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56 與穆家無緣

056 與穆家無緣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穆耀臉上的肌肉就有些微的抽搐,心中又突然有些莫名的柔軟。---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眼前,似乎又出現了他二哥那渾身浴血的模樣。

    以及,他自己胸前透出的刀尖。

    “那弟弟再勸你一句話︰找個女人吧。”他也深深吸氣,“太執著了,容易死人的。”

    穆遠沒料到穆耀這樣說,手上一錯力。

    鋒利的匕首登時割破了他的手指,一滴艷紅的血花就這麼毫無預兆的綻放出來。

    那血是那樣紅,兄弟二人的腦海里幾乎浮現出同一幅畫面。

    屬于穆耀的是前世記憶,屬于穆遠的,卻似乎是做過一個怪夢。

    穆耀自嘲的笑笑,大步走了。

    說起來,他們兄弟二人都是太執著了,心里放著個女人,怎麼也忘不掉。結果,都死得那樣慘法。

    老穆家這一支,自他們兄弟就絕戶了呢。

    夜色,愈來愈深了。

    皇宮早到了宮禁的時間,然而各處卻還燈火通明,宮奴僕役們在六尚二十四司的指揮之下,忙而不亂、有條不紊的準備著明日的大典。

    慈壽宮內,湯王妃陪著太皇太後田氏用了飯。

    喝過茶後才要告退,田氏卻說,“讓你身邊的人回家去傳個信兒,再把明日要用的東西送進來就結了。天這樣晚,你也有了年紀,就別走了。”

    “我知道您是心疼我,可是,這合適嗎?”湯王妃有些為難。

    田氏不禁冷哼道,“不管什麼阿貓阿狗都混進後苑了,我留個老妯娌住一晚,誰還能有話說不成?再者,宮里也有留宿親眷的先例,讓錄事官記下來就得了。”

    “那我就留下了。”湯王妃倒也干脆。

    沉吟了一下,又小心地問,“葉貴妃,明天真會上表請辭封號嗎?”

    “由不得她反悔。”田氏的臉沉下來,“今天這事不能細究,到底是害人者,人恆害之。”

    “倒是小看了平安。”湯王妃快速瞄了田氏一眼。

    “那丫頭從小就是個吃軟不吃硬的順毛驢。”田氏嘆了口氣,“就算先帝在,說是逼她做什麼事,其實也是哄著的。哄順了,就是個听話懂事的,真踫到她的逆鱗,她能把天捅個窟窿,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二愣子。”

    “可先帝已經去了,這孩子再這樣過剛,反而不好。”

    “你不懂。”田氏眯了眯眼楮,精光一閃而過,“先帝那麼疼她,誰知給她留了什麼。那張誰也沒見過的詔書便罷了,只怕還有文的武的助力。她可不是光桿公主,現在為難不過是一時。是葉貴妃霸道慣了,什麼都得是她獨得,容不得別人分走一絲一毫。得失心太重,就看不到事實了。”

    “您也有意讓葉貴妃冷上兩年?”湯王妃有些驚訝。

    田氏點了點頭,“沒出這種事就罷了,居然敢對大長公主下手,是得教訓教訓她。平安是個聰明丫頭,幫著她立起來,讓姓葉的也老實點。不然……”

    說起來,她田家之勢可比不得葉家。若葉貴妃真成了太後,再過兩年,那還得了。

    心里這麼想,嘴里卻道,“不然趙家,皇室,只怕也得看外戚臉色了。”

    “那您答應平安出宮設府,想幫她的時候,只怕不那麼便利。”

    湯王妃的真實意思是︰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真放走了平安,那丫頭可不是會規規矩矩過日子的人,真就完全無法掌控了。

    “能怎麼辦?”田氏一攤手,“事情明擺著的,平安過得好,葉貴妃心里就不爽利,她們兩個是沒辦法好好相處了。把這兩個針尖對麥芒的人放在一處,肯定會平地生出無數風波。”

    “也是。”湯王妃點頭,“就算平安明理,葉貴妃行事卻是個沒邊沒際的。”

    就是做人沒底限嘛。

    “正是這個理兒。”田氏拍拍湯王妃的手,“不放平安出宮,還得時時提防葉貴妃又做什麼手腳。就算我時常敲打,九哥兒做了皇帝,她也未必給我這個臉面。就算明著順服,暗中也未必會听。那辣貨,真的是什麼都做得出,今天這出不就是?”

    “今天這出啊……”湯王妃拉長了聲音,“可巧了,穆家兩兄弟怎麼都在。”

    “可不就是巧。”田氏卻故意不理會湯王妃話里的隱含之意,話題一轉道,“說起來,我老婆子今天也長了見識。三郎那孩子就算了,天生就是個招人喜歡的。我從前倒沒注意過穆將軍,明明是個武夫,那張臉能把人凍出幾里地外,沒想到舉止倒是優雅貴氣,長得也真是俊,不愧是三郎的親哥哥。”

    “哎呀,您也不看看穆家二郎的親娘是誰。”湯王妃搖了搖手中扇,“說起來定北候年輕時也是有名的美男子,娶的兩任老婆又都是美人,生的這兩個兒子自然是人中龍鳳。”

    她知道田氏有意不提這話題,可她就很想拉回來,“您看,三郎不是對平安有意吧?”

    “怎麼說?”田氏明知故問。

    “大名鼎鼎的花三郎看似風流倜儻,其實對誰都沒放在心上過,更別提多看幾眼,多說幾句。”湯王妃接著道,“之前在玉虛殿,他這從來不願意受職位的,居然願意當公主府的家臣。我老眼雖然昏花,可也看出什麼來了。”

    “是嗎?我說他怎麼花言巧語的哄了我答應。哼,這小子。”表面上不滿,語氣里卻透著親昵和寵愛。

    湯王妃了然。

    皇家貴女可不止平安一個,太皇太後那麼喜歡花三郎,必定是有什麼想法的。只是暫時還不方便說,這才先圈在身邊當小貓小狗的養著。

    “您看那穆家老二對平安有沒有其他心思?”這句,她就隨口說說。

    不然,直接點花三郎的名也太過刻意。

    就穆二郎那冷面冷心冷情的,也能喜歡一個姑娘?她可不信。

    田氏卻似認真想了想才道,“穆定之三個兒子,大兒子暴病而亡,小兒子明顯也不打算繼承家業,穆將軍是穆定之的惟一衣缽。所以他的親事,穆定之肯定心里有數。平安跟穆家人啊,九成九注定是沒緣分的。”

    “說的倒也是。”湯王妃點頭。

    眼看田氏不再想談這些事,連忙東拉西扯了一些八卦。雖然她很想把今天發生的這些令人震驚和完全想不到的事告訴他們家王爺,可也只能耐心等明天大典結束後了。

    …………66有話要說…………

    今天是雙更日。

    仍然為月票嚎幾嗓子。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