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21 肺結核

021 肺結核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那人長得什麼樣子?”她繼續問。---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身量只是略比普通女子高些,但沒有多魁梧。臉嘛,眉清目秀,細皮嫩肉的,也就十**歲的樣子。說是新晉宮女,年紀是大了些。不過他不說話,蔣尚宮又很看重的樣子。我多看兩眼,還被蔣尚宮罵了幾句。”

    秋香鄙視的撇了撇嘴,“天天嘴里說著禮儀廉恥,仁義道德,哪想到一肚子男盜女娼。”

    趙平安都無語了。

    老阿姨包養小鮮肉,小奶狗,敢情這年代就流行了。

    “然後呢?”趙平安敲敲桌角,提醒這個總是跑題的心腹宮女。

    秋香眨了眨濃睫大眼,“她那個地方守得可嚴實,還有幾個太監身上是有功夫的,我一直無法靠近。日子一天一天過,我找不到線索很著急。”

    “直到你發現了那個暗溝?”緋兒接口道。

    “是啊,這是天助我,不是,天助咱們公主啊。”秋香點點頭,像一只做了大好事,急于討主人歡心的小狗。

    接著她吸了一口氣,把當時的情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說了一遍。

    原來她無意中找到暗溝後,等入了夜,宮禁開啟,各閣院下了鎖,就穿了水靠,順著暗溝的外緣鑽進蔣尚宮的院子。

    那院子是個“目”字型小三進,地點偏僻。

    蔣尚宮數月前才換住在這里,聲稱患有心疾,听不得吵鬧,從不許人隨意靠近。

    這種地方大小葉氏必不會來,若非有前世記憶,趙平安也不會無故出現。所以作為大江皇宮中最高品階女官的意思,大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然無人來違逆。

    于是這院子嚴格說起來,算得上與世隔絕了。

    不過秋香卻發現,第一進里住著在蔣尚宮身邊侍候的太監宮女。

    第二進正院,是蔣尚宮和兩個最親近的手下居住。

    蔣尚宮似乎真的厭煩人多,過度喜靜,就連那幾個有功夫的太監也止步于此。

    第三進的小門通著正院側面的走廊,居然是鎖著的,鑰匙在蔣尚宮自己手里。

    然後秋香又發現,這暗溝足夠長,土質沒那麼堅硬,她悄悄挖了半夜,居然就通向第三進角落的廢棄枯井。

    越不讓人看的,就越可能有古怪。

    深信這一原則的秋香覺得,所有的秘密就在這個後院里。可惜這時天已經亮了,她怕亂跑會被發現,就生生趴在井下暗溝里一天。

    她听見蔣尚宮開了鎖,帶著兩個心腹進來。

    听到有咳嗽聲,哼哼唧唧的痛苦之聲。

    聞到了藥味,還有蔣尚宮的低泣。

    最重要的,她听到蔣尚宮那兩個心腹的嘀嘀咕咕。

    巧得很,她們就坐在廢井邊上說話。

    所以秋香算不得調查線索,簡直是敵人直接講給她听的。

    男人名叫劉鏡,才十九歲,本是蔣尚宮徐州老家來投奔她的遠房表弟。

    劉鏡年紀雖小,也沒什麼本事,偏偏長了一幅花花腸子。仗著長相俊秀,嘴頭又甜,沒多久就把深宮寂寞的蔣尚宮哄上了床。

    兩人好了一年有余,蔣尚宮愈發的離不開,每每以出宮辦事為名私會。

    戀*奸*情*熱之下,蔣尚宮為求長相廝守,趁著先帝大行的忙亂勁,也不知怎麼就膽大包天、失去理智,直接把小情人弄進宮來。

    平時就裝成宮女的樣子,說是佛性高深,潛居後院,陪蔣尚宮理佛的。

    “我呸啊。”說到此時,秋香憤恨得忍不住罵,“說什麼不好?有這麼侮辱佛法的嗎?也不怕給天打五雷轟!”

    “雷神是我大道教的神,恐怕不給佛家用。”趙平安開了句玩笑,示意秋香接著說。

    後來就簡單了。

    入宮一個來月,劉鏡就病了。

    開始只是低熱不退,然後就是盜汗、乏力、消瘦,最後開始咳痰、咯血、胸痛,偶爾還會胸口憋悶,喘不過氣來。

    蔣尚宮和劉鏡正熱乎,對小情郎的病況心急如焚,也心知這不是小問題了。

    可她又不敢直接找太醫過來看,就私下找到葉貴妃最信任的孫太醫,只說為了更好的照顧葉貴妃,最近開始學習醫道。在某書上看到這些癥狀,書頁卻殘缺,不知是什麼病。

    孫太醫只兩個字︰肺癆!

    這兩個字無異于晴天霹靂,蔣尚宮當時就嚇傻了。

    想想也是,肺癆就是肺結核,在古代算是惡疾,幾近不治之癥!

    而且,古人畏之如猛虎。

    蔣尚宮恢復理智後的第一反應還算正常︰把劉鏡送出宮出。

    肺癆是過人的!

    偌大皇宮,人來人往,若真染上極貴之人,那真是全族都凌遲處死,外加掘墳祖宗十八代都不夠看的。

    可劉鏡不知從蔣尚宮哪句話,哪個神情中看出此意,不住軟語哀求,說出就算要死,也要死在蔣尚宮身邊,靈魂十年不去的話。

    蔣尚宮當然明白,劉鏡在宮里還有條活路。出了宮,那就必死無疑。

    畢竟,宮里有天下最好的大夫,也有大江國所有最好的藥,總算還有一線生機。

    她對自己的小情人是動了真心的,當下什麼也不顧。

    既顧不得身邊人的死活,也顧不上大江安危,更顧不上國體。

    恐怕在她心里,存著僥幸之意。

    她覺得自己住得如此孤遠,又無人輕易過來,只要她嚴防死守,這個涉及生死的秘密就能保住。

    她也算有點見識,記得早年曾听說過有人得肺癆而不死,不過是熬耗人,挺過去也是有可能的。並且只要格外留意、防護,也未必會過給周圍的人。

    特別是,她和她的兩個心腹人。

    于是她借口研究病理,不斷與孫太醫討論醫治之法。

    宮里的人都是人精,但直男永遠無法理解戀愛的女人瘋起來有多可怕。

    所以孫太醫一直以為是蔣尚宮有什麼親戚朋友得了肺癆之癥,因為不方便說起,才來私下問他。他有意賣好,傾力斟酌對癥的方子。

    蔣尚宮又借口這里不舒服,那里不得勁兒,把方子中的藥分散在幾個處方里搜集,並封了這後院,秘密給劉鏡醫治。

    求票,強烈求推薦票!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