什麼你都能扯出花來,這樣的賭約可談不上公平二字啊!”

    宛枷卻只道︰“公不公平只在于你我能不能說服對方。”

    “你這是詭辯。”斂天冥沉著臉道,“是了,這就是你的計謀,在你的計劃里,根本就不存在本尊贏的可能性,因為你將勝利的邊界定的太過模糊,只要你有足夠的理由,你就可以立于不敗之地。”

    宛枷不語,卻是默認了斂天冥的話語。

    “好好好。”似是氣急,斂天冥連說了三個“好”,然後一甩袖子道,“本尊原以為你是一個好的棋手,卻沒想到你竟是一個奸詐狡猾之徒,當真是令本尊失望。”

    “魔尊大人想要懲罰我也無妨。”宛枷目光平靜地落到水鏡之上,只見斐儀的身影雖然消失不見,但花敘年還是穿過了魔界大門,回到了修真界,如此一來,他的目標也達成了,“我可以說出我的一切想法,甚至不要尊嚴成為你所謂的‘寵物’也無妨。”

    斂天冥也注意到了水鏡中的景象,他湊近了宛枷,微微挑起他的下巴,眼楮眯起︰“修士,原來你的目的根本就不是獲勝。”

    宛枷沒有說話,只平靜地與他對視。

    斂天冥忽然就笑了,他後退一步,躺了回去,朝著宛枷笑得諷刺︰“性情高潔麼……為了讓自己的同伴逃出生天,自己卻不惜用這麼卑劣的方法……本尊真不知道你到底能不能稱得上是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