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廚子有個紅包群 > 第49章

第49章

作品:廚子有個紅包群 作者:花落自繽紛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粽卻也不再開口了。(((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晚風徐徐吹開這馬車上的帷幔,晉安城夜市的繁華才剛剛展開……這晉安城,這皇宮,這流血之地,我夏粽,還是回來了。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打字的時候肚子里的崽崽老是在踢我,老花不開森!!!

    看看今天晚上回來的時候能不能更新第二更。麼麼噠(ゴ▔ 3▔)ゴ寶貝們不要吝嗇,作收文收霸王營養液通通滴來一波吧!!!

    ☆、接風宴

    皇宮景色依舊,人卻已非。夏粽回來,卻也不安排在別的地方,就這莉香院住下。

    莉香院前的宮道過去是明月殿,琉璃瓦青石路,拔然高聳的古木依舊庭蓋深深。

    夏粽走後,元福就被逐西調到了手底下做事情,如今夏粽剛一回來,就被逐西撥到了夏粽手底下來。

    元福依稀舊時模樣。

    夏粽卻已經高了許多。離宮之時十二,回來卻已十七了。模樣變化甚大,不變的還是那雙眼珠子。

    元福見著夏粽站在榕樹底下,雙手交握在袖子里,也不知道夏粽在想些什麼,只是他心里高興。夏粽回來了,他怎樣都高興。忙活得額頭上汗珠細密,托著紅色漆木盤子過來,難掩高興的沖夏粽喚一聲︰“夏爺爺!您看今兒個換上哪件衣服?逐西公公王才公公還有御膳房里的老人兒給您設了接風宴了。”

    如今的夏粽,顏色依舊平常,酒窩瞧著喜慶,但是那雙黑沉黑沉的眼楮,卻讓整張臉都變了畫風一樣。只覺得夏粽這人是個皮笑肉不笑的奸宦一般。只听夏粽說道︰“那青色的常服就行了。五年不回這宮里頭,這宮里倒沒什麼變化,這空氣里彌漫的還是禁錮的味道。”

    元福听夏粽說出這樣一句感慨,微笑著道︰“您還是這般不喜歡宮里,可率土之濱莫非王土,心上不自由,哪兒都不自由。”

    夏粽笑著看了一眼元福,“我許久不做葷菜,也許久不曾有人嘗過我做的菜了。不知道手藝生疏沒有。”

    元福只道︰“您做的菜只有好吃與非常好吃之分。”

    “慣會溜須拍馬。”

    御膳房晚上,還是燈火通明。

    各色的菜香交織在一塊兒,引得人口水直咽。夏粽來到御膳房門口的時候,朝著里頭望了一眼。

    熟人大多都在!

    還有新進的廚子,不認識!

    逐西猛地看到了夏粽,還有些不敢認人,卜一捉到夏粽的眼楮,頓時就嚷嚷著過來了︰“夏一品啊夏一品!這菜都要上齊了,你才過來,如今是越發憊懶了啊!”

    這般嘴上說著,卻是抱著夏粽死死的摟著用力拍了拍夏粽的肩膀。夏粽有苦難言,被拍得齜牙咧嘴。“什麼夏一品?上頭的旨意還沒有下來,我現在就是個閑人。”

    逐西听了頓時就朝大家說道︰“誒誒,大家听到沒有?夏師傅如今也學會謙虛了啊!還說自個兒不是夏一品,是個閑人了!你們同意不同意啊?”

    “不同意!”眾人齊聲吆喝!

    夏粽很是無奈!

    逐西又道︰“夏師傅把大家冷落了這麼多年,今兒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是不是要做幾份壓軸的菜啊?”

    “是啊!!”

    “夏粽!這回可是大家的意見,你不能推了啊。”

    夏粽笑得格外的無奈︰“就沒見過比你更加坑我的人。”

    逐西臉皮好不厚實︰“那當然,依著我跟你的關系旁人誰能比得啊?”

    “我這剛回來,又是許久不做葷腥,手藝生疏了不說,到時候夏一品名不副實,丟了人可如何是好?”

    逐西兩眼一瞪,飄然甩他兩眼刀子走去端菜去,“你夏一品做菜還有丟人的時候?哄誰呢?”

