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34 共浴?!

034 共浴?!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趙平安是穿越女。---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雖然在類似中國宋代的平行時空大江國活了一世三十八年,然後又莫名其妙重活了大約幾個月,但她骨子里仍然是現代姑娘。

    所以從沒抱有“生死事小,失節事大”的偉大情操。

    不對,那是壓迫女性的封建糟粕思想。

    也所以,當她發現浴房里混進了男人,第一反應不是抓住衣服圍住自己,而是迅速躲到浴桶後面,抄起掉在地上剛脫掉的軟底鞋。

    沒辦法,浴房里沒有任何趁手的武器。她的頭發也早散開了,發簪欠奉。

    滿屋子就連澡豆盒也沒有,因為她並不是來泡澡,只是變相沖個涼而已。

    那麼一只鞋子雖然可笑,好歹聊勝于無。

    相比起小命,春光外泄什麼的,她並不太在乎。況且,身上還穿著肚兜和中褲,比起現代的抹胸和熱褲,大概還要保守點。

    然後,她打算大聲呼救。

    皇兄給了她四個暗衛,擅于偽裝易容的阿米現在裝成劉鏡在葉貴妃處接受考驗。

    另兩個暗衛阿旭和阿蒙不是太監,不能在宮內輪值,在宮外為她辦事。

    今天巡夜的是阿豆,他雖然個子小,看著像個姑娘,武功卻是四人中最高的。

    只要她一出聲,阿豆會立即前來。

    那時管這偷窺的是誰,必定有去無回。若此人是外來的,就必須斬斷他身上一處,要麼是腦袋,要麼是另一處要命的所在(大家懂的)。

    只可惜她心思轉得很快,防御的動作也足夠快,卻快不過號稱大江戰神,被她皇兄親封為冠軍大將軍的穆二郎。

    她才張開嘴,感覺聲音正卡在喉嚨里的時候,一道身影驀然從空中欺近,鬼魅般的繞到了她身後,一手攔腰扼住她,另一手按在她嘴上,把她的呼救死死封住。

    “別出聲。”穆遠急忙阻止。

    去你奶奶個爪!

    別出聲?我呸!堂堂大長公主怎麼可以听個蟊賊的吩咐。

    趙平安一邊暗罵,一邊擺動肩膀,用盡力氣把手肘往後撞。

    哼,只要撞實著了,不讓他胃穿孔,也讓他肋骨斷幾根。

    她可是正經練過女子防身術的。

    不過她想得挺美,卻沒料到對上的是誰。

    穆遠從小習武,長年征戰,武力神經形成了本能,或者是條件反射。不管與誰對峙,他的每一個毛孔都敏銳無比。

    何況現在,趙平安幾乎是被他從背後摟在懷里,臂膀中那柔軟身體上的任何細微變化和異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因此他身子向後微縮,圍在趙平安腰上的手臂放開又再度迅速扣住。這樣,他輕巧躲過這波襲擊,還把她兩條手臂也一起包裹了起來,完全控制住。

    可他不知道,現代女子防身術都是套路,不管這一擊是否成功,都連著下一招︰就是用力踩向襲擊者(色*狼)的腳。

    于是穆遠感覺到趙平安的腳拼命向下蹬,他的腳也本能的後錯,最後卻又硬生生伸回來。

    下一秒

    被重物砸中腳面的感覺給穆遠帶來十足的痛楚,可他居然沒有吭聲,只低低的悶哼。並下意識的,圈著趙平安的手臂松動了些。

    就趁著這麼點功夫,趙平安猛地往前竄,試圖擺脫禁錮。但她連一步也沒邁出去,山岳凌頂般的壓迫感又來了。

    趙平安絕望的明白︰武力值差距太大,好比一個九十九級的大神和一個才五級的游戲新手小白。這個男人如果不主動放手,她是逃不掉的。

    但意思意思也是要掙扎一下的,束手待斃從來不是她的風格。

    她奮力向前撲,根本不管前面是那只巨大的浴桶。

    而穆遠到底因為腳傷慢了半拍,眼看她用力過猛,腳下一滑,腦門就要磕在硬木浴桶的邊緣,造成頭破血流的局面,急得貼近阻攔。

    撲通通,嘩啦啦,兩人一起落入水中。

    趙平安感覺自己在水中被翻轉過了身子,免遭了嗆水的結果,卻又好巧不巧地坐在了男人的腿上。她連忙死命的撲騰,像一尾亂跳的魚。

    “是我!”穆遠第二次開口。

    他微微的喘息,堅實的胸膛起伏著,無意中貼緊趙平安的心口。

    他的聲音低沉暗啞,就像融化進黑暗中,濃得化不開的夜風。

    木桶的水面因為突然被攪動而蕩漾不停,更有大片水花被激出去,浸濕了附近的地面。

    趙平安愣愣的看著面前濕漉漉的男人,並,瞬間認出了他。

    其實只听聲音,她也會辨別得出。

    穆大將軍的聲音與眾不同,不僅是好听的低音炮,能讓人家的耳朵談戀愛。聲音很近的從耳邊流淌的話,都能听得讓人起雞皮疙瘩。

    更獨特的是,他的聲音和語氣似乎是冷漠的。可趙平安硬是能從中听出炙熱感來。

    不知別人有沒有這種感覺,哎呀,心好亂是怎麼回事?

    之前她是太緊張了,所以失了判斷。

    “公主,您摔倒了嗎?”門外傳來緋兒的聲音。

    盡管這番打斗只在數息之間,而且沒發出大的聲響,可畢竟是有動靜的。

    趙平安沐浴不喜歡有人在眼前侍候,可不代表門外沒人守著,提防她叫人。

    “是水灑了嗎?公主,我現在進來侍候了。”緋兒一邊說一邊打開門,再反手關好。

    趙平安還在震驚加震驚之中,穆遠卻是因為和她如此貼近,大腦正被白光籠罩著。

    所以他們都沒有很快做出反應,直到緋兒快步繞過屏風,看到她家公主正衣衫不整的和一個穿夜行衣的高大男子抱在一起共浴。

    這一幕,令緋兒驚得連呼吸都斷絕了,像被施了定身法那樣僵住。

    緊接著她覺得大事不妙,想跑出去尖叫。可還沒等她轉身,一粒水珠像箭頭般飛來,準確的打到她脖頸動脈處,令她的大腦供血暫時斷絕。

    下一秒,她眼楮翻白,直接暈了,身子軟軟倒地。

    “你干嗎?”趙平安怒。

    “她不會有事。”穆遠低聲解釋,“可她若叫嚷出來,大長公主說不定會有事。”

    保守秘密?不讓她的不堪情況為外人道?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