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33章

第133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有提供有關的信息,恐怕最後他還是得下去一趟,而想要安全地下去,離不開斂天冥的保護,在此之前,他可必須得穩住斂天冥。

    就在宛枷心中思緒萬千的時候,斂天冥忽然來了一句︰“所以……你是在懼怕這條血河嗎?”

    他該怎麼回答?問出這樣的問題,顯然斂天冥希望獲得的答案是不怕,可若是不怕,他先前的解釋就完全不成立,可若是說怕,也保不準斂天冥會不會因此嫌惡了他,這問題問得可實在是……

    “怕啊。”宛枷忽然笑了,“世人皆怕死,可有的時候卻能為了某些事情去赴死,何況魔尊既帶我來此,想必不是為了讓我去死這樣無趣的事情,我應當信任魔尊才是。”

    “呵。”斂天冥嘴角勾起一絲嘲諷的笑,“你口口聲聲說著信任本尊,話里話外卻充斥著不信任,你在懼怕,怕本尊送你去死,是也不是?”

    宛枷垂眸,情緒卻沒有因為斂天冥的話語而波動︰“是人便會恐懼死亡,魔尊何必強求?”

    “哼。”像是被說中了什麼心思,斂天冥沒有說什麼,只是回到了正題上去,“若是本尊說,要你跳入那血河之中,你可去得?”

    宛枷一驚,好看的眸子猛地睜大,又趕緊收起了這份驚訝︰“既然是魔尊所求,我自會遵從。”

    “可是不願?”見宛枷不答,斂天冥卻仿佛做了錯事的孩子,有些懊惱道,“你若是信任本尊,自不會出事。”

    然後斂天冥便看到宛枷朝他露出了一抹笑。

    他知道這個修士長得很好看,好看到他只是透露了一點意思,底下的人就自動將他理解成自己的男寵,明明知道自己不近女色……男色也是不近的,盡管如此,他手下的那些人還是以為他被迷住了。

    此時此刻,望著這抹笑,他便仿佛是中了什麼媚術一般曾經有很多女魔修對他用這個,但是一次也沒有成功過,可是這一回,他覺得自己幾乎要沉淪在這抹笑之中了。

    仿佛是他黑暗生涯中唯一的一抹光芒。

    然後,那一抹光芒縱身跳入了血河之中,身形之間,竟是帶著一股決絕的意味在里面,令他不由得開始後悔自己的決定。

    我真的應該利用他嗎?

    明明對阿天而言,只要是活著的,都可以利用,從而來達成他的目標,可此時此刻,他第一次產生了這種困惑。

    我錯了嗎?

    不,我沒有錯,只要最終的勝者是我,我就不可能出錯……只要我勝了,他就不會有事。

    最終,阿天望著宛枷跳下血河濺起的那一圈漣漪,閉上了染上波瀾的雙眼,整個人忽然化作一灘血色,融入到這血河之中,化為一個圈,護住宛枷,而他自己的心神則沉入識海。

    到了決戰的時刻了,他與阿冥,只有一個人能留下。

    血河之中,兩個戰場展開。

    身處力量源泉的血河之中,又是目前掌控身體的人,比起先前阿冥的突然襲擊,阿天顯然是處于優勢地位的,只見他以血色護住神識,跳入識海之中的血色波瀾之中,而阿冥竟早已等待在此。

    “阿天,說到底你我都是同一個人分裂出來的,你在想什麼,我又怎會猜不出來呢。”見阿天到來,阿冥冷笑一聲,原先平靜的血色海洋忽然掀起波瀾。

    阿天不動聲色,一股波動傳來,竟是鎮壓住了那波瀾︰“恐怕不是你猜出來了,而是你也是這樣想的吧。”

    “不愧是被賦予了‘斂天冥’這個存在智慧的人,或許你說的不錯,成為魔尊之後,需要動用力量的機會反而不多了,最適合掌控身體的人是你。”阿冥沒有如往常一般暴躁,而是笑著與阿天交流,“只是可惜,你擁有的不僅僅是他的智慧,還有他的情感,這種多余的情感會影響你的判斷。”

