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17 我要尚主

017 我要尚主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不是中毒了?”穆遠答得輕描淡寫。(((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穆耀差點嗤笑。

    看吧,他那個爹對他從來不聞不問,估計他死在外頭,尸骨爛成泥也不會注意到。

    倒是他這個二哥,似乎“關心”他得很,戒備得很,什麼都逃不過他的眼楮啊。

    “二哥不擔心?”

    “不是沒事了?”

    “是沒事了。”他最恨的就是二哥的這種態度。

    運籌帷幄,一切盡在掌握卻毫不在乎,透著居高臨下的高傲感,視人命如草芥。

    仿佛他的命,于二哥而言,就是一句話,甚至一個字。

    仿佛他的秘密,他的命運都在安北侯穆家的掌控之下。

    真能耐!真本事!呵呵!

    可惜啊,以後不一樣了。

    “二哥請。”看到穆遠停下腳步,半轉過頭看他,穆耀做了個“請”的姿勢。

    他姿態優雅,神情雋淡,如玉的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明若春溪。若周圍有姑娘圍觀的話,一定會小聲尖叫出來。

    可是,他卻寧願擁有二哥那刀削斧鑿般的側臉,高山冰霜般的殺伐之氣,就算是和他對比也偉岸的身軀。

    因為他這般模樣,也有可能“有人”不喜歡。

    穆遠嗯了聲,前面先行。

    兄弟倆就這般沉默著,很快來到花廳。

    穆定之已經坐在里面了,見到穆耀的時候,神情微微一頓,卻沒多說什麼。

    穆耀恭敬的施禮,心中的天光卻暗了下去。

    有時候他倒希望父親把對他的不滿爆發出來,至少證明他是被在意的。

    武大將軍天天拎著棒子,在東京城滿大街追著兒子跑,還時時狠揍一頓,那是恨鐵不成鋼。可他爹呢,根本把他當成一塊廢鐵,連看一眼都懶得。

    于是一餐飯也這樣沉默的吃,不知道的,還以為對坐著的,是死人牌位。

    而且在戰場上習慣了,穆定之吃得極快,倒是穆遠吃得雖多,卻儀態極好。

    “你們慢慢吃。”穆定之放下筷子,要起身。

    因為時間短,給不了穆耀太多時間考慮。不過他已經考慮了整整一世,倒也胸有成竹。

    “父親,您稍坐,兒子有話說。”穆耀攔道。

    穆定之皺了皺眉,顯得有些不耐煩,卻還是坐下了,“有什麼事?快講。”

    他沒被幼子那認真而正經的神情迷惑,這小子打小做什麼事,哪怕是氣死人的壞事,也是這樣一幅大義凜然的神情,做惡時也把態度擺得光明正大。

    “我要娶平安大長公主。”穆耀穩穩當當的拋出驚雷。

    一字一字,說得清楚異常。

    叮的一聲,穆定之把手邊的空碗踫到了地上。

    這件事確實大出他的預料,以至于開始時他以為沒听清,隨後就驚住了。以他在朝堂和戰場上的指揮若定相比,可算得上是失態。

    隨後,他雜了些白色的濃眉就慢慢皺起,這證明他要發火了。

    “你胡鬧什麼!”他斥道。

    “我沒胡鬧,父親。”穆耀和穆遠一樣,從不害怕父親怒氣沖天的樣子,“我覺得我說得夠明白了,我要尚主。”

    如果說吃飯時只是沉默,此一瞬間算得上是靜默了,詭異的靜默。周圍,似乎連可供呼吸的空氣都被抽走,形成真空地帶。

    穆定之看著幼子,總覺得穆耀眼神中的篤定與平時帶點挑釁的樣子不同,迅速冷靜下來。

    “理由,給我一個理由。”他壓低了聲音道,“如果不能說服我,我是不會任由你想怎樣就怎樣的。新朝初立,局勢復雜,容不得你瞎攪和。”

    “听說大長公主手中,可能握有遺昭。”穆耀開門見山到令人發指。

    這種事也拿出來在飯桌上隨便說,照理,應該是在半夜里的書房秘密談及。

    好在,穆氏父子吃飯都是戰場上的習慣,不用人在旁邊侍候。丫鬟們把菜品搬上來,就都撤到屋外,至少十步之遠了。

    但盡管如此,穆定之還是下意識地瞄了瞄四周。

    “誰也不知道遺昭上寫了什麼,大長公主聰明,又對此事只字不提。”穆耀語氣緩慢地接著道,仿佛在閑談,而並非說的這種能讓東京城暗潮洶涌、甚至血流成河的話題,“她就好像手中握著件大殺器,沒人算得清她要往哪邊揮。誠然,她自己凶險,可就算是自傷,也會傷到旁的。逼迫?哈,誰不知道她那惹急了就一拍兩散的脾氣。她豁得出去,其他人呢?”

    “你想說什麼?”穆定之的眉頭皺得更緊。

    平時這個幼子對政事一點興趣也沒有,今天怎麼了,突然提起朝局?

    且,似乎話里有話。

    “這樣的殺器,與其讓別人掌握,不如落在自己手里。”穆耀冷靜到無情,“葉家,不就試圖把她控制住嗎?不然怎麼把她困在宮里,外人輕易不得見?”

    “你想讓穆家插手?”穆定之不自禁的有點懷疑,隨即哼了聲,“想得天真!大長公主看似弱質女流,以前是個萬事不管的性子。可她深得先皇信任寵愛,那性子養得不僅是聰明啊,是根本不會任人擺布。你想插手,她會先斬斷你的手!”

    “可她,畢竟是個姑娘家。”穆耀的唇角輕翹,彎出個自信的弧度,“姑娘家,總是要嫁人的。她那樣看似隨和,實則驕傲的性子,但凡動了心,就會死心塌地吧?”

    “你是說?”又靜默片刻後,穆定之吸了口氣,眼楮有些發亮。

    對啊,為什麼他就沒想到呢?

    是他長年泡在戰場和朝堂上,心中全是大計,人又老了,倒忘了這些兒女情長才是控制一個女人的最好手段。

    真是一葉障目!

    三郎提得好,縱然他之前沒做過這般打算,別人卻未必。

    以二郎那樣強硬的性子來說,說不能殺,他就不能動趙平安。而且,既然已經失了殺之的先機,遺昭的消息一出,互相角力的各方就互相僵住,反倒動不得手。

    既然如此,真不如把大長公主攥在自己手里。

    先皇猝然大行,朝臣們完全沒有準備,迫不得已,倉促之間迅速站隊。之後思及自己的利益,必定有所動搖。

    支持葉貴妃,扶了尚宸上位的縱然佔了大多數,重中之重卻只有四位權臣。等新帝登基之後,誰是首輔還用說嗎?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