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22 空間

022 空間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別說,剛開始還真有點效果。(((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但很快,病情又反復了,現在還有越來越重的趨勢。

    蔣尚宮心系小情人,還要管著宮里大大小小的事,這些日子焦頭爛額,怪不得很久沒有找茬,就算趙平安故意挑刺,她也忍得下。

    听到這兒,緋兒的臉色愈發白了。

    她上前抓住秋香的肩膀,急問,“你怎麼樣?會不會啊,公主,您坐到那邊去。”

    肺癆二字對她的沖擊力也很大,只是她擔心秋香,擔心趙平安被過了病,卻沒注意自己差不多和疑似患者臉貼臉了。

    “放心啦。”秋香拍拍緋兒的手,“我听得明白,只要不近距離接觸,又沒用過那病人的杯盤衣服等物,就不會染上的。我一直貓在井下,若不是我耳力好,那距離已經遠到听不見了。若隔得這麼遠,那病還能亂傳,這皇宮里早就咳咳那啥了。”

    “嗯,基本上不會有事的。”趙平安點點頭,“不過為了安全起見,緋兒,明兒一早你把唐太醫叫過來,就說我不舒服,讓他給秋香診脈,開一幅預防的湯藥。然後嘛,再把咱們這院子好好燻灑一下。”

    正好考驗一下唐太醫可不可用。

    即便不可用,她這麼折騰也讓人找不到把柄。

    好吧,就算有人推測出這是防肺癆的做法,上門來查。

    呵呵,那就好了。

    反正她這院子里並無此等病癥,踩她的尾巴,好啊,她正好可以再度炸毛,大鬧天宮。

    “是。”緋兒和秋香齊聲應下。

    趙平安就站起身,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再伸了個大大的懶腰,“緋兒,快帶秋香下去收拾收拾,我困倦得很,要睡了。我不招呼就別來吵我,最近眠淺,半點動靜听不得呢。”

    她睡覺從不讓人守夜,或者讓人在近旁侍候。

    這一“怪癖”,她身邊的人都知道。

    那些皇族和高官權貴之家,旁邊都一堆人守著。吃飯就算了,睡覺時她真不能忍。

    從前就不能忍,何況,現在還有個大秘密在身呢。

    敏夏進來,帶秋香去洗漱。

    緋兒麻利的收拾秋香帶進來的泥水,鋪好寢具。

    趙平安早就沐浴過了,頭發是散的,身上穿著睡覺時的里衣,所以直接上床,吹熄燈火。

    她躺在那兒,慢慢靜下心。

    心靜了,對周圍的感知就特別強烈。

    她听到有遙遠的水聲傳來,還有三大宮女模糊的低語,伴著陣陣的蟲鳴。

    夏夜的一切都那樣靜謐,連微微吹拂的夜風都似帶著一點甜,仿佛這世上沒有紛爭,沒有互相算計,沒有悲歡離合,沒有表面平靜的殺伐似的。

    她知道自己那幾個有限的暗衛在守護玉華殿,目前為止她安全得很。所以又靜默了一會兒,就盤坐起來,拿出枕下一個針線包。斟酌了半天,刺向左手中指的指尖。

    頻繁出入那寶地,每回都要她一滴血做引。

    雖然血珠只有米粒大,但對于怕疼的她來說也是一件重大的事。

    所以,十指輪著來吧。

    左小中,這回輪到你了!

    咬著牙,連扎了兩下,終于擠出一小滴血,抹在胸口那塊殘缺的玉上。

    然後,緊緊貼胸握住。

    墨玉立即閃過一陣幽幽的烏光,好像連周圍的空氣都跟著震動變形般,非常美麗。

    緊接著,趙平安消失了。

    連同那塊纏著翠綠絲線的墨玉,一起憑空消失了。

    仿佛,都不曾存在過。

    下一秒,趙平安進入了一個小小的房間。

    或者說是空間。

    頂多五平米大小的、方方正正的屋子。四壁皆白,除了一張書桌,一張靠被椅以及一個空空的架子,什麼也沒有。

    書桌上,擺著一台舊式電腦。

    趙平安走過去,熟練的打開電腦,點開通訊頭像, 里啪啦的開始打字。

    沒錯,她最初是一個穿越者。

    在現代時她是一名制藥工程專業畢業的高材生,具備工程技術制藥專業資格,在一家很強大的制藥公司做研究員,因為有天分,學術成果杠杠的。

    可是,她莫名其妙被毒死了,穿越到大江朝。

    本來以她隨遇而安的個性,在現代除了一個十佳閨蜜外並沒有親人牽掛,想著既然穿越成長公主,條件還這麼驚喜,就打算換一種人生,不那麼辛苦努力和學習,胡作非為的過一輩子也蠻好。

    反正兩世里她只有這一個哥哥寵她,她何不享受人生?

    然而,她有個好的開頭,卻有一掛經歷殘酷斗爭的中局,還有一個稀里糊涂的結尾。

    這些日子她想來想去,都不明白她又穿又死又重生是為什麼,難道是因為她兩世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所以才會這樣?

    枉她以為自己在現代的第一世是學霸,在古代的第二世是宮斗朝斗大贏家,簡直是智慧典範,卻原來她從來沒活明白過,而且還放棄了自己的本性和才華。

    這樣,老天都看不過去了吧。

    人家重生是彌補,她的重生是懲罰,罰她看清自己的人生。

    至于說這個墨玉的玉,說起來真的很神奇。

    這並不是她的東西,是她從西京趕赴東京,給皇兄奔喪的路上得的。

    那時她日夜兼程,恨不能立即飛回到皇兄身邊。盡管無論如何她都晚了,她只能見到皇兄的尸體。可她,就是想快哪怕一刻也好。

    路上,身體一向強健的她又急又累,生平首次暈倒。

    醒來時,眼前是一位慈眉善目的道長。

    道長姓石,五十歲上下,穿著樸素,性格隨和,和印象中仙風道骨,凡人不理的高傲道門風格不同。說話雖然簡短,卻極溫和。不過幾句勸解,就能讓她的心踏實下來。

    石道長還帶著個坤道小女徒,名叫科科。

    初次見面,她和科科很說得來,石道長就笑眯眯地“隨手”贈給她這塊玉。

    玉是好玉,不過既然斷了,就不怎麼值錢。但她一直貼身帶著,念著這份雪中送炭情。

    她本想與石道長師徒留下聯絡方式,等皇兄的事結束後就追隨而去,也可能出家做個女冠。可這時候,負責為她傳訊的蔣尚宮帶著人,氣喘吁吁地追上來了。

    又忘記定時了,對不起

    8過我說過了呀,我的重生文必定與別人不同。

    看吧,不同的地方慢慢顯現了。小盆友們,愉快的吧,保證有不同感受。我可是66哪。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