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66 一百只蝴蝶在飛

066 一百只蝴蝶在飛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哮喘有很多成因,但現在的重中之重就是緩解癥狀。---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否則,這老板娘鐵定撐不到大夫來。

    就算程大夫能飛,還得抓藥,煎藥,再喝到嘴里而這女人,恐怕都不能吞咽了。

    頂多就是下針做針灸,即便如此也不如直接給藥快。

    周圍一片靜默,靜得只能听到水池的水流聲和老板娘那令人窒息般的呼吸聲。

    然而就在這種幾近崩潰的緊張氣氛中,遇仙正店老板娘的呼吸卻慢慢平緩了下來,至少不再那麼短促和響亮。

    趙平安斟酌了一下劑量,蹲下身子對老板娘說,“張開嘴,再吸一點。”

    身體的舒適與否,沒有人比當事人更清楚,那老板娘好像魚兒得了水,哪有不從的道理。

    眾人驚訝地看著這一切,直到那老板娘呼吸接近平靜,從地上搖搖晃晃站起來,努力對趙平安施了一禮,“謝謝這位小公子的搭救之恩。”

    她滿頭滿臉的汗,氣色是大病被壓制後的蒼白,散亂的頭發就貼在面頰上。她生得算不得多麼好看,但眼神極其清澈堅定,半點塵埃也不染似的。搭配這病容,竟然美得很!

    說這樣的女人是商家婦,還真是難以令人相信。

    可是她又很周到,雖然一眼就認出趙平安是女身,卻仍然稱呼為公子,很會體諒他人呀。

    “舉手之勞,有什麼關系。”趙平安溫聲細語地道,“但是這種病癥一般都有誘因,你平時還得多注意才好。”

    病本身不致命,可發作起來就不同了。

    “這位姑公子,能不能把您這藥給我們夫人留下。”一個婆子忽然沖上來道。

    她顯然是個忠僕,看到女主人渡過生死關,一時失了分寸,張著手就伸過來。

    穆遠上前一步,立即擋在趙平安身前,防止那婆子的手踫到她身上。

    “退下,不可如此!”那老板娘輕斥道。

    “可是夫人,若您下回再犯病,到時候上哪里找這厲害的藥呀。”婆子哭了。

    老板娘卻神情淡定,毫無貪婪之意,“這小公子于我有救命之恩,你怎可多做要求,得寸進尺。”

    說著又對趙平安躬了躬身,誠摯道歉,“對不住,下人們失禮了。”

    東京城那麼大,就算她做的招待四方賓客的生意,也不可能認識所有人,但是眼前這位冷面煞神可不一樣。

    穆大將軍威名遠播,不管是他帶兵入城,還是騎馬經過,她都是遠遠見過的。

    這樣的男人,對任何人都不假以辭色,鋼鐵一般。她親眼見過東京城有名的那位甦美人小心翼翼地與穆大將軍說話,滿是討好,他的臉都沒有絲毫笑意。

    可此時,偏偏小心護著那位小公子,顯然對方身份絕不簡單。

    “今天擾了您的雅興,實在是改天我們酒樓做東,要好好謝謝小公子的恩情。”她微喘了下,又說。

    趙平安想了想。

    她想繞過那座義無反顧擋在她面前的“山”,可周圍人擠得很緊,于是她只能雙手抓著穆遠後腰上的衣衫,從他寬闊的肩膀後探出頭來,“這位夫人,並不是我吝嗇,只是這**子有些來歷,不能輕易予人。”

    那老板娘只看到冰山也似的穆大將軍身後露出半張秀麗的面龐,卻不知道這位殺神戰神正因為有兩只拉住他衣服的小手,整個背都麻了。

    “至于這藥劑倒不稀奇。”趙平安繼續說,“你今天發過病,一會兒程大夫來了,給你開幾貼藥好好調養調養。你記著這幾天遠離會刺激喉嚨的氣味之類的,保持情緒平靜,相信不會那麼快再發作了。等過些日子,你叫人到我府上去,我送你幾**藥備在身邊就是了。此病難去根,關鍵在平時的保護。”

    “謝謝小公子!”老板娘還沒說話,那婆子先跪在地上,砰砰磕起頭來。

    “如此大恩,不知要如何回報”老板娘也想跪下,被秋香給扶起來。

    她只得斂了眉目,格外恭敬地問,“不知貴府是?”

    秋香得了趙平安的眼色,立即道,“這是我們平安大長公主。”

    啊呀!

    登時,周圍人群發出一陣驚嘆,無數目光落在趙平安身上。

    大江國雖然不似中國宋明時期那麼保守,可也不似大唐那麼開放,總體上介于兩者之間。

    有不少女子在公開場合拋頭露面,但貴族女子多半會自持身份,遠離市井。

    同時,大家都听過本朝的大長公主被先帝寵愛,不愛禮教束縛,性子野得很。這不,居然開了公主出宮設府的先河。但那只是听听罷了,很多人並無緣得見。

    此時、此番,居然見到真神了嗎?!

    “放肆,還不跪下!”穆遠不樂意了。

    居然什麼人都敢直視平安嗎?

    他聲音冷,氣質冷,神態冷,從尸山血海中滾過的殺意,混合著他莫名其妙的不爽,氣場猛然發散,以他為圓心向外擴展了足有十丈。

    瞬間,周圍跪倒了一片。

    憑他什麼富,什麼貴,身份地位還能超過眼前這個女扮男裝的年輕女子不成?

    “不必如此。”趙平安小小聲的說。

    听起來像呢喃,只有穆遠听得見,害他的耳根子都癢癢的。

    “大長公主金貴,還請速速回去吧。”他硬著聲音。

    恨不能把這女子挾裹在懷抱里,直接拎到無人處安放。

    “好吧好吧。”趙平安從穆遠的語氣中听出一點要爆發什麼的感覺,登時泄氣,“管東管西的,比我皇兄還 隆!彼約 偷納艄具妗br />
    穆遠卻听見了,心中受用之極。

    因為,這像是親近人之間的小小抱怨。

    可是平安到底要做什麼?剛才毀了他與劉指揮的同盟可能,現在又在眾人面前泄露身份。

    關鍵是對他的態度顯得刻意接近,她這樣他有點控制不住自己。

    他僵硬的轉過身,眼睜睜看著那套在寬大的、能掩飾身姿的涼衫里的人,施施然就那麼走了,心里就像有一百只蝴蝶在飛,紛亂得不知所已。

    顯然,今天發生了這意外,再不能和劉指揮談什麼正事。

    但抬頭,就看見劉指揮高大的身影立于窗前,面色平靜,但奇異的給他一種︰劉指揮很緊張,現在終于放心了的感覺。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