    “確實,我是擁有‘斂天冥’的好感,但你擁有的卻是他全部的惡感,像你這樣將所有人都當做敵人的做法,遲早會迎來我們這個存在的滅亡。”阿天大手一揮,一個血色巨掌憑空出現,然後猛地向阿冥壓下。

    阿冥忽然掐訣,血海之中巨浪翻騰,沖出他的頭頂,硬生生頂住了那巨掌︰“總好過你信任不該信任的修真界之人,留他在身邊,他遲早將刀捅進你的心窩子里!”

    阿天皺眉,加大了手中的力量︰“你總是這樣,把人心想得太過惡劣了。”

    “若是人心不惡劣,當初‘斂天冥’又怎會分裂出你我二人?”阿冥冷笑,數道巨浪沖出,他竟還有余力,一道巨浪準確地從阿天腳底竄出,“世人皆是口蜜腹劍,嘴上說著關心,背後卻暗藏殺機,這樣的事,我們經歷得還少嗎?”

    阿天倒飛躲過那道巨浪,手中凝聚的巨掌卻沒有消失,依舊牢牢地鎮壓在阿冥頭頂,他立于空中,昂揚道︰“常言道︰‘不遭人妒是庸才’,只要我自身強大,自是不懼那些包藏禍心之人。”

    話音剛落,一個聲音從他耳邊傳來︰“你真的……足夠強大嗎?”

    作者有話要說︰

    遲來的一章……最近沉迷農藥,一回到寢室連電腦都不想拿出來了_(:]」∠)_

    周二的時候想著周三下午沒課,周三下午再寫,然後周三下午……反正等我回過神的時候已經熄燈了→→

    真的,農藥有毒,我上了黃金被豬隊友坑下來之後就想著一定要回去,然後起起伏伏,等我回去的時候……就到了今天_(:]」∠)_

    第149章 深淵模式

    宛枷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自己處在一個異常平靜的世界之中,整個世界之中只有雨滴落在地上的聲音,青石板鋪就的地面上流淌著紅色的液體,視線往上,蒼白的天空中正飄散著血色的雨水,一滴一滴地滴下來,卻沒有停息的意向,只是不斷地在墜落著。

    道路兩邊的建築很是尋常,這卻也是最異常的地方,往日里熱鬧非凡的酒肆里一個人也沒有,風吹過酒肆門口的旗子,旗子尚且能發出烈烈聲響,愈發襯托出此處的不平常。

    有那麼一瞬,宛枷以為這里的一切都是幻境,上一刻的記憶尚在腦海之中,身體墜入血河,充滿腥味的液體將自己淹沒的記憶猶新,他怎麼會出現在這樣一個地方?

    可天上飄落而下的血色雨滴又仿佛在昭示著此處與血河的關系,只是血河被傳得那般凶險,此處又為何會如此平靜?

    正思考著,耳邊忽然傳來鞋履與地面敲擊發出的聲音,宛枷眼色一凝,有什麼人來了。

    沒有留下過多的懸念,只見道路的盡頭,一個身著黑金長袍的男人撐著一把油紙傘,正緩緩地向著宛枷的方向走來,待他走近,宛枷赫然發現那張臉竟是他剛剛見過的斂天冥的臉。

    可是又有一些地方不一樣了。

    迎面走來的斂天冥臉上掛著一股奇異的笑,那是宛枷無論在哪一個斂天冥身上都沒有看到過的笑,明明帶著終于見面的釋然與驚喜,卻仿佛是排演了無數遍的熟稔,宛枷一驚,下意識地呼喚系統。

    意料中的沒有回應。

    這時,斂天冥開口了︰“終于見到你了。”他的語氣、神態仿佛都透露著希望的光彩,然而眼底里卻是深不見底的絕望。

    宛枷後退一步︰“你是誰?”

    斂天冥垂眸,掩去了眼中的復雜情緒,他輕笑一聲︰“真不愧是你呢,你早就發現了阿天的秘密是不是?”

