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80 不是單戀

080 不是單戀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她甚至不敢抬頭與穆遠對視,大長公主的氣勢就像被針刺的皮球,瞬間破了。---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克星啊!

    她得想辦法反克才行!

    “一時觀景心急。”不過她演技不錯,盡管內心懊惱,但表面仍然很淡定的說。

    同時向相反方向轉身,“哦,應該是這邊沒錯的,多謝穆大將軍。”

    四周,有細微的笑聲傳來,也不知是誰發出的。

    可趙平安根本不在乎呀。

    某本英國里說的好︰人活著,不就是你笑笑我,我笑笑你嗎?

    而她這份瀟灑超脫,看在穆氏兄弟眼里,就覺得比那些東京城的一等貴女,那些守禮斯文,甚至都有點矯揉造作的姑娘們強百倍。真是這世間沒有人可以及得上她,根本沒想過這也許只是臉皮厚。

    情人眼里出西施,大約就是這個意思了。

    趙平安更不知道的是,她批量別人,別人也同樣在打量她。

    皇兄離世後,她決定守三個月的重孝加一年的長孝。所以,最近的衣服除了綠色這種中性色之外,大多是冷色調。

    今天就是穿了寶藍色的短襦,配白色的長裙。裙邊繡了點銀色的蘭草,就算點綴了。

    渾身上下一件首飾也沒戴,就是手腕上戴了墨色的,緋兒精心編制的結福繩。還有就是掛著那半塊玉的鮮綠的綢繩,從脖頸處露出來。

    本來全是冷色加素淡的搭配,結果卻因為對比強烈,整個人顯得又冷又烈,艷麗無匹。

    而看到她這樣出挑,甦美華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她才是東京城第一美呀,趙平安不過佔了大長公主的名頭,地位上高一點而已。從前也不是沒見過,總覺得這種女子風風火火,沒點子城府與胸襟,可現在似乎哪里不一樣了。

    她不得不承認,就算她展現了學識與人品,卻在氣勢上始終被壓了一頭。現在的大長公主身上有一股勁兒,看似滿不在乎,平易近人,卻始終高高在上。

    反倒是穆大將軍出現,大長公主才有了一點不尋常的反應。

    看來外面傳言非虛,大長公主的眼楮就盯著穆氏兄弟。

    她將來的駙馬,不是花三,就是穆二。

    “穆大將軍辛苦了。”看著趙平安轉身走開,甦美華在路過穆遠身側時,輕聲道。

    並微斂一禮,力圖表現出最優雅的儀態。

    “職責而已。”穆遠卻淡淡的,聲音都似飄好遠,明顯心不在焉。

    甦美華抬頭。

    別人就罷了,可從她的角度正看到穆遠微側過頭,目光追隨著前面那道俏麗身影。

    趙平安還回過身,對後面招手道,“湯娘子,干嘛站這麼靠後,快來賠我走走。”

    笑顏如花。

    甦美華看到穆遠臉上那剛毅的線條,她最愛的那種線條都柔和了幾分,就像雪山頂上升起了明晃晃的太陽。

    難不成,穆大將軍對大長公主也有意嗎?

    心里一咯 ,涼得比秋雨還甚。甦美華的腦海里忽然就閃現出花三郎的話,本來她還有點猶豫不決的,畢竟這影響她的完美名聲。

    可如今顧不得了,她必須要阻止事態的發展!她一定要嫁給穆大將軍,她的夢中人!

    袖子里的手攥成拳頭,甦美華面不改色的跟在趙平安身後。

    “真是的,和甦姐姐同游才有趣味,為什麼非要抬舉一介商婦。”歸燁咕噥。

    “大長公主性子驕傲,與我們不同啦。”甦美華拉了一下歸燁,“再說,就你話多,這麼美的景致,怎麼就堵不上你的嘴呢?”

    歸燁還要說什麼,卻一轉眼見穆耀跟上了趙平安,連忙也追上去,“花三哥,花三哥你等等我呀,我昨天听到個笑話”

    “那位歸小姐,好像不喜歡我。”游玩半晌,收到歸燁的幾對白眼飛刀後,湯娘子低著聲音對趙平安說。

    趙平安哈哈笑,“她是不喜歡我,你是躺槍。不是,我是說你被無故牽連了。不過你別怕,我瞧她雖有些嬌縱,但眼神清正,不是壞人。頂多給你臉子瞧,不至于黑你。喔,我是說背後下刀子。”

    另一位甦小姐嘛,那可就不一定嘍。

    她始終覺得太完美的人都假,甦美華就完美得過頭。

    這種人要麼是聖人,要麼是白蓮花,必取其一。

    當然也可能是機器人,可又沒見她充過電。

    趙平安為自己的腦洞感到好玩,不禁笑起來。

    再四處回顧,看到歸燁追著穆耀跑,纏功一流,穆耀那樣狡猾的狐狸性子,居然被纏得脫不了身,所以她不由得笑得更是歡快。

    歸大姑娘好好培養是個人才,至少是個助力,絕不能成為自己的敵人。畢竟牛皮糖也不是誰都能做的,至少穆耀不討厭她,不然也不可能容忍了。

    收回眼神向另一側看,就見穆遠如石柱般立在不遠處,一動不動,宛如雕像。

    他還真是側顏殺,側臉好看極了。充滿了雄性的剛硬感,又漂亮得超過他弟弟。

    可惜氣場太冰冷,他周圍兩丈之地,都沒有姑娘轉一轉。

    趙平安打算去撒個嬌,賣個萌,于是假裝抬頭看樹景,沒看路,慢慢溜達了過去。

    “听說樹頂的葉子最紅呢。”她對穆遠說,“現在人多,穆大將軍是高品武官,上竄下跳的不莊重。可不可以等我們都走了,你幫我摘片樹頂最紅的葉子給我呀。”

    “但憑公主吩咐。”穆遠的回答規矩得不能再規矩。

    可趙平安哪里是講規矩的,所以一邊點頭,一邊從穆遠身邊繞過去,借著寬甸袍大袖的遮擋,小指尖似無意的劃過穆遠的手背。

    她在現代時是嘴上的女流氓,內心的好姑娘。後來她發現,男人其實喜歡正相反的。可惜還沒等她改善,她就穿越到大江國了,然後變成政治動物。

    現在重生了,她打算從嘴上到心里都當女流氓了。她天生不安分,何必壓抑天性呢?上罪子,壓抑得還不夠苦嗎?

    此時,因為兩人離得近,她清楚的看到在他們肌膚接觸後,穆遠極輕微地抖了一下。

    這簡直讓她心花怒放︰哼,還裝作對她沒感覺嗎?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