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16 兄友弟恭

016 兄友弟恭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宮里哪有真正的男人?”葉貴妃瞥了妹子一眼。+++女生必上網站 www.ck101.tw

    “花三郎不是常來常往?”小葉妃哼了聲,“真成了事倒便宜她了,不正是她心心念念的人?可惜了的,那般模樣氣度的侯門公子呢。”

    “別打這樣的算盤,花三郎可不是好相與的。”葉貴妃哼了聲,“他看著軟和,其實心思難測,真以為能當槍使嗎?安北侯府的人,沒一個省油的燈。”

    “那不會在外面找嗎?”小葉妃鍥而不舍,“若是個乞丐才最好。 ,最高貴的大長公主和最低賤,腳底泥一般的男人,想想就暢快呢。”

    “動動腦子,找個乞丐來,不是擺明平安遭人陷害了嗎?”葉貴妃瞪了妹妹一眼,“還是要樣樣般配,外面的人才會相信是她自己願意的。”

    “不好找呀。”

    “慢慢來,正好過了這陣風頭呢。再說,弄個大活人進宮,也要好好安排。”葉貴妃揮揮手,“你先回去吧,別胡亂生事。平安若是隨意好擺布的,我也不用費這個神。”

    小葉妃點了點頭,卻沒有吭聲,顯然是不太贊成姐姐的說法。

    葉貴妃也沒理她,由著她慢慢離開,心里卻盤算著妹子的打算,覺得真的可行。

    她生平最恨的,就是先皇把平安當成女兒那樣疼愛,還親自教養。

    對于一個父親來說,還有誰能超過女兒在他心中的地位呢?可是她不能做唯一,就要做第一。既然做不到,就恨死了那塊佔了第一位置的人。

    她要那個人活得淒慘無比,才能夠心里快意。

    為此,她不能讓趙平安好過!哪怕,她的相公已經死了。

    “花三郎……穆耀……”她喃喃念著這個名字,“到底可用?不可用?”

    而此時,被葉貴妃念叨著的人,花三郎穆耀,已經回到了安北侯府,自己的“家”。

    只不過同穆遠一樣,他的人到了府里,心里卻想著皇宮里的趙平安。

    那女人和從前不同,仿佛換了個人似的。

    雖然她向來是直接爽朗的性子,不太像大江女子那般容易扭捏嬌羞。甚至她還說過,男女互相傾慕是正常的天道人倫之類的話。

    這話驚世駭俗,可她說得坦蕩極了,反而令人感覺不到半點輕浮。

    另外,雖然他也並不確定她是像其他女子那樣迷戀他,喜歡他,還是單純覺得追著他四處跑很好玩,是閑得無聊找點事做。

    但,以前他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靠近,她倒是會高興的,臉頰也會發紅,眼楮也會發亮。

    可剛才他做得那麼明顯,她卻根本沒有反應,甚至抗拒。

    出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嗎?一個人的態度,在短時間內怎麼會變化這麼大?

    還有,他仔細瞧了。

    平安好似長大了許多,眼中神采和行事風格盡管還是那樣大方,又透著慧黠,可卻有洞悉一切的奇怪感覺。

    既然如此,她的神情中為什麼還似乎帶著點迷惑呢?

    太矛盾了,矛盾到他不得不懷疑。

    先帝大行,他才不會像其他在京的臣子和勛貴子弟那樣奔喪守孝。所以,平安接到噩耗離開後,他本想尋個借口在西京待一陣子,離開這外表繁華金玉,內里髒污橫流的東京城。

    可他,是真的中了毒。

    只不過不是鏢毒,是食毒。

    身上的那塊疤,是為了救命時放血所致。

    他不和平安說實話,是因為那是他的秘密!

    他被毒死了!

    是啊,他死了。

    現在想起來,他還是會笑出聲來。

    死亡,原來是那種感受。

    那利刃刺入他的身體,居然不疼,只是涼絲絲的,仿佛他的靈魂都透了個大洞。他所有的愛與恨,曾經擁有的和失去的,渴望的和背棄的,都這樣流走了,怎麼也留不住。

    死對于他來說,真的就是那麼一回事。

    他不留戀,反而覺得解脫。

    他不甘的,只是殺掉他的那個人。

    為什麼?憑什麼?!到頭來,他還是一枚可有可無的棄子嗎?

    所以他大罵蒼天不公!他願意全身心和整個靈魂都零落成灰塵,堵上上蒼之眼。既然看不到世間疾苦,上蒼要眼何用?!

    他心中高叫著不服!就算下到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翻身,他也是不服!

    他想打上閻羅殿,問一問天道是什麼?

    天道不應該是虧欠的,就該贖回,輕視者,傷害者,也會嘗嘗被輕視和傷害的滋味嗎?

    為什麼不是這樣的!

    然後一睜眼……他又回來了。

    他的隨扈、僕從都以為他命大,是從鬼門關上滾了一遍。

    豈不知他踏過了死亡之門,卻又讓無形之力給推了回來。

    他不知道老天這是什麼意思,他也不想知道。

    這就好比下棋,他已經知道這局棋的每一個路數和截殺。所以他可以下先手,選擇另一個路數,看看會有什麼樣的結局!

    “三郎。”醇厚低沉,卻又冷冰冰的聲音在他的背後響起。

    穆耀頓住腳步。

    不用回頭,他就知道那聲音屬于誰。

    呵呵,明明心里熱的,血是滾的,卻偏偏披了個冰冷的皮囊,也不知要掩飾什麼。

    所以最後那樣慘法她是活該啊。

    和他的死比起來,二哥的情況比死還慘一萬倍吧?不過,他也不怎麼同情就是了。

    “二哥。”穆耀回頭。

    眼前的男人高大如山,沉靜如海,被漸黑的天色襯著,是那樣真實的存在。

    這再度提醒穆耀,倒霉的前世已經過去了。

    眼前這個,不再是那個被鮮血浸泡著,卻在臨死前對他露出笑容的人。

    穆遠是真的,他穆耀也是真的。

    這一世,他要好好和老天斗一斗呢。

    “何時回來的?”穆遠接著問。

    兄弟兩個習慣性地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免得彼此尷尬。

    “中午才入京,還沒來得及回家,先被召去宮里了。”穆耀規矩的答。

    好一派兄友弟恭的場面啊。

    “嗯,正好傳飯,去和父親一道吃吧。”穆遠說著,越過三弟,向前走去。

    “二哥不問問我,為什麼滯留西京嗎?”穆耀跟在後面,看似隨意地問,實則有點挑釁。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