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35章

第135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再有私欲,此間本該自行誕生天道,但因為道人的插手而發生了此等變化。(((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看到這里,宛枷的目光不由一沉,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安,在意識到天道與血河同出一源的時候這種不安更是升到了頂點,他幾乎要將手中的書甩出去,不再看它。

    可是他最終還是忍住了,重新翻開了新的一頁。

    “天道順行常理,血河奉行殺戮,兩者互為敵對,卻也不能直接對弈,便各自選出了代行之人,血河吸收世間死去之人的血氣構築一個新的存在,天道則找來了一個不屬于此世的靈魂,灌注其大氣運,與血河孕育之物抗衡。

    “然而兩者都失敗了,天道的代行之人未能直接與血河接觸,血河也只創造出了一個沒有靈魂的傀儡,此刻兩方都做出改進,打算重來一局的時候,出現了一個攪局之人。

    “攪局之人獻祭己身修為,將天道所選代行之人氣運分散開來,並割裂己身靈魂隨之轉世,只是此秘法卻有漏洞,這一漏洞被血河發現,也成了血河完善造物的契機。”

    看到這里的時候,宛枷的手忍不住青筋暴出,眼中也冒出了血絲,聯想起斂天冥的態度,以及他透露出來的部分,宛枷幾乎猜到了接下來的發展。

    “血河奪取了攪局之人的部分靈魂,融入自己的造物之中,無數血氣相合,伴隨著道人最後的怨氣,終于誕生了一個擁有靈智的強大存在。

    “而當這個存在死亡的時候,也就意味著攪局之人的真正消失。”

    一滴淚水模糊了字跡,宛枷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滿臉淚水,心揪得疼,有那麼一瞬,他仿佛看見了不屬于他的輪回的記憶,看見了那些輪回中自己的絕望,甚至在最後將輪回的機會交托給斂天冥的時候,那種釋然。

    真是殘忍啊,將明明屬于自己的絕望交托給別人。

    可是宛枷此刻捂住胸口,卻莫名地理解了別的輪回的自己,因為這是唯一的出路,即使心存愧疚,即使知道這樣的自己丑陋到無法直視,他也要這樣做。

    難怪天道會選擇他,因為他也是一個自私無比的人。

    “啊……我到底……都做了什麼啊……”在這世間沉浮百年,他竟是什麼也沒做到,最終才如同大夢初醒,原是他的愚蠢讓甄皚一點點消失。

    而他的追求,他不惜親手傷害愛人所寄予的希望,只不過是一個騙局。

    作者有話要說︰

    絕不絕望?黑不黑暗?結局之前必有大虐,虐完就可以抱媳婦兒結局了,所以……期待著吧……我應該也許大概不會突然變卦。

    明天下午我要出去浪,盡量早上更完發掉→→

    第151章 深淵模式

    人人都妄想成為棋手,卻不知,自己才是別人棋盤上一顆小小的棋子。

    在這場天道與血河之間的棋局之中,僅僅有一顆棋子跳出了棋局,看到了全貌,然後為了保護他們這一方的王,將自己作為棄子放棄,求的,卻是他們的王不再成為王。

    王分裂成了七個,天道需要的卻不是數量,于是棋局再開,一切又走回了原來的起點,唯一的不同卻是那顆棄子被對面吃掉,成了對面的王。王對王,再見面的時候,情人已成對手,至死方休。

    宛枷剛一離開映界石的區域,耳邊就響起了系統的警報︰“血河有變,請宿主速去血河!”

