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46 藥力有多大

046 藥力有多大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真好做文章!

    不對,是天生拿來做文章的素材。---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本來趙平安還有點不忍心,畢竟跟這種事扯上關系,甚至上就是個死了。但後來听穆遠派來的那個阿布說過這葉陽東的事跡,就覺得自己這是在為民除害。

    听說此人仗著葉氏的勢力搶男霸女,無惡不作,上個月才逼死了某寡婦一家,用來當扛槍的簡直無比合適。

    不敢對妃子表妹下手?沒關系啊。

    葉貴妃會下藥,她難道沒有藥?

    切,在現代有一種藍色小藥丸,解決了多少男人的難言之隱、無聲之痛,多給葉陽東來幾粒,保證他金槍不倒!

    要說葉貴妃為了害她也真是下了血本,借劉鏡不說,還給劉鏡安排了一個身份,以及她年前在宮外野的時候,怎麼和劉鏡相遇,而後勾*搭成*奸的故事主線,另有相關人證若干。

    穆遠打探到這個消息,再由看似木訥,但開了口就很話嘮的阿布轉述這出廢柴軟飯男和放*蕩公主的全戲,她簡直嘆為觀止。

    做什麼皇上的女人呢?不如去寫小白網絡言情更有前途!

    為了給她下藥,明知道她的玉華殿嚴防死守,找不到突破口,居然以身做引。把那不湊表臉的藥制成香露灑在自己發間、身上,讓她不自覺吸入,通過嗅覺影響某些植物神經。

    她得承認,葉貴妃這一招也算是突破性的奇葩事件了。

    她也真沒想到這一招,更沒有從空間得到麻痹神經的藥。

    幸好葉貴妃要以身做引,自己也要先吃解藥,讓她的人盯到,于是照方抓藥,一樣給她來了一份兒。

    一份兒解藥,她吃。

    另一份兒媚*藥,全給了小葉氏,一點沒糟踐。

    多虧了阿米和阿豆兩個宮中暗衛。

    前者扮劉鏡,深入敵後。被葉貴妃假裝掉了耳環,支到玉華殿的時候,根本就是直接進了小葉氏的聖端宮。

    打暈,灌藥,把人扛到玉虛殿,一手包辦。

    後者高來高去,找藥、配藥,把葉陽東背進宮,夜間還要負責安保工作,辛苦萬分。

    至于說找到葉陽東這個最佳配角,制造他偷入皇宮的無瑕疵手續,以及各種情報消息的來源和配合,就靠穆大將軍了。

    不得不說,這次合作很成功。

    而此時,她和穆遠之間這番微小的互動,別人沒發現,穆耀卻全看在眼里了。

    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說話的語氣就有點沖,“快來人,把這兩個東西好歹遮一遮,別髒了大長公主的眼。”

    太皇太後身邊是有幾個老人侍候的,聞言立即就有一人快步竄進偏殿里,甭管單子還是帳子,扯了一塊下來,罩在那兩人身上。

    當那些辣眼楮的場面不復存在,穆遠也不再阻擋趙平安,令她終于可以繞過某座山,站到第一線看風景。

    玉虛殿本就清幽雅致,院中還種了兩棵大棗樹,因是晉棗,樹勢高,枝葉茂,結果子卻較晚,這時候那粗大的枝頭上正是碧蔭如雲,碩果累累。

    綠葉紅棗,煞是好看。

    若非出了這樣的骯髒事,該是多麼歲月靜好,果香飄飄的好氣象。可現在

    趙平安很生氣,盡管這出戲是她導的,她仍然很認真的生氣。

    之前幾日,穆遠大半夜的親自跑了一趟玉華殿。因這一次是提前通報的,兩人之間倒沒再遭遇到什麼尷尬的局面。

    穆大將軍就一句話問她︰選玉虛殿合適嗎?

    當時她說什麼?

    她說︰哥哥崇道,即便走了也是去仙山修行,一定能早日擺脫輪回之苦。世間的榮華富貴有什麼好呢?不過是過眼雲煙。

    道家最是瀟灑,講究自然,凡事都順勢而為。整個皇宮,只有後苑她可以插手。整個後苑,只有玉虛殿在她的完全掌控之下。就連玉華殿,她也不能保證十分安全。

    在她看來,這個宮,那個殿,不過是一個地方。人都走了,這些外物有什麼用?她要反設一個局,躲開對自己的傷害,同時最大限度地打擊對手。思來想去,此地是最佳場所。

    可她錯了!

    今天親眼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她哥生前最喜歡的地方,能讓他身心安寧的地方,她就很後悔!她遠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看得開,覺得這是玷污,因而就更加痛恨。

    這種痛,這種悔,就像兩把刀子,剜得她心痛如絞,眼淚控制不住的涌上眼眶,滴落。

    她的情緒反應如此真實自然,根本不需要演戲。

    “平安,你別氣,你別氣。”穆耀站在正面,第一時間看到,立即走過來,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語氣和動作都極溫柔,“太皇太後會為你做主的,唉,你別哭啊。”

    穆遠站在背面,只見到趙平安雙肩微微聳動,心疼得拳頭都握緊了。可偏偏,雙腿只能定在那里,一動不動的站著。

    “是誰把大長公主找來了?!”田氏用力頓著自己的拐杖。

    其實她才五十多歲,臉上保養得還很好,看起來也就四十幾歲的模樣。不過頭發卻全白了,她又愛擺譜,所以早早就弄了鳳頭杖,到哪兒去都拄著。

    但看她此時把地面砸得咚咚響,氣力足得很,必是個長壽的。

    “大媽媽,玉虛殿是平安管著,出了事,下面人報給她是應該的。”穆耀攔過話,“雖然她還是個未嫁的姑娘,但出了這樣的大事,也是要讓她知道的。”

    “造孽啊,造孽啊,讓我老婆子瞎了吧!”田氏皺著眉,不住搖頭。

    看得出來,對這件事她是真的深惡痛絕,也受了很大的打擊。雖說她不主管後宮,但輩分和身份地位在那兒,這也是打她的臉。

    趙平安上前一步,用手背狠狠抹掉眼淚,定定望著院中的兩人。

    他們雖然沒被綁,但顯然被人以什麼手法限制了人身自由。

    葉陽東的神智是清醒的,雖然在藥力的作用下,小帳篷還頑強的支著,其他部位卻都軟成了一癱泥,堆在那里瑟瑟發抖。

    小葉妃就不同了,整個人都陷入物我兩忘的鏡界,面色緋紅,兩眼還是望著葉陽東,身子也不住向他那邊蹭,一臉的春*情*蕩*漾。若是能動,必然是立即撲上去。

    這藥力是有多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