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13 情殺

013 情殺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平安,好久不見。---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他笑得那麼好看,令趙平安手臂上都起了雞皮疙瘩。

    不像穆大將軍,全身都冷冰冰。

    花三郎的氣場,就如同十里春風,燻燻欲醉。

    “也沒多久吧。”趙平安心神激蕩了下,但很快就恢復平靜。

    不過,她又覺得自己的態度不夠“平常”,于是又著補了一句,“話說,你怎麼才回來?”

    花三郎幾不可見的挑了挑眉,隨後溫煦地答,“先帝大行,若非要命的事,我怎麼可能不趕回來?實在是因為你離開西京後,我立即帶人去追,哪想到半路卻遭人暗算,差點就丟了小命。直至十數日前,才能行路。”

    他的語氣雲淡風輕,仿佛說的是不相干的人,可趙平安卻吃了一驚,愕然看向他。

    他站在那兒,身姿不如他哥哥高壯,卻如修竹挺拔俊秀。而如今,面色是有些不好,盡管他極力保持儀態,也帶了些病容。

    可是怎麼?他也遭人暗算?這麼巧!

    不,不可能只是巧合吧?下手的是是誰?到底是什麼目的?是單獨事件還是跟她的中毒同出一轍?

    安北侯的幼子,照理沒什麼人敢隨便針對。

    而且,他平時就是琴棋書畫詩酒茶,若非在女色問題上比較像高嶺之花,簡直就是純粹的花花公子。跟朝局,跟各方勢力都沒有一丁點的沖突。

    除掉他?沒理由啊,還給自己招禍。

    除非……是情殺!

    當時她記得正和花三郎在一處,身為先皇寵愛的長公主,想要得到這個男人也必定比別人更有優勢。若皇兄還在,不過是一紙御賜婚書。

    那他是不是因她而受連累?畢竟“得不到就要毀掉”的瘋子還挺多的。

    可笑的是,她中毒會不會與朝政無關,也是“莫名其妙”的感情問題?那這些日子她查來查去,就是白白浪費腦細胞了。

    現今事業線就已經夠讓她煩惱的了,如果再加上感情線,簡直亂了套,這讓她感覺自己的智商瞬間就有點要下線。

    “怎麼了,頭疼?”花三郎兩根微冷的手指,輕輕按在趙平安蹙緊的眉間。

    秋香看到此情此景,簡直心花怒放,差點抿嘴笑起來。

    她真為自家公主高興啊。

    果然吧,謫仙一樣不可接近,只能遠觀的花三郎君是喜歡自家公主的。本來麼,誰能不喜歡自家公主呢?那樣的男人必須是傻瓜。

    可趙平安卻是身子一僵,下意識的向後錯了半步,躲開了那玉白縴長的手指。

    花三郎看起來溫暖明亮,手卻是冷的。

    他哥哥穆二郎看起來仿若移動的冰山,但手掌卻寬大溫暖,似乎能炙燙到人的心。

    咦,好奇怪,他們兄弟給的感覺,以及自身的氣質都如此分裂和極端。

    趙平安甩了甩頭,沒留意到花三郎目光中幽光一閃,似疑惑,又似思索。

    “沒事,我只是听說你遭了暗算,很意外罷了。”趙平安為自己的失神找了個借口。

    “只是意外,難道不心疼麼?”花三郎彎下身子,驀然靠近,鼻尖幾乎撞上趙平安的。

    “我中了毒鏢,毒隨血走,若非及時護住心脈,此一生,恐再無與你相見之日。”他的氣息急促又輕淺地噴在趙平安的臉上,“這樣,我可怎麼辦?你可怎麼辦?”

    他的聲音低沉,語氣帶著說不出的繾綣,甚至還有一絲真實的絕望,听得趙平安整顆心都似乎蜷縮了起來,茫然撞入他星眸中。

    是啊,怎麼辦?

    上一世他也是死了的,被利刃貫穿了前胸與後背。白色長衣上染開大朵的血花,居然給人艷麗無匹,死狀淒美的感覺。

    那張仿佛不染塵俗的臉上,斜橫著一道猙獰的傷……

    不知是誰動的手,居然這樣狠法。

    “麻煩離遠一點,你擋著我呼吸了。”趙平安渾身的窒息感只是片刻,很快清醒過來。

    花三郎站直了身子。

    但這一次,他眼中很快滑過的玩味之意沒逃過趙平安的眼楮。

    她心里一凜,連忙做出嬌羞又驕傲的樣子,垂下眼楮道,“先帝才仙去,這宮里到處都是葉貴妃的眼線,你……留意些吧。”

    花三郎這種態度,仿佛他與她之間有些什麼曖昧不清的事情,可她卻記不起來。

    免不得,要按照原設定偽裝一下。

    不過她很不習慣這種親近,這一點讓她產生了懷疑。

    因為身體永遠是忠實于心靈的,心和大腦會騙人,軀體卻不會,肌肉記憶很難改變。

    曾經關系密切且彼此喜歡的男女不應該有接觸的抗拒感,還是出于本能的。

    這是不是說其實他們並沒有特別的親近?

    既然如此,花三郎的行為就值得商榷了。

    仔細想想,老穆家的男人都一幅讓人猜不透的樣子。

    穆定之表面上是站了葉貴妃,實則呢?

    穆氏兄弟對她的態度也很奇怪,一個似乎刻意親近,另一個卻有心疏遠……

    還有,她失憶後對他們兩個的死卻反復記起,這與她,與整個朝局有什麼關系嗎?

    “那只鏢有沒有傷到你的要害?”她在意的,反而是那個毒。

    “只是外傷。”花三郎又往前挪了半步,動作和神態都極自然,仿佛他們之間的安全距離本來就很小。

    然後,他又側過身子,擋住花園的一側小徑,似是提防有人窺探,並極快的抓住趙平安的手,按在他的胸口上,“不過為了拔上鏢上的倒刺,把皮肉翻了過來,只怕心上要留疤。”

    心上!不是身上嗎?

    嗯,這一語雙關的說法簡直了。

    夏季衣衫本就單薄,趙平安的掌心就這麼透過花三郎月白色長衫,感覺到他溫熱的身體。

    “傷口這麼大面積,是毒發所致嗎?”她皺眉問。

    冷靜得像一名醫者,而不是懷春的少女,並不著痕跡的抽回手來。

    花三郎挑了挑眼梢,意味深長,“聰明,一猜就中。”

    “什麼毒?”

    “未能查知。”花三郎轉過身,衣擺的下緣劃出優美的弧度。

    “怪的是,隨行的御醫和我的護衛忙著救我的命,沒注意那鏢怎麼就丟了。”他眯起了漂亮的眼楮,“不然帶回東京,這宮里淨是能人,未必找不到源頭。”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