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70 觀音面,修羅心

070 觀音面,修羅心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二哥,怎麼大半夜練功?”

    感覺到穆遠的目光掃來,知道自己被發覺了,穆耀干脆主動出聲。(((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睡不著。”穆遠收了勢。

    汗珠在月色下微微閃著光,沿著他堅實賁起的肌肉和布滿傷痕的身體上滑落。

    “為了平安睡不著?”穆耀從牆上跳下來。

    穆遠正要往屋里走,聞言身子一頓,頭也不回地斷定,“是你引她過去的。”

    他終于明白了。

    “是呀,因為我想看她怎麼做。”穆耀毫不掩飾的承認,“果然不出我所料,她必會阻止爹和劉指揮聯手的意圖。”

    他哈哈一笑,“自大江立國,就一直提防武臣,趁著新帝孱弱,未來的太皇太後愚蠢的大好機會,想讓穆劉聯合成為定局,分兵權和管兵權合二為一,爹想得也太美了。”

    “三弟,慎言。”

    “有什麼大不了的。”穆耀聳聳肩,一幅沒心沒肺的模樣,“我知道爹沒有謀反之心,可是兵權在握,組閣後成為首輔卻是不錯的選擇。呵呵,挾天子以令諸侯嘛。可惜武臣為首鋪的,自古至今也沒听說過,爹野心不小。”

    “你不怕隔牆有耳?”穆遠側過頭,冷冷望著他這個明顯想惹事的弟弟。

    也是,惟一的手足了。

    “別當我不知道,你的羽林居遍布暗哨。我能上牆卻沒人攔著,不過因為我是你的親生弟弟,而且對你沒威脅罷了。”

    “那麼,你確定暗哨全是我的人嗎?”穆遠甩下一句,進屋了。

    成為一個人的全部期望,是一件非常疲憊的事情。正如三弟所說,爹野心不小,而他是重要的棋子,爹不會允許他亂動,所以他也是時時被監視的。

    要想保著平安,他需要違逆父親,他需要在親情與愛意之間權衡。所以,有些事睜一眼閉一眼就罷了。

    听穆遠這麼說,穆耀目光閃爍,長長的哦了聲,追進了屋里。

    “你說平安是不是傻,我也好,你也好,說什麼,她就信什麼。對付葉貴妃,她毫不猶豫就與你合作。我告訴她你在遇仙正店見劉家旭,她就真的去了我定的雅室,都沒做二手準備。就她這樣的,還想為大江國做貢獻嗎?趁早嫁人是正經,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我不會讓她死的。”穆遠的話很平實,卻透著不容質疑的堅決。

    “那,如果她想讓你死呢?”

    誅心的話,就那麼從那張漂亮的嘴里說出來,對那張臉的絕世容色也分毫沒有損害。

    觀音面,修羅心,大約就是如此吧。

    “她不是傻,她是知道沒有選擇,所以不管前面是什麼,都敢往里走。”穆遠深吸一口氣,沒有回答三弟的問題。

    因為他回答不上來。

    他不怕死,可是他怕平安把他當成隨意可以舍棄的、沒有價值的東西。喜歡了她這麼多年,終究想在她心里留下痕跡的。

    “她就像一匹野馬闖進了玉器店。”想到平安,他就忍不住唇角彎了彎。

    野馬看似莽撞,卻可以破局。那些捧著玉器的就不一樣了,生怕摔碎了,顧忌甚多。若平安在戰場上,一定是膽識過人,用兵奇詭的猛將。

    勇敢的姑娘啊。

    大江朝堂拉幫結派成風,黨爭激烈,都想著自己的利益,少有人憂心國家。他從少年時期到青年時期都在邊境作戰,打過大夏,打過高麗,打過交趾,所以他深深知道,若再無強主出現,國破時,那些所謂的利益不過是浮雲而已。

    可惜這麼淺顯的道理在人性的貪婪面前,都被掩蓋得嚴嚴實實。

    他覺得父親年輕時和他的心思一樣,不過年紀大了,被朝堂這個大染缸所浸淫,如今不管心是什麼顏色,也變成黑的了。

    “你把她當成攪局的?”穆耀又問。

    穆遠仍然沒有回答。

    其實,是她要攪局,然後亂中取勝。

    而他,只想她這一生像她的名字,像先帝期望的那樣,能平安而已。

    “你把消息透給平安,壞了爹的事,還是快躲遠點吧。”他好心提醒。

    穆耀卻不屑,“如今他要用我尚主呢,哪管那麼多。再說我有借口,因為平安今天讓公主府的馬車到咱們府上溜了一圈呀。明面兒上,是告訴別人她和定北侯府親近。實際上是給聰明人看的,就是她絕不會允許兵權旁落。她啊,可是要想辦法讓皇權變強呢。我順水推舟的把你與劉家旭秘會的事告訴她,是讓她至少對穆府的某一個人抱有好感。想來,我和爹兵分兩路,不是挺好的嗎?”

    “別算計她。”穆遠皺眉。

    有一個這樣的爹,他已經像在夾縫中求存的,不想再多個妖孽般的弟弟。

    “我算計的是她的人,我懂,你也懂的,只是爹不懂。”穆耀冷笑,“在他心里,只有權利和**,哪里來的情感呢?不過今天平安對你的作為,你也別往心里去,她是不惜搞破壞的,應該沒別的意思。”

    “行了,回吧。”穆完揮揮手。

    他知道平安是假意對他,可知道是一回事,讓別人戳破,心里就痛得不得了。

    穆耀沒說什麼,走了,心里的煩悶卻沒有稍減。

    他今天東拉西扯說了半天,誰關心朝局?誰關心大江國死活?不過是為了打擊他哥。

    因為,他怕了。

    他在會佳期里看得清楚,後來又跟在平安身後一路,看得更加清楚︰平安對他哥,可不全是假的。他自認了解女人,那雙眼楮水汪汪成那樣,沒半點私心是不可能的。

    幸好他哥從小在軍營,接觸的女人又少,並不能一時懂得。可他哥太聰明,總有一天會開竅的。那時,又將如何?

    回到自己的听濤閣,坐在黑暗里,他拼命回想前世。

    好像有什麼不一樣了,是什麼改變了呢?

    他記得清楚,前世的平安不喜歡他哥,兩人甚至是敵對的。

    他哥為平安而死,那是心甘情願,可平安始終不知道原委,因為有人從中作梗。

    可今天看來,平安對他哥大有情意啊。

    但他不能讓平安和他哥攪在一起,因為他要娶她!要她一輩子只屬于他!本來他不想干擾太多,想讓一切順其自然的發生。可是,如果有什麼改變了,他就也需要改變一下才對呀。

    …………66有話要說…………

    最近書評區熱鬧起來了,我好開心啊,愛死你們了。

    有人評論,我寫起來才有勁兒呀。

    誰想寂寞如雪呢?吼吼。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