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60 果然失策了

060 果然失策了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不知為什麼,她時常夢見他渾身是血,卻還對她慘笑的樣子。+++女生必上網站 www.ck101.tw

    回回,從噩夢中驚醒的時候,她都冷汗淋灕,不知道自己前世究竟做了什麼。

    然後心就揪著疼,好像被什麼線牽著一樣。

    可是線那頭,卻一片黑暗混沌,看不到人。

    不過,現在面前倒有一位穆家人,花三郎同學。

    “別翻白眼,都不漂亮了。”穆耀笑眯眯。

    他手一撐,就從湖邊的柳樹下跳下來,動作有點突然,嚇了趙平安一跳。

    緋兒就瞪秋香,後者面頰紅紅的,一臉花痴,仰望名花而不敢稍加接近的神情。

    “你不是不會武功?”趙平安卻斜著穆耀。

    如果說他有顏值攻擊力,但在他沒露臉的時候,對秋香沒有影響。可看樣子,他在湖邊趴很久了,她帶著秋香轉了三圈,誰也沒發現過他的存在。

    而且他跳下柳樹時,姿態優美,十分輕巧,也不像是文弱書生。

    “唉,我什麼時候說過我不會武功了?”穆耀笑得耀眼,“我以書畫名天下,又不愛騎馬射箭,你們就斷定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了?世人還真是盲目啊,是不是平安?”

    趙平安錯後一步,和不斷踱過來的穆耀保持距離。

    她要拒絕美色誘惑,另外總覺得他說每句話都似乎話中有話。

    這叫什麼?陰陽怪氣?

    但,他說得也對,穆家兄弟都像謎似的,讓人猜不透,摸不清。

    “本宮不需要你幫忙,你做好侍衛長這份工作就行了,沒事別總在府里閑逛。”趙平安哼了聲道。

    “我這是巡邏好不好?”穆耀捋了根柳葉叼在嘴里。

    趙平安很有一種錯亂的感覺。

    定北侯府的幼子,文名花三郎的這一位,賣的一直是高嶺之花的人設,可遠觀,亦可仰望,可在後面追逐,卻絕不能有近距離感,縴塵不染似的,也絕看不到這種吊兒郎當的樣子。

    可自從進了公主府,只要是在她的面前,旁邊沒有“外人”,他就會呈現這番模樣。有時候她會恍惚︰這是她認識的花三郎嗎?

    沒記錯的話,皇兄離世之前他們在一處游樂,他對她還是淡淡的,是她巴結他。

    現在,怎麼一切都反了過來。

    而這兩幅面貌,哪一個是真正的他?

    “我就是不明白。”趙平安興味的望著眼前這個大江朝第一年輕才子,東京城第一風流人物,適齡女子待嫁榜、愛慕榜雙榜第一的家伙,“你為什麼非要當我的侍衛長?”

    他自己也說了,這屬于家臣。雖然他的人身權並不隸屬于她,但將來不管他做什麼,都相當于烙上了大長公主府的烙印。

    他爹還沒站隊,他這兒就先出岔子了?

    “因為我想讓你喜歡我,所以想多在你眼前出現。”穆耀的聲音似乎突然軟下來。

    緋兒的臉,唰的紅了,和秋香一起湊了一對紅燈籠似的。

    這種話,怎麼好當面對姑娘講呢?何況是她家公主這麼高貴的身份。而且這麼直白,真是會羞死人呢。

    可是,她家公主卻並沒有羞,而是意外的盯了穆耀一眼,“花三,我還以為你是聰明人呢,沒想到你不是呀。”

    “我做什麼蠢事了呀?”穆耀蹲在地上,就在趙平安的腳邊,雙手支腮,像朵小花似的。

    “除非青梅竹馬,否則彼此太熟悉,反而不容易產生愛慕之情。”趙平安想想自己之前的樣子,“從前,我還挺愛追著你跑了。現在你自己送上門,我怎麼沒興趣了?”

    因為重生了,看透了很多東西,還是心境改變了呢?花三的美貌,天天看呀看,似乎也沒那麼動人心魄了。

    或者,追花三郎根本是她鬧著玩。畢竟從她的回憶里得知,上輩子她嫁的是穆遠。

    如果喜歡弟弟卻嫁給哥哥,這是要玩禁忌之戀嗎?

    “果然失策了。”穆耀愣了愣,隨即敲了敲腦袋,“但是,與你同甘共苦,說不定你也會喜歡我呢?”

    “我們倆個之間有什麼甘苦?”趙平安不客氣地說。

    穆耀卻一點不以為意,“你想做什麼,我來幫你呀。”

    “比如?”

    “比如你看哪個大臣不順眼?我幫你修理他。”

    “我就看你爹不順眼。”

    “這個,子不言父之過。再說,也不能對他下手,會天打雷劈的。”穆耀淡淡的說,淡淡的笑,哪有怕天打雷劈的樣子。

    趙平安斜睨著他。

    不知情的人就算了,她可是知道花三跟他爹不和的。穆定之提起花三就吹胡子瞪眼,花三提起他爹也毫無尊敬之意。

    傳聞說,父子倆之間的罅隙是因為花三的媽媽花氏,穆定之的繼室。

    從之前她僅有的幾次觀察看,花三和他哥也很不融洽的樣子。兄弟倆的關系緊繃著,給她一種針尖對麥芒的感覺。

    “幫不了,話就別說那麼大。”她甩甩袖子要走。

    穆耀卻跳起來,攔住她,“一塊骨頭不好啃,你不會啃另一塊嗎?”

    “什麼意思?”

    “比如,劉家旭?”

    趙平安的心往下沉,面上兒卻半點不露,還表現出啼笑皆非的樣子道,“三衙的都指揮史司,他又沒惹我,我為什麼要對付他?”

    “你這些日子盤算來盤算去,不就是想拿下他嗎?”穆耀直言不諱。

    “不知你說什麼。”趙平安繞開穆耀,繼續走,心生警惕。

    除了皇兄留給她的,她確實需要爭取朝中更多的支持,她也確實想第一個對劉指揮史司下功夫。畢竟,整個東京城的冶安都在劉指揮的手下掌握。

    穆定之雖是樞密使,掌著全國的軍力和武力,但在東京城這地盤上,劉家旭的實力最強。

    “你想不想知道劉家旭今天晚上會做什麼嗎?”穆耀的聲音輕飄飄從背後傳來。

    趙平安的腳步差點頓住,費了好大勁兒才無動于衷的繼續向前走,好像不感興趣。

    于是穆耀就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今天酉正,他約了我二哥在遇仙正店吃飯。”

    “你怎麼知道?”她終于忍不住。

    “因為你想知道啊。”穆耀笑得露出白牙,“我喜歡你嘛,就想為你做點事。”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