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09 誰也不能

009 誰也不能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又如何?”

    “如何?你還敢說!你多此一事,給大江國帶來多少變數?誰也不知道,先皇到底留沒留下什麼要命的東西。---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原來,她在你們心中,只是多出的一件事。

    穆遠的心一直往下沉,卻不想再多說,只深吸一口氣,“您想做什麼,隨您吧。她想做什麼,我自會想辦法阻止。”

    他眼神中透露著深深的疲憊,可下面的話,語氣卻極強硬,“但她的命,我一定要保。”

    “你!簡直不知所謂!如此執迷有什麼意義?她長得又不是很美,你怎麼就把她放在心上了!”穆定之大怒,花白胡子飛起,顯得面目有些猙獰。

    從前在軍中,他發火,連敵軍都要抖三抖。

    可是他的兒子,他惟一看中的兒子卻面色平靜,毫無退縮。

    那脾氣硬得,就像邊境的寒山屏。

    “你可明白,就算先皇還在,就算她看得上你,你也不能尚主!”穆定之換了語氣,有些苦口婆心,“安北侯府就指望你,我的衣缽也要傳給你,整個穆家都依靠你,你知道我不會讓你做個富貴閑人!一事無成的窩囊廢,我們穆家出一個就夠了!”

    大江朝文風盛,文臣的勢力也大,影響了全國的審美。

    文人們喜歡女人縴細柔弱,性格溫順。

    可趙平安卻常年運動,酷愛騎馬,因此身姿健美苗條,性格張揚活潑。所以在傳統意義上,真的算不上美貌動人。

    “總之,什麼都好。”穆遠的聲音淡淡的,還是那麼平靜。

    可語氣里,也還是有那麼一股子不容質疑,“就是一樣,誰也不能動她的命。我說得夠清楚吧?誰-也-不-能!”

    “不孝子!為了個女人,你連家先人祖輩,家國天下也不顧了麼?”穆定之又爆了。

    可是,又能怎麼樣呢?

    就算身為父親,就算同樣在尸山血海中滾過來,就算一般的鐵血無情,穆定之也只是氣到暴跳,卻又無可奈何。

    他深知,這個兒子讓他有多麼驕傲,卻也深知這個兒子有多麼說一不二。

    說做什麼,就必定要做到,就像戰場上的烈馬一樣無法馴服。

    氣極之下,他也只能用兒子最在意的東西刺他,“宮里的那丫頭到底有什麼好?讓你一聲不吭的從小喜歡到大。哪怕她心里惦記的是你弟弟,你也沒關系嗎?!”

    穆遠緊抿了唇。

    瞬間的沉默,就好像空氣都凝住了。

    “三郎要回來了?”但很快,他卻又開口,神情紋絲不動,“正好我還有事問他。”說完,向父親施了一禮,走了。

    背影,氣息,以及腳步都沒有變化。

    穆定之張了張嘴,徹底無語。

    他老穆家的墳頭是被人下了咒嗎?為什麼他的兒子們會這樣。

    長子自盡而死,對外只能謊稱暴斃。

    次子樣樣好,性格堅毅,上了戰場勇猛又機智,簡直是天生的戰將。

    可小時候看著還好,長大了不知為什麼變成了鋸嘴的葫蘆,一天到晚也見不到他說幾句話。這幾年還威嚴日盛,小小年紀就帶了煞氣,大熱天能把人冷出三丈外。

    誰也猜不透、看不清遠兒的心思。

    只有他知道,平安大長公主就是他的心思。

    幼子呢?就是個忤逆子,除了長相沒有任何可取之處,當年若沒有生下這混賬就好了。

    幸好,這個朝堂他還能做一點主,只要平安大長公主不成為絆腳石。

    不過,他今天探到了遠兒的底限。

    至少趙平安不能直接死在他手里,這樣遠兒才不會跟他翻臉。

    他就這麼一個兒子可指望了,可不想父子離心。何況,還是為了個無足輕重的女人。

    穆定之想著,嘆了口氣,憤然把長刀摜在地上。

    那鋼口極好的利刃唰的一聲,直直穿入青磚地,兀自顫抖個不停。

    而在他看不到的羽林居里,穆遠正穩穩坐定,直到連貼身侍衛也譴下去,他才以右手按住左胸,露出痛楚的神色來。

    平安喜歡三郎?!

    怪不得她從來對自己不假辭色,似乎還有點怕。

    可是,也怪不得她會喜歡三郎。滿東京城,不喜歡三郎的姑娘很少吧?他只是個武夫而已,不會討人歡喜。

    其實,之前他就有所懷疑,卻不願意相信,直到父親這麼明馬明槍的說出來。

    這就像硬傷,宛如刀子直劈過來,破了他的皮肉,斷了他的經脈,疼得直入骨髓。

    此時心里更仿佛扎了根刺,偏偏又拔不得,踫一踫都會鮮血淋灕。

    那不如……就放著吧。

    悄悄把她放在心窩里那麼多年,生生的也摘不去,那無論如何,他要讓她好好的活著。

    或者,還能活得快樂一點。

    想著,他站起身,按動機關,打開牆上的暗格,取出那只顯得有些古舊的女子妝奩盒來。打開,深深凝視里面的東西,眉頭越皺越緊。

    最近的事情越來越詭異了,先帝駕崩那天,他做了個怪夢。

    夢里,到處都是血,到處一片灼目的紅。

    平安就站在那片血紅之中,對著他一直哭,一直哭。

    眼淚滂沱,卻始終無聲。

    她得多難過,才會那樣!

    就算是在夢里,他也痛得心如刀絞,就那麼痛得醒了過來。

    可是,夢中的情景卻極為清晰真實,且揮之不去。

    醒來,盒子里的東西莫名其妙的只剩下一半了。

    他肯定這盒子沒人動過,所以他猜不透這是什麼情況?

    他只感覺,他和平安之間發生了什麼,可又了無痕跡。他不得已用了笨辦法,排查一切與她有關的消息,結果發現果然有人要暗害她,先後兩次!

    當時,他心膽欲裂,因為她遠在東京之外,和三郎在一起。

    他怕救不了她!

    然而就在他要趕往西京的時候,在御街上與她相遇。

    天可憐見,先皇護佑,她似乎無意中躲過了第一次動手,他也才有可能阻止第二次。

    可是,娘留給他的遺物怎麼會變了呢?和他的夢有關系嗎?

    為什麼很多事他覺得似曾相識,卻又完全不同了呢?

    他到底是陷入了什麼可怕的夢魘,是始終醒不過來,還是那血淋淋的一切都過去了?

    “平安……平安……”情不自禁的,他喃喃念出這個名字,這個封號。()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