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32章

第132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高潔呢。(((手機閱讀訪問 m.ck101.org )))”

    “我從未認為自己性情高潔。”宛枷卻只道,“我只不過是從一開始就沒對自己能夠出去抱有希望罷了,本就是最壞的情況,自是要搏一搏。”

    斂天冥哼笑一聲︰“看來這就是你搏出來的最好的情況?”

    宛枷卻搖了搖頭︰“若是您沒有意識到我真正的意圖,那就更好了,我還能多許下一個要求。”

    “看來是怪本尊太聰明了?”

    “魔尊大人會猜出來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宛枷沒有理斂天冥這句嘲諷,只道,“現在這個情況是可能性比較大的結局,為此,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

    “之後,就任憑您處置了。”說完這句話,宛枷就閉上了雙眼,好一副英雄就義的模樣。

    視野一片黑暗,宛枷現在的修為依舊被禁錮,神識無法展開,只能憑著嗅覺、听覺和觸覺來感知對方的行動,而修士的五感本就超乎常人,這倒與修為是否被禁錮無關,即使是閉上了雙眼,他的耳朵,他的鼻子,依舊能夠感知空氣的流動。

    許久,一個聲音終于響起。

    “……你贏了。”斂天冥目光復雜地看著宛枷,“在賭本尊會不會心軟上,你贏了。”

    宛枷有些驚訝地睜開了雙眼,這是他原本冷漠的臉上第一次流露出不同的表情,較之先前要生動許多。

    “只是懲罰還是不能少。”見他睜開眼,斂天冥帶著惡意笑道,“就懲罰你,永生永世不得離開魔界,如何?”

    宛枷聞言垂眸︰“還真是輕的懲罰呢。”他此刻的眼眸仿佛融化的堅冰,帶上了些許笑意,“明明只要魔尊不許,我就永遠離開不了這里,又何必以懲罰為借口呢。”

    “那可不一定。”斂天冥也笑了,“誰知道你將來會走到哪一步,本尊想要的,只是你的一個承諾。”

    宛枷沉默,笑意也從臉上消失了,最後,嘆息了一聲︰“我不會走的。”畢竟,這一世,他也離開不了這里。

    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其實他根本就沒有為斂天冥的答案而感到驚訝,好感度寫在那里,他又怎麼會做沒把握的事情?終究還是他贏了,斂天冥沒有真正看透他,只是自以為是,以為他是一個敢于賭上一切的人,而這樣的人,正是斂天冥所欣賞的人。

    宛枷清楚斂天冥的喜好,比斂天冥以為的還要清楚,而斂天冥卻不清楚他,斂天冥以為他真的走投無路,只能搏一把,然而事實卻是他的顧慮比誰都深。

    沒錯,宛枷輸不起,走到這一步的宛枷,已經輸不起了。

    既然輸不起,那就一直贏下去好了,他必須將一切都算計進去,讓一切都脫離不了自己的手掌心,連自己,都可以算計。

    “你……”似乎想要說什麼,只是一個字剛剛出口,斂天冥就感到神識仿佛被針扎了一般刺痛,他捂著頭,暗恨那家伙又開始出來搗亂了,而且這一次比以往還要激烈,幾乎令他不能思考。

    宛枷下意識上前,做出一個虛扶的動作︰“你怎麼了?”

    “你不要過來!”斂天冥大聲道,這是他第一次在宛枷面前露出這種失去冷靜的模樣,“出去……給我出去!”

    宛枷不明所以,卻也明白此刻再待下去也不會有什麼進展,只能走出魔皇殿,在外面利用系統查探里面的情況。

    見宛枷出去,斂天冥擺正姿勢,原地打坐,心神沉浸下去,識海之中一個和斂天冥一模一樣的小人出現,他目光沉沉地望著自己的識海,此刻已是一片混亂,滔天的血色巨浪打來,幾乎要將他吞沒。

    而操控巨浪的人竟與他長著同一副面孔,只是眼中少了他的睿智,多了幾分殘暴,整個人的氣質完全不一樣。

    “阿冥,說好這個月是我控制呢?”小人神色淡淡,只是望著操控巨浪的人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殺意。

    那人,也就是小人口中的阿冥冷笑道︰“憑什麼給你控制?阿天,你要清楚,明明我才是先誕生的,魔界也是我奪下來,你憑什麼佔據身體?”

