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36章

第136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忍心用力,便繼續听著懷中這個脆弱的人類慢慢地說著話,那滿是怒氣、怨氣的心也微微平靜了下來。---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不過沒關系,我已經看不到了,也就不會嫌棄你的臉,只要你在我身邊,我還能听見你的聲音,還能觸踫你,就足夠了。”宛枷笑得滿足,好似終于得到了心愛玩具的小孩一般,嘴里一直喃喃道,“真好,真好……”

    听著他這般話語,血人忽然就哭了。

    一邊哭,一邊道︰“阿清,你最壞了。”總是弄哭我,總是讓我狠不下心離開你。

    可是,我最喜歡你了。

    作者有話要說︰

    估摸著還有個一兩章吧,就可以完結撒花啦~

    寫到這里感覺斂天冥是情商真低,他是唯一一個有機會反攻略主角的,結果被主角玩成了戰友……

    我要去浪啦,下一章明天更新~

    第152章 結局

    斂天冥一直相信,人是會變的,一些人們總是堅守著的東西可能很輕易就被拋棄。

    就像他,好好的一個魔尊,本該被人們懼怕,被用所有負面的詞匯形容,然而現在的他卻無私得仿佛一個聖母敢問哪一任魔尊把自己看上的人往別人的懷抱里趕的?

    他是同情那兩個人沒錯,畢竟現在一個毀容了一個瞎了,但仔細想想竟然還覺得莫名般配……一定是他自己哪里不對,怎麼就覺得這兩個辣眼楮的家伙身上在散發著粉粉的氣息呢?

    “咳。”斂天冥打斷了兩人間的脈脈溫情,感受著血人斥責的眼神,他忽然覺得自己的□□饑渴難耐,想要殺人,“雖然你現在因為清河的緣故短時間恢復了神智,但就這樣任由怨氣侵蝕下去的話,你最終還是會傷害他。”

    “沒關系。”卻是宛枷開了口,他尚有些虛弱,氣若游絲道,“死在皚皚手上,也算是我一個很好的歸宿了。”

    聞言血人立刻瞪了斂天冥一眼,然後靠在宛枷身邊道︰“我干什麼都不會傷害你的。”

    斂天冥︰……好氣啊,你們這樣還怎麼把話題進行下去?

    “我的意思是”斂天冥深吸一口氣,努力忍住自己的暴脾氣,“本身你現在可以恢復神智就堪稱奇跡了,那麼想要擺脫怨氣的侵蝕也不是不可能。”

    血人埋怨地看他一眼︰“你怎麼不早說?”

    斂天冥冷笑一聲︰“早說?什麼早說!不管早說晚說,說給你听就是沒用。”斂天冥也不是沒有脾氣的,他所有的氣度都給了宛枷了,甄皚算什麼?頂多算是情敵,雖然他根本就沒有競爭的機會,但對甄皚,他還是沒什麼好臉色的。

    “先讓清河把身體養好吧,具體的事情我同他商議就好了,你的心神還是用來多抵抗抵抗怨氣比較好。”

    血人聞言皺眉道︰“不行,我不能讓他一個人和你待在一起!”說話一激動,手上的力氣就大了些,讓宛枷忍不住咳了兩聲。

    宛枷有些好笑地听著耳邊的對話,雖然看不見,他卻仿佛能看見兩人互相針對的有趣情景,他搖了搖頭,笑道︰“皚皚,放心吧,事情都交給我就好了。”

    血人很是听宛枷的話,可此刻依舊有些猶豫︰“可是……”

    “我相信斂天冥的為人。”宛枷笑得溫潤,此刻的他身上沒有了所有的銳氣,也沒有了以往的焦躁,只是平平靜靜地,感受著這樣難得的日常,心里一陣暖流。

    斂天冥聞言頓時得意地朝血人的方向望了一眼,引來血人略有憤怒地嘟起嘴,雖然讓他那張臉更加猙獰了,但宛枷看不見,他也不在意自己的美丑。

    好不容易回到了魔皇殿,安置好兩人之後,斂天冥便先去尋了宛枷,在大量丹藥的供給下,宛枷的傷好得挺快,只是那一頭白發與黯淡的雙眼卻是無法好轉,好在宛枷也不在意,能與喜歡的人重逢,足以鎮壓一切的病痛。

