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30 大伯和弟媳

030 大伯和弟媳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穆遠半天沒有說出話來。---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蔣尚宮偷偷摸摸帶進宮的宮女是個男人!

    而且這個男人還病入膏肓,眼看著離死不遠了。

    這女人實在是膽大包天!

    大江的後宮也真是那麼平安豈不是處處會遇到危險?

    葉貴妃叫了蔣尚宮去問話,回來時蔣尚宮神不守舍。第二天就找茬平安,最後氣得平安動手打人,嚇得蔣尚宮至今不敢出院門

    什麼路數?

    在戰場上他運籌帷幄,掌握時機恰到好處。

    朝局上他看得清楚,往哪一步走都舉手無悔。

    可對這些女人做的事,他真有點頭疼了。

    他惟一可以確定的是︰平安有計劃。

    但,他怎麼能放心?

    “去守著大長公主,你親自去,確保她的安全。”他吩咐心腹手下。

    “呃”第一回,手下有些猶豫。

    “你要保證沒有人能傷到大長公主,其他一概不用理會。”穆遠說得詳細些,“哪怕殺人放火,社稷動搖也不用管,我只要她沒事就可以。”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如果她需要幫助,無論什麼,盡管出手,只是別露了行跡。”

    “主上,大長公主有暗衛,我靠不得前。”手上為難地道。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你綴在外圍,看看什麼人要對她動手。”穆遠眯了眯眼楮。

    他當然知道平安有暗衛在身邊。

    先帝在的時候,她就像活鳳凰似的,在皇宮中沒人敢對她出手。可她喜歡往外跑,先帝又那麼疼她,怎麼可能由著她任性,不顧及她的安危?

    但他仍然不放心。

    在這樣表面平穩,底下暗潮洶涌的時候,她本就是靶子,又不在他眼前,她的事也不在他掌控中,他總是不能踏實。

    可是她將來若真嫁給三郎,他還能這樣顧著她嗎?

    大伯和弟妹

    看樣子,父親很願意促成這樁親事,只礙著國孝期間,暫時提不得罷了。

    穆遠甩了甩頭,把這些想法摒棄。

    因為,不是想這些事的時候。

    他無意識的動作令心腹下意識的向後錯了半步,隨後快速消失。

    主上眯眼楮就是動氣了,意味著有人要倒霉了。

    這一點,穆氏父子一脈相承。

    老侯爺也有這個毛病,但主上卻更有威脅性,剛才居然還甩頭了。

    第一次!第一次有了附加動作!

    什麼意思?要尸橫千里嗎?

    太嚇人了,他還是老老實實的完成任務吧。

    反正也簡單,就是把大長公主當成這世上最重要的人,拼死確保她的安全。她要做什麼事,哪怕是捅破了天,也有主上去頂,他只暗中協助就是了。

    “隨時報告情況。”快走遠時,他听到了主上最後的吩咐。

    也只有對大長公主的事,主上才這麼婆婆媽媽的吧?他想。

    于是,在各方勢力的暗中關注下,時間慢慢過去。

    當空間可以開啟的時候,趙平安又進了一次。

    這回她先不廢話,把能帶的藥品都帶好,再和身處現代的林芳菲討論醫療方案,包括一些配合的中醫療法。

    可惜目前這空間的使用似乎有限制,她停留的時間以及攜帶出來的東西都有限。

    不過,應該勉強夠用了。

    “時間到了,你去吧。”趙平安寫好藥品的用法與用量,交待秋香和敏夏,“要確保沒人看到你們行事,手腳利索些。”

    所以,才派了兩個宮女。

    一個武力值足夠,另一個非常機靈的可能望風。

    當然還有

    “是。”敏夏和秋香應了一聲,走了。

    看著她們的背景消失在黑暗中,緋兒絞著帕子,欲言又止。

    “別擔心,不會出岔子的。”趙平安安慰道。

    得知葉貴妃的用心,全玉華殿的人都要氣炸了。尤其緋兒,簡直如臨大敵,生怕有半點疏漏,讓公主受到那樣的侮辱和傷害,連覺也睡不好。

    “公主”

    “你擔心也沒用。”趙平安很堅定,又嘆氣,“可惜咱們人手不夠,不然不僅能破局,還能借力打力,說不定從此能斬掉葉貴妃一條臂膀呢。”

    “公主,不如咱們出宮吧?”緋兒上前一步道,秀麗的臉上滿是擔憂,“雖說公主要嫁人才能單設公主府,但是現在葉貴妃的用心如此不堪”

    趙平安托著腮,很無奈。

    皇兄什麼都依她,就是她之前想出宮開府的事,他說什麼也不肯答應。

    皇兄是怕她有危險,畢竟外面不比宮里。

    可他大約想不到有一天他走得如此決然,什麼都來不及安排,倒把她留在了這個虎狼環伺之地。

    她不怪皇兄,只是出宮這主意是不錯,卻不那麼容易實現。

    把她困住,才好擺布。

    如今她好不容易才把這遮天的鐵幕扯開了一個口子,還是她不顧形象鬧騰出來的。

    出了宮,各方對她的控制就弱了很多,所以必然會拼命阻止的。

    不過不急不急,一步步慢慢來吧。

    她伸出手掌,看婆娑樹的斑駁樹影映在她玉白的手心里,又緊緊握住。

    與此同時,通向御醫局的偏偏小徑上,染紅沿著繁盛樹木形成的陰影快步走著。

    她走得又輕又靈巧,若非特意尋找,根本不會發現。

    可她才拐過一棵兩人抱的高大柳樹,忽然後背上的汗毛全豎起來了。還看到,不對,是感覺到有黑影,無聲無息地驀然飄向她的身後。

    “誰?”她猛然扭身。

    大江皇宮是在前朝皇宮的舊址上重建的,那場改朝換代的大戰雖說已經過去兩百年,听說當初也是血流成河,把這顆大柳樹的樹皮都染成了暗紅色。

    先帝大行,新帝還沒正式登基,宮中龍氣不足,說不定魑魅魍魎就會跑出來。

    又听說柳樹屬陰,這些年來還有不少宮人吊死在這兒,誰知道那些長得格外茁壯的花木下又埋了些什麼?

    這宮里,從來都是死人遍地。

    蔣尚宮從御醫局拿藥治她的病鬼小姘*頭,卻又不想讓太多人注意,就讓她走這條路。

    此路很隱蔽,也只有宮中少數幾個老人得知,所以平時都沒有人來。大白天,她都會心生寒意,何況現在都這麼晚了

    初一我發了50個紅包,今天看後台說已經領完,不知道大家拿到沒有。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