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第065章 急癥

第065章 急癥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才到一樓的天井處,人流就像波浪一樣分開,從中間鑽出幾個人。

    前面兩個是遇仙酒店的伙計裝扮,後面兩個廚娘樣的高壯婆子,手里抬著一個人。女人。

    到了天井的水池邊上,她們就把女人輕輕放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滿面焦急。

    趙平安鑽入人群,望過去。

    就見那女人就算蜷縮著身子,也看得出身量高挑,身材略圓潤,一頭烏發包在一塊藍底白花的包頭里,此時已經散亂。

    最重要的是,她呼吸急促,伴隨著間歇性的劇烈咳嗽,發出很大的聲響。那呼吸一會兒拉得長長的,一會兒又短促急如落珠,似乎拉琴拉到快盡頭,弦卻就要被繃斷了。

    她的雙手緊緊扒住自己的脖子,似乎恨不能在喉嚨處劃出個大洞來。myh同時不斷的痙攣著,讓人感覺隨時就會斷氣,仿佛一尾離了水的魚。

    “請各位客官讓開些,讓我們夫人通通風吧。”一個滿臉是汗的婆子向四面作揖道。

    顯然,夜風習習,又在水池之畔,空氣流通點對病患是有好處的。

    眾人本來圍了上來,聞言就又縮後。

    可那老板娘在這種痛苦的情況下似乎還想說話,說不出來就奮力向回爬,似乎不願意在眾人面前表現出這幅樣子。

    只是她這表現又讓那兩個婆子和幾個伙計誤以為她難受,上前又是撫胸,又是敲背,搞得她呼吸更困難,整張臉都變成青綠色,似乎隨時都能斷氣,就此掛了。

    那是一種極端的痛苦,不僅是病患,看到的人都下意識的覺得呼吸不暢,難受萬分。

    “秋香。”趙平安頭也不回的向後伸手。

    秋香愣了下,但很快反應過來,把斜背著的小布包快速取下,遞到趙平安手里。

    趙平安隨手翻了翻,立即拿出一瓶氣霧劑。

    她看得清楚,這老板娘犯的是哮喘,而且癥狀嚴重。

    是對方命好還是湊巧了,她得了秋季過敏癥,氣管有些問題,于是讓芳菲準備了幾瓶哮喘氣霧劑,放在隨身的急救小包里。

    沒辦法,總有人惦記著要她命,她得提前做點簡單準備啊。

    “都閃開。”她快步走過去,“給你們老板娘用這個。”

    樓上的劉指揮看到趙平安的行為,身子向前探了探,差點從窗子里跳下來,幸好忍住了。

    有一個婆子下意識地要收下氣霧劑,旁邊的伙計卻打掉她的手。

    “謝謝這位客官,但我們已經派人去請貴生堂的程大夫。”那伙計陪笑,“他老人家一直給我們夫人看這個病癥,熟悉病情,正是其中聖手。”

    “程大夫我也是知道的,醫德醫品都高。”趙平安點頭,舉著氣霧劑的手卻沒放下,“可這是急癥,我這個藥可以暫時緩解一下,讓你們夫人呼吸順暢些。過後程大夫來了,一樣看病問診,不沖突的。”

    她這樣一說,眾人的目光就盯到她的手上。

    她的手不禁縮了縮︰也難怪哈,這種形狀以及質地都很奇怪的瓶子,前面還有個長長的嘴,古代人沒有見識過,自然會覺得難以接受。

    再者,她穿著便裝,還是男裝,聲音卻沒刻意控制,是女聲,這樣的打扮看著就不靠譜得很,像是某家小姐冒充公子出來玩鬧的。誰家有病人,敢隨便亂用她的東西呢?

    “這個真的很有效,你們一試便知。”于是她盡量表現出誠懇的態度,勸道,“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呢,我還能害你們夫人不成?”

    “客官的好意心領了,我們還是等程……啊,夫人,您怎麼樣?”

    “老天,程大夫怎麼還不來!”

    正說著,那老板娘喘息得更厲害了,短促得像是只能出氣,卻吸不進半分。

    “哎喲,這人眼看就不行了。”

    “貴生堂離這邊挺遠的呀,一時片刻就算有快馬也來不了。”

    “那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啊,不行,連我也覺得喘不過氣了。”

    “用這個藥!用這個藥會好一點!”眾人的議論紛紛中,趙平安的聲音直接被淹沒。

    而且因為太關切了,散開的人群又聚攏,把她又擠到外面來。

    這樣的環境,對患者更不利了。

    趙平安急了。

    她不是醫者,她是藥者,可醫藥不分家,她同樣有醫者之心。穿越前在現代,她也是立志要治病救人的,否則怎麼會潛心藥物研究,不問外事?不過所從事的角度不同罷了。

    所以,這時候她做不到冷靜的權衡利弊,考慮後果,她只知道哮喘這個種病,在急癥發作的時候,中醫遠不如西醫有效。必須迅速給藥,讓患者能正常呼吸。

    不然,等那位治療喘癥的聖手程老大夫來了,病人早氣絕了!

    “穆遠,你可信我?”情急之下,她直呼穆遠的大名。

    並轉過頭,望著他。

    她如水的眼楮此時冒著火星,看到穆遠的心中就像煙花一樣綻放。他哪管得那麼多,話都不說,直接一步上前,不管不顧的拉著趙平安的手腕往人群里擠。

    哪里是擠,到了人群邊緣,他另一手揮出,震得圍觀眾個個東倒西歪,像是被暴風雨瞬間摧殘的花樹。

    然後,他目不斜視的,拉著趙平安走近那位老板娘。

    中途有人倒在地上絆腿,他就向上一帶,舉重若輕的,在趙平安下意識的驚呼聲中,相當于輕巧的把她拎過去,沒讓任何人沾到她半片衣角。

    “閃開!”對那幾個伙計和婆子,他更是沒耐心,直接一個眼鋒過去。

    伴隨著他冷峻威嚴,帶著強烈命令感的聲音,那幾人雖然忠心耿耿,卻也不由自住的向後退了兩步,讓出了位置。

    “秋香,把這位夫人扶起來。”趙平安吩咐。

    秋香手腳麻利,立即照做。

    “掰開她的嘴,動作輕些。”她又吩咐。

    這時,那老板娘連反抗之力都沒有了,真正的氣若游絲,脆弱得任人擺布。

    再不動手,真的會死掉。

    趙平安熟練的打開氣霧劑,對準那老板娘的嘴,連按了幾下。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