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29 瑪的,賤人

029 瑪的,賤人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姓葉的不仁,就不能怪她不義!

    蔣尚宮越想越替自己不值,卻不檢討本為就是她貪心不足、為虎作倀才造成自己的不幸。---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大長公主真是聰明,居然這麼快打上門。”蔣尚宮深吸一口氣。

    “你從葉貴妃那里回來,听了本宮捎的話就找我的茬,不是擺明不方便直接出馬,要演一出戲才行嗎?本宮豈能不配合。”

    趙平安哼了聲,眼神微冷,“本宮的誠意就在這兒了,也沒那麼多閑功夫,直說吧。”

    “我確實藏了個男人,他也確實病得很重,求大長公主成全。”蔣尚宮一咬牙,“不過葉貴妃讓我把我男人獻出去,時限就在今天。”

    趙平安咦了聲,著實有些驚訝,因為這是前世不知道的事。

    而且,葉貴妃這是什麼意思?自己也要找個男寵,給她哥戴綠帽子嗎?

    那劉鏡有什麼好?現在估計還肺癆好幾期了。

    “看來葉貴妃知道你藏了人,卻沒見過,也不知道他病了。”趙平安立即推測出來情況。

    否則,葉貴妃是嫌自己死得不快嗎?照理,她應該立即捂住這件事,止損。

    畢竟蔣尚宮是她的人,揭出這件事,在新帝登基大典之前,對葉氏的損害也是極大的。

    “大長公主就不想知道葉貴妃要我交人做什麼嗎?”蔣尚宮略抬了眼,飛速的看了趙平安一眼,又垂下眼皮。

    她小心思過多,總覺得別人是傻子,實在讓趙平安不喜。

    于是趙平安甩了甩袖子,“你不說嗎?不說我就走了。”

    說走就走,半點不帶猶豫的。

    “那一位想找個男人,污了公主的清白!”

    蔣尚宮本想談判,爭取更多利益,哪想到趙平安根本不甩她,不由得急道。

    趙平安頓住腳步,一時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等回過神來,不禁磨著牙低罵一句,“媽的,賤人!”

    她真是高看了那姓葉的,好歹是未來的太後,就不能想點上台面的主意?到頭來還是後宅的那點子齷齪手段,太下做了!

    這件事在前世並沒有發生,是她的重生改變了這些小細節?

    而她生于現代,在古代活了兩世,身份高貴,這件事並弄不死她,卻真會惡心死她。搞不好讓她這三世老*處*女從此留下心理陰影,再不能好好愛一個男人,享受魚水之歡。

    沒錯,對前世的記憶她遺失了大部分,但她肯定有過駙馬,卻沒有圓過房。因此對這方面的事情,她還是很在意的。

    “大長公主”

    看到趙平安愣了下,雖然生氣但沒有震怒或者露出很驚嚇的表情,蔣尚宮有點快意,又有點失望,一時拿不定主意。

    “如果這是你的誠意,你的投名狀,我收了。”趙平安干脆利落,“今天不行,明天晚上叫染紅到昨天遇到秋香的地方等。”

    “大長公主要救劉鏡?”蔣尚宮的聲音有點發抖。

    說實話,她也是博一博罷了。

    因為劉鏡那病看似真的只是在耗時間,她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法子。但見大長公主胸有成竹的樣子,她又不禁期待。

    “信不信在你。”趙平安壓著內心的火氣說。

    其實她這樣的做法是很不嚴謹的,畢竟她不是醫生,也沒親自見過病人,亂用藥是很不可取的。就算用藥,應該也要提前做藥檢的。

    但,劉鏡已經危在旦夕,又沒有藥檢條件,也只好冒險了。

    不過古代的結核病沒有產生過變異,生命力不像現代那麼頑強。相反,她用了來自現代的藥品,相信會很有效的。

    只是她進了空間後要三天後才能再進,所以只能是明天晚上了。

    “我信大長公主!”蔣尚宮拼命說服自己。

    緊接著又道,“可是葉貴妃那里怎麼辦?請問大長公主有什麼示下?”

    真討厭這個女人呀!

    明明是求人,還擺出“我不欠你”的樣子。明明得了好處,連小命都保住了,卻仍是一幅︰這一切都是我自己掙來的,你是為你自己,不是為我的態度。

    這樣不知感恩的人,真是讓她膩歪透了。

    她轉過身,明明和蔣尚宮差不多身高,臉上卻帶著一股子高貴睥睨的神氣,似乎居高臨下的望著對方,冷笑。

    然後在蔣尚宮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後者的臉上。

    她用力很大,所以那聲脆響極清晰,把在場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蔣尚宮更是整個身子都踉蹌了下,勉強才站穩。

    “你”蔣尚宮捂著臉,震驚而茫然的望向她。

    趙平安抽出帕子,擦了擦打人的手,然後扔掉帕子。

    “本宮教教你什麼叫尊卑。”她冷哼,一臉嫌棄,“你是什麼東西,居然也敢教訓我?!”

    “我沒”蔣尚宮想反駁,但在趙平安的眼神逼視下居然沒敢。

    停頓的當兒,忽然福至心靈。

    到底是在宮中混過超二十年的,反應過來後立即配合道,“我是宮中有品階的女官,即使您是大長公主,也不能隨意毆打。”

    “打你?哈!”趙平安仰頭笑,“你本事啊,激得我動手。既然說我打,那好吧,跟我回玉華殿!我就跟你好好說道說道,不能白擔了這個凶名!”

    說著,上前欲拉蔣尚宮。

    蔣尚宮真嚇壞了,被打得腦袋發懵,有點不能確定自己理解大長公主的意思對不對,只是下意識的躲避開,下意識的嚷嚷道,“我是宮中女官,大長公主不能動用私刑!”

    “哈,躲得挺利索的。”趙平安似乎很累的樣子,扶著腰,吸了兩口氣,“好啊,有本事你就躲一輩子。最好再跑快點,不然讓我看到你在宮里溜達,看我敢不敢把你直接帶玉華殿去,再看看誰敢攔我!”

    蔣尚宮一激靈,終于明白了。

    她只要裝作嚇得不敢出自己院子的樣子,就沒辦法把劉鏡轉移出來。同時,大長公主眼楮盯著她,葉貴妃也不能冒險來拿人。

    她在宮里藏男人的事,在新帝登基大典前,葉貴妃也不想揭出來。如果葉貴妃想要她出來走動,就得去和大長公主掰掰手腕。

    那些就與她無關了!

    不知大長公主有什麼後招,至少爭取了時間!

    所以,蔣尚宮暈了。

    雖然不知道是真暈還是假暈,反正暈了,讓這場文武行順利閉幕。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