    這御膳房的接風宴可不小了。

    逐西手底下幾十號太監宮女!

    這廚子並徒弟以及打雜的也有幾十號人了!

    百來個人,布菜台並著布菜台。

    因著明日大家還要值崗,所以桌子上並未有酒。夏粽做了幾道快菜,就沒想著壓軸。

    一盤大菜,錦繡鸞鳴。

    一盤中菜,魚躍龍門。

    一盤小菜,涼拌酸筍。

    逐西看了錦繡鸞鳴倒是滿意的點點下巴,其他的兩個菜那就不夠上架勢了。努努嘴︰“越發會躲懶了。”

    夏粽听了也只能一笑︰“今日回來累得乏了,您大總管就不能稍稍體諒?”

    “體諒也成,改日休沐了請雜家喝酒。”

    夏粽只能應了他。

    這一場接風宴明里雖然大家對著夏粽恭恭敬敬一如往常,但是在還沒有嘗到菜的時候,心里對夏粽還是起了懷疑的心思。

    這御膳房啊,從古至今就是一個競技場,有能者居之。如果廚藝說不上話,那即便是人脈再廣背後勢力再大,面上心上都不會服你。宴上,大家不動聲色的將夏粽出來的三道菜嘗了去。

    先是錦繡鸞鳴,這道菜雕工華麗,用料卻是簡單。不過鴿子肉佐上蝦仁。

    可是吃進嘴里,卻只剩下滿心的震撼。

    接著是魚躍龍門。

    魚是鯉魚。

    鯉魚肉質非常不錯!但是少用來做菜,比之其他的魚肉或有千秋,卻也是不及的。但是這道魚,腥味並未掩蓋,也不讓人反胃,反而將魚肉的至嫩至鮮發揮的沒有余地。唇齒之間仿佛有真的鯉魚躍然而上。

    最後一道……那粗壇子里一窩窩的涼拌酸筍。

    誒喲!

    看著就辣眼楮!

    這就跟平民家里吃的醬菜一般無二。

    可是動了筷子之後,他們心中陡然才醒了一個念頭,就算沒有錦繡鸞鳴沒有魚躍龍門,就這麼一壇子粗糙的很的涼拌酸筍也能打敗他們做的極盡精美的菜色。

    眼下對夏粽的恭維再一次真心實意起來。

    晚間宴會散了。自然有宮人收拾這些碗筷桌椅。夏粽同逐西王才元福,四人走在宮道上。秋日里月光冷清得很。

    夏粽開口道︰“剛才謝謝你了。”

    逐西擺手大氣︰“謝我做什麼?雖說是我要你做菜壓一壓這些心思活潑的廚子,但是你要是沒那個本事,這些廚子也不會服你。這都是你自己的功勞。”

    “那也還是要謝謝你給我尋了借口做菜,不然我剛一回來上灶台都沒個理由。”

    逐西听罷只道︰“那你可得請雜家多吃幾頓酒。”

    逐西這個時候又說道︰“這一次回宮可有什麼打算?”

    “自然是潛心研究廚藝,爭取更上一層樓了。”

    逐西和王才同時嘁了一聲,元福微微發笑。夏粽看著這兩個老不羞,也只能發笑了。

    王才道︰“七王爺如今在朝堂上如日中天,您背靠大樹,在這宮里啊,想必能一如從前。”

    夜風吹來讓脖子發涼,夏粽看著前邊兒的月光如水一般鋪陳一地,面上笑容不減,眼楮卻已經深沉下去。“希望如此吧……”

    這四個字仿佛是夜風里無心的感慨,一吹就散了。

    七王爺……唐皓……如今手底下只有四十萬的軍權。

    這軍權比不得南家和禹家。

    政權上也比不得太子在朝堂上有辛家的扶持。

    在後宮里!他無母妃,自然也就對後宮之事知道的要少上些,這成元到底還是皇帝說了算,而離皇帝最近的就是他的後宮了。

    而且他的名聲很是不好,在沒有接管冥獄司之前,文武百官明面上攻訐!接管冥獄司之後,文武百官背後里攻訐。他現如今是軍權不可比,不能隨便動用。人脈不能比!就連皇帝的帝心也不在他身上。看似如今風光正盛,實際上是荊棘開花面上繁華。

    甚至面上皇帝對他的容忍都不是百分之百的趨于對他手底下軍權的害怕,而是一種惡意的放任!