    斂天冥推門而入的時候,宛枷正躺在床上,眼楮空茫地仿佛在望著遠方,可是斂天冥知道,宛枷看到的只是一片黑暗,想到這里,他的心不由一痛。

    “值得嗎?”幾乎是下意識的,斂天冥就問出了這句話。

    宛枷一愣,似乎是沒想到他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便輕輕一笑︰“你認識我那麼久了,還不知道我的答案麼?”

    斂天冥垂眸,他自然是知道的,與他一同輪回的宛枷甘願以靈魂為代價換取一個可能性,現在這個宛枷以一雙眼楮就換得了真實的重逢,這有什麼不值得的呢?

    放下心中翻騰的心思,斂天冥忽然肅了肅表情道︰“天道在之前的對弈中算是敗了,但是卻沒有消失,現在血河需要耗費大量的精力去壓制天道,騰不出空來管你們……你懂我是什麼意思麼?”

    宛枷想了想道︰“皚皚無法壓制的,是來自于血河的怨氣,現在因為血河忙于壓制天道,我們才得了一絲空隙,想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還是要趁著這個空隙去解決皚皚身上的怨氣才是。”

    斂天冥贊同地點點頭,又有些惋惜地看著宛枷,眼前這個男人的聰慧是他極為欣賞的,但他的這份聰慧卻只用在一個人身上,而那個人,不是他。

    想到這里,心中又不由有些嫉妒,最後還是壓了下去,他終究是不忍毀壞這得之不易的可能性。

    “待我身體略好些,我想帶皚皚出去走走。”忽然,宛枷開口道,“外面的世界不僅有血河中充滿的不好的東西,還有很多美好的、血河之中看不到的東西的,我希望血河也能通過皚皚,去化解這份怨氣。”

    斂天冥聞言點點頭︰“確實,這是最根本的解決問題的方法,只是這太難了……”

    宛枷輕笑一聲︰“比這更難的事我都經歷過了,何況我早已結成元嬰,享壽元上千年,我大可以用這千年的時間去陪伴皚皚,化解血河的怨氣。”

    斂天冥沉默,他望著眼前這個俊美的男人,明明失去了那麼多,卻仍舊能夠擁有希望,去做一些常人根本想不到去做的事,難怪他會被天道選中,而在無數輪回之中,也證明了天道的選擇沒有錯。

    即使他這一次違反了天道,也會通過感化血河的方式,間接幫助天道。

    宛清河,真不愧是天道選擇的最好的一顆棋子。

    五百年後。

    杏林村最近來了一個蒙眼的道人,同他一起的還有一個渾身裹著黑布的男人,據那蒙眼道人說是因為長得太嚇人了,怕嚇到村里的小孩,但他的心思卻是極好的。

    道人長得很是好看,只是可惜沒了雙眼,看不到杏林村的美景,但好在有那黑布男人在身邊,他總是會給道人講他看到的景色,但有的時候又一直沉默不語,靜靜地待在道人身後,仿佛一個幽靈。

    盡管有黑布裹住身軀,但村里還是有不少孩子被那黑布男人嚇到了。

    杏林村是一個很有歷史的村子,算起來已經有五百多年的歷史了,相傳五百年前,這里有個女鬼,不但殺死了村里的所有村民,還將過路的旅人也困在了村子之中,靈魂無法獲得超度,好在有一個道人前來超度了那女鬼,自那以後,就再也沒有發生這樣的事了。

    雖然發生過這種堪稱不祥的事情,但杏林村無論是地理位置,還是這里的環境,都是極好的,後來便逐漸有人搬來了這里,一代代繁衍下來,才有了如今的規模。

    因為景色的緣故,不少文人墨客,亦或是武林中的一些人物,或多或少都會來此賞景,尤其是村中最大的那棵杏樹,據說五百年前就存在于此,也有人說,是因為這杏樹的存在,才護佑著這個村子,能夠如此繁榮下來。

