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第075章 該幫!

第075章 該幫!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哎哎,藥是救命的,你用命護著它,不是本末倒置了嗎?”

    趙平安扒了扒額發,有點尷尬,“我不過喜歡這物件,還想自秘了這個方子而已。若真有人惦記,你也不用為此拼命。”

    她不會為了引得各方勢力myhmyh臉而拿湯娘子的生命安全開玩笑,噴霧劑嘛,她手頭還有不少,耽誤不了湯娘子的病情。

    不過既然出手了東西,就想看到點額外的效果嘛。

    如果這幾瓶真丟了,只當肉包子打狗了。反正撒的謊,她能圓過來不就得了。

    “我來教你怎麼用。”她取出一個小瓶子,擺弄給湯娘子看,“這個是吸入器,按一次吸入器發放藥物,同時做慢而深的吸氣,深深用口吸入藥物。”

    湯娘子認真看,用力點頭。

    “記得,按壓動作與吸入動作配合好,在吸氣動作開始後立刻按下,緩而深地將藥吸入肺內,並屏氣時間盡量達十息,然後正常呼吸。還有啊,按壓時必須呈垂直狀態……”

    兩個女人湊得很近的說著,遠遠看去就像閨蜜間交頭接耳,說著什麼體己話兒。

    趙平安進入桃源洞後並沒有關上窗子,畢竟她大長旗鼓的來了,再門窗緊閉的,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在密謀什麼嗎?

    之前她的人來通知湯娘子的時候,湯娘子再想清場,只招待大長公主也來不及了。所以其他雅室里有心的、沒心的,都因為角度的關系,或多或少看到了這一幕。

    其中,當然包括待在會佳期雅室內,視線最好的穆耀。

    作為大長公主府的侍衛長,公主出行這麼大的事,不可能瞞過他。但趙平安也說了,要留人看家,內宅留的是敏夏,外宅留的就是他。

    也知道他必不會听從命令,可就是想下他面子怎麼辦?明明知道他會偷偷摸摸盯著,也不想讓他那麼光明正大。

    把她當成什麼了?可擺布的旗子還是供消遣的玩具?

    她是大長公主,甩人冷臉子是日常!

    而此時的穆耀,還真有點看不透趙平安了。

    本以為自己是重生的,可以步步料敵先機,哪成想意外的事一件接一件。這甚至讓他感覺他並沒有重生,而是做了一場大大的噩夢罷了。

    但是每當這樣懷疑時,他胸口就會奇痛無比,仿佛那把尖刀反復刺穿他的myh,他的心髒,還有從小到大那一點點念想。

    平安為什麼會有那種神奇的藥?平安為什麼表現出對他二哥的興趣?平安為什麼看起來能拿下劉指揮?平安為什麼對一個酒樓的老板娘這麼好?

    他想起父親知道平安壞了他的事時,那樣的暴跳如雷。甚至罵了二哥,以為二哥因為喜歡平安而故意放水。

    可在他看來,這樣雖然讓他疑惑,卻也更有意思了呢?

    至少,他很喜歡這樣的平安,更想把她娶到手了。

    “甦美華。”他喃喃念著這個名字,把酒杯端到鼻下聞了聞,又皺著眉推開。

    什麼破東西,居然敢叫遇仙酒!

    正如甦美華那個女人,在東京城的名頭,憑什麼壓倒了平安?

    他記得清楚,上一世甦美華是嫁給他二哥做了側室的。因為平安連洞房也沒入就進了皇宮,又因為與父親政見不和,再也沒有回過穆府。

    公主正妻不能盡義務,娶個側室也是正當的要求。另一方面,這是他爹在打平安的臉。

    他始終不知道平安對這件事是怎麼看的,恨或者不恨,怨或者不怨,都沒關系了。

    而他那二哥盡管從沒有對甦美華假以過辭色,親事至少是捏著鼻子認了的。不然他的倔性上來,他爹也不能押著二哥拜堂。

    所以名份上,人家也是有的。

    前世的他爹對此非常滿意,畢竟終于搭上了劉家,還有甦家。

    他倒是看不懂甦美華,到底是有多喜歡,竟然肯做穆世子的側室。這名頭說著好听,到底比一個妾也強不了多少。

    甦意老家伙是很喜歡這個嫡長孫女的,不會為了政治利益逼迫甦美華。所以她既然嫁過來,就是自個兒樂意的。

    現在平安和他二哥的苗頭不對,甦美華還沒myh頭,那他是不是該幫一把?

    嗯,該幫!

    看到兩個女人在那嘀嘀咕咕沒完,穆耀做了決定。

    “今年秋意很濃,我听說佑神觀的楓葉都紅了,卻還沒都紅透,青的,黃的,紅的,層層疊疊,美得很。”幾天後,當天氣驟冷,讓人感覺深秋將至的時候,穆耀對趙平安說。

    此時,趙平安正在馬廄中親自刷馬,他不知什麼時候晃蕩了過來。

    “貴為大長公主,你不嫌這里臭嗎?”沒等趙平安接話,他又故意轉開話題。

    “馬通靈性,事實上,很多動物都有靈性。親自刷馬也是一種感情交流,哦對了,你這種什麼都不放在心上的人是不會懂的。”

    “誰說的?我就把你放在心上了。”穆耀笑眯眯的。

    趙平安卻板了臉,“再這樣說話,你這侍衛長就別做了。說到底,你這是調戲公主嗎?”

    “我是真心……”

    “來人!”

    “好好,我不說了。”穆耀見趙平安不像跟他開玩笑,連忙討饒,“但說真的,我二哥也是這麼對待他的馬的。”

    可眼見著趙平安瞬間緩了臉色,他又心中有氣。

    一提她二哥,平安脾氣就會好起來。他有意試探,她也不必表現得這麼直白直接好嗎?

    “我想看看你哥的馬。”嗯,對,她是想看人。

    “正好啊,去佑神觀外賞秋色吧。”穆耀又把話題巧妙的拉回,顯得一點不突兀,“你也知道,佑神觀外還有一個大湖,是觀產,楓葉映著碧水,多好。”

    趙平安垂下眼。

    那個湖,她是記得的,東京城的第二大湖,在外城的西南角,緊靠著佑神觀。

    不過佑神觀有兩個,內城的在保康門外,水潰街東側,是有名的園林,要賞楓葉應該在此處。湖景卻在外城,這一里一外的,還不得玩一整天的時間。

    把她拉到外面,還逗留這麼久,還什麼楓葉映碧水,花三這家伙要干嗎?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