    讓他覺得自己可以為所欲為!

    然後讓他其他的兒子把唐皓當成一塊試金石!當成一塊磨刀石!

    夏粽對政治格局一向敏感,尤其是對人心格外敏銳。他回到莉香院將這樣的頭緒一一撕扯清楚,面上已經很冷很冷!眼珠子里幾乎都泛著冷光。

    可是……唐皓他自己知道嗎?

    一別經年不曾相見,如今的唐皓變成了什麼樣子?性格變得如何?他是一概不知。既然一概不知,他也就不能妄下悖論。

    夏粽躺在床上,摩挲著腰間的玉佩。

    這玉佩通體的溫潤,半點都不寒涼,是塊極好極好的玉。

    可是這玉的邊角地方有一個小小的缺口。不知道是怎麼破的。

    唐皓站在自家王府的院子里,穿著一件薄薄的單衣,露出蜜色的胸膛來,胸膛上兩顆鮮紅的茱萸也隱約可見。

    他院子里的秋桂已經開得格外的好看。

    粒粒如黃金,細碎如小米。

    桂樹開花香十里。

    望著樹梢上空的月亮,唐皓一向殺伐果決的臉龐仿佛也柔和了下來一樣。

    小安子在長廊上站了一會兒,才走了過來,手上拿著披風,仔細給唐皓披上了。給唐皓說道︰“宮里那頭的人來消息說,今日夏爺爺回來依舊住在莉香院里頭,還是元福公公伺候著。御膳房的大廚們燒了接風宴,今晚很是盡興。”

    唐皓卻是看著這院子里的桂花,自顧自的說了一句︰“我這院子里的桂花樹是從老山里移出來的,有百來年的樹齡了。不知道他喜不喜歡這上頭的桂花。”

    小安子瞅瞅這桂花樹上的桂花,粒粒燦金。

    “明天提把梯子來,我摘些桂花送去。”

    小安子︰“……殿下,這種事情下人來做就成了。”

    唐皓嘴角卻翹著滿心眼里高興︰“送他的東西得是我親自弄的。”

    小安子心里壓下那份洞徹主子心思的不安,低了頭去。唐皓也不曾發覺小安子的異樣,只瞅著那月梢上那盈盈可愛的桂花。

    ☆、惠妃召見

    秋日里第一回起了霜來,一大早冷得人脖子根上的汗毛都起來了。原本不大清醒的,被這寒意一浸,瞬間也就大腦清明了。

    元福端著盆子過來卻看到夏粽已經穿戴整齊,頓時就說道︰“您醒的真早。奴才記得五年前伺候您的時候,您還要多睡上一刻鐘的。”

    夏粽看著盆子里冒著熱氣的水,說道︰“這些年起得早了些。”

    又道︰“這秋霜已經到了,過些時日,打南方那邊運過來的早熟的柑橘也該到了。到時候可做點心罐頭一類。”

    “怕是要晚上一些時候,這些年來天災人禍的,南方受了不少損失,還沒有修整過來。”

    “那這晉安城外頭的田地里,過上一周,那些大白菜用來腌制什麼的也是最好不過的。”夏粽說的話題全在吃上頭,元福只覺得夏粽同以前微微有不同了。

    以前的夏粽不大會與他聊這些事情,與他說的事情大多是吩咐他去做一些事兒。

    想來這五年變化還是有的。

    “奴才著人留意著,過上幾日就選些好的送來。”

    夏粽听他這麼說,面上表情沒什麼變化,到屋里洗了手洗了臉,用帕子擦干了。這個時候逐西遣了一個小太監過來,提著食盒。

    “常喜公公來了。”元福喚了夏粽一聲。夏粽嗯了一聲,“讓他進來。”

    常喜跪地給夏粽見了禮。

    夏粽道︰“行這麼大禮?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廚子有個紅包群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