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26 死馬當成活馬醫

026 死馬當成活馬醫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況且趙平安以好相與的嗎?

    若不成功,大長公主的暴怒,就連葉貴妃和即將登位的新帝也無法承受。(((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那時,她和劉鏡就是一對兒替罪羊。

    若成功了會更可怕的。

    以大長公主的性子和喜好,怎麼可能看得上劉鏡?被迫委身于此人,只怕更怒。

    那位主兒可不是能忍的,被先帝寵上了天,是真的敢上天的!

    什麼臉面?什麼名聲?

    就算被玷污了身子,只要殺得尸橫遍野,讓知情者全都閉嘴,世上又有誰會知道?

    她是先帝最疼愛的妹妹,新帝最怵頭的姑姑。哪怕不是完璧,將來也照樣嫁得風光。

    葉貴妃不會沒想到這一點,不會想不到這點事情根本不能置大長公主于死地。

    她明明就是想惡心趙平安,讓趙平安日子難過,拿捏把柄,在她面前抬不起頭。

    至于代價,卻根本不是那狠毒囂張的女人考慮的。

    可她怎麼辦?她的劉郎怎麼辦?

    況且!

    現在劉郎正病得死去活來,她費盡心機才吊著他的命。就算她舍得,他也力不從心。

    若他得了肺癆的事敗露,她和她身邊的人,甚至她整個家族都得被燒死陪葬!

    “蘭兒,這事你也別太往心里去。男人嘛,丟掉一個再找一個就是了。再者,也不是讓你扔了劉鏡,不過是借給大長公主幾天而已。放心,大長公主終究還是要嫁別人的。”葉貴妃繼續勸道,略有點不耐煩了。

    “若是沒用的人,這宮里可放不下。”這句,就是帶了威脅,“真被發現了貓膩,哀家也保不住你。蘭兒,主僕一場,哀家不逼你,你就給個答復吧。”

    蔣尚宮完全記不得自己是怎麼點的頭,又是怎麼走出慈德宮的。

    她渾渾噩噩,大熱的天卻渾身冒著冷汗。

    她應了又如何?

    當時那情形她能不應嗎?敢不應嗎?

    如果不應,她和劉鏡當場就得死,劉鏡的真實病況被迅速發現。

    葉貴妃為著自己著想,當然不會把事情鬧大,可她和劉鏡還是會死,再搭上她整個院子的人和她的在先帝治下幸存的家族。

    可是應下了,也不過是晚死幾時罷了。

    跟葉貴妃約定是明天,到時候她拿什麼樣的劉鏡交給葉貴妃去“辦事”?

    在此之前她必須想出辦法,可她能有什麼辦法?

    這是個死局,只有逃走!

    逃這個字在她腦海里一閃而過,令她的眼楮煥發出光彩,但馬上又黯淡下去,死灰般。

    以前只覺得這皇宮花團錦繡,是她這樣的人應該待的地方。現在才知道這不過是死囚牢罷了,她失去了機會就永遠也出不去了。

    葉貴妃很快就會成為太後,大江國最有權勢的女人,就算她能逃出去,天下之大也沒有她的容身之所。

    一路想,蔣尚宮一路回到自己的居處。

    她那樣在意儀表舉止,卻就這麼拖拖拉拉的走著,那張臉仿佛瞬間就老了十幾歲,露出怎麼也無法掩飾的疲憊和絕望來,以至于她的心腹宮女,正六神無主的嫣紅嚇了一跳。

    “尚宮,尚宮您怎麼了?”嫣紅追著問。

    蔣尚宮也不理,一徑往里走。

    她要看看劉鏡,那個冤家。

    若不是他,她仍然是高高在上的蔣尚宮,除了有數的幾個人,誰都得看她臉色行事,她也不會陷入這個死局里。

    可事到如今,她竟然還是舍不得他去死,也顧不得自己和家族,以及身邊人。

    “尚宮,剛才我去御醫局拿藥,路上無人處遇到了玉華殿的秋香。”嫣紅生怕耽誤了要命的大事,就算見她神情不對,還是硬著頭皮說,“她說大長公主讓捎句話給尚宮您。”

    蔣尚宮下意識地“唔”了聲,根本沒往心里去。

    嫣紅卻似得了吩咐,見四下無人,連忙低聲附耳道,“大長公主問︰尚宮是想讓劉鏡死還是活?尚宮自己是想死還是想活?”

    “什麼?”耳朵里嗡嗡嗡的,一時之間,蔣尚宮沒听清那話是什麼。

    只是本能的,覺得是非常重要的事。

    “大長公主問︰尚宮是想讓劉鏡死還是活?尚宮自己是想死還是想活?”不得已,嫣紅重復了一遍。

    蔣尚宮如遭雷擊,整個人都僵住了。

    她的臉毫無人色,一雙失去光彩,宛如死魚般的眼楮瞪著同樣面無人色的嫣紅。

    她在嫣紅眼里看見了恐懼,就如同她心里的一樣。

    “你再說一遍。”愣怔片刻,她猛然扯住嫣紅的手問。

    她如此用力,把嫣紅的手都抓破了,可嫣紅卻感覺不到疼,低聲、快速的,一字不差的再重復一遍。

    又著補道,“尚宮,大長公主怎麼知道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是啊?大長公主怎麼知道的!

    葉貴妃又是怎麼知道的!

    她自以為做得隱秘,只有天知地知,卻原來這世上真的沒有不透風的牆,真的是紙包不住火!

    既然都知道了,就是死路一條!

    不,不對!

    左不過死路一條,怎麼會感覺出了岔道,否則大長公主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仿佛籠罩在人生中的死亡幕布裂開一個小小的孔洞,蔣尚宮喘了口氣,“秋香給你傳話的時候,確實只有你們倆個在場嗎?”

    嫣紅很用力的點頭,“在等尚宮回來的時候,我仔細想了又想,可以肯定並無旁人。”

    蔣尚宮閉上眼楮。

    去御醫局拿藥,雖然做了表面文章掩飾,可本就是背著人的事。

    嫣紅為人精細,走的一向是極偏僻的小路,從來沒有遇到過任何人。既然玉華殿的人找上來,那就是盯了很久,必然是有意。

    那麼這個意,是什麼意?

    大長公主願意給她一條活路?為什麼?大長公主可是葉貴妃的死對頭!

    況且她和大長公主一向不對付。

    算了,死馬當成活馬醫。

    她現在這種情形,也沒有更差的情況了。既然葉貴妃要逼死她,她還不能求生嗎?

    “你悄悄去趟尚儀局,讓她們找大長公主的茬,但不要做得太張揚,讓人覺得是有意為之。”有了活命的機會,浸淫宮中多年的老戲精立馬入戲,一度僵掉的頭腦也再度靈活起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