    聞言宛枷挑眉,他不正在血河嗎?再抬頭一望,天空已變回了魔界往日的天空,看來映界石連接的出口並不是血河內部。

    他面色不變,辨認來路,然後朝著一個方向前去,不一會兒,自天而下的血紅長練出現在他面前,雖尚有一段距離,卻也說明他走的沒錯。

    正前行著,忽然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他面前,那人帶著面具,遮擋住了自己的面貌,可那身形卻分明是宛枷最為熟悉的。

    “不要再走下去了。”那人輕聲道,就連這聲音都無比熟悉,熟悉到令宛枷想要落淚,“我不想你看到那樣的我。”

    宛枷下意識伸出右手︰“皚皚……”然而卻摸了個空,原先手臂的部分化成了灰,好似被火焰灼燒的紙。

    見他一臉震驚,甄皚卻是笑了︰“天道順行常理,血河卻是要和他逆著來的,所以在這里,一切都可能出現,只是你我此時陣營不同,我再也不能觸踫到你了。”

    雖是在笑,宛枷卻听出了他話里的悲涼。

    “一定會有辦法的……”嘴里喃喃著這樣的話語,宛枷的眼楮卻舍不得離開甄皚那仿佛隨時會隨風飄散的身軀。

    甄皚卻只是笑,他又何嘗不是舍不得移開視線呢。

    兩人就這樣遙遙對望著,仿佛能望到天荒地老,可惜這終究只是妄想,一聲巨響從血河的方向傳來,宛枷的注意力被吸引,只稍微移開了一會兒視線,甄皚的身影便消失不見了。

    徒留下宛枷傻傻地伸著手,嘴里啊啊地叫著,像個剛出生要奶喝的嬰兒。

    然後壓下心中的萬般情緒,朝著血河的方向沖去。

    血河是從未有過的洶涌,仿佛在宣泄著自己所有的怒火與怨氣,又仿佛在掙扎著想要誕生,只是血河之上的一道金光困住了洶涌的血浪,無數符文涌現,鎮壓著血河。

    斂天冥飛在一邊的半空中,一柄血色□□在手,不斷地想要刺穿金光,卻總是無功而返,皺著眉懸在半空中思考。

    而宛枷的到來無疑是給了金光希望,耳邊系統的聲音紛雜,不斷地讓他去幫助金光,也是因此,他比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要清楚金光的狀態。

    金光快要支撐不住了。

    金光本身就只能和血河打個平手,那邊又有斂天冥相助,自是不敵,只是金光善于隱瞞己身的不足,就連斂天冥都沒有發現它的不對。

    見宛枷到來,斂天冥雖沒有什麼表示,但終究還是有些警惕這邊。以防生變,他開始了又一次的進攻,就在他往下沖的同時,他赫然看到宛枷也朝著他的方向沖來,手中無往劍寶光閃耀,頭頂一顆封魔珠更是解除了宛枷修為低的問題。

    他幾乎有些猶疑了,但最終還是多年以來相處下來的信任戰勝了此情景下的詭異,他加快了速度,將□□刺入金光,奇跡一般地,金光露出了一道口子。

    而就在下一刻,無往劍至,順著這道口子將金光擊得粉碎。

    便是連血河都震驚地停止了孕育,他如何也沒有想到天道找來的幫手會幫助他,然而也只是一瞬,下一刻他所要誕生的強大存在終于突破了禁錮,在這個世間第一次展露了他的容顏。

    丑陋的容顏。

    融合了人類所有的負面情緒,以及道人死前的那一縷怨氣,縱使核心的靈魂屬于甄皚,也改變不了他的瘋狂,一個由血色構成的人形出現在半空中,初生的他沒有衣服,只是模糊的形狀,卻透露出一股煞氣,而這股煞氣卻在觸到宛枷的時候停止了。

    此刻的宛枷垂著頭站在血河之上,他沒有沉下去,而是血河托起了他。

    血人走到宛枷的身前,靜靜地凝望著他,望著宛枷雙目緊閉,兩行血淚流下,卻是沒了意識。

    早在金光破裂之時,宛枷腦海中的系統也跟著炸裂,給宛枷的神魂造成了極大的傷害,而身體在沒有保護的情況下接受到了血人誕生時的沖擊,此刻已如同一個破爛的布娃娃一般,隨便一踫都有可能散架。

