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20 奇貨可居

020 奇貨可居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啪”的一下,緋兒驚得把手中的濕布巾掉到了地上。---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趙平安深吸一口氣,心中壓著的石頭總算落地。

    沒錯!她果真沒有記錯啊。

    因為自己重生後失憶了,就算對某些事有深刻的印象,她也不敢太確定。

    現在看來,由于她的重生,很多事肯定會產生變化,譬如葉貴妃把皇帝換了,而她還想把皇帝再換回去呢。

    但,歷史的列車也不至于完全脫軌那麼嚴重。

    “這這怎麼可能!”緋兒仍然難以置信。

    “我親眼看到,親耳听到的哦。”秋香急忙強調。

    “呵呵,怎麼不可能呢?”趙平安咬著扇子邊,怕忍不住大笑出來,“外力想侵入一個防守嚴密的地方是很難的,但內部若想生事,這偌大皇宮跟個篩子也差不多。”

    沒看到各方勢力都在宮里有眼線嗎?權臣們想往里塞人都很有機會,何況宮內掌握實權的頂階女官想私藏個把人?

    明著不敢,暗著又有誰理會得?

    若不是秋香拼了小命趴水溝,幾天幾夜都不動地兒,又有誰能發覺?

    葉貴妃,未來的葉太後想母儀天下,卻連個後宮也管不好,真是可笑呢。

    “先讓她清洗一下,再給她弄點吃的喝的,再找點治蚊蟲盯咬的藥抹抹。”

    終于確定自己的這段記憶沒錯,趙平安踏實了,“最好找唐太醫過來,就說我給小蟲子咬得厲害,弄點拔毒的東西”

    蚊蟲會帶細菌,古代人不懂的,但她必須注意。被小小叮咬,根本不當回事,最後出大問題的也不是沒有。

    什麼登革熱、瘧疾、黑熱病

    人類總覺得自己是終極獵者,卻不知道自己也會是獵物,各種細菌的獵物。

    “公主若不嫌我臭,還是讓我把話說完吧,不然憋死我了。”秋香先反對了。

    趙平安無奈。

    這件事,秋香要記一大功。

    若沒有這丫頭,她要做的事雖然還會繼續,卻相當于行險,有撞運氣的成分。

    而她最不喜歡的就是打無準備之仗。

    首先,她不能確定這段桃色記憶是否真實準確。

    其次,知道蔣尚宮曾經藏了個男人有什麼用?

    她揭出來,不過廢了一個女官。這麼大一樁丑聞才鬧出這麼個效果,有點可惜呀。

    再次,前世她記得這件事,但從來沒搞清楚過這個男人具體藏在哪兒。

    只記得有人揭出蔣尚宮偷偷養了個男人,不幸的是這男人還得了肺癆,最後在宮外的一處小莊子里被活活燒死了。

    連著那片地也燒成灰燼,一年之內都沒人敢靠近。

    蔣尚宮從最高等階的女官被直擼到底,打了二十板子,轟出宮來。走的那天除了身上的衣服,任何私人細軟也不準許帶出。

    至于最後她是貧困而死還是不知所終,趙平安忙著宮斗、朝斗,好扶十四哥兒上位,哪有心情記著那樣一個與她不相干的敵方爪牙呢?

    雖然在前世,趙宸並沒有上位,最後不過是個富貴閑王。

    而葉貴妃只是葉太妃,不會成為太後,蔣尚宮做為她的親信,也沒有權傾後宮。

    可畢竟,是宮中女官出的這檔子事,在東京城還是傳得風風雨雨的。

    前世的趙平安嚴重懷疑蔣尚宮養的男人是在宮內,而不是宮外。

    但一來葉貴妃手腳麻利的毀尸滅跡加殺人滅口,她很難找到證據。二來礙著九哥兒的臉面,所以沒有細究。

    可這一世,就完全不同了。

    後宮雖大,蔣尚宮雖然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做這種事也不能大張旗鼓。

    念及姓蔣的這樣自視甚高,喜歡排場,自尊心過分強烈的人卻選擇在後苑偏居一隅,她推測必有秘密事發生。

    所以才派了剪刀和石頭聲東擊西,免得秋香這邊的動作被人發覺。

    正所謂奇貨可居。

    這情報只有她獨自掌握,並且提前掌握,後面才有操作的機會。

    “你為我做事不嫌臭,我怎麼會嫌棄你?”趙平安干脆坐下,“只是,你這樣子不難受嗎?我是想等你消停了”

    “我不難受,我很消停。”秋香連忙道,隨手抓了個錦凳坐下。

    “公主您不知道,我發現蔣尚宮的秘密其實已經兩天了。但是,我和緋兒一樣,怎麼也不敢相信,所以又耗了足足一天一夜以求證。這這膽子也太大了,也太不要臉了!”

    “嗯,說正事。”趙平安打斷秋香的評論道。

    如果那男人真得的是肺癆,雖說主要是通過呼吸道傳染,但誰知道他吐出的痰液有沒有到處亂丟?那里面的細菌干了,也是會隨灰塵飛揚,被人吸入的。

    而且,誰又知道那人用過的餐具洗過後,污水有沒有進入過暗溝?

    就算秋香是習武之人,身體抵抗力好,免疫力強,被傳染了也不會立即發病,那她也不能掉以輕心。

    所以她才希望快點把事情交待完,然後讓秋香收拾一下,再找唐太醫來,把可能會出現的病癥掐死在搖籃里。

    “說來也巧了,前幾個月我無意中看到蔣尚宮那里出現了一個面生的宮女。”秋香立即開始陳述事實。

    “當時我還覺得奇怪來著,我天天在宮里跑,怎麼沒見過他?可又一想,皇宮里這麼多人,這一位說不定特別低調,那我沒注意過也是可能的。”

    “具體什麼時候?”趙平安追問。

    “先帝大行的時候。”秋香的聲音小了下去,怕提起這件事,趙平安會傷心。

    公主看似沒事人般,心性堅強,很快就走出傷痛,還開始搞事情。

    但她其實心里有多難過,她們這些身邊人才知道。

    直到現在,公主連先帝的畫像也不能看。

    看一眼,就會立即淚流滿面。有時,入睡了還會哭醒。

    “真會趁亂下手。”趙平安听了秋香的話卻冷笑。

    她皇兄駕崩了,那女人居然還能想到利用這時機把外面的男人偷進宮來。

    這是有多麼戀奸情熱?急不可耐?

    這哪里還有半點為臣的本份,哪里還有對天子的半點尊重?

    本想放過蔣尚宮,現在不能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