    只是鮮有人知道,這棵存在于這里這麼久的杏樹,已然成了精。

    五百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在這凡界之中,樹木成精雖艱難,但杏林村畢竟是宛枷也夸過的靈氣旺盛的地方,足以讓這棵杏樹修煉成精了。

    說來也有趣,這棵杏樹化為的人形竟是一個小姑娘的樣子,兩團長長的頭發包在頭頂,像是兩個大大的包子,她穿著粉色的長裙,最喜愛的事情就是坐在她本體的那棵樹上晃著腳丫。

    自她化形以來,也算是看遍了人間百態,杏林村的人本就不少,各家的恩恩怨怨她都看得分明,而因為杏林村有不少人慕名而來,她也見到了不少不同的人類。

    有富可敵國卻總是一臉愁相的,也有武功蓋世卻一生孤獨的,奇奇怪怪的什麼人都有,但最近來的那兩人人卻是最奇怪的。

    被黑布裹住的那個男人總是給她一種危險的感覺,而蒙眼的那個道人卻給她一種熟悉的感覺,也是因為這個,她才沒有在兩人進村的時候逃離。

    像她這樣的精怪,最怕的就是那些捉妖的道士了,沒什麼修為的,搞得人心惶惶,她自己也住得不舒服,修為比她還厲害的,就會想將她煉制成什麼丹藥、武器之類,說到底,就是麻煩。

    可那蒙眼的道人卻給她一種親切感,甚至消去了她的警惕心,下意識想要親近結果被那個渾身裹著黑布的男人擋住了。

    蒙眼道人,也就是宛枷,伸出手阻止了男人︰“皚皚,莫要擔心,這位姑娘與我有緣,怕是因為這個才前來的吧。”

    男人一愣,今天他的狀態不是很好,屬于甄皚的理智被怨氣壓制得有些狠了,做事情都有些靠本能,現在宛枷讓他做什麼,他都會愣一下,才下意識地听話。

    見男人退下,小姑娘嘟起了嘴,反正宛枷也看不見,便朝男人做了個鬼臉,然後又一臉乖巧地對宛枷道︰“道長,您一看就是個大好人,怎麼帶著這麼凶的一個人在身邊啊!”

    宛枷聞言笑道︰“哎呀,沒辦法,誰讓他是我道侶呢,總不能隨便找個地方把他丟下吧?”

    听到了丟下兩字,男人瞬間急了,他現在沒有思考問題的能力,便拼命地朝宛枷的方向拱,又怕傷了宛枷,只能用很小的力,這番傻態竟是有些可愛。

    宛枷好笑地揉了揉他的頭︰“別怕,就算丟掉了自我,我也不會丟下你的。”

    小姑娘望著這番情景,總覺得有種自己無法插入的感覺,她倒也不是羨慕啦,只是人先前說與她有緣,現在又不同她說話了,這讓她心里怪別扭的。

    宛枷見一個兩個都不是省心的,便安撫小姑娘道︰“說來你我的緣法還在五百年前,那魔修佔了你的靈氣,害你無法修行,若不是我除了那魔修,你如今也不會在這里。”

    小姑娘挑眉︰“莫非您是我的大恩人?”

    宛枷輕笑︰“我這麼說也不是想要逼你報恩,只是我這道侶喜愛听人講故事,你在這里待了這麼久了,定是知道不少故事,可否同他講講?”

    小姑娘轉轉眼,機靈道︰“我這里故事可多啦,有殺人越貨的,有恩將仇報的,你要听哪一種?”

    听著小姑娘的話,男人有些煩躁地動了動身子。

    宛枷安撫著摸了摸他的手,然後朝著小姑娘的方向笑了笑︰“我想听人間自有真情在的故事。”

    小姑娘聞言可愁了,那樣的故事她可不喜歡,感人是感人了,就是沒有沖?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