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18 若兩情相悅

018 若兩情相悅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必定是葉家!

    他穆家為大江朝拋頭顱、灑熱血,熬到家族凋零,他穆定之文武齊備卻比不過一個裙帶之臣,讓他怎麼能甘心呢?

    但若大長公主進了穆家就不一樣了!

    反正幼子不成器,根本就派不上用場,倒不如做了這枚現成的棋子。(((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難得的是,是耀兒自己提出來的。

    而不管有沒有那道傳說中的遺昭,大長公主都代表著先皇的意思。有趙平安在手,對上宮里那位和葉家,也算是增加了籌碼呀。

    權衡利弊,幼子這廢子終于有了用處,成了一處活氣。同時讓大長公主成為穆家人,他進可攻,退可守,葉家也不敢與他為敵的。

    “此事現在不宜提起。”穆定之深吸一口氣,面上並無喜色,但神情柔和不少,“再怎麼著也得等國喪期過了。”

    他沒有直接答復,但話中意思卻是明顯︰他答應了,樂見其成,但要穩當著辦事。

    “兒子省得。”穆耀卻有意的喜形于色,好像心想事成後對父親充滿感激。

    穆定之看著突然變成順毛驢的幼子,心中有點暢快。

    “你自己願意就好。”他似無意的以自己的左手撫著右肘,動作極慢。

    他的右肘受過箭傷,導致無法靈活運用手臂。久而久之,倒形成了一個習慣︰在心里算計什麼的時候,總會有意無意做這個動作。

    若是算計得深,動作就越是緩慢,只有最親近的幾個人才知道他這個毛病。

    “大長公主與先帝感情深厚,肯定要守滿孝期,至少也得一年半載。還有啊,她身份高貴,就算定下婚約,籌備也要不少時日。算來算去,至少要快三年上才能成樣,那時她都二十多了,你可願意?”嘴里說得淡定,可連這麼細節的事都想到了。

    可見,他對這個提議有多滿意。

    “父親,我喜歡她。”穆耀肯定地道。

    所以,不介意等上三年,娶一個“老”公主。

    啪的一聲響,旁邊傳來瓷碗碎裂的聲音。

    穆定之與穆耀說得高興,可以說父子二人從未這樣融洽過,仿佛把沉默著的穆遠當成了一塊沒有感情的石頭。

    然而,此時這石頭碎裂了。

    確切的說,他面色不變,可是卻下意識的捏碎了飯碗。

    鮮血,混著雪白的米粒,滑過他修長有力,骨節分明的手指,就沾在他的掌心。

    “遠兒,你退下吧。”穆定之皺眉。

    他故意要在飯桌上討論,正好借機斷了次子的念想。但兒子如此失態,他還是很惱火。

    “還沒吃飽。”穆遠隨意用絲綢桌巾抹了抹手上的血,動作和神情都很僵硬的又添了一碗飯,就坐在那兒繼續吃。

    盡管他食不下咽,味同嚼臘。

    但他要听著,到底听听他們要把平安怎麼樣?

    瓷緣鋒利,手掌和手指上的割傷很深,很疼,可這點痛和戰場上、和他此時心上的傷口相比,真的算不得什麼。

    如果听前面的話,他心里還只是震驚,很想立即發作怒氣。後面听到三弟說出那句“我喜歡她”的時候,他的心就一直向不知名的深淵里墜。

    倘若平安與三弟兩情相悅

    他穩定的坐在那兒,但其實再也沒听到父親和三弟說的任何話了。

    直到這餐飯艱難的吃完,穆定之“老懷大慰”的離開,穆耀的聲音才在他耳邊響起,帶著些諷刺的意味,“這就是廢物的好處了,對你沒有期待,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二哥你一直做他最心愛的兒子,卻連婚事也不能自己做主,可憋屈嗎?”

    穆遠站起身,微微搖頭,“世間事,沒誰能完全做主的。”

    “怎麼講?”穆耀笑了下,聲音有點尖刻。

    “平安大長公主是個極驕傲的人,她不點頭,那就誰說也沒用。”穆遠悄悄吸了一口氣,壓下心里蔓延的痛,“你與其說服父親,不如讓她心悅。”

    “你也這麼想的嗎?”看穆遠邁步走向門外,穆耀追上兩步問。

    “我想什麼?”穆遠回過頭。

    兩兄弟就這樣對視著,一個眼中有火星,另一個冷風相對。

    半晌,穆耀才輕輕吐出兩個字,“平安。”

    見穆遠抿了唇,又著補道,“二哥,不用掩飾了,你心里惦記的始終不就是她嗎?”

    所以二哥這樣的天之驕子拒絕了多少高官貴族的聯姻之請,為此與父親硬扛到今天。

    說起來,他今天還做了父親的幫凶呢。

    “所以,我不會容許你傷了她,把她當成利益去交換。”穆遠一字一句,說得明白。

    可是他回答得太直接了,甚至帶著一些光明磊落,絲毫不為暗戀難為情,倒把穆耀給鎮住了,一時接不上話。

    直到穆遠再度要走,他才再度追上,“你就這麼承認了嗎?”

    “為什麼不能承認?”穆遠說得坦然,“她喜歡誰是她的事,我喜歡她是我的事。這兩件事毫不相關,我也不會以此為恥。”

    “那你為什麼”

    為什麼不讓她知道?為什麼上一世都到了那般地步,卻還讓她蒙在鼓里?

    穆耀差點脫口而出。

    幸好,忍住了。

    撞上穆遠詢問的目光,他連忙轉了話風,又變成平時斯文有禮中透著鋒芒和挑釁,還有幾分玩世不恭的神情,“從小到大,你什麼都勝過我。唯有這次,我的親二哥,我會跟你爭到底的。我,穆耀,一定要得到她。”

    他以他前世的死,他的血來發誓。

    可穆遠點了點頭,也不知是應戰還是無所謂的意思,總之就這麼走掉了。

    時間如流水,很快到了盛夏。

    趙平安本來還有點擔心,怕穆耀纏她。畢竟,那天的親近表現得如此明顯。

    追求姑娘麼,哪有不獻殷勤的道理。

    為此她還有點煩惱,因為她現在真沒有那個心思,又不像顯得太過無情。

    一次解決一件事,她目前的首要目標就是脫困。

    然而穆耀卻大出意料的再沒來撩她,宮里倒是常來常往,卻從不踏足玉華殿,害得秋香快急死了,差點替她家公主站成望夫石。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