    小人,也就是阿天道︰“奪下魔界確實需要你的狠厲與強勁,但是想要守住魔界甚至謀奪修真界,沒有我的智慧是不行的。”阿天閉了閉眼,然後直言道,“即使是最初始的斂天冥,也比你更適合掌控身體。”

    “他?那個膽小鬼?”阿冥嗤笑一聲,“連殺了他父親謀奪魔皇之位都不敢,他還能掌控身體?你以為我們為什麼至今只能困在魔尊的位置上!”

    阿天垂眸︰“總之我不同意你現在就換,說了每人一個月,不可以改變。”

    “哼,我看你根本就是想包庇你那個男寵!”阿冥說著手捏一個訣,血色巨浪的攻勢進一步加大,“承認吧,你看上他了不是?”

    阿天卻只是皺眉︰“胡說。”

    “要我遵守一個月的諾言也不是不可以。”眼楮一轉,像是想到了什麼極有趣的事情,阿冥忽然笑了,“若是你帶他去接受血河的洗禮,我非但不會在這一個月內與你搶奪身體,甚至下一個月我也可以繼續保住他。”

    “不行。”阿天立刻反駁道,“他是正道修士,被血河洗禮的話……”

    “我當然知道他被血河洗禮會怎麼樣。”阿冥威脅道,“你也可以不同意,只是你或許這一回能鎮壓我,但你不可能永遠抱住他,只要我出來,我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殺了他!”

    阿天聞言垂眸,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道︰“……好,我答應你。”

    阿冥這才滿意地退了下去,卻沒有看到阿天眼中一閃而過的殺意,又或者是熟悉了對方的殺意而沒有在意。

    即使系統作弊,宛枷也看不到對方識海里面發生的事,只能看著魔皇殿內斂天冥打坐了一段時間之後,忽然恢復了正常,站起身來,然後對他傳音道︰“進來。”

    宛枷依言進去,卻見斂天冥一臉復雜地望著自己,氣氛詭異了好一會兒才道︰“可以隨本尊去一個地方麼?”

    宛枷不知發生了什麼,卻也不可能拒絕,便垂眸一臉恭順道︰“自是可以。”

    斂天冥卻挑眉︰“你不問本尊去什麼地方?”

    “去哪里都一樣。”宛枷平靜道,“我現在不是應該都听您的麼?”

    斂天冥不知此刻心中泛上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只是有著淡淡的喜悅,淡淡的滿足,卻因為想到自己即將做的事情而將這些情緒全部沖掉。

    只剩下懊惱。

    于是他一揮袖子,只留了一個背影給宛枷︰“自是應當如此。”

    而落到宛枷的耳朵里,卻是系統提示好感度上升。

    作者有話要說︰

    發現最近寫這篇文,新坑那邊反倒不太好寫了,兩邊情緒不太切換得起來,存稿一直在卡,昨天對著電腦一天新坑也沒能寫出個什麼玩意兒,最後時間實在不夠了才過來這邊,一下子就寫了半章,然後就熄燈了→→

    想想最近還是主更這邊吧,新坑先放一放,等這邊寫番外的時候再開始寫新坑。

    快到boss戰了,提前說一句︰前方高能預警。

    第148章 深淵模式

    從遠處望血河,仿佛是從魔界陰暗的天空之上突兀出現一般,仿佛要將那天空撕成兩半的腥紅,平靜得仿佛一條赤色長練,平靜地流淌在天際。

    但走近了之後才發現完全是兩種情況。

    血河是魔界之人也不願前來的地方,相傳血河連接冥界,在不知名的地方與冥河相交,凡是踏入其中的人只能迎接死亡。

    而在宛枷看來,頂多是血河之中含有的一些能量過于暴烈,尋常修士一旦靠近就會被這能量侵襲,而對于高階修士而言,這能量倒算不上什麼,只是需要動用修為來抵抗而已。

    因為宛枷的修為被封,斂天冥便分出一些神來護住他,而令宛枷側目的是,斂天冥自身並沒有抵擋,他的氣息反而與這血河隱隱相合,莫非是修行的功法問題?

