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082 心動付諸行動

082 心動付諸行動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氣象這種東西,確實是和星辰什麼的有點關系。---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但若說是因為某人的吉祥,或者某人的倒霉而發生變化,不管她是無神論者還是有神論者,都是不能相信的。

    這也是她不能容忍葉貴妃的原因之一。

    為了捧自己的兒子是天選之子,就敗壞她的皇兄因無德而傷民,她異常憤怒,傷心。

    那女人難道不知道,皇兄為了大旱的事多麼殫精竭慮,為了安撫災民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和心血。那麼突然的旱逝,與過度操勞是有關系的。

    再加上今秋的收成好,葉氏家族一定會為此大做文章。她得想個辦法,把局面扭轉一下。

    不然,當百姓都以為九哥兒是福星天子的時候,她就被動了。

    還是不能放松啊。

    她心里反復思慮著,出游的愉快感很快就消散了。但見其他人都興致勃勃的,也就努力維持著儀態,不想掃了別人的興。

    顧慮到別人也是一種禮貌,這些貴女們其實並不懂得。

    不過再怎麼偽裝,心里卻有點別扭,所以她上了福船後,就站在二樓的船台上吹風。雖說有點涼意,但看著寬闊的水面,呼吸著溫潤的空氣,心情卻在慢慢好轉。

    秋香是個好動的,之前又不經常坐船,現在好不容易有了機會,趙平安就體貼的讓她自己去玩,不用在她身邊保護。

    “現在咱們在船上啊,遠離陸地,而且船上的人不是嬌小姐就是護衛兵哥哥,能有誰對我不利?”她這樣勸秋香道,“再說這船是從軍中借的,連操船者都是軍中人士呢。真有人要針對我,這是多不長眼才選在這時候。想被穆大將軍殺了,丟進水里喂魚嗎?”

    打動秋香的,其實只是最後一句話。

    盡管這丫頭是穆耀的鐵桿粉,卻憑著武者本能,對穆遠非常信任。

    而穆遠像是要證明自己似的,雖然不湊近,也不與任何人主動說話。但是趙平安只要回頭,就一定能看到他在左近。

    或者說,他總把趙平安置于自己的視線範圍之內。

    這種行為的保護意圖很明顯,可他硬要對自己說這是出于職責,就讓他糊弄自己好了。

    福船是平底的,前頭還釘有防浪板,在波浪中都能行駛平穩。何況今天順風順水,風浪並不大,所以人人玩的開心。

    不過船雖大,卻裝不下所有人,只是姑娘們帶著自己的貼身丫鬟,最多兩名,穆氏兄弟各帶十名護衛在船上而已。因穆耀想得周到,在一樓船艙中準備了不少好吃的,好玩的,為此大部分人都在那里,二樓上只寥寥數人,很是清靜,倒和了趙平安的意。

    “啊,你只畫大長公主,為什麼不畫我!”一樓,傳來歸燁嬌嫩的聲音,順著水流,借著風速,清晰的傳上二樓來。

    趙平安這才知道,穆耀在一樓作畫。

    誰不知道他是東京城第一才子,年輕輕輕,一幅畫卻值萬金。而他又傲氣得很,心情不對不畫,風景不對不畫,時辰不對不畫,節氣不對不畫,身邊人的不對不畫……

    于是,他的畫作就更難得。

    饑餓銷售嘛,來自現代的學霸趙平安很懂,听到下面的吵鬧也只勾了勾唇角,沒作聲。

    “我只畫最美的。”穆耀的聲音不疾不徐,不卑不亢。

    “難道我們所有人加起來也沒大長公主美嗎?”另一個姑娘說,語氣盡量克制,卻仍然濃烈的不甘、不滿之意。

    不用問,花三的迷妹團鐵桿成員!

    “身為畫者,取的是意境,是色調,你說的是比美,豈不落了下乘?”穆耀溫言道,听起來可溫柔了,但也可疏遠了,“大長公主今日穿的那身衣服,襯著滿樹的紅與黃,確實是最益入畫的。再者,大長公主英姿颯爽,不像你們花紅柳綠,倒是更襯秋景的蕭殺。”

    這家伙真會說話!

    趙平安想,夸人不露痕跡,還說得文雅,真是拍馬屁的高手。就連她,心里也很受用呢。

    但他這麼高調的用意是什麼?

    不過是在眾人面前表示出對她的追求之意,給她樹敵。畢竟,花三後援團的人數還是相當可觀的。

    這樣一來斷了某些男人的念想,讓人家怕爭不過而干脆不與他爭。二來還表明的穆家的態度,好像與她有默契,有效的為之前她的所作所為做了解釋。算是,為穆定之扳回一分。

    想到這兒,趙平安情不自禁的側過頭,看著在船台另一處,也憑欄而立的穆遠。

    恰巧,穆遠看過來。

    兩人目光撞上,趙平安燦然一笑。

    不知是不是她眼花,她仿佛看到穆遠那長年戰場生活中曬黑的皮膚,透出一點粉紅來。

    咦,穆大將軍這是害羞了嗎?哈哈,好玩呢。

    反正沒什麼人,不如過去撩兩句吧。

    可惜她才要心動付諸行動,就听下面甦美華溫婉動人的聲音傳來,“平日就算了,作畫的時候可沒有大長公主的侍衛長穆耀,只有才子花三郎呢。可你既然畫了大長公主,自然要由大長公主品評才做數。”

    這提議听起來像打趣,又帶著幾分俏皮之意,絲毫不讓人反感。

    于是眾人轟然叫好,緊接著就是雜亂的腳步聲。

    真是片刻都不能讓人安靜一下嗎?

    趙平安心中煩悶,偏什麼也不能說。

    這一幕看在穆遠眼里,只覺得平安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好可愛呀。

    其實他也很不高興,畢竟打擾到他和平安的獨處時光。如果只是站在一個地方,彼此連話也不說也算獨處的話。

    很快,十幾個姑娘嘰嘰喳喳奔了上來。

    歸燁走在最前面,手中小心的捧著一幅畫,其他人雜亂無章的跟在後面。

    不知是不有意還是無意,甦美華夾在湯娘子和緋兒的中間,走得風擺楊柳似的。

    剛才趙平安想一個人靜靜,也就打發了緋兒不用侍候。緋兒玩心不重,卻對湯娘子的廚藝很有興趣。湯娘子正不知如何報答趙平安,就立即拉了緋兒去船上的廚房。

    此時,湯娘子和緋兒手中各端著一盆子現做現賣的小湯點,正好和眾人一道上來。

    “船可別顛,否則熱湯灑到甦美華身上就完蛋了。”趙平安腦海中突然冒出這個念頭。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