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19 藏了個男人

019 藏了個男人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趙平安不知道這是穆耀一時風流自持,隨便勾搭下女人,還是欲擒故縱之法。(((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她只是納悶了幾天,因為事情脫軌,不在她的算計之中,但隨後也就把這事扔到脖子後面去了。

    最近她看似清閑,每天不是把未來的新帝尚宸拎來修理一番,就是翹著腳養身體,實則一直積極做著準備,尋找著前世的那個契機,好好加以利用。

    “剪刀和石頭滿京城亂轉,什麼奇怪的地兒都去,什麼奇怪的人都見,什麼奇怪的話都說。”敏夏口齒伶俐的給趙平安講,“哎喲,屁股後面跟著一串人。那兩個小子促狹,有好幾次把身後的尾巴繞到一起,那幾拔人差點暗地里打起來呢。”

    趙平安搖著扇子,一邊笑,一邊把桌上子那只尺大的白瓷缸里的碎冰抓了兩塊,丟進嘴里,咬得咯吱咯吱響。

    天已晚了,跳動的燭火把冰塊映成橙紅色,看起來好像芒**激凌。

    緋兒正就著燭火坐在旁邊繡鞋樣子,見狀連忙撲過去,把白瓷缸抱走,又是嗔怪,又是抱怨道,“公主腸胃不好,唐太醫不是讓您不能貪涼嗎?這個冰是放在旁邊散寒氣,去去暑熱用的,誰讓您直接放嘴里嚼呀!”

    “天太熱了呀。”趙平安怕熱,眼巴巴看著白瓷缸子被搬走,欲哭無淚,猛搖了幾下扇子道,“哼,也不知你是誰的人,現在就把唐太醫的話當聖旨了!”

    又知道緋兒是為她好,哼哼了幾聲以示不滿後,就認命地轉了話題對敏夏說,“等會兒把那兩個戲精給我叫過來,得讓他們別加戲加得太高興。欲蓋彌彰固然不好,太超過也會讓人懷疑的。”

    敏夏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

    “秋香呢?”趙平安伸著脖子向外看。

    她正盤腿坐在自己臥房臨窗的竹塌上,享受夏夜里那一絲絲涼風。

    整個玉華殿都清清靜靜的,如水月光溫柔的飄灑下來,只有屋內幾人的細語和院子里不時揚起的蟬鳴。

    其實夏季里,偏殿更涼爽,但趙平安喜歡自己屋外那棵高大的婆娑樹,還有樹葉下斑駁的日影和月影,所以不願意挪窩兒。

    窗上,貼著細細的窗紗。

    門上,珠簾隨著微風晃動,閃著幽幽的潤光。

    自從她大鬧一場,宮里的六尚自然不敢再克扣她。為怕落人口實,還盡量撿好的給送過來。動手腳暗害什麼的,就更不敢了。

    就連葉貴妃也安靜了許多,除了偶爾為了表示“長嫂如母”,進行禮(虛)節(情)性(假)的(意)拜訪外,幾乎不生事。

    可趙平安才不會以為自己從此就安枕無憂了,如果葉貴妃就此收手,這宮里也不會子嗣單薄到這個程度了。

    這是姓葉的要憋大招了好嗎?

    既然重生了,就會有很多事與前世不同,自認有金手指就大意,到時候她死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

    掌天時星辰的太史局已經推算好了,下個月初七是登基大典的最吉日。

    據她猜,葉貴妃必定不想讓她在這麼重要的時日里露臉以增加存在感。

    所以在之前,必然會有動作的。

    留給她的時間也不過還有十幾天而已。

    “秋香這些日子可了不得。”敏夏噯了一聲,表示贊嘆。

    “蔣尚宮住得那麼偏遠,房前房後守得嚴密,她在宮中權勢又這麼大,不好靠近。秋香這些日子都不見,是鑽到哪兒了?”趙平安問。

    她派剪刀和石頭在外面吸引火力,但重頭戲在秋香身上。

    蔣尚宮可是重要的棋子,就算奪不下,也得廢了她,不能讓她在棋盤上為虎作倀。

    可是想找到那個前世記憶里的把柄不容易,又不能做得太明顯,引人懷疑。因此好多天了,一直沒有半點眉目。

    她表面上雲淡風輕,其實心里有點急。

    “秋香發現一處秘密之地。”明知道屋外沒人偷听,敏夏還是下意識的壓低聲音,“其實就是蔣尚官院子外的暗溝,能通到里面,這幾天就蹲在那兒了。”

    “她去趴暗溝?”趙平安嚇了一跳。

    所謂暗溝,就是防雨水倒灌挖的地下渠。是前朝皇宮留下的,後來堵上了大半,可能有些殘留,所以並不是四通八達的。

    在那樣的封閉環境下,在這樣暑熱的天氣里,就算穿了水靠,污水存留處蚊蟲橫行,趴在里面,進行長時間的潛伏,那種難度

    秋香是武功高強,可她不是特種兵。

    “她多久沒回來?”趙平安騰的站起來。

    “公主放心,別看那丫頭平時咋咋呼呼的,可論隱藏形跡,盯梢尾行,能好久都一動不動,也不會被發現。”緋兒連忙安慰道,“她一直沒回來,宮里也沒什麼消息,就證明沒事。”

    她知道沒事。

    她也知道找到蔣尚官那點把柄有多難,結果對她有多重要。

    但,她不能為此傷了身邊人。

    “緋兒,你跟我去拜訪下蔣尚宮,隨便挑她的刺就好了。”趙平安當機立斷,“敏夏,你趁亂給秋香發信號,讓她先回來。”

    天晚了怕什麼?

    反正最近她一直表現得很浮淺,什麼都要爭頭一份,囂張跋扈,得到好處後又故意顯得得意洋洋。這麼鬧法,自黑的同時,此番作態也不會引人注目的。

    “是。”緋兒和敏夏同時應氣。

    趙平安理了理衣服,大步向外走。

    可還沒跨過門檻,突然出現的腥臭之氣就像一堵牆似的,生生把她攔了回來。

    “公主!公主!”

    說曹操,曹操倒。

    好幾天不露面的秋香突然出現,而且是趁夜,頭上身上沾滿了污漬和腐葉,像個水鬼一樣冒出來。

    幸好她和她的人都是沉得住氣的,沒有尖叫,引來覬覦的窺視。

    趙平安快速反應,一側身讓秋香進來。

    敏夏立即跳到屋外去巡視,緋兒則快手快腳的扒掉秋香身上的骯髒水靠,並用布巾沾了清水,把她頭臉迅速抹干淨。

    秋香的臉上紅點遍布,一看就是被蚊蟲咬的。

    可她的眼楮晶亮,帶著極大的興奮道,“公主,我看到了,蔣尚宮屋里藏了個男人!不是太監,是真的男人!”

    客串表︰

    唐大醫,由書迷我是tc扮演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