    靠近了血河,宛枷才發現這血河與遠看的寂靜完全不同,那血水仿佛沸騰一般,不斷地在冒著泡,可他卻並沒有感覺到熱量,只是隱約感覺到一絲生死間的大恐怖在這血河之中孕育著。

    他左右環顧,想要尋找系統所言的映界石,卻怎麼也找不著所謂的巨石,畢竟系統都用了一個“巨”字來形容,應該很好找才是,然而事實卻是血河旁邊一片腐朽。

    無論是樹木,還是石頭,都呈現出一種衰敗的場景,這讓宛枷心中不由一顫。

    血河的這種腐蝕是自古已有的,還是孕育了系統所言的“某種東西”之後才有的?以及……這種腐蝕對映界石是否會產生作用?

    “你在想什麼?”注意到宛枷出現的一瞬間的慌亂,斂天冥難得起了些興趣,這個面對師兄生死未明,自己永生不得出魔界這種絕境依舊平淡的男人,此刻究竟是想到了什麼,才會打破他一直以來的淡然?

    然而宛枷沒有回答他,只搖了搖頭︰“沒什麼。”

    斂天冥眯了眯眼,忽然伸手抓住了宛枷的下巴,倒不是什麼凡間男人輕佻地調戲女子的那種抓,而是用力地將對方抓近自己,動作間已然沒了先前的客氣︰“你可知道,你現在是屬于本尊的。”

    “無論是你的身體要停留在魔界,還是你的心理,都必須在本尊的掌控之下。”斂天冥的聲音很低,好似情人間的呢喃,話語間卻是威脅,“你要知道,本尊並不是不能親自駕臨修真界……你明白你的處境了嗎?”

    此刻宛枷原本有些空洞的眼楮才像回過了神一般,產生了些許波瀾,然後道︰“不過是……對這血河早有听聞。”

    “哦?”斂天冥見他回復,這才松開了手,“你听聞過關于血河的什麼?”

    “傳聞,魔界的血河與冥界的冥河相交,一旦踏入血河,便相當于是半只腳踏入了冥河。而凡是死于魔界之人,一身氣血都會回歸血河,神魂也會困在其中,永世不得超生。”宛枷垂眸,“只是有些奇怪,冥界掌管生死輪回之路,既然永世不得超生,又如何算是入了冥界呢?想來這些傳聞也是有真有假的吧。”

    “僅是如此?”僅是如此可不會令你產生慌亂,修士,你在隱瞞什麼?

    斂天冥的眼中閃過一絲探究,但他卻沒有說出,只是沉沉地望著宛枷,等待著他的回答。

    “不管傳聞之中什麼是真什麼是假,至少有一點是一致的,那就是這血河是與死亡聯系在一起的,而來到這里之後,我更加確信了這一點。”宛枷望著斂天冥道,“生死之間有大恐怖,我輩修士修行所為的長生,不過是為了逃離死亡罷了,即使魔尊大人再怎麼欣賞我,我也不過是一個尋常修士,對生死應有的敬畏還是不會少的。”

    斂天冥深深地望了宛枷一眼,不再追問,像是接受了宛枷的這番說辭,令宛枷不由在心底里松了一口氣。

    可別忘了,不談前世修為,也不談現在修為被封印,此刻的他不過是一個金丹期的小修士,如何能看出血河底下孕育的東西?便是以宛青的眼界,也看不出具體情況,便是系統也?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