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33 絕壁是男人

033 絕壁是男人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有年久的潮濕水氣浮動四周,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大浴桶,四周圍著屏風。---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可那根本不頂用,他在高處,能把底下的畫面盡收眼底。

    這麼晚了,平安不是想要沐浴吧?

    穆遠一驚,差點從房梁上掉下來。

    偏這浴房很封閉,沒有窗子,惟一的一道門在他正要躍下的時候被打開了。

    趙平安和緋兒走了進來。

    緋兒走在前面,手里端了個燭台。進門之後立即快步走動,點燃擺在四角的燈火。

    很快,溫暖的光線就籠罩了黑暗浴房中的一切,包括趙平安。

    她穿著素白的半舊家常裙襖,腰間系了根黑色絲絛,襯得縴腰一束,四肢修長。臉上脂粉未施,卻在燭火的映照下,呈現出珍珠般的光澤與質地。長發已經散開,就那麼隨意的披在腦後。

    “今年夏天好熱,所以水要涼一點才行。”她側身站在門邊,隨口吩咐,手中的團扇使勁搖了搖,令黑發像蝴蝶般飛舞了起來。

    “那不行。”緋兒擺出大管家的樣子,斷然拒絕,“公主回宮時被下毒,傷了脾胃,唐太醫都說公主算是撿回了一條命,貪不得涼。”

    “那也不能熱死我吧?”趙平安有點煩躁。

    啊,她好想吃冰激凌!特別是酸奶冰激凌!

    雖說空間里倒騰不出這好東西,但在古代還可以吃冰沙的。

    可惜緋兒天天緊盯著她,明著吃被死攔著,偷吃又根本沒機會!

    所以她才要出宮,哪怕不為了擺脫困局,撥亂反正,為了自由的吃吃玩玩,也得出宮!

    而她這模樣落在穆遠眼里,就令後者的瞳孔不由得縮了縮。

    她不滿的撅嘴,無意中嘟起紅唇,不知道自己在那片暖色燭光中顯得多麼明媚可愛。

    “怎麼就熱死公主了?”緋兒忍著笑,“我早吩咐燒火的了,水只要溫溫的就好,斷不能讓公主在這暑熱天氣里遭罪的。”

    她們家公主真是很有趣的,雖然整體上是個干脆利落,絕不會拖泥帶水的性子,但有時候就大方智慧,有時候卻像小孩子一樣任性隨意,要人家不斷的哄著。

    而且,很好哄的。

    “哼,我看我長了痱子你怎麼辦?!”趙平安听到外頭有送水的腳步聲傳來,就往屋里走了走,讓開房門處的通路,正走到那橫梁之下。

    穆遠只看到她一顆毛茸茸的頭和如瀑長發在那里擺來擺去,還有微敞的領口下,隱約的那一片令人遐思的瑩白

    他連忙轉開眼楮,見幾個宮人魚貫而入,把一桶桶的水倒入大浴桶中。

    緋兒說水並不熱,卻因為角度和光線的問題,他仍然看到一片氤氳的淡薄霧氣。

    似乎那霧氣又很快消散了,融合進空氣里。

    不然,為什麼他有點透不過氣呢?

    “身上熱,用冷水激才會長痱子,用溫水沐浴,反而沒問題。”緋兒輕輕推著趙平安往屏風後面走,“我的好公主,您就別對付了,明知道這件事我是不會讓步的。”

    “本宮就是好脾氣,縱得你們一個兩個沒大沒小的。”趙平安吼了句。

    不過所有人都沒理會,笑嘻嘻地退出了房門,緋兒還把門給帶上了。

    趙平安喘了兩口氣,無奈的走到浴桶前,伸手在里面探了探,然後又認命地攪了攪。

    而那位粱上將軍卻屏著息,第一次發現大長公主沐浴居然不用人侍候。好像她身邊的人也都已經習慣了這樣,退下去時自然得很。

    可這讓他更不自在了,畢竟如果有宮女在侍候還好點。現在有了些孤男寡女的感覺,還是身處這樣一個地方

    “啊,我好想要冷熱水淋浴加360度噴水的花灑啊。”心神不定中,听平安念叨了一句明明字面上听得懂,卻不明白其意的話。

    緊接著,穆遠又听平安嘆了口氣,然後看到她那兩只嫩生生的小爪子抬了起來,抓到自己腰帶的兩端,輕輕一扯。

    腰帶落地,衣襟隨之散開。

    穆遠知道自己不是君子。

    在戰場上尸山血海中滾過,在生與死的界限上徘徊過,任何情緒都會變得很極端,任何事情都不會放在眼里,所作所為都無限接近于本源、本意。

    這就是為什麼當兵的都很野,從戰場上下來,用生命換來的俸祿、餉銀甚至犒賞都會立即扔到賭場或者勾欄院這樣的地方,眼楮都不眨。

    很多人都覺得這很下賤粗鄙,可身處其中的才明白,正因為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看見明天的太陽,所以只顧著眼下。

    人生苦短,不如迷夢一場更快樂,更痛快。

    他從小就是這麼混過來的,所以從來沒有那些躲在後方的文人們所追求的君子之德。

    不管什麼樣的美人,在他面前脫光了,他能從頭到腳欣賞幾個來回,臉不紅,心不跳。

    但平安不同!

    她不是迷夢,甚至不是他的快樂。

    她是他心中所能想象的最美好的事,是他最苦楚脆弱且不能觸踫的靈魂深處。

    此時一眼望過去,那就是褻*瀆。

    不看?他又控制不住自己。

    他的脖子好像中了敵方的毒箭,讓他整個人都僵著,完全轉不過頭,也閉不上眼。

    可在那徒勞遮擋的四面屏風之後,平安已經脫掉輕薄的外衣,露出同樣是白色,邊角繡著銀色小蘭草的肚兜,包裹著她勾魂的峰巒起伏。

    就像是他漲滿著,要跳出胸腔的心髒。

    還有同色的中褲,以及下面踢掉了鞋子,雪白嬌嫩的一雙腳

    這還不算,平安的雙臂好看的翻扭了過去,正反手解開肚兜的後部系帶。

    “別脫了,再脫我就都看見了。”他心里想著,有點急。

    未料到,嘴里居然也這麼說了。

    雖然聲音低沉,被這潮濕的空氣和屋子隔斷了,只有他們彼此能听見。

    但,足夠了,兩個人都被驚到了。

    穆遠驚的是︰他曾經親自潛伏大夏的敵營外,大冬天的蹲在混了冰渣子和冷水的小河溝里三天三夜,一動也不動。而現在,居然沉不住氣的發聲。

    趙平安驚的是︰那還用說嗎?她的浴房,怎麼混進了人!听聲音,絕壁是男人!

    66有話要說

    是我特別愛吃酸奶冰激凌,哈哈,所以讓女主也愛吃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