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77 芝麻湯園

077 芝麻湯園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想是這麼想,嘴卻不受控制似的。+++女生必上網站 www.ck101.tw

    “你看,陽光很好,卻又不曬,這種多雲天出行最適合不過。”

    天哪,丟死人了,閉嘴吧,趙平安!

    趙平安心中暗罵自己,臉上卻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穆遠在馬上側過頭,微微致意,算是行禮。

    然後又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一個字也沒說。就像他平時那般冷漠疏離,其實心里七上八下,翻江倒海般。

    從前他只是喜歡她,喜歡得要死要活的,但可以忍耐。最近接觸頻繁,還有不少有意無意的肢體接觸,不知怎麼,心里就有了種狂烈的感覺,根本壓不下來。

    這些天不見,那思念幾乎像一個燒瓷器的熱窯,都快把他烤干了。

    所以,當三弟與他協商,讓他幫助護衛平安去游佑神觀賞紅葉,再去外城游湖時,他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三弟明明知道他愛慕平安,卻仍然要這麼做,肯定是有用意的。但,他只想看看平安的臉,看看她的笑容,哪里還顧得其他?

    “听穆耀說,你平時是自己親自刷馬的。”趙平安拼命找話題,生怕這一位就這麼走開。

    所以說,撩一個冰山男有多難啊,一點不上道的,反應又慢,實在是太愁人了。

    但她就喜歡困難的,讓她發愁的,不容易得到的愛情怎麼辦?

    “是。”穆遠看似紆尊降貴地終于回了一個字。

    可是天知道他為了在她面前能正常發聲,費了多大的力氣。

    “我也自己刷馬,改天和穆大將軍交流一下與馬兒溝通的經驗。”趙平安硬著頭皮,“你的馬叫什麼?有名字嗎?”

    “嗯有。”穆遠遲疑了下,還是回道,“叫芝麻。”

    趙平安愣了下,看著穆遠胯下那匹雄赳赳,氣昂昂,渾身油亮漆黑的高頭大馬。

    “為什麼會叫這個名字?”她驚訝又疑惑,“你這馬長得格外神氣,一看就是見過大世面的,與我們這些庸脂俗馬不一樣。”

    就連那眼神都沒有馬兒應有的溫馴和溫柔,簡直是帶煞的。看其他馬時總是噴響鼻,似乎很不耐煩地在說︰都給我死遠的,愚蠢的同類們。

    “它是黑馬隨便起的。”穆遠敷衍。

    要他怎麼告訴她,這名字與她的小狗有關系。雖然,他不記得宮里曾經養過小狗。但先帝這麼疼她,誰知道縱容她做過什麼。

    她提起小狗時很傷心,似乎經歷了離別。前幾年他們再相遇時,他正好得了這匹大宛名駒,就起了那個名字。

    “跟它的氣質一點不符合。”趙平安吐槽,心中的不安有點擴大。

    芝麻是她在現代時小狗的名字,因為是陰陽臉,特別像她愛吃的黑芝麻湯園。

    在現代她被毒死後,芝麻被芳菲收養了。去年因為年老體弱,安詳的回了汪星。

    她是聯通了空間後才得知的這個消息,回想起芝麻陪伴、安撫她孤寂的日日夜夜,她好好的大哭了一場,很惋惜與芝麻的緣分居然這麼淺。

    所以這個名字對她來說特別重要,但為什麼穆遠的馬兒叫這個名字?

    是巧合嗎?還是她記不起來的某些細節中包含了什麼?

    “大長公主不喜歡?”看到趙平安臉上一閃而過的悲傷,穆遠突然有點後悔。

    趙平安卻搖搖頭,“不,我很喜歡,只是沒想到這麼大塊頭的馬卻叫這樣小的名字。我的馬是先皇送的,才只三歲呢,名字叫湯園,听起來好像是一對哦。”

    當初她特意挑了匹白馬帶黑斑的,也是為了想念她家狗子。

    而她這話,听起來有些曖昧。她是沖口而出,沒有多想,穆遠听到耳里,卻覺得心里汪了一罐蜜似的,臉上卻還得繃著,忍得好辛苦。

    他們誰也沒注意到,他們這番對話並沒有刻意壓低聲音,又因為趙平安出行時不想大搞排場,並沒有列公主儀仗,所以後面的馬車跟得比較近,全被有心人听了去。

    似遠非遠處,穆耀也騎在馬上,順著風,隱約听了個大概。

    他心里不禁不是滋味,細細品嘗,發覺是妒忌,就像好多螞蟻在啃咬五髒六腑似的。疼是不太疼,癢也不太癢,就是不痛不癢的難受。

    看看!看看!平安何時對他這樣笑過,簡直笑成一朵花了。沒看錯的話,對他那二哥還有點小小的討好之意。

    真氣死他了!

    所以,他今天的行動是非常必要的。一來看清了平安的心,二來斷了她的念想!

    明明前世她不愛二哥的,這一世是怎麼了?難道是他不夠好嗎?

    明明前世他對她不好,可她卻容忍他。今世他擺明車馬要娶她,她怎麼反而不願意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啊!他幾乎想仰天長嘆。

    每天晚上都被那一刀之痛折磨,總是被同樣的噩夢驚醒,他以為這一世盡在掌握,會變得非常如意,然而他居然錯了!

    “平安,快把車簾放下吧。”他忍不住提馬上前,擋在二哥和趙平安之間,“你不讓擾民就不能靜街,這人來人往的,被屑小之徒看到怎麼辦?”

    他故意沒用官稱,直接叫名字,聲音還很大,顯得相當親近。

    趙平安沒料到她好不容易才和冰山男,撲克臉把話題聊活,花三這家伙就來搗亂,心情不好之下,就沒注意到稱呼的事,只抱怨道,“我從前也經常騎馬過市,有什麼屑小啊?”

    話雖這麼說,還是把車簾放下了,生怕穆遠以為她輕浮浪蕩。

    畢竟,第一次在宮內相遇的時候,她正修理蔣尚宮的人,那陣勢就差撒潑打滾了,女流氓得很。

    所以說,女孩子就要時時保持美麗精致,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遇到自己喜歡的人。

    “回頭得想辦法給花三下點毒,讓他別再礙事。”她口不對心地說,“我剛要和穆大將軍聊到讓我們的馬兒互相認識一下,這樣我們也能見面啦,一來一去的,多好的機會。”

    同在馬車內的緋兒和秋香目瞪口呆。

    “公主,你不是喜歡花三郎嗎?”秋香為自己的男神感到委屈。

    66有話要說

    明天後天,會連續雙更,補回今天的內容。

    順便,好像有一個什麼為作者打call的活動,我沒注意,是親愛的讀者告訴我的。

    提醒下大家有這個活動,看各位要不要參與。

    謝謝。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