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55 我-也-要-她

055 我-也-要-她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你也說了,這職位屬于家臣。+++女生必上網站 www.ck101.tw”趙平安覺得自己應該表態。

    畢竟,這是選她的侍衛長,以後幾乎每天要見面的吧?

    “我願意保護平安……”穆耀沖口而出,又在田氏的目光下強調,“平安姑姑。”

    媽的,郁悶!結果弄成姑佷了!他心里再著補一句。

    可趙平安卻樂了。

    哎喲,這是定了輩分啊。

    那她沒什麼好反對,好介意的了,于是對田氏點了點頭。

    就算這個穆耀猴精猴精的,也不知道他肚子里賣的什麼藥。但是,安排在她身邊的人都不可能是干淨的了,必然是哪一方的眼線。

    至少這個還養眼不是嗎?

    至少這個是大家都猜不透的,是敵是友還不確定不是嗎?

    她不知道,此時更郁悶的人是穆遠。

    三弟惦記的是平安這個人,他懂,可是他不知道怎麼去阻止,因為他不懂平安的心。

    平安想出宮設府,恐怕早有想法,絕非一時沖動。可是,她卻沒有提前向他這個“合作者”透露半點信息,證明她並不信任他。

    而他又怎麼攔著三弟呢?如果平安喜歡三弟,他無法做到成人之美,卻也不能橫加干涉。

    況且三弟說得也對,在這虎狼環伺的時候,無論田氏也好,葉氏也好,或者其他什麼人也好,由他們在平安身邊安插人,倒不如是三弟好些。

    現在這階段,平安還不能完全保護自己。

    但,理智是這樣考慮的,只是一想到三弟和平安日日相處,他的心底就像有把悶火在猛烈燃燒。他根本熄滅不了,也釋放不出去,都快把他熬干了。

    在這種情況下,他還要忍著心里的翻騰,把那兩個賤人偷帶出宮,先安置在自己隱蔽的一處別莊里,好好看管。等明日大典後,葉貴妃依約上表,平安也能順順當當出宮後再神不知、鬼不覺的處置掉。

    忙完這些,天色已晚,定北侯卻還沒回府。

    穆遠心思不定,只好一個人坐在羽林院中發呆,沒想到穆耀卻來了。

    “平安已經回到玉華殿歇著,畢竟半夜就要起來準備大典。二哥,你怎麼沒去睡?”穆耀自來熟的步入前廳。

    “有什麼話,就直說吧。”穆遠沉著聲音。

    他累。

    上戰場做先鋒,潛入敵後做斥候,坐陣後方指揮,他都舉重若輕,沒這麼累過。可對上平安,對上他的弟弟,他卻覺得心力交瘁。

    “二哥沒什麼要說的嗎?”穆耀反問。

    “我好奇你和太皇太後為什麼會出現在玉虛殿的?”穆遠也不拐彎抹角。

    “是你這邊出的紕漏哦。”穆耀笑笑,“先是你舉止奇怪,當然我就注意你了。”

    穆遠皺眉︰他舉止奇怪嗎?

    “但凡扯到平安的事,你回回帶樣子。”穆耀直接解釋,“只不過,除了我,旁人也看不出來罷了。哦,也許父親也可以。”

    “說重點。”

    “重點就是……”穆耀深吸一口氣,“我到底是穆家人,也不是在宮里白晃蕩,所以你安排葉陽東進宮的事,就被我發覺了。畢竟,你動用的人是穆家的線,我在宮里也有人脈呀。”

    “然後?”

    “然後就簡單了,我掐著點到慈壽宮,花言巧語說動太皇太後,讓她在登基大典之前去玉虛殿祭拜先帝。哈哈,一切順理成章。”

    “可你廢了平安的湯王妃這著棋。”穆遠無意識把玩著自己的隨身匕首。

    穆耀卻挑起眉,一臉囂張邪魅地道,“誰讓她找你合作,不找我合作來著!真壞了她的事也是活該,她要怨自己。”

    穆遠垂下眼楮。

    這是什麼邏輯?三弟又有什麼立場覺得平安應該與他更親近呢?

    而她與他的合作,也是巧合,是偶然,因為他差點看到她入浴。

    當時,不過是急智。

    想到這兒,他全身的血液就有點發燙同,害得他不舒服似的挪了挪身子。

    穆耀奇怪地望了他一眼,接著道,“她定然會覺得,你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父親,為了穆家,豈不知就是為了她。可我相信,父親不但不會責怪你,還會高興吧。畢竟,他拿到了葉家的把柄,就算這事被太皇太後迅速抹平了,派不上大用場,好歹也能拿捏葉良辰。”

    “你又是為了什麼?和父親做對?和我做對?”穆遠略帶嘲諷地問。

    “我才沒那麼復雜。”穆耀卻搖頭,難得的認真正經,“我要什麼,就直接上去拿。我要平安,雖然父親說可以幫我得到那紙婚約。可平安骨子里驕傲得很,所以,我要讓她真心實意的嫁我!”

    “我-也-要-她。”沉默片刻,穆遠突然就說。

    詞句簡單,但一字一頓,格外鄭重。

    “所以決定權在她嘍?看她怎麼選。可是二哥……”穆耀忽然蹲下來,仰望著坐在椅子上的穆遠,有點興奮,有點得意,“我知道好多平安的秘密哦,這讓我能比你更有競爭力。”

    “你若以此威脅她,我不會饒你。”穆遠抬起了眼楮。

    那是傳說中屬于戰神殺將的眼神,明亮燦然,異乎尋常的堅定,任何人見了,都不會懷疑他說的話,話里的每個字。

    “我說了,我要她真心實意,又怎麼會用卑劣手段對付她。”穆耀卻並不怕,就那麼直視進那雙堅毅無比的眼楮,“只是二哥,我要提醒你,你會輸的。”

    因為他有一世在手,他知道太多的事件走向。他會傾力幫助平安,定會溫暖她的心。

    不過,前世似乎平安並沒有出宮,所以重活一世,還是有些細微差別。

    他要留意啊!

    “說完了?那就回吧。”穆遠趕人。

    穆耀站了起來,一條腿邁出大門時才道,“二哥,我還有句話要告訴你。在你面前,其實我最開心了。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什麼都可以說,什麼都可以做,不必隱藏。說起來在二哥面前,我才是真正的自己呢。”

    “我們是兄弟。”穆遠深吸了一口氣,“不管你怎麼想,也不管今後你我會如何,始終你是我弟弟,血脈不會改變。”

    他語氣極淡,可奇異的讓人覺得他是挖心挖肺在說這句話。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