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25 孽緣

025 孽緣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什麼意思?!

    蔣尚宮心中有鬼,听到這話里話,臉色瞬間有些發白。(((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說起來都是哀家的不是。”葉貴妃站起,慢慢走到下首來,站在蔣尚宮身邊,“因為身邊離不得你,卻蹉跎了你的青春歲月。好在你已是全大江國品階最高的女官,養個小男人在身邊也沒什麼不對。”

    被發現了!

    被發現了!

    蔣尚宮心膽俱裂。

    大江不是大唐,蔣尚宮也不是公主貴婦,有那本事和地位撐著,養面首、男寵也無人敢異議。大江文人當道,男權勢大,風氣還是相對保守的。

    不然為什麼趙平安只不過性子不拘束,喜歡出宮,比較好動,就被各種攻訐和鄙視。若不是因為先皇寵愛,她地位又高不可攀,早不知被彈劾多少回,搞不好被強行關在皇宮呢。

    至于別人,沒後台也沒氣勢,被發現養了男人,只怕得被逼得跳井。

    “貴妃,我”蔣尚宮抖著嘴唇。

    葉貴妃不由得心里一陣快意。

    蔣尚宮本是犯官之女,不過運氣好,趕上先帝年少即位,全國大赦,因此免于發配西北的悲慘命運,在宮里做的低等宮女。

    不過她自視甚高,覺得自己從前大有才女之名,又生得美貌,還曾有過遇寵于先帝,從此翻身為主的計劃。

    其實先帝最不喜歡的就是拿捏腔調,自命孤高的所謂才女。所以她尋找了無數機會,始終未曾得到先帝的垂青。

    偏蔣尚宮覺得世間男子鮮少有配得上她的,即便年紀大了也不願意出宮嫁人,被人玷污了去,于是就樹立了做宮中第一女官的偉大理想。

    葉貴妃看中她有管理、算學之能,很有些文人的派頭,于禮儀一道又格外精研。

    加之看似耿直,實則私心重,看似精明,實際上捏準了軟肋又極好糊弄的性情,刻意拉攏,並真的一步步保舉她做上大江皇宮第一女官的位置,換來她鞍前馬後,忠犬也似。

    不過蔣尚宮雖然臣服于葉貴妃,骨子里的驕傲還是讓她看不上這些爭寵的“俗人”,盡管她自己也想過當俗人來著。

    長年共事,葉貴妃當然感覺到了那種文化上的不屑感。而她自己確實于琴棋書畫一道很是欠缺,所以內心深入埋著不滿又自卑的疙瘩。

    此時見蔣尚宮一把年紀了,卻被個不學無術的小男人騙得神魂顛倒,還要靠她的施舍和恩德才能活下去,心中的快意簡直無法形容。

    “不用多說,哀家今天提起這個,不是要為難你。”葉貴妃語氣溫和。

    可她越這樣,蔣尚宮越害怕。

    利益聯結起來的同盟,本就不牢固,彼此也不會真心喜歡。

    就像葉貴妃深知她的本性一樣,她也深知葉貴妃的脾氣。

    抓了她的把柄,態度卻如此大度,必定是有極不容易的事要逼她去做。

    可是,她有得選嗎?

    “謝貴妃成全。”她一個頭磕在地上。

    葉貴妃拉蔣尚宮起來,努力做出極為推心置腹的神情,“蘭兒,皇宮生活不易,往後還有幾十年要過,我們要彼此成全呀。”

    “請貴妃吩咐。”一咬牙,蔣尚宮道。

    “那哀家也不與你拐彎抹角,實是有一件事需要你幫忙。”葉貴妃親熱的挽著蔣尚宮的手,小聲道,“成與不成,還是要落在你那心上人的身上。”

    蔣尚宮身子一抖,下意識的想抽回手,卻沒抽動。

    抬頭,正對上葉貴妃意味深長的眼楮。

    “蘭兒,哀家與你說,你也別舍不得。那人叫什麼來著,哦,劉鏡對吧?這件事,他若出了力,哀家必虧待不了他。賞個出身,再一紙婚書,由暗轉明難道不好嗎?好歹能進個正經人家,免得你孤獨終老。”葉貴妃慢慢拋出誘餌。

    “實不瞞貴妃,劉那劉鏡除了一張臉還能看,實在實在沒什麼本事,幫不上貴妃的忙就算了,若壞了貴妃的事,這讓我萬死不能辭其咎”蔣尚宮羞愧極了。

    是啊,她曾認為天下女子沒幾個能比得上她的才情品貌,可到頭來卻委身這樣一個一文不名、一無是處的男子。

    她是不是鬼迷了心竅?可那冤家就是動了她的魂,讓她能舍了命也割舍不得他。

    這是什麼孽緣啊。

    “正是他那張臉才好。”葉貴妃說著,心中暗暗撇嘴。

    什麼髒的臭的都敢往宮里帶,若不是因為用得著,她連那個賤名都懶得沾嘴。

    她听了妹妹小葉妃的話,想以男*色來對付趙平安。

    可是宮里沒有真正的男人,近軍侍衛們由穆家掌握,她不敢亂動。

    從外面帶人?

    頭幾個月還松泛,最近卻是不知多少雙眼楮盯著宮里宮外,風險太大了。

    正愁沒辦法,就得到了蔣尚宮膽大包天,居然弄了個男人進宮的消息。

    這簡直駭人听聞!

    可是于她而言卻是大好消息。

    她就覺得她是有福氣的,這不,老天都幫她,才想打瞌睡,枕頭就送上來了。

    “貴妃,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蔣尚宮終于感覺到葉貴妃不是故意羞辱她,也不是要治她的罪,確實是要劉鏡做事情。

    “這宮里,沒有男人的女人可多了呢。”葉貴妃擺了擺右手拇指,說得意味深長。

    趙平安是大長公主,這根手指就代表她。

    蔣尚宮隱約明白了點什麼,但震驚了,腦子反應不過來,就傻站在那兒。

    葉貴妃心中不禁又是一陣鄙視,眼楮望著大開的門窗之外,那空無一人的大殿空地,“大長公主年歲不小了,長嫂如母,要考慮她的姻緣事。可惜先帝大行不久,實在不適宜給她說親,不如讓她沾沾男人的邊兒,也是哀家體恤。”

    听這話,蔣尚宮的臉徹底白了。

    可以說是完全失去了血色。

    就算她與大長公主不對付,可這麼無恥的招數,她也無法想象!

    宮里的陰私事這麼多,她看了二十年,很清楚葉貴妃這是要設局,用藥或者其他什麼手段,強逼大長公主就範!

    她以為自己帶了男人進宮簡直是做了捅破天的大事,可和***公主這種事比起來,根本算不得什麼!

    哀家一詞為今人杜撰之詞,多出現在帝王將相內容的影視作品中,主要使用對象為古代死了丈夫的皇後或皇太後。哀家一詞主要由哀子一詞演變而來。

    本文中為了大家的習慣,也這樣用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