    宛枷不說話,心中卻是警鈴敲響,想來眼前這個人已經不是自己熟悉的那個斂天冥,在這種無法確定好感度的情況下,貿然對話顯然是危險的。

    斂天冥見此卻搖了搖頭︰“你沒有必要畏懼我的,因為你我都是一樣的。”他走到了宛枷的耳邊,聲音輕的仿佛飄蕩在天邊的雲朵,沒有歸宿,“都是在尋找唯一歸途的旅人。”

    宛枷睜大了雙眼,他听明白了斂天冥話語中的潛台詞。

    我和你是一樣的,這一段時間,我也輪回了無數次。

    這就是斂天冥傳達過來的意思。

    于是宛枷眼眸輕抬︰“酒肆里可以進去嗎?”卻是放下了敵意的意思。

    斂天冥果真一笑︰“自是可以。”

    進了酒肆,兩人雙雙落座。酒肆里很是冷清,因為沒有人,所以桌上也沒有美酒菜肴,只是兩人都不是在意這一點的人,坐于此處不過是因為血雨遮擋了視線,在此處談話更為適宜。

    剛坐下,斂天冥便直言道︰“你知道血河里孕育的是什麼東西嗎?”

    “想必魔尊大人更為清楚。”宛枷沒有回答,他雖有猜測,但此刻還是將話題拋回給了斂天冥,“魔尊大人一身氣息與血河相符,想來這血河背後的秘密也與魔尊大人有所牽扯吧。”

    “不必喊我這些虛的稱號,既是對面交談,以你我相稱即可。”斂天冥隨意一坐,臉上似笑非笑,“在你面前,我的這些稱號也算不上什麼,不是麼,宛青?”

    宛枷倒沒有多麼驚訝,從斂天冥之前的話透露出來的意思,自己的身份被知道也不是不可能,畢竟對于輪回于同一時間段之人而言,最大的優勢就在于遠勝常人的情報量,這樣的優勢宛枷也體會過,所以他也沒有裝傻的打算,直接換了一股氣勢,明明是同一個人,卻多了宛枷原本沒有的冷清。

    無情無欲,這就是後期的宛青,也是最初的宛枷。

    他冷冷的聲音響起,仿佛隔絕了所有情緒︰“你想讓我干什麼?”

    見此斂天冥卻是露出了了然的神色,顯然這樣的宛枷是他見過的,所以也不會因為這種轉變而疑惑,甚至這樣的宛枷才是他最熟悉的那一個。

    “我知道你想要映界石,可是現在的你還到不了那里。”斂天冥頓了一頓,果然感受到宛枷的目光認真了許多,“我可以幫你。”這樣的對話他設想了無數次,也失敗了無數次,在這無數次的失敗之中,他終于看透了宛枷這個存在的訴求。

    他所追求著的,某一個人物的復活。

    那如果他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一個騙局呢?

    “我所希望的,倒不是你去做什麼,而是你不去做什麼。”斂天冥道,“血河里誕生的東西,我希望你暫時不要去阻止他。”

    宛枷垂眸,他沒有直接詢問,而是道︰“……能告訴我的部分是?”

    斂天冥笑了,這是他習慣的與宛枷對話的方式︰“關于血河里誕生的東西,你在去找映界石的時候可以知道他的因果,這里我只可以保證一點。”他的眼楮半睜著,透露著一股篤定,“你絕對不會後悔先知道這個。”

    宛枷沉默,過了一會兒才道︰“你和你先前所言的阿天是什麼關系?”雖然已經信了斂天冥,但宛枷還是想確認一下,即使他的系統可以讓他讀檔,但他總覺得這一回里面透著不尋常的味道,還是謹慎些好。

    “那只是我分裂出來的一部分。”斂天冥也沒有隱瞞,直言道,“阿天繼承了我的好感與智慧,阿冥繼承了我的惡感與武力,我分裂出這兩部分,為的卻是不讓你過早離開。”

    宛枷眼中閃過了然,這番話說下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