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10 親兄弟

010 親兄弟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猛然之間,趙平安從噩夢中醒來,驚出一身冷汗。---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到處都鮮紅得刺眼,那種溫熱的血液噴濺在皮膚上的感覺。

    甚至,在醒來後都記憶猶新,害得她下意識地抹了抹臉。

    穆遠死了,穆耀也死了。

    到底是誰?誰殺了他們!

    她哭出來,盡管拼命壓抑也哽咽出聲。

    為什麼那麼傷心呢?

    好像五髒六腑都被一只看不見的手硬生生地挖出來,掏空了,翻轉了,再放到寒冰上去凍,再再一石頭敲得粉粉碎。

    那種痛,瞬間化為千千萬萬片,怎麼也收拾不起來,卻揮之不去。

    她分不清到底為誰哭,可這夢真實得就像發生在昨天,令她全身發寒,深入靈魂深處。

    不是前世吧?!不是她的某部分記憶反應在夢中吧?!

    那說明,她前世就與穆氏兄弟有瓜葛,與他們的死有關。

    或者,他們因為她而死。

    否則她為什麼會記起這個?

    “公主!公主您怎麼了?”外面的緋兒听到動靜,掀起了沙帳,美麗的臉上滿是擔憂。

    “噩夢而已。”趙平安抹了又一把臉,滿手心全濕了,也不知是汗還是淚。

    “不該讓您吃了東西就睡,胃里停了食。”緋兒快手快腳的擰了塊溫熱的帕子來,“我之前听唐太醫說過,胃經不暢,血流不到腦子,很容易做胡夢的。”

    “以後一定听你話,吃了東西先溜達一下。”趙平安不怎麼真誠的隨口道。

    在身邊人面前,她一向隨和不拘禮。

    只是剛才在後苑的花園演了一出戲,本來就沒吃飽飯,回來就更餓,就把那些點心全吃了。吃完了自然犯困,沒想到最後是給嚇醒的。

    不過看看窗外明媚的下午時光,忽然又感覺內心有了力量。

    既然重生了,她就一定可以改變某些東西。

    不然,老天放她回來干嗎呢?

    天生我才必有用,懂?

    就像這個噩夢,總會醒來的,然後就會找到辦法。

    畢竟,所有事情都還來得及。

    這一世之初,她只記得花三郎。

    因為皇兄仙去之前,她正和這位有名的風流才俊混吃混喝,仿佛還很開心的樣子。

    但遇到穆遠並調查他的背景之後,她愕然發現這二位居然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

    花三郎大名穆耀,是安北侯的幼子。

    不像其父兄,他不習武,卻從了文。而且年僅二十歲就號稱書畫雙絕,在號稱才子遍地的東京城,也是眾人仰慕的翹楚。

    只因為母親姓花,他所有作品的落款都是花三。

    久而久之,大多時候,主要是非正式場合,大家都叫他花三郎,反倒陌生了本名。主要也是因為他本人,確實與以軍功立世的穆家有點格格不入吧?

    他母親花氏是繼室,外家是關外歸順的大族,也封了爵位的。

    只是他母親和穆二郎穆遠的母親,安北侯的結發妻李氏一樣早逝。

    說起來,穆定之算是文武全才,打仗從政樣樣精通,卻有克妻的名聲。

    好在,他老人家也沒再繼娶下去。

    也是趙平安才重生時記憶混亂殘缺,所以很久後才弄明白花三郎和穆遠的關系。

    穆家的長子已經去世,僅剩下兩個嫡子。

    有道是父子同心,如果老穆有心與她作對,穆二郎為什麼救她?

    而她又整天追著穆家老ど花三郎到處跑……

    天哪,太亂了。

    趙平安按住額頭。

    “公主,您頭疼嗎?”緋兒立即很緊張,“不然,叫唐太醫過來看看?”

    “那倒不必。”趙平安搖了搖頭,忽而又笑了下,“但唐太醫那條線要牽好,反正我看他還挺樂意被牽著的。”

    緋兒白玉般的臉微微透出紅暈,又馬上正色道,“公主,您懷疑先皇他……”

    趙平安心里一痛,但面上半點不顯,只搖了搖頭,“我從沒懷疑過皇兄是為人所害,他身子雖然弱,性子卻強。弒君?”

    想著皇兄的臉,她油然很生驕傲感,“沒人敢!”

    “那您為什麼一直在太醫局偷偷地查呢?”緋兒不解。

    “偷偷摸摸的才好呀,那樣各方勢力才會發現。做得太明,不就假了嘛。”

    趙平安拍拍緋兒的手,“雖然我斷定沒人敢對皇兄對手腳,可總會有人心虛,難免動一動。動了,咱們正好查出太醫局里都有誰的人。”

    皇兄走了,她的頭上再不會隨時隨地有一把大保護傘罩著。可為了皇兄的遺願,她又必須留在宮中。

    衣食住行,生病用藥,任何一處不小心都會送了命。

    不過,她的舉動倒也不是毫無收獲,至少知道了皇兄提前離世也是有原因的。

    九哥兒頑劣胡鬧,因皇兄夸獎十四哥兒勤奮好學,就把那孩子埋到地里,只剩半截身子在外面,還澆了冷水,說要種出個小學究,害十四哥兒大病一場。

    皇兄氣得要親手杖責這兒子,葉貴妃大哭大鬧。

    晚上,皇兄吃著好好的飯,突然就栽倒了。

    趙平安明白,這是典型心髒病發作的癥狀。

    皇兄是胎里帶的心疾,繼位後又太過操勞。

    她回宮後查過脈案,本以為皇兄經過多年調理好了些,哪想到他一直強撐。

    其實,皇兄每天都被疾病折磨得很難受,只是從來不讓她知道,怕她跟著揪心。

    所以這次心疾突發,皇兄是油盡燈枯,但葉貴妃的吵鬧也是誘因。

    為此,她怎麼能不恨葉氏?

    她連自己都責怪,怪自己粗心,不知道皇兄的辛苦。

    為什麼沒有多注意呢?為什麼沒有為皇兄多分憂?甚至皇兄走的時候,她還在跟花三郎玩笑。

    她只是唯獨不怪九哥兒,他才多大呢?

    還有一件怪事是她不能釋懷的︰她重生了。

    可是,常言道︰死而有生。

    就是說之前的她必須死,才能有她重活的一日,這是正當的邏輯。

    可是,當時她跌下馬後,明明被穆遠救了,不但沒有摔斷脖子,身上連點皮也沒破,何談重傷而死呢?

    “你還記得嗎?”她微微冷笑著對緋兒說,“我才回宮時的情形?”

    “怎麼不記得?”緋兒的臉色立即變了,很後怕的樣子,“您才下馬就嘔血不止,還是黑血,一晚上暈過去四回,太醫局也找不到人,差點嚇死我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