    血人下意識伸出手,宛枷的身體便失去了血河托著的力道,往前倒下,與此同時,青絲化為白發,封魔珠的副作用在同時起效,血人望著懷中的人,心忽然有些疼。

    血人是與甄皚完全不同的存在,甄皚的那部分靈魂是血人的核心,但血人卻不具有甄皚的記憶,此刻的他只覺得奇怪。

    奇怪為什麼這個處于另一陣營的人類會幫助自己,奇怪為什麼自己在看到他這副模樣的時候心會這麼痛。

    不過既然幫助了自己,那就說明這個人類不會傷害自己……那麼自己保護他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吧?

    血人有些懵懂地想著,誕生了自己的母體血河給他的任務是修真界的毀滅,那……在毀滅之前,稍微留下這個人類一段時間應該也不是問題,反正他已經弱成這樣了。

    雖然在沒心沒肺地想著,手上的動作卻極盡輕柔,他望著一旁傻愣愣飛著的斂天冥,隨意道︰“你,會不會照顧這個人類?”

    斂天冥一愣,原本在看到血人那麼在意宛枷的時候,他還以為血人會擁有甄皚的記憶,可是現在的情景卻令他有些茫然︰“你要做什麼?”

    血人也沒有想到斂天冥會問自己這樣的問題,他頓了一下道︰“我要去完成母親賦予我的宿命。”

    “可是那樣他會傷心的。”幾乎是下意識地,斂天冥說出了這句話,說出了這句若是平常,他會笑著說真不像魔尊的話,“他想看你,想很久了。”

    血人沉默了一會兒,忽然道︰“可是……他的眼楮已經看不見了。”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忽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心里有種揪揪的疼痛感。

    “可是他就算看不到,他也能听到你的話語,觸摸到你的身體……他只要還活著,就會想要在你的身邊啊。”斂天冥曾經與他那個輪回的宛枷交談過,那時的他們是一同輪回的戰友,宛枷曾與他說起過宛青那一世的故事。

    在知道宛青目盲的時候,斂天冥很是驚訝,他無法想象一個那樣強大的修士在年幼的時候會有這樣一個缺陷,而在說到這個的時候,宛枷臉上也未見陰霾,那時的他是這樣說的。

    “宛青雖然看不到,但是他能感受到身邊人的關心,能听到皚皚充滿活力的聲音,能觸摸到皚皚安慰他時特意變就的狐狸模樣,那時的他,其實並不覺得活著是多麼艱難的事情。”然後許是想到了現在的自己,宛枷有些頹廢地喝了一口酒,“而現在的我,不過是在苟延殘喘罷了。”

    斂天冥回憶著那些年輪回的時光,回想著宛枷曾經說過的話語,他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要幫助他們一把,他真的不想再看到宛枷那樣的神情了。

    “若是你不在,即便有眼楮,有耳朵,有鼻子,有手,卻也不過是一具行尸走肉,對他而言,活著只是累贅。”

    血人聞言,心里更是難受了,這樣的難受刺激得他有些火大,手下意識就放到了宛枷的脖子上︰“既然活著是累贅,那我就成全他,讓他去死吧。”

    斂天冥睜大了雙眼,他沒想到自己的話竟然幫了倒忙,連忙想要上前阻止,卻被一聲咳嗽打斷了前行的腳步。

    “咳……”宛枷感到呼吸有些困難,他試圖睜開雙眼,看到的卻是熟悉的黑暗,鼻尖縈繞著的都是血氣,只有那個懷抱的深處,透露著他熟悉的感覺,“皚皚……”

    他伸出手,從血人的額頭往下,撫過鼻尖,撫過嘴角,往下到下巴,到喉間,有些陌生的容顏,宛枷笑了一聲,喉間是熟悉的血腥味,他夾雜著血液咳嗽兩聲,才道︰“皚皚,你怎麼變丑了啊?”

    血人聞言沒來由地有些生氣,卻又?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