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57 怨憎會

057 怨憎會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另一邊,趙平安成功躲過一場危機,並得到了想要的結果,但心情卻並不十分好。(((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在眾人散去後,她又回了趟玉虛殿,在里面站了很久。

    又叫緋兒帶著人,把先帝常用的東西都收起來,先放到玉華殿,日後出宮時全帶走。

    “一會兒把院子全封了,從此不許任何人進來。”她凝望著院子的大棗樹,想起與皇兄聊天,喝茶,拿桿子打棗的往事,不禁淚灑衣襟。

    從前她有些事覺得做不到,皇兄總說︰有棗沒棗你摟一桿子試試。

    所以她要試試,大江國能不能像皇兄期望的那樣變得強盛,不僅國富民強,也不再讓周邊那些虎狼小國也隨時撲上來咬兩口。

    “這是最後一次,皇兄,最後一次借用你的庇護。”她對著天空輕輕地道,“你走了,皇宮就不再是我的家。可你既然走了就好好的,不要再擔心我,也別擔心四哥兒,九哥兒和十四哥兒,我會幫你看著他們的。”

    說完,她毅然決然地轉身而去,咬著牙不讓自己再回頭看一眼。

    可惜才回到玉華殿就見到討厭的人,要不怎麼說“怨憎會”也是人間一苦呢。

    越討厭看到誰,那人就偏在你眼前晃。

    “好嫂子有什麼指教?”她一邊往里走,一邊打招呼,連那點表面敷衍也不願意做。

    旁邊,還有人。

    趙平安的人,還有葉貴妃的人。但既然誰也沒把人支走,就是可以不避諱的。

    “趙平安,你夠狠!”葉貴妃咬牙切齒,憋得嗓子都有點啞了。

    還直呼了趙平安的名字,可見撕破了臉,她也再不裝腔作勢。

    “這倒奇了。”趙平安微微冷笑,“害人者還不許被害者反抗嗎?什麼邏輯!若今天我被你算計了去,你會跑來對我說什麼?”

    “至少你不用沒命!”葉貴妃紅了眼珠子。

    也不知是心疼妹妹,還是純粹氣的。

    “你妹妹的命可不能算在我頭上,是你要她死的。”趙平安涼涼的說出事實,“你若肯把罪責往自己身上攬個一星半點,小葉妃不一定沒活路的。嘖嘖,當時你撲上去讓她閉嘴,那力度和決心,就連我也佩服呢。”

    葉貴妃攥緊了拳頭,追上前兩步,對趙平安怒目而視。

    但趙平安怎麼會怕她,呵呵,這賤人心虛罷了。

    她施施然走到廊下,隨意地坐在竹搖椅子,輕輕晃動著說,“說起來,我這也是做善事呢。天道就該善惡有報,不然就該天塌地陷。”

    頓了頓,忽然又笑了下,“你猜,現在有多少冤魂在歡呼雀躍,心願得償?這些年,宮里死于你們姐妹之手的人有多少?你沒拿個小本本紀錄下來嗎?”

    “說得你好像多干淨。”葉貴妃翻白眼。

    趙平安卻認真點頭,“我還真干淨。”

    她指指天上隱約浮現的明月,“天這樣晚了,各路夜游神可作證。說我趙平安是紈褲公主,我就認了,可卻從未傷過一人。今日縱有手段,也是給人逼的,是有人罪有應得。”

    恰巧有陣夜風吹來,拂動著婆娑樹的葉子沙沙作響。

    “你听到了嗎?哎喲,有細細的哭聲呢,好像是嬰靈。我听說,母胎被人生生打掉,或者才出生不久的孩子給人害死,怨氣是最大的呢。人家好久才排隊拿到號碼,可以來人間走一遭,就給人生生掐斷了。你說,能不恨麼?”

    她皇兄非好色之人,卻納了不少後宮,就是為替皇家開枝散葉。身為現代女性,她雖然不贊成如此,可也依從古代的規矩。然而,後宮有孕之人眾多,最後也只剩下三枝龍脈而已。

    若說權傾後宮的葉氏姐妹沒動手,鬼都不信。

    “你胡說什麼!”葉貴妃氣得眼珠子瞪得都要脫框了,“我是太皇太後,什麼邪祟敢靠前!”

    “從前你沒事,那是我哥真龍護體,捎帶著保佑你了。現在他人走了,你還要算計他的親妹子,親兒子,你說龍氣還會不會護你?哈哈,別讓我笑掉大牙了。再說太皇太後?你暫時不是當不上嗎?記得啊,三天後去皇陵見我哥,別頂嘴,好好賠罪是正經。”

    “哼,我親生的兒子是新帝,你就跟我逞口舌之快吧!”

    “九哥兒沒你挺好的,快別連累孩子了。”趙平安揮揮手,“如果你是來威脅我,或者跟我發脾氣的,那還是趕緊走吧,話不投機半句多。”

    “趙平安,你別得意。”葉貴妃恨聲道,“山高水遠的,看你得意到幾時!”

    “我沒得意呀。”趙平安攤開手,很真誠地,“我本來還想,大家保持個表面上的和平也好,好多事放到台面兒上說,那就難看了。但一切,都是你選的。”

    你自找的!

    她心里著補了一句,翹起二郎腿,托著腮,好像說的事與自己無關,“但再想想,挑明了也好。省得還要虛偽的掩藏,當面鑼對面鼓的,誰有本事就咬死誰吧,多大點事,真是的。”

    “你!但願你以後想起今日之事,可別後悔!”葉貴妃重重哼了聲,轉身就走。

    快到大門時又轉回來,“劉鏡在哪里?你把劉鏡藏到哪兒了?”

    “你哪只眼楮看我藏什麼劉鏡了?再說,我為什麼要藏?”說著,瞄了眼旁邊拿著大剪子 嚓 嚓的阿米。

    他雖是暗衛,可也有太監的編制。不過職位太低,是些負責修剪花木之類的粗活罷了。

    葉貴妃順著趙平安的目光望過去,一臉“傻兮兮的”阿米還剛好抬頭,讓葉貴妃刀子似的目光在他身上刷了個遍。

    然而,這自詡聰明的女人當然是認不出來的。

    過後她就算回過味,誰知道阿米又是哪張臉了呢?

    身在高位容易當靶子,身處低層反而好隱身。這道理,很多人其實不懂。

    “趙平安,你已經贏了,何必不說實話?”葉貴妃冷笑。

    “你不信我也沒辦法。”她聳聳肩。

    她說的確實是實話呀,劉鏡確實沒在她這里麼,而阿米也確實不是劉鏡。

    …………66有話要說…………

    今天的第二更。

    如果真沒月票了的話,大家把不花錢的推薦票多投點給我行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