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38 剪刀石頭布

038 剪刀石頭布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天哪!

    拼著自己受傷也要保護她,在那樣電光火石的狀態下,不可能是表達合作的誠意。(((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因為他沒有辦法預料,也沒有辦法多想。

    所以,他也許,大概,可能是喜歡她的吧?

    這個念頭一出現,趙平安只覺得腦海里閃過一道炫麗的光!

    如果這還不是喜歡,她想不出一個男人溫柔對待一個女人的最好方式了。

    如果說穆大將軍對她沒有點別的想法,連她自己都不能相信。

    哎呀,可是她之前表現得有點隨便呢,還色色的,簡直算得上放*浪形骸,不知穆大將軍有沒有被嚇到?畢竟他之後一直背身站著,不太想看到她的樣子。

    也畢竟,她是在平行時空的古代大江國,不是在現代,這邊對色*女的接受度恐怕很小。

    而且男人們喜歡公主,是因為公主代表神聖不可侵犯。泡公主,會滿足強烈的征服感。

    那這麼說,她就完了呀。

    聖潔的大長公主,嗯,這一世並沒有被封為國公主,變成了綁男人上山當壓寨夫的女土匪,形象全毀了。

    趙平安煩惱起來,在床上打了個滾。

    沒成想,胸前那塊玉硌到了她,讓她迅速冷靜下來。

    唉,這是什麼緊要的關頭呀?!

    葉貴妃找了男人想污辱她,新帝換了人,不知道皇兄喜歡的十四哥兒能不能順利的活下來。大臣們個個心情鬼胎,大江國強敵環伺,皇兄的強國之夢還沒有實現。而她,也還不知要面臨什麼樣的險惡局面,根本不是春*心*蕩*漾的時候。

    下意識的,她撫著脖子上的玉,盡管強迫自己理智了些,可還是有些沒著沒落的。

    于是她想,還是放個孔明燈聯絡一下穆遠,至少表達一下感謝。

    不用太直白了,能有點彼此心領的意思就成。

    瞬間,又想起穆遠的背影,以及他的後脖子

    趙平安一咕嚕爬起來,跑到院子中,看到秋香半躺在廊下的搖椅上,睡得正香,當即毫無道德的上前搖醒她,“吩咐下去,明天出宮給我多買點孔明燈。如果有人問,就說我想念皇兄了,要寄托哀思。”

    她給天上的先帝捎話,誰還敢攔著不成?

    而且這樣的舉動會引人注目,她正好看穆遠能不能不露行跡的派人過來。如果連這點也做不到,她就不會和穆家合作了。

    秋香美夢正香甜,被搖醒後立即進入狀態,畢竟今天她值夜,就算不在公主房里,院子里外也得有人。

    外面是阿豆,里面就是她。

    秋香連忙點頭應下,等趙平安重新回屋又不禁有點嘀咕,“公主怎麼這麼急,連天亮也等不到嗎?就算現在說,也得開了宮門才能去買呀。”

    總之第二天,葉貴妃就得到大長公主又要玩孔明燈的消息。

    “她又做什麼怪?給我盯著。”她也吩咐下去。

    底下的小葉妃等人走了,低聲問她,“那件事準備得如何?”

    葉貴妃哼了聲,“那劉鏡果然長相頗好,人也乖覺,怪不得迷了姓蔣的老太婆,將來死了倒是可惜。不過我得給他做個身份,此事鬧起來,也得讓人看得過眼才行。”

    “姐姐你動作快點呀,我都等不及看趙平安出丑的樣子了。哼,那個趙平安平時總是不把人放在眼里,看她被捉*奸在床時還有什麼話講!”

    “很快的。”葉貴妃安撫妹妹,“必然在新帝登基大典之前,辦好這件事。你想,她出了這樣的丑,怎麼有臉出現在典禮上?這麼重要的時刻她不在,就證明大長公主失了勢。那時那些觀望的牆頭草,可就老實多了。”

    姐妹兩個相視而笑,還當那邊的趙平安蒙在鼓里。

    可趙平安卻不管這麼多,一邊加強玉華殿的安保工作以及飲食衛生的嚴防死守,一邊興頭頭的剛到天黑,就把孔明燈放起來。

    為了迷惑盯梢的,每一盞,她都畫了圖形。

    不過大多數是緋兒畫的,她只畫了一個,就是陰陽臉的小狗。

    卡通型,看起來超可愛,極為符合她平時做怪的風格。

    放了燈後她還有點小忐忑,不知道穆遠能不能逮到機會派人來,幾時來,也只得讓剪刀和石頭到門邊守著。

    到三更天的時候,她都快睡著了,她的心腹小太監那邊才等到人。

    眼前黑影一閃,門邊的樹旁就多了個瘦長條男子。

    黑衣黑鞋黑臉,一時看不清五官。

    “穆大將軍吩咐我來。”男子說。

    “口令?”剪刀問。

    啊?!

    “別逗他。”石頭一本正經的阻止剪刀,之後又對瘦條說,“但你要明白,你能順利進來不是我們玉華殿弱,是咱們大長公主吩咐放你來的。”

    “我知道。”阿布誠懇的承認。

    “稍微站前面一點,我認認你的臉,以後說不定就是我們常接觸。”剪刀又說。

    他們是公主的心腹,很多事公主不瞞他們。若瞞了,怕行事不方便。

    “那不如設置個口令,容貌是會騙人的。”阿布仍然很誠懇。

    剪刀和石頭對視,心想也是。

    他們家的阿米,還不是說裝誰就裝誰,而且裝誰像誰,連身高、體態,性格,甚至說話的聲音都可以模仿。

    “那你叫什麼名字?”石頭想了想,問。

    “你們呢?”阿布反問,很不願意先說的樣子,怕吃虧。

    “我叫剪刀。”

    “我叫石頭。”

    “嗯,我是布。”

    剪刀石頭布,好,好搭配!

    這下,三個人面面相覷,就此定下了沿用了很久的特殊口令。

    然後當阿布離開的時候,手里拎著個小布包,里面有兩只小罐子。

    隱隱,有藥香飄出。

    主上受傷了嗎?他怎麼不知道?

    他很想蹲在主上面前,看主上打開罐子,解答他的疑問,卻被轟出來了。

    真是的,這麼小氣!

    身為貼身屬下,一等暗衛,世子最信任的男人,為什麼最近總是被隔離呢?

    他憤憤不平,眼巴巴看著屋內的穆遠正就著燈火,慢慢打開包裹,心情復雜的看著里面的兩只藥罐和一張便條。

    66有話要說

    順便說一句,禾筱月同學猜到了穆遠是平安上一世的駙馬。

    相信有很多人也猜